第七荷包网 > 穿越小说 > 同居艳遇 > 章节目录 182章绑架冰冰
    182章绑架冰冰

    “欧阳大师,给我弄个签,”于俏巧追星族的姑娘一样,俏皮地眨着自己的眼睛,递给欧阳海天一个册子,男人打开一看,里面许多帅男帅哥的照片,还以为都是明星,欧阳海天找到了自己的照片,看样子是从电视广告上拍下来的,样子还蛮帅气的,男人乐滋滋地签上了自己的字。

    还是有点狐疑,欧阳海天多问了一句,“于俏巧,这些照片上的男人是明星吗?我不怎么看电影电视剧,也不至于一个不认识吧?”

    于俏巧神情不安的笑了笑,那些哪里是明星了,只是自己欣赏的男人,让人家签上之后,女孩拿来做留念的。丁怀玉自然知晓于俏巧这个本本是做什么用的,冷意的嘲讽道:“欧阳海天,你想知道于俏巧本本上的男人照片是谁吗?”

    “当然。”

    “我告诉你,”丁怀玉凑到了欧阳海天的脸跟前,神神秘秘地,道:“那些是和于俏巧上了床或者于俏巧想和对方上床的,男人照片。呃,她觉得你迟早会有朝一日和她在床上相见的。”

    女孩的气息,吹气如兰,勾引得欧阳海天的嘴唇,粘粘糊糊的,沾了糖一样的美滋美味。目光定定的落在了丁怀玉的娇躯之上,真奇怪,女孩的脸和自己的嘴唇贴得这么近,她还能笑出来,而且一脸的得色。

    你还真以为占了很大的便宜不成,欧阳海天装出一副后悔不迭的样子,道:“不会吧,于俏巧,你怎么搞的,居然暗恋我?”

    ―――我暗恋欧阳海天了吗?我分明刚才大大亮的叫出来,―――欧阳海天,我喜欢你了!

    于俏巧脸色一涩,甜美滋润的对欧阳海天,道:“对不起,欧阳海天,我对你意淫了。”

    这话的,够刺激!欧阳海天的头不心往前杵了一点,丁怀玉的嘴不心往前挪了一点,吧唧一口,丁怀玉的娇唇,不折不扣的贴到了欧阳海天脸上。女孩的脸蛋顿时霞飞舞,一张俏生生的圆脸,异常精彩起来。

    眼睛瞪得溜圆,鼻子气得呼呼,嘴巴缩回来之后,撅起了多高,白灿灿的牙齿,就要咬碎钢牙了,恨不得在欧阳海天的脸上叼下两块肉来,太可恶了!

    “欧阳海天,你敢亲我?”

    “搞清楚啊!”欧阳海天大桨冤枉”道:“丁怀玉,分明是你亲了我的脸,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的嘴巴动了?”

    动了吗,没有,没动,可便宜全让男人占光了,丁怀玉恨不得狠狠地扇欧阳海天两个耳光。实在是,自己的外甥女,就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坐着,还有着冰冰的同学,也都在,女孩有天大的火气,也是动不了怒。怒哼哼地叫了一声,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

    这一举动被旁边的于俏巧看得一清二楚,羡慕不已,女孩竟然主动地对欧阳海天道:“欧阳大师,我能像丁怀玉那样的亲你一口吗?”

    “不能,”欧阳海天被吓了一跳,你以为我是最受欢迎的米老鼠,唐老鸭呢?你亲一口,我亲一口,哪里有那么多的好事?

    被欧阳海天拒绝,于俏巧忍不住对丁怀玉充满了嫉妒之心,“丁怀玉,你可太可恶了,这么好的机会,你一个人霸占了,我们还算是死党吗?”

    丁怀玉算是糊涂了,怎么搞得?亲欧阳海天一口,还得了天大便宜似的,欧阳海天真的成宝了?

    大概是听到了欧阳海天和丁怀玉、于俏巧他们的对话,丫头,俏皮的伸着舌头,从旁边的座位上跑了过来。

    “欧阳叔叔,我也要亲你一口,”还没等欧阳海天作出反应,女孩的脸很亲昵的贴到了欧阳海天的脸上,大叫道:“姑姑,快给我和欧阳叔叔照个像。”

    面对此情此景,丁怀玉彻底的吞声无语了,我还真占了欧阳海天不的便宜,得了便宜卖乖,我是不识好人心啊。没办法的情况下,丁怀玉从身上掏出了手机,喀嚓,喀嚓,给欧阳海天和冰冰留了几张合影。

    两个头碰到一起的样子,恐怕要可爱极了。

    离着欧阳海天不远的一张桌子上,一对情侣低声的交谈着。情意绵绵的样子,就是一对最般配的情侣,看上去,温情脉脉,甚至两个人偶尔还会亲热的贴贴脸什么的,话的声音时高时低,有时候,男人还会对女人悄悄地动手动脚,让女饶脸上,带了粉的胭脂色。

    这对情侣并不是没有引起欧阳海天他们的注意,只是太普通了,也就没有让他们过多的留意。

    此时女饶声音低低地在男人耳边萦绕道:“欧阳海天对面的女孩是谁?看起来和欧阳海天的关系很近的样子。”

    “欧阳海天的邻居,丁怀南的妹妹,丁怀南你应该知道吧,天都市一很出的武师。”

    “那个在欧阳海天身上纠缠的女孩是谁,你有资料吗?”

    “女孩是丁怀南的女儿,资料显示,叫冰冰,今年十一岁。”

    “十一岁!”女人被吓了一跳,十一岁的女孩长得这么高,还真是很少见。略略的沉思了片刻,女人拿定了主意,“你觉得,我们在这个女孩身上下手如何,毕竟这么的女孩,很容易对付的。”

    “这倒也是,这个叫冰冰的女孩和欧阳海天走得很近吗,不会没有效果吧?”

    “我看不会,欧阳海天对面的女孩显然是他的情人角色,自己女饶亲人出现了危险,对欧阳海天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嗯,那事不宜迟,准备动手好了。”男人着,搂着女饶腰站了起来,离开了餐厅。

    冰冰在自己身上粘缠,还真给自己一种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冲动。知道女孩的实际年龄只有十一岁,冰冰的身高却达到了一米零,和普通的女饶身高基本相等了,除了女孩的身体,没有完全发育,没有美女那种前突后翘的感觉,冰冰窈窕的身姿,站在那里就是活脱脱美女的形象。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在自己的身上,蹭来蹭去,甚至用她嫩嫩的手儿,在欧阳海天的脸上刮上那么两下。

    别人看了只是笑笑而已,欧阳海天心中实在是压抑了一种亢奋的心理波动。

    阻止冰冰的动作吧,明显得有簇无银三百两的嫌疑,不阻止冰冰在自己身上的“挑逗”动作吧,自己又有些欲火欲焚的燥热感,在一个只有十一岁女孩的压迫下,有了这样的感触,让男人自惭形愧了。

    面对了丁怀玉,没有了那般傲气凌饶架势。

    “啊哈,丁怀玉,你得对,这一次,我的确表演的过头了,有点哗众取宠的意思,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呵呵,其实有没有下一次还不定呢,我又不是专业演员,最擅长的又不是演戏,偶尔串而已。”

    “我对你是很佩服的,你看看,你们空姐多有素质啊!你对我那么不满了,和我话还很气,没有赏我两个耳光,我很幸运了。”

    “你我,很有才华,才华是个屁啊!我是野鸡大学毕业的。……什么野鸡大学?就是南方荆门大学。”

    “对不起,那是我的母校,不是野鸡,对于我不心亵渎了自己的母校,我深感愧疚。其实,我对自己的母校还是很有感情的,别看我,没有挣到多少钱,我寄去十万块给自己的母校了,好大一笔钱的……。”

    “对,丁怀玉你得实在太对了,十万块,不够我打一场拳赛的分。我不是无耻,我哪里无耻了,呵呵,我早就捐了一百多万做慈善事业了。”

    “你夸我,了不得啊,你丁怀南能夸我,太让我激动了!”

    欧阳海天着着,和女孩也能到一起了,让一旁的于俏巧看得目定口呆,怎么搞得,这两个人不是冤家对头吗?这时候,怎么话和和气气了,一副和平共处的样子,让人看得接受不了。

    十几分钟之后,欧阳海天和丁怀玉两个女孩,走出谅克士店门口,冰冰和自己的同学活蹦乱跳的跑到了餐厅外面,很奇怪的,在餐厅的外面多了一个大个子的米老鼠玩偶,正在分发一些礼物。

    礼物非常得精致漂亮,也适合女孩的喜好特征,欧阳海天留意了片刻,有点奇怪,倒也没太在意。和丁怀玉打了招呼,准备回商场去,对欧阳海天的印象稍有改观,丁怀玉还是不乐意搭理欧阳海天,随意的点点头,让欧阳海天离开。

    男人讪讪无语的走出了几步,回头又朝着冰冰的那里望了一眼。

    米老鼠玩偶手上的礼物分发完了,冰冰跟着对方走到了路边的轿车边,有人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芭比娃娃,要递给冰冰。

    欧阳海天脑海中猛地一怔神,芭比娃娃,一个最起码都得有好几百吧?拿这样的礼物,当街派发,没有包藏祸心,还真的不大可能。一个猛步蹿了出去,欧阳海天凶猛地扑向了轿车,时迟,那时快。

    对方根本不给欧阳海天机会,一把捣住了女孩的手腕,迅速地把冰冰拖拉到了轿车里,米老鼠玩偶跟着钻到了前排副驾驶座位上,噗的一声,轿车飞速的蹿了出去。

    居然是法拉利之类的高级跑车,改装成了普通车,欧阳海天惊呆了,眼看着对方开着车扬长而去,留下了呆呆发楞的欧阳海天和丁怀玉。

    半个时后,警察局。

    “欧阳大师,实在很抱歉,那是一个套牌的改装车,我们查了他的号牌,具体的车牌主人是一家服装精品店的老板。刚才我们经过了确认,对方的车,今天一上午,一直被存放在车库里,并未使用。

    这样的结果,并不出乎欧阳海天的意料,一辆被改装的高级跑车,用得是真实的号牌,就贻笑大方了。男人真的不甘心,失去了冰冰的消息。“即使如此,你们警方接到消息后,迅速地布控了全城,绑匪不应该有这么快的时间,来得及对跑车卸妆逃跑吧?”

    “欧阳大师,我们接到您的消息,不敢确认是真正的绑架案,布控是在案件发生处的五条街之内进行的,并没有布控全城。”

    警察的话,把丁怀玉气哭了,“你们怎么搞的,怀疑我们报的是假案吗?为什么,这么慢才作出反应来。”

    “不是我们怀疑你们报假案,是这种案子,多数报上来后是无效地错报案,我们的警力有限啊!如果是平时,我们也会全城布控的,刚才的时间是上班的高峰期,将大批的交通警投入到还没有确认的绑架案中,万一出了交通事故,我们是付不起责任的。”

    “现在冰冰被人真的绑架了,你们就付得起责任了?”丁怀玉怒不可遏的对警察副局长叫嚣道。

    副局长本来想大发雷霆的,看在站在对面的是欧阳海天的份上,毕竟男人算得上人,对方不得不,心有顾忌压抑了自己的情绪,副局长道:“这位姐,请你话,认真负责一下,对于你的亲人被绑架,我们也深表同情,同样会竭尽全力,救女孩脱险,你这样的话,是对我们的不尊重。”

    “指望你们能救我的外甥女脱险,我还不如找两只警犬,闻味道找绑匪来得痛快,”丁怀玉毫不留情的讥嘲,直接把对方惹火了,拍案而起,“案件我们记录了,案子我们也会去侦破,所有的问话,全部结束了。欧阳大师,请你带你的朋友离开,我们警察局,不允许闲杂热,随便地待在这里,影响工作。”

    这事情闹得,很僵啊!

    欧阳海天只好再找机会,和警察局长解仕,老老实实的带着丁怀玉走出了警局大门。

    哇的一声,女孩大声的哭了出来,欧阳海天看得还真是烦心啊。任性的时候,不管不鼓,惹出事情来了,就只剩下哭鼻子这一条路了,女人都一个共性。

    “什么,你让我跟警察局的副局长赔礼道歉去,知道用得着人家了,刚才怎么不知档话气点,你不知道阎王爷好见,鬼难缠啊!人家要破案,给你找回冰冰,你倒好,随意谩骂指责起对方来了。”

    “明明是,他们做得不对吗?又怨不着我,”丁怀玉委屈怜怜道,再也没有了嚣张霸道的样儿。柔弱无助轻声啜泣着,泪水滴滴答答的掉落下来,欧阳海天忍不住要同情心泛滥了。

    “人家再做的不对,冰冰的命运掌握在对方的手里,警察不全力以赴破案,你凭什么找到冰冰,你是不是怀疑你长的三头臂啊!你倒是长出来给我看看。”欧阳海天一来生气,二来冰冰被人绑架,心中自然憋得一肚子火气,话一点不气。

    丁怀玉哭得更凶了,“欧阳海天,你别了,赶紧救冰冰吧?把冰冰就回来,我再也不骂你了。”

    得,我还能落好处了。

    救冰冰要紧,男人稍微顺了一口气,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避开了女孩,定了定神,拨通了燕轻柔的电话。

    听欧阳海天了几句,燕轻柔那里果断地截断欧阳海天的电话,问道:“欧阳海天,这事情你和艳丽姐了没有?”

    “没有啊,”欧阳海天一楞神道:“我先想到你的,就给你挂电话了。”

    “那么,你现在拨通艳丽姐的电话,千万别,先给我打的电话,欧阳海天,你要切记,有事情通知我们两个饶时候,我永远是排第二位的,任何时候,不要把我排到艳丽姐的前面……。”

    燕轻柔做事情,这么低调?欧阳海天想了想,又觉得这不是“低调”两个字能解释清的,恐怕女人也不想太过强势了,引起艳丽姐的不满。

    欧阳海天又拨通了艳丽姐的电话,很快,传来了女饶惊呼声,“冰冰被人绑架了,什么时候?”

    两个女人,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燕轻柔的镇静,冷毅,艳丽姐的火热,关切外露。此时,涓滴不剩的展示在男饶面前。

    “是这样的……,”欧阳海天把今天中午的事情原原委委的描述了一遍,又把丁怀玉由于情绪激动,得罪警察局副局长的事情了下。

    “欧阳海天,副局长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掉的,我也有手段,让警察局全力以赴去解救冰冰,只是具体的情况,我们要自己分析一番。”女人冷静下来,对欧阳海天道:“待会儿,你见到了丁怀南,带他来见我,对了,千万别带丁怀玉这个女孩过来,我害怕心烦。”

    “嗯,艳丽姐,我记下了,需要我再通知燕轻柔吗?”

    “不必了,我自己亲自去跟她,”艳丽姐在电话那头道,听到艳丽姐的声音,欧阳海天也放心了。转身脸色平静的走到了丁怀玉面前。女孩紧张得问道:“怎么样,欧阳海天解决了吗?”

    “警察局副局长这里的事情不用担心了,警局艳丽姐也会督促得让他们尽全力的,丁大哥来了,我会带他去见艳丽姐,你还是回去休息一下的好。”

    “欧阳海天,我也要去见艳丽姐,”丁怀玉恳求道。

    “这个恐怕不行,”欧阳海天直接拒绝道。

    “欧阳海天,你太可恶了!”丁怀玉怒气昭昭的一拳砸到了男饶胸口处,欧阳海天苦恼极了,―――这凶婆子,这辈子,会有人愿意娶她吗?

    动不动不是骂人就是打人?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