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穿越小说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章节目录 104 霸王色·催眠术
    [章头连载一亿新秀4这才几天啊?]

    [西海,拉斯加普岛,小山村。村民们围着读报。老村长在百合的墓前,头痛地抖了抖手中林奇的悬赏令,郁闷地不停抱怨。]

    少女哭得实在太惨,让人忍不住驻足。

    脸上涂满油彩扮小丑的男人,和用吊坠在少女面前晃来晃去的女人,呵哄了半天,少女才渐渐止住了哭声。倒不是稳定了情绪,而是哭得声音都哑了,也累了……流浪画师乔治和催眠大师(自称)蒂尔达百般呵哄,也无法让少女破涕为笑。最后,还是一位老阿姨匆匆寻了过来,是这少女的姑妈,半是无奈半是怜悯地将少女牵了回去。

    “我家不在这边啦……呜呜呜……”少女被牵着往姑妈家走,渐渐远去。

    “跟天上金有关吗?”

    “对啊。”流浪画师乔治满脸滑稽的油彩,唏嘘道,“好像是因为交不起税金,所以她爸爸就想冒险出海搏一把……最后碰到了海贼,死在了大海上”

    “还真是倒霉啊……”

    蒂尔达愤愤道:“所以说,男人都是蠢猪一个人跑去大海上,送死吗?我当时要是看见了,一定给他来个狠狠的催眠套餐”

    “你是催眠师吗?”

    “哈哈,是喔”流浪画师乔治想到这个就乐了,捧腹道,“但是她超没耐心的老是等不及对方被催眠,就掏出武器一棒子给别人敲晕了话说你谁啊?”

    他猛地反应过来,谁在跟我们搭话呢?

    乔治和蒂尔达扭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竟然是一男一女,两个年纪似乎不大的孩子。

    “……”罗宾仍在望着那个失去了唯一的父亲,哭到声音沙哑的少女被姑妈带走的方向。

    林奇对自称催眠大师的蒂尔达问道:“我有个疑问,催眠术究竟是怎么催眠别人的?”

    因为之前确实被拉斐特催眠过,他倒是不怀疑这种特殊的能力的效果。如果不是拥有独立意识的替身bib救场,林奇那时是真的被拉斐特完全催眠了,要杀要剐任凭处置,甚至就是拉斐特想要他吐露什么秘密,林奇恐怕都会如同木偶一般,一字不差地说出去。

    而在漫画里,除了拉斐特之外,也几次出现过催眠能力,或者疑似催眠的能力。

    东海篇,乌索普的故乡,黑猫海贼团的赞高就用催眠术催眠自己的手下,直接让他们四肢肌肉雄起,一拳就能打碎岩石,猛得跟打了鸡血似的;老沙的巴洛克工作社成员,蜡烛人r3的搭档,画家女孩iss黄金周,明明不是恶魔果实能力者,却可以通过简单的颜料图案,就让操控路飞的情绪与身体……

    “究竟是怎么催眠的?”蒂尔达的脑袋上冒起一个问号,摸着下巴沉吟道,“这种事情……只要努力地想要催眠对方,自然而然就可以真的催眠了吧?”

    “原来如此”流浪画师乔治一捶掌心,惊叹道,“是不可思议的催眠呢话说我怎么感觉你小子很眼熟啊?”

    想要催眠对方,就要努力催眠对方?罗宾觉得这个逻辑,十分的费解。从某种意义上讲,也确实不可思议

    林奇当即表示,既然说不清,你就来催眠我试试。

    “我听说催眠术可以让一个人的力气变大,一拳连墙都给打穿”林奇跃跃欲试道,“要不就来这个。”

    “应该可以做到的吧?但是这很费时间诶”蒂尔达也没有自信,主要是她从来没有耐心做到那种地步过……这时不停地有手拍打她的肩膀,蒂尔达顿时不耐烦道:“乔治,干嘛啦你……”她手一伸,正放下吊坠,要给面前这好奇少年催眠一下子。可一回头,就看到乔治满脸见了鬼一样的表情,指着附近墙壁上贴着的悬赏令,又指了指他们面前的两个小孩。

    乔治与蒂尔达瞪大眼睛,一齐扭头看看墙上的悬赏令上的照片,又一齐扭回头看看林奇与罗宾。

    “在那边”

    “不要逃”

    “站住”

    这时,林奇与罗宾身后的街道彼端,一群海军与本地执法队的混合体追赶而来。

    “徐伦船长,交给你咯”林奇挥挥手,让替身bib如同漆黑的钢铁侠战甲一般,涌向罗宾,将她包裹、着甲。

    “……”罗宾一脸的淡然,将行动权交给身上的铠甲幽灵,朝那些海军与执法队正面迎了过去。

    以bib完全拷贝自林奇的实力,在一群顾忌着满大街平民,因此无法随意开枪的海军与执法队面前,是绝对的游刃有余。

    这些人的刀剑武器,根本跟不上着甲的罗宾。虽然因为基础实力的限制,林奇还做不到六式里的剃,那种近乎瞬移般的段距离移动,但对付一些普通士兵,也算得上是神出鬼没般的速度了。就算这些人使用枪支,在他们开枪前,bib也能带着罗宾从一道道枪线之间交错避开……

    乔治与蒂尔达见到这一幕,看似柔弱的少女,竟然将一大堆武装整齐的海军与护卫队打得人仰马翻,眼珠子都要吓得蹦出来。

    这就是一亿悬赏金的海贼吗?

    “别害怕好吧?”林奇人畜无害地说,“只是想了解一下催眠术而已先换个地方吧……”

    拎着两只小鸡般瑟瑟发抖的画师与催眠师,林奇带着他们转移阵地,溜进城镇的一座公园内,找了个行人较少的大树。

    乔治与蒂尔达在草地上并排鸭子坐,面面相觑,都简直怀疑人生。这少年是怎么一手一个,将我们一路拎过来的?还一副并不怎么吃力的样子?

    “实在不行,那我花钱请你催眠一下我,这总可以吧?”林奇无语道,“海贼的命也是命我是说,就算是海贼,只要拿钱消费,也没关系的吧?”

    既然已经上了海军的悬赏令,那在普通人眼里就和海贼没什么区别了。

    林奇并不觉得自己是海贼,但也对逢人就解释自己不是海贼没有兴趣,更不会觉得被海军、被普通人认为是海贼,就好像冤枉了自己……这些有的没的,在林奇看来都是无所吊谓的标签,这会儿只是用最方便的方式,才对这两个人自称是海贼……

    说起来,他跟罗宾现在连艘船都没有如果这也叫海贼,那就是史上最朋克的海贼……

    他都这么讲了,乔治与蒂尔达还能怎么样?

    这鬼影都没有一个的公园偏僻角落,他们就是叫破嗓子也没用啊况且就算叫来了执法队,似乎也打不过这个悬赏金一亿的可怕少年……

    林奇指了指旁边的树,“你就催眠我,让我打断这棵树试试。”

    “唉,好吧”蒂尔达只能摇摆起吊坠,开始为林奇催眠。“来……仔细看着它……”

    她催眠起来需要耐心,实在不是说假。在催眠林奇的过程中,乔治已经几次拼命地按住她掏棒子给林奇来一棍的冲动……

    林奇尽量放松精神,视线盯着面前的吊坠左右摇摆。

    嘀嗒,嘀嗒……

    “当你听到一个啪的响指声后,你就把身上的钱全部交出来,自己去海军基地自首……”

    渐渐地,林奇的思绪开始恍惚起来,遁入一种朦胧的状态。

    啪

    一声清脆的响指。

    “结束了吗?”林奇像是回过神来,他就像蒂尔达催眠时所说的那样,开始翻找身上的口袋,一副真的要把身上的钱全部交出去的样子……

    面乔治与蒂尔达对视一眼,捂着嘴嘿嘿贼笑。

    林奇摸出一沓钞票,递给蒂尔达二人。

    蒂尔达啧啧啧几声,伸手过去,却愕然地发现林奇一个翻掌将她手腕抓住,然后就是腾空的失重感……

    “白痴啊你”林奇当场就给她一个过肩摔,砰

    流浪画师吓了一跳,全身都抖出了毛边波浪。林奇摔完蒂尔达,又走过来,和气道:“她太坏了我把钱给你,然后就去自首……”

    “真的吗?”乔治高兴地伸手去接钱,然后被林奇一把抓住手腕。糟糕……乔治在泪流满面中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谁会去自首啊”林奇又是一个过肩摔。

    罗宾被bib带着来到公园偏僻处时,就看到这样一幕……

    大树底下,流浪画师乔治与催眠师蒂尔达整齐划一地跪在林奇面前,伸举手臂跪爬,忏悔道:“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