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穿越小说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章节目录 010 幽灵尾随而至
    几个黑帮成员匆匆朝哄乱的人群那边跑去,对迎面而来的漆黑战甲全然无视。

    隐在人群中的林奇手指微动,几名黑帮成员的脚下,忽然长出几只手臂,抓住他们的脚踝。

    砰砰砰砰……蓬

    几个黑衣人瞬间栽倒,发出此起彼伏的痛叫。

    其中一个手枪走火,摔倒的时候在额角一磕,直接给自己爆了头。

    蓬的一声,血浆溅了路过的女士一裙子,吓得她顿时尖叫得快晕过去。

    “可恶”其他黑衣人又惊又怒,正要爬起来,却感觉什么东西狠狠地在自己脸上一踢

    bib面甲上的双眼部位泛着白光,看上去显得冰冷无情,毫不客气地给黑帮每个人脸上来了一脚,直接全部脸上开花。

    “是谁”

    “幽灵,是幽灵啊”

    帮派成员们满脸是血,痛叫之余,或是愤怒,或是惊恐,但却都无法挣扎不可名状的手在他们身上关节各处长出来,交织着将他们暂时捆缚。

    而空气里游离的那个看不见的恶灵,则是趁着这功夫,对他们毫不留情地暴打,一时间惨叫声不断。

    “砰”

    “砰”

    “砰”

    黑帮成员们慌乱中对着空气开枪。

    可明明那个攻击他们的恶灵就在这个方向,子弹却没有打中任何东西……

    哦,不对,打中居民了。

    “哇啊”一个壮汉居民的粗糙手掌被流弹击穿,打出一个血洞,发出凄厉的惨叫。

    哄乱的人群中,有人却从逆流而出,是原本跟着舞团采访的娱乐版块记者。

    现在舞团跳到一半,当街却发生了枪战……

    cky新闻不缺了记者迅速拿起脖子上的相机,对着街道上这枪战乱象的一幕“咔嚓”“咔嚓”疯狂按动快门。

    震惊西海黑帮混乱到这个地步

    浅谈是否应该反对不良风俗……

    著名舞台新星维多利亚辛朵莉遭遇街头枪击,难道?

    记者手指连按,闪光灯狂闪,脑子里飞快打着一连串的腹稿。

    可是,这些黑帮在搞什么鬼?记者拍了几张动乱、疏散的人群,又将镜头拉回那些满脸血迹、非常狼狈的黑帮成员,只见这些平时生人莫近的家伙,一个个都显得仓皇失措,像是经历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对着空气疯狂操作,不知道在扑腾个啥,就显得特神经质。

    记者脑袋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他拍了几张浑身浴血的黑帮成员们背靠背结阵,对着无人的空气神经兮兮的照片,又默默打了一个腹稿:探讨黑帮灰色生活中普通人心理的异化……

    明明什么都没有,这群黑帮在这演默剧呢?

    “可恶根本碰不到啊”演默剧的黑帮小弟有点崩溃了。

    虽然老大说过要抓的人可能有幽灵般的恶魔果实能力,但谁能知道竟然这么无赖?看也看不见,碰也碰不到,只能挨打?

    满脸血的头目看了一眼露天舞台那边,刚才盯上的那个两个小鬼已经不知道跑到哪边去了。

    而且这里实在太过混乱,刚才甚至流弹误伤了普通居民……真是头疼组织本来就被“子弹”的人压得抬不起头,正是不敢得罪王族和官方的时候,现在脑子有包的新人直接在街头开枪,真是搞得局面一团乱糟只要受伤的居民找王国部门要说法,恐怕国王护卫队的人又要找他们“火药”的麻烦……

    妈的头目咬着满是血沫的牙,吼道:“先撤”

    他回头一看,几个小弟早就一瘸一拐地走了。

    “等等我啊几个混蛋”

    头目也跟着溜了,留下一街的血迹。

    斑斑血迹连成线……

    在这些留下的血迹上,一个无形的幽灵尾随着。

    ………………

    舞团的姐妹帮脚脖子受伤肿成一坨的辛朵莉扶上马车,往霍古巴克医生的府邸兼诊所赶去。

    马车装饰精美,内部香气缭绕,非常有霍古巴克骚包的风格。

    他发出“咈嘶”“咈嘶”的怪异的尖利笑声,对辛朵莉道:“这种伤势,只要本天才来治疗,很快就会治好的啦”

    “谢谢你。”辛朵莉疼得满头冷汗,挤出一丝柔弱的笑容。

    舞团成员乔安娜担心道:“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天才舞者辛朵莉才十七岁她的舞台人生才刚刚开始啊她还没有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

    “凭霍古巴克医生的医术,肯定不会有后遗症的。”林奇安慰道。

    这可是日后莫利亚的专用僵尸军团改造医师,对人体手术不要太在行。这家伙甚至能把辛朵莉柔弱的尸体改造成可以战斗用的强度……

    “咈嘶咈嘶说得没错”

    霍古巴克在心仪的美女面前被吹捧,爽得好像长跑了二十公里后在私人泳池里清爽地洗了个澡一样舒坦……

    “不过你小子谁啊?”他猛地回过神来,看向一起坐进马车的黑发男孩和一个蒜头鼻的寸头女孩(主要穿着连衣裙,不然还真分辨不出男女),尖叫道:“谁允许你们坐进我的马车的啊?”

    舞团成员乔安娜吃惊道:“他们不是霍古巴克医生您的同伴吗?是这两个孩子提醒我们您是医生的呀”

    “啊……”霍古巴克好像想起来了,是有这回事。

    “啊,好可怜的小狗……”辛朵莉看向林奇怀里的流浪小狗,一条腿已经完全被血染红,她请求道,“霍古巴克医生,您能帮帮它吗?”

    霍古巴克叫道:“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兽医诶”

    而且这两个小鬼一看就穷得要死怎么可能付得起他的治疗费用啊。

    林奇道:“你是天才嘛。”

    辛朵莉楚楚可怜道:“拜托啦……小狗狗好可怜的……”

    “咈嘶咈嘶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啦”

    霍古巴克尖声笑着,肚子里腹诽道:等给辛朵莉医治后就把两个小鬼打发走又穷又脏,竟敢把狗血流到我的马车上,这是看不起本天才吗

    ………………

    另一边,黑火药安保公司。

    几个满身血腥味的黑帮成员连滚带爬,匆匆赶了回来。

    这个分部的老大刚拆开一支雪茄,噌打开火机,悠哉地烤着,见状立刻大吃一惊,怎么搞的,这才出去多久啊,就搞成这副德行?

    “子弹”的人都打到他们这里了?

    啪满脸血的头目将通缉令和素描画拍到桌上,留下一个模糊的血手印,痛叫道:“老大,那个小鬼……”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嘴地将事情讲述。

    “蠢材竟然在街上开枪……”老大又惊又怒,指着满是血手印的男孩的素描画,“你们确定是他们两个?”

    “男孩一定是女孩就……”满脸血的头目说着说着,忽然惊恐地指着对面的老大。

    老大自己也惊了,他嘴巴上的雪茄像是被谁拿走,就这么在空气里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