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穿越小说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章节目录 102 血统因子
    [章头连载一亿新秀2呼叫本部]

    [伟大航路,一艘燃着硝烟,像是经过一场大战的大船上,场面混乱无比。头破血流的海军拿起电话虫呼救。穿斗篷的男子在暗处拿起一份报纸,报纸中滑出两张悬赏令。]

    一圈圈紫色的光线,自白皑皑的大地冲上云霄,精准地罩向从空中掠过的bib。

    这是盲剑客的重重果实能力。

    一旦被他的重力光波击中,就会瞬间被加强重力,被地面上的盲剑客拽下去。

    漆黑战甲似的替身双目微微泛着白光,瞥了一眼自下方袭向自己的这一圈圈紫色光线……任由它们穿透而过,飞向更高的天空,很快渺渺不知所踪。

    “……”

    雪地里,盲剑客怔了一下。

    自己的剑招,分明是击中了目标才对。可重力光线却像是无法触碰到对方一样……就那么穿透过去了。

    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见闻色霸气的感知中,那道身影没有在高空有任何停留,沿着之前的轨迹与速度,飞离这座岛,向着伟大航路的深处远去。

    盲剑客将剑归鞘,略略思索了一会儿,恍然自语道:“原来如此,所以当时饭店的小哥说,只有两个人……第三个人,其实并不存在么?竟然连老夫的重重果实都无法干涉,究竟是什么样的恶魔果实能力呢……”

    茫茫雪地里,盲剑客继续徒步前行。

    另一边,虽然带着发现贝加庞克博士隐秘研究所的功劳回来……但是并未抓到那两个凶恶小罪犯的中将波鲁萨利诺,还是少不了招来空元帅的一顿埋怨。

    “在整座岛上排查了整整三天,结果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整个人好似黑猩猩金刚的元帅空坐在巨大办公桌后,威严满满地双手交叉,“这就是你的答复么,波鲁萨利诺……中将?”

    “我想,确实如此”波鲁萨利诺坦然道,“这也证明,要么对方在我抵达机关岛之前,就已经逃离……要么,就是叫做空条徐伦的船长所拥有的恶魔果实,有着连我也无法发现破绽的隐藏能力……好可怕呢”

    “船员乔鲁诺的幽灵能力,船长徐伦的凭空消失的隐藏能力……”空元帅蹙眉想了一会儿,就暂且放在一旁了。

    作为海军元帅,整天一堆忙不完的事务要处理,他也没这个闲工夫,总是想这种一亿级别海贼的事情。

    波鲁萨利诺报告完工作,离开元帅办公室。

    在转角碰见同为中将的库赞。在他身旁的,是“海军英雄”卡普,以及海军大将战国。57岁的卡普,明明早就够资格升任大将,却一再拒绝;58岁的战国,隐然最有机会接任元帅之位的海军智将。二人正一个咔嚓咔嚓啃着仙贝,一个悠然牵着山羊遛弯,与后辈的中将库赞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见波鲁萨利诺走过来,库赞道:“听说过你这一趟失手了?”

    “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波鲁萨利诺噘着嘴,吊儿郎当道,“我才要问你呢,你所谓的只有见闻色霸气才能发现的幽灵,我都快把那座岛包成了毛线球,可是一点影子都没有发现啊该不会是唬我吧?”

    “哈哈哈哈”卡普咬着仙贝大笑道,“也许是波鲁萨利诺你的见闻色太弱了”

    “在老爷子你面前,确实也无法否认呢”波鲁萨利诺挺无所谓地回应道,“但这样看来,两个一亿的新人,也算配得上他们的赏金呢以后发现他们两个踪迹的海兵们,一定需要十万分地小心才行……”

    咔嚓卡普嚼着仙贝,咧嘴笑着自语道:“又有厉害的年轻人奔向大海了啊……”

    “罗杰的恶灵……”大将战国拿纸片喂着羊,略感头痛道,“可以肆无忌惮做出这样事件的小鬼第一次被悬赏,就高达一亿贝利……还能在波鲁萨利诺最快速度的追捕下,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罗杰那个家伙,哪怕死了,也没让人轻松多少啊”

    替身bib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平稳地一路飞驰。

    体内城堡

    储备的粮食虽然并未到匮乏的时候,但也不足够林奇随意地挥霍,因此练功的运动量,林奇稍微减了一减。

    事实上,为了躲避黄猿同志的全岛地毯式搜捕,bib已经有五天以上没有收回体内了。

    光是想着届时收回它时的酸爽就已经足够林奇发愁的。

    训练场上,再度拥有了城堡果实的绿色电话虫长满滚轮,满地在乱爬,从地上爬到墙上,每一刻消停。

    罗宾一如既往很安静,林奇没事叫她的话,她可以自己抱着书看个一整天也不嫌累。

    偶尔林奇甚至会看到她手里的书,竟然是bib塑造出来存放在最顶层书房里的中文……林奇还以为罗宾妖孽到已经自学学会了中文呢,结果一问才知道,罗宾只是觉得这种方块字很好看,所以没事拿来看看解闷……林奇笑道:“你想学吗?我教你啊。”

    “好呀。”罗宾抱着书。

    “下次吧。”林奇躺到床上,让bib在墙壁上打开屏幕,将它拷贝自本体的记忆画面,通过视频的形式播放出来。“先看看贝加庞克的这些研究资料……”

    “喔……”罗宾坐在床边,看向墙壁。

    墙壁在城堡果实能力作用下,迅速变为巨大的屏幕。

    映出的画面里,是在洞窟研究所内的第一视角。视角的主人,时而是林奇,时而是bib。画面的主体则是那一份份半秒钟不到就略过一份的研究资料……只是在bib的操控下,哪怕只有半秒钟不到一闪而逝的画面,也可以暂停住,此刻慢慢地一字一句,一行一行地琢磨。

    ……

    「……不可思议的是,这样的成分我暂且称之为因子好了不止是海水里可以提取出来,在普通的饮用水里,也发现了同样的因子成分。……」

    「……甚至是血液里都可以找到这样的因子。不止是人的血液,动物的血液也一样。……」

    「……是不是可以做出这样的假设:任何液体之中,都蕴含着相似的因子成分?如果是,那么,为什么?……」

    「……传闻中,恶魔果实的能力者,是被大海所诅咒的。任何能力者都是旱鸭子,无法游泳。为什么?会与这种大海与人体血液中的相似因子有关吗?……」

    ……

    「……没有人可以想象,我写下这一段字的时候是有多么的激动,和一种难以言喻的寒意。顺着那些蕴藏在人体血液中的因子,我最终发现,它们只不过是代表人类生命繁衍的那株参天大树上所攀附着的一支细小藤蔓而已……顺着这根藤蔓,我最终找到了它,来到了那株象征着人类延续的大树底下……我将它称之为血统因子……或许也该称它为生命设计图……」

    「……呵呵,设计图。在这张图里,我不止看到了人类的样子,也看到了豺狼,猛虎,鳄鱼,大象,还有猴子……甚至是花草树木,还有什么,风?火?雷电?光芒?为什么人类的身体里,人类的血统因子里,隐藏着如此之多的毫无关联的片段?这些是冗余的废料,还是代代相承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