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穿越小说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章节目录 078 不,她很能打
    “出海两三年,结果什么都没有找到么……”

    老村长老眼泛红,沉声道,“你知不知道,你母亲生命的最后一年里,是在怎样的孤独里逝去的……”

    “啊,我不知道。”林奇说。

    他揪了揪身上黏糊糊沾着各种乱七八糟东西的衣服,在房间里寻找着水缸之类的。

    “有浴室之类的吗?”林奇到处走动,神态自若地张望道,“身上怪难受的,想冲个澡。”

    老村长胡子哆嗦两下,不敢置信道:“你……林奇还是说,我该叫你乔鲁诺?”

    他抓起桌上的那份报纸,“提起你去世的母亲,你……你真的就一点也不伤心吗?你真的……就不后悔吗?”

    “猎人,赏金猎人?你是认真的吗?”老村长将报纸摔到林奇身上,低声吼道,“虽然也是痴心妄想,但我以为你是真的想在大海上找到能够医治你母亲的药的……可你在干什么?跟那些海贼做些猫抓老鼠的游戏吗?很有意思吗?很有意思吗”

    老村长的拐杖用力地在地上一下一下砸着,声音沙哑道:“你是不是还过得挺好啊?可……可你母亲,过得不好没有你,她过得很不好你……你……”

    老村长干枯如树枝的手指着没什么反应的林奇,哆哆嗦嗦再也说不出话来,最后颓丧地长叹一声,坐到一旁凳子的上。

    “……”罗宾将地上的报纸捡起来,拍拍灰尘,看到上面报道的少年猎人乔鲁诺的内容,新闻里不要钱地吹捧少年猎人多么天才,多么不凡,是个潇洒少年。

    老村长拄着拐杖,看着窗外的夕阳,低声道:“我眼睁睁看着她一天比一天沉默,一天比一天消瘦……她总是望着海边的方向,希望能看到你回来,趁她还在的时候可无论她怎样努力,她的病情还是越来越重,最后甚至无法走路,连握笔都在颤抖,很艰难才能写下一个字……只在你离开后苦苦撑了一年,就这么走了……”

    老村长不禁哽咽,他捂住眼睛,竭力缓一缓情绪。

    “出海两年后,林奇也死了。”

    林奇的声音在后面传来。老村长眼瞳一缩,沉默着回过头去,看到林奇一边脱那身满是狼藉的衣服。

    “大概是被某个警长杀死的。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既然上了海贼船,就应该早就有了被抓捕,被杀死的觉悟……或许是某种奇迹,我从黑暗里复苏,被当做死尸扔进垃圾堆的我又一次爬了出来……只是这一次活过来后,我脑子里忘记了大部分的事情。”

    这是与事实真相并不太违背的说法,林奇缓缓道,“只记得自己叫林奇。还有时不时地想起一个叫做百合的女人的脸……但,很抱歉,也仅此而已了。”

    “……”老村长没说话,看着林奇线条明显的上身,手臂上还有之前被愤怒的村民们砸出的伤口。

    林奇笑道:“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跟我说说,以前的林奇干过的混蛋事。还有,他老妈是个怎样的人?”

    老村长沉默良久,沙哑道:“电停了,水没断。里头有间小浴室……”

    ……

    小浴室里响起水声。

    老村长坐在外面,追忆道:“你母亲……她原本并不是这座岛,这个村子的人。十一年前……她还怀着你,原本打算暂时在这里落脚,没想到就这么一直住了下来……谁也不知道她的过去,她也很少谈及自己的来历……有人说,见到她是从一艘海贼船上下来的,所以猜她以前海贼,或者别的事情……”

    “……”林奇洗着身上的污渍,随手拿起一块香皂。萦绕着淡淡花香的香皂,已经许久没有人用过。

    “她是多好的人啊就像她美丽的名字一样……”老村长唏嘘道,“即使是在那个海贼王之前,这座岛上也时常会有海贼出现,多亏了你母亲,那些海贼才不敢随便来这个村子骚扰……”传来林奇的疑问,“为什么,她很有名吗?”老村长道:“不,她很能打”林奇:“……”

    “我没有见过比她更厉害的人了,那些嚣张的所谓海贼船长,在她的拳头底下温顺得像是最乖的海兽……”老村长叹道,“只是谁也没有料到,那么强大的她,会染上那样的不治之症……她的病越来越重,曾经不止一次遗憾,说也许没有时间将你教导成一个可靠又强大的男子汉了说……也许没有机会,没有时间,开开心心地被最爱的儿子保护了……她……”

    老村长的泪珠再一次滚落下来,他吸了吸鼻子,看到一旁抱着膝盖乖坐的罗宾也眼泛泪花。

    “直到三年前……你大概是偷听到了你母亲说的这番话吧,就喊着什么,海贼王说大海上什么宝藏都有,一定也存在可以治好你母亲病的万能药……”老村长哀伤道,“你偷偷离开了,她在病床上等了一年,就再也没机会等下去了……”

    “……”林奇洗得差不多,才想起来忘记拿干净衣服了。

    “……?”老村长正伤心呢,就看到罗宾将手伸进了一只呜呜叫的电话虫的嘴巴里。

    这时墙壁上长出一连排的手臂,将一套干净衣服送了进来。林奇接过,“啊,谢啦。”

    “你是……”老村长疑惑地问罗宾。

    “林奇的……朋友。”罗宾眨眨眼,低声说,“我叫徐伦,空条徐伦。”

    “哦……”老村长心中奇怪,空条徐伦,真是奇怪的名字啊。

    ……

    林奇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

    “给我吧。”他对老村长伸出手。

    “什么?”

    “她写的东西啊。”林奇说,“你刚才说,她最后连握笔都在颤抖,很艰难才能写下一个字……应该是写东西留给她儿子林奇的吧?”

    老村长重重地叹了口气,慢吞吞地走到木屋一角,从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一封信,交到了林奇的手里。

    很简单的信封,封面没有留字,一枚百合花图案封着信口。

    “写给你的……没有人看过。”老村长轻轻一叹。“她的墓在东边山脚下……”

    “是嘛。”林奇握着信,“那去看看吧。”

    ……

    屋外,那些村民们散作几团,从各个角度想偷瞧、偷听屋内的动静。每个人都小心地避开了门前的小花圃,尽管这花圃许久无人打理,已经显得很杂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