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穿越小说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章节目录 088 拉布跑掉了
    砰,砰,砰……

    双子岬下方的红土大陆,隐约传来一声声的闷响。

    罗宾道:“从刚才开始海里就有奇怪的声音……真的不要紧吗?”

    林奇走到岸边向下张望,透过海面隐约可以看到,水下那一片巨大的黑色阴影,正在一次又一次地朝着他们脚下的红土大陆冲撞。

    罗宾扶着膝盖微蹲,吃惊道:“是海王类么?之前在上面看到的黑影,就是它吧……”

    “它叫拉布,是一只黑色的岛鲸鱼。”库洛卡斯走了上来,“是跟你们一样,从西海来的呢”

    他看过报纸上关于少年猎人乔鲁诺的新闻,当然知道林奇他们是从哪片大海进入的颠倒山。

    “西海的岛鲸?”罗宾有点惊讶,“那是有群居习惯的鲸鱼……除了在西海之外,应该只会在……”她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世界海洋的部分。“伟大航路的后半段有几率出现才对。怎么会在前半段的这里?”

    伟大航路与红土大陆将整个世界十字切割,分成四大海洋。

    东海与南海,包夹着的,是被强者们戏称为“乐园”的伟大航路前半段。

    西海与北海,则是包夹着伟大航路的后半段,被称为“新世界”的海域。

    主要栖息在西海的岛鲸鱼群,或许会在“新世界”的海域触摸,也甚至可能通过深海潜游到北海逛逛,但实在没道理会突破红土大陆的阻隔,跑到这个伟大航路的路口段来……

    “那就是另一段说来话长的故事了”库洛卡斯缓缓沉声道。

    砰,砰,砰……

    他们脚下的撞击声,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库洛卡斯捂着额头,郁闷道:“拉布这小子……在我摸清楚它撞击红土大陆的规律的同时,它也在反过来悄悄总结我给它注射镇定剂的频率吗?竟然突然就开始撞击了……这下子,只能等你先撞完这一次了……”他望着海面下那个一次一次朝着红土大陆冲击的巨大黑影喃喃自语着。

    镇定剂?罗宾抬头问道:“你是医生吗?”

    “是啊”库洛卡斯道,“主业是灯塔看守员,因为太无聊了,没事的时候就看看医书,一来二去,也算是略懂一点医术。”

    闻言,林奇忍不住侧目。

    我没记错的话,大爷您可是海贼王的御用船医,用医术活生生地给罹患绝症的海贼王罗杰吊了好几年的命……没有库洛卡斯,罗杰压根就走不到拉夫德鲁。

    这叫略懂一点医术?

    “让它冷静下来就行了吧?”林奇用铁棒指了指水下的那个撞击的影子。

    罗宾提醒道:“林奇,这种棍子应该拿成年的岛鲸没有用的……”

    “哈,哈。非常好笑”林奇翻个白眼,“我有那么憨嘛?”

    库洛卡斯道:“那你要怎么做?”

    “这么做”林奇咧嘴一笑,将铁棒在肩上一扛,轻咳两声清清嗓,对着水中的那撞击红土大陆的头铁岛鲸大喊道:“拉布,我只说一遍你仔细听好

    “布

    “鲁

    “克

    “还

    “活

    “着”

    他声音吼得贼大,口袋里的绿色电话虫都缩到了壳里。

    略微失真,嗡嗡的吼声透过海面,似乎漾出一圈一圈波纹传到水下……

    岸上,只吼了一遍就住嘴的林奇身边,罗宾有点儿惊讶,也有点儿疑惑。

    而库洛卡斯就是纯粹的震惊了。“布鲁克……你知道拉布的那个伙伴吗?”

    “是个爆炸头的海贼对吧?”林奇扭头问,“是个音乐家来着……”

    “没错他是拉布曾经的海贼伙伴……它就是跟着那群海贼,一起从西海穿越颠倒山进入了这伟大航路。”

    “那就是了。”林奇笑道,“西海的缪泽辛岛,有那个布鲁克的熟人呢,是个会在岸边弹宾克斯美酒的老头”

    “原来如此……那可能是布鲁克的故乡吧。”库洛卡斯低头看了一眼水面,“拉布它果然停下来了……可你这样欺骗它,会让它更恼火哦”

    哗啦

    三人面前的海面破开,巨大的黑色岛鲸鱼,那伤痕纵横交错的头颅跃出了水面。

    拉布没有吼叫,没有乱动,出水后就看向岸边,大眼睛迅速盯紧了岸上三人之中的那个扛着一根铁棒的人类少年。

    库洛卡斯咽了口唾沫,“趁它发怒之前,要赶紧给它来一针镇定剂……”

    他活动活动筋骨,就要下水游到拉布身上的“入口”。

    为了给拉布治疗伤势,也为了更方便地在体内给它注射镇定剂,老船医库洛卡斯给拉布做了全范围的体内改造,连下水道都修了出来,更在它的胃袋里安装出入口和大门,他甚至在里头放了一艘船……没事进去坐坐,打捞一下拉布体内的大鱼大虾之类的,再掐着表给拉布注射镇定剂……

    “你以为我骗它啊?”林奇奇怪道,“我有这么恶劣吗?真是的……”

    库洛卡斯停止动作,花儿一样发型的脑袋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别胡说了,我早就已经在可靠的渠道得到了情报……”库洛卡斯抬头看着拉布伤痕交错的大脑袋,“拉布曾经的伙伴,那些伦巴海贼团的海贼们,背弃了和这条鲸鱼的约定,早就从伟大航路逃出去了……拉布,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呢?唉……”

    可惜,拉布当他的话是耳旁风,理都不带理的,仍然直勾勾地盯着林奇看。

    林奇与跟他人差不多大的鲸鱼大眼睛对视,说道:“伦巴海贼团确实不存在了。但布鲁克还活着也只有他还活着了。”

    “……”库洛卡斯看着林奇的侧脸,有惊讶,有不解。

    “呜呜”

    巨大的黑色岛鲸鱼昂首大叫起来,也不知道是不相信林奇的话,还是因为伤心。

    “伟大航路,是很危险的呢整个海贼团覆灭这种事,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吧。”林奇对哀鸣的拉布说,“不过布鲁克因为吃了黄泉果实,他死之后,灵魂因此没有消失,找到了他自己的尸体,然后复活了……”

    拉布的叫声变小了,大眼睛里泛着泪光。

    “半死不活的他被困在大海上,在已经没有一个同伴的幽灵船上漂流着……”林奇直视着眼泪汪汪的岛鲸鱼,缓缓道,“大概已经寂寞了二三十年了吧”

    “黄泉果实……”库洛卡斯极为震惊,但皱眉努力回忆,三十多年前,他似乎的确听那伙海贼说过这回事。

    ……

    三十一年前,双子岬。

    “哈哈,你知道吗,库洛卡斯”伦巴海贼团船长扬基,勾着爆炸头布鲁克的脖子,喝酒大笑道,“这家伙吃的黄泉果实唯一的用处,就是让他变成旱鸭子,你说好笑不好笑?哈哈哈……”其他海贼伙伴们也哄然大笑。布鲁克不以为意,“只要还能演奏音乐,就无所谓啦哟嚯嚯嚯嚯……”

    ……

    林奇道:“布鲁克现在……”

    可是还未等他把话说完。

    已经激动到不能自已的拉布仰天悲鸣,眼泪越流越多,悲鸣声越来越大,将林奇的声音淹没。

    库洛卡斯、罗宾和林奇不得不捂住耳朵。

    悲鸣声中,头颅伤痕纵横交错的岛鲸鱼“轰隆”一声栽进海中。

    它巨大的黑影,以极快地速度,向着伟大航路的前方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