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穿越小说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章节目录 046 生命归还
    你怎么搞的?”

    我要是不拦着,你是不是直接给人家来个穿胸而过了?”

    太暴力了”

    什么?没想那么做,只是给她一拳教训一下?你还敢顶嘴”

    哦,没顶嘴啊。那你也给我好好反省一下……”

    绿色长发的女人在前头领路进入船舱,听到身后男孩嘀嘀咕咕在说什么,不禁好奇她半个字也听不清,或者听不懂?

    她回头一看,男孩并非是和红发男人在讲话,而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香克斯也正无语呢,林奇这小子,居然又拉着他自己那个幽灵嘀嘀咕咕……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自说自话?

    见女人眼带疑惑,香克斯笑道:“忘记问了,你的名字是?”

    花船的女人都以花为名,”绿发女人展颜一笑,“你们叫我小百合就好。”

    林奇正跟bib耍嘴皮子解闷,听到女人的话忽然一愣。

    “妈妈,你的名字好奇怪哦”

    稀碎的模糊记忆里,闪过“自己”疑问的声音。

    眼前则是那个温和的叫做百合的女人。她的面目在逆光中显得模糊,嘴角带笑地伸手摸过来,“这是妈妈家乡的风俗哦,女子以花为名……”

    ……”

    林奇微微皱眉,一言不发地跟在香克斯与绿发女人也就是花船小百合的身后,很快他们来到装修得十分精美的大厅。

    吧台边,沙发上,舞池内,一对对男男女女们,在暧昧迷离的气氛里言笑晏晏。

    如此之多花枝招展的美女,就算是香克斯也大开眼界。小百合卖力地推荐着套餐,他瞧新鲜的同时,没忘记先让她们给林奇开个包间休息。

    也是。”小百合抿嘴一笑,调侃地看了看林奇,“这么小的男孩,可不能被你给带坏了呢”

    香克斯哈哈大笑,“你放心好了,这个小鬼恐怕是不会被任何人带坏的”

    心里补充道:恐怕也不会被谁给带好……

    林奇本来还真有兴趣在这花船上好好看看,但现在确实没了兴致,默默跟着小百合招呼来的女服务生走了。

    香克斯望着林奇的背影,心中疑惑道:“这小子,是不是心情不对劲?跟桃之助果然是完全不同的男孩啊……”

    他想起御田先生的那个儿子,明明才丁点儿大,就天生对女性充满好奇与向往,也是一绝。

    bib驻足观望一圈。

    它泛着白光的双眼扫视着大厅内的许多男男女女,发现除了红发香克斯,并没有任何人的视线在它这边停留过半点。

    bib飘然跟上本体。

    ……………

    喧闹声在背后渐远,林奇跟着服务生来到包房,推门进去。

    好好休息吧。”服务生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恐怕是因为容貌身段并不出挑,所以才在船上负责粗活。

    她蹲下来,摸摸好像心情不大好的男孩的头发,“怎么不开心呢?”

    姐姐,你叫什么?”林奇抬头问。

    服务生小姐笑呵呵道:“叫我新竹兰就好哦”

    林奇问道:“欢乐街船上的女人,都是用花作为名字,真的吗?”

    啊,你是听小百合说的吗?”服务生小姐笑道,“对啦,我没去过其他花船,但听说是这样的。我还苦恼了很久,因为想不出花的名字,所以……”她吐了吐舌头,“新竹兰其实是我瞎编的,我跟她们说是我家乡的一种小花的名字……”

    为什么呢?”林奇问,“想不出就用自己的名字不好吗?”

    服务生小姐道:“可是,船上大家都是类似的名字,特立独行会比较奇怪吧?而且这是花船啦,花船上的女人都有着花儿一样的名字,不是挺浪漫的吗?”

    浪漫?姑娘你认真的?林奇看着她。

    这时bib从她身后径直穿过,静静地站到本体身侧。

    bib低头俯视,看到这个服务生女人,揉了揉本体的头发,可能是觉得对方是小孩而已,轻轻一叹,说道:“船上的大家,原本都不过是苦命的可怜人而已……能换个新的名字,忘记从前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可以接受的……”

    望着服务生小姐离开的背影,林奇关上了门。

    他手一招,bib会意,将脑袋摘下放到本体手上。

    林奇将头盔戴上,示意bib回放那段记忆,身体原主的林奇更年幼的时候,与他母亲百合的那段关于名字对话,确认自己刚才突然浮现的碎片记忆并没有错误。

    按她所说,以花为名,是她故乡的风俗……我靠,这身体的老妈,所谓的故乡难道是欢乐街的花船?”

    林奇躺倒在粉色大床上,凝视贴着精美墙纸的天花板,将那些似乎在流动的花纹想象成记忆画面里那个叫“百合”的温柔女子的面孔……

    虽然我对她的过去没什么偏见,但……看着确实不像啊。”

    林奇默默想道,“而且,她的语气,以花为名的这个名,更像是本名,而不是花船女人所谓的忘却悲惨过去的化名……要不然,她都已经有了安定的生活,有了儿子了,干嘛还继续用在花船上的艺名?换个别的名字不好吗?可见,她所谓的故乡,未必是花船……”

    可是这也太巧了,她的故乡,和欢乐街的花船,都有着女人以花为名的风俗?”

    林奇揉了揉脑袋,每每想起关于身体原主母亲的记忆,他都会涌起一股烦躁。

    有个问题他一直在回避,刻意懒得去理会。

    要不要真的继承这具身体的社会身份?虽然已经不大记得清身体原主的故乡,但要不要试着找找看,试着回去找那个“母亲”?

    之前林奇一直认为,这身体在他穿越的时候,都t死透了,他的穿越赋予了新生,那这身体原来的生活,关他屁事?

    他的爹妈虽然在另一个世界的地球已经无法再见到,但林奇不愿意就因为这样,跑去找另一个女人认妈。

    啊,你还没睡啊?”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门被推开,香克斯满身酒气地走进来,哈哈大笑着跳到林奇身边,将床压得一震,林奇弹了弹。

    林奇扭头,奇怪地看了看红发,又看了看门口,这家伙是一个人回来的。

    你有毛病吧?”他诚恳地问。

    你这小鬼”香克斯面露无语,喷出一口酒气,望着天花板道,“这地方不简单啊之前那个动物系的女人……”

    动物系?哦,那个女人吃的恶魔果实,是所谓的动物系恶魔果实。”林奇明知故说,将这个设定带过去,问道,“她的那些奇怪的招式,也是她吃的动物系果实赋予的吗?”

    不,那是很特别的招式。”香克斯躺着说,“哪怕是在高手如云的伟大航路,也很少有人掌握的特别的招式……”

    林奇继续明知故问:“哦,是你之前说的霸气?”

    不是啦那是有别于霸气的另一种特别的技巧。”

    香克斯稍微解释了下。

    哦,那是怎样的技巧呢?”

    香克斯闻言不禁沉吟。

    他觉得好奇怪啊,在他的认知里,刚才他说到“很少有人掌握的特别的招式”之后,这段谈话应该就会在林奇的震惊与思索中结束了……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刨根究底。

    不过,香克斯这样爽朗的人,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必须隐瞒的,“如果你是问那种招式的名字呢,那叫做六式。但如果你是问那些招式类似于霸气的原理呢……”

    他微一停顿,笑道:“叫做生命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