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香的儿媳

1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1

    一、毒药

    我终于退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上海,回想当年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满怀一腔热血,支边来到了祖国的西南边疆。76年他老人家去世了,把我们遗忘在西南边疆。知青回城时,我舍不得农村出身的妻子,留在了边疆的偏僻小县,由于我的努力和上面有人照应,我在这个小县城当上了父母官。为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我耗尽了心血,老伴也长眠在那片土地上。我只身一人回到了上海,和儿子一起生活。我儿子在日本某著名驻华企业当高层管理,儿媳也在该企业当总经理秘书,俩人收入都很高,有高挡复式住宅,有车,小孙女刚上小学一年级。回上海后,我每天清晨送小孙女上学,锻炼过身体后回家,准备自己的午饭,下午去接小孙女放学回家。空闲时间看看书报,电视,上上,倒也清闲,只是总感觉有些单调,生活中总感觉缺少些什么,我也说不上。过了春节,儿子接到总公司的委派,到日本工作三年。儿子走后。儿媳为了方便生活,请了一个小保姆,料理家务。每天接送孙女也让小保姆包了,我就更清闲了。社区虽有老年活动室,我和那些老头、老太们谈不拢,也不原意打为了几块钱争得面红耳赤的麻将,没事干只是上上。儿媳是个美女,她的外婆是沙俄贵族的女儿,留给儿媳所剩无几的俄罗斯血统只是一付高挑的身材和雪白的皮肤。她身高170公分,皮肤细腻白嫩,X部高挺,身材凹凸有型,走在路上,长发飘逸,回头率很高。天气暖和起来,儿媳喜欢穿低腰裤,短上衣,露出一段白白的肚皮;她喜欢用一种法国香水,名字叫圣罗蓝的鸦片,味道很好闻,幽幽的,淡淡的,法国人真会起名字,听说还有一个叫毒药的。我看过一本小说,叫《圣罗朗的鸦片》说的是一个女孩为了一瓶香水和男人睡觉,那瓶香水就是圣罗蓝的鸦片!儿媳在家白天也是穿着低腰裤,有时蹲下来拿东西,裤子往下落,露出白白的大半个屁股,甚至屁股沟都看到!我每当此时和闻到那熟悉的香水味道心中不免有些冲动,我常想这种样子的裤子肯定是男人设计的,那人绝对是好色之徒。

    这天,小保姆回家了,儿媳要把冬天的衣被拿出来晒,要我帮忙。我来到楼上儿媳的房间,房间里飘溢着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道,儿媳穿着低腰裤,短T恤忙碌着,白白的肚皮露在外面晃动,两只大N在T恤内抖动,我看有些走神。儿媳要到吊橱拿东西,让我扶着高凳,我站在凳下抬头望去,儿媳竟没带X罩!她搬东西时两只白白的大N一抖一抖,粉红色的N头高高翘起随着抖动,我很久没有这样看女人了,看得我心砰!砰!直跳,呼吸急促起来

    这时儿媳突然脚一滑,人往后仰倒了下来,我连忙扶她,不料用力太大,竟把裤子拉了下来!顿时我看到儿媳白白的大腿,中间穿着白色蕾丝丁字裤,半透明的丁字裤里黑黑的,浓浓的Y毛忽隐忽现,有几G从边上露出来,鼓鼓的Y阜中间一条R缝清晰可见,我的心跳动起来。我在西南边疆的小县城当官时G本没有机会接触女X,就是有机会也不敢有非份想法,当地人言可畏啊!自从我老伴去世后我没接触过任何女X,我实在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这时,儿媳依倒在我X前,我的两只手正好在她X口上。我隔着衣服抚摩起两只大N,儿媳挣扎地想站起来,大声喊起来:“老爸!不要啊!我是你儿媳妇啊!”这时我头脑一热,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两手抓住两只大N,食指和拇指搓弄N头,她的N头慢慢的硬起来,只见她满面潮红,鬓发微乱,眼神有些迷茫,她侧过身来,急促的喘息,嘴里哼哼地发出声来,身体也开始发热,颤抖起来,饱满的大N随着她的喘息不停的起伏。我继续搓弄已硬硬的N头,儿媳在我怀里娇躯连连颤抖,颤声地说:“不!不可以啊!……啊!……啊!……痒!痒!”

    我把儿媳抱到沙发上,掀起她的T恤,映入眼帘的是那对雪白的大N!儿媳没有给孩子喂过N,两只粉嫩饱满,弹X十足的大N高耸着,粉红色的N头在同样的颜色的R晕中高高翘起。儿媳的皮肤光滑细腻好比绸缎,我含着N头,双手在儿媳的身上游动起来,当我的手抚M到Y阜时,中间的R缝渗出YY,丁字裤中央湿润一片。儿媳抓住我的头发往下压,嘴里语无伦次的呜!呜!着,我拉下掉在膝盖下的低腰裤,抬起她的右腿,把嘴舔向大腿中间,我一把拉掉已湿透的丁字裤,舌头伸到Y道口用力伸进去。儿媳的Y水流到我嘴里,一股久违的味道激起我的X欲!儿媳大声喊叫起来:“老爸!好痒啊!我受不了啦!”她一下坐起来拉开我裤子拉链,手伸进去抓住我的**巴套动起来,她一面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一面嘴里哼着:“快!快!快把我衣服脱了”。我把儿媳的T恤脱了,把她斜靠在沙发上,嘴又一次伸向她的Y部。我用手指分开暗红色的Y唇,舌头舔向Y蒂,儿媳在我嘴巴的努力下,不停地摇着头,不断地叫喊着。我把手指伸进Y道里来回抽动,儿媳随着我的动作节奏哼着,过了一小会她满脸红晕高喊:“啊!好舒服啊!不要停呀!”我的动作就更加快了。儿媳此时嗲声嗲气的说:“老爸!不要再弄了,把你的JJ拿出来啊!快来戳我啊!”我忙把几年没有用过的**巴在Y道口磨了几下,沾着Y水一下捣了进去!一股暖流包含着我的G头,好舒畅啊!我用力的进进出出,儿媳是剖腹产,小X又紧又暖,感觉好极了!儿媳的屁股上下扭动,迎合我的**巴,两人的Y部撞击中发出啪!啪!的响声。儿媳在我身下高喊:“加油!老爸!你的JJ好大呀!我好舒服啊!……好过隐哎!”在儿媳的喊叫声中,我把她翻过来,趴在沙发上从身后把**巴又C进Y道里,继续C起来……,很多年没有这么痛快了!C逼的感觉真好啊!我从身后M着两只大N,手指捏着N头,一股快感涌上心头。我不想很快结束这美好时光,又把儿媳平放在地毯上,嘴巴又去舔她的Y道口和Y蒂来,儿媳哭喊着:“不能停啊!老爸!我的好老爸,求求你了,我还要的呀!”接着她一下爬起来,一口咬着我的**巴用力吸起来!含糊不清娇声的说:“老爸,你的JJ好大呀!我好久没有享受到了”。我从来没有过口交,麻麻的!我感到快坚持不住了,赶快把儿媳平放在沙发上,两腿放在我肩上,**巴不用力顺着Y水滑进Y道,我继续用力C起来。一连百十下,猛的感到一股滚烫的Y体从Y道深处冲向G头,儿媳在我身下抱住我的脖子高喊:“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我已泄了!啊!啊!啊!老爸,你比我们日本老板厉害多了!”我用力把**巴C到花心,一股JY直冲儿媳的子G口……,我混身颤抖,一阵快感涌向全身。

    事后,我有点后怕,第二天儿媳依然穿着低腰裤,短上衣露着白白的肚皮,身上散发出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开着奥迪A4去上班。一连几天都跟没事一样,我才放下心来,不由得还想再有机会再来一次。儿媳有时候蹲下拿东西时,我乘孙女和小保姆没注意,把手伸进她露出的白白的屁股中M一下,儿媳此时笑着打我一下:“讨厌!”人很奇怪,几年没有X生活也不想,一旦勾起,老是想这事。

    又是一个星期天,小保姆带孙女到外婆家去了,我清晨锻炼身体回家,听见楼上有水声,我上楼来到儿媳的房间,她刚从浴室出来,身穿一件几乎透明的睡衣,扣子没来得及扣,没带X罩,X前一对雪白饱满的大N高高丛立,粉红色的N头半软半硬的在浅红色的R晕中清晰可见,白白的大腿中间只穿一条半透明的白色蕾丝丁字裤,遮不住那浓浓的,黑黑的Y毛,一小撮Y毛从边上露出来,身上散发出那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法国人造出的香水就是好啊!洗过澡还能闻到,味道洗不掉!我冲上前去,一把抱住她,用嘴含着耳垂吸吮起来。儿媳被我抱得紧紧的不能动弹,喊叫说:“不要啊!……,好痒,好痒……。”我忙用嘴堵住她的嘴,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把儿媳抱倒在床上,脱去她的睡衣,双手在她的光滑细腻的身体上抚摩起来,我的舌头从耳垂舔向脖子,又向腋下舔去。儿媳的腋下没有毛,只有两G细细的,弯弯的绒毛,我把它们含在嘴里慢慢的品味着……。过一会我的嘴伸向那对诱人的大N,把一只粉红色的N头含在嘴里吸吮,我的一只手抓住另一只N,一只手向Y部M去。当我的手M到丁字裤时,Y阜中间的R缝里渗出水来。我跪到儿媳的两腿中间,双手托起儿媳柔软细腻的大N,用手指轻轻的弹拨樱桃般的N头,N头在我弹拨下慢慢的发硬……。儿媳此时浑身酥软,满脸通红,小嘴羞涩地哼着发出呜……呜……的声音,摊在床上任我摆布。我抓住儿媳的大N,嘴伸向她的小嘴,儿媳乖巧地伸出她的舌头,我忙含在嘴里用力吸着。儿媳的舌头甜甜的,香香的,软软的,我的手抚M着大N,手指捏着N头,**巴不断地膨胀,硬硬的顶在她的Y部,G头明显感到儿媳的丁字裤已湿润。我拉下儿媳已湿透的白色蕾丝丁字裤,脱去我的衣裤,抬起她的两条白白的大腿,嘴伸向她的Y部,用舌头分开Y唇,用牙轻轻的咬住Y蒂。儿媳大叫起来:“老爸!好痒啊!”我停下来,把手指C进Y道里抽动着,我听人家说女人Y道里有G点,我扣了好大一会,只感到里面的嫩R烫烫的,滑滑的;Y水顺着手指一股接一股的往外流。

    儿媳此时翻身爬到我身上,屁股对我,把我的**巴含在嘴里吸吮起来。我俩成69式,儿媳的Y部全部暴露在我脸前,她的Y毛很多直到屁眼周围,Y毛丛中散出微微的香水味,上次慌慌张张没仔细看,我用手指掰开Y唇,真美啊!暗红色的Y唇下,Y道口微微张开,粉红色的嫩R沾满了Y水,闪闪发亮,稍上方细嫩的尿道口晶盈透亮,整个Y部好比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小Y唇上细细的血管好比花瓣上的皱纹,Y道就是花蕾,Y蒂就是花朵上的露水,我明白了为什么西方人,情人节要送玫瑰花!女人的Y部就是一朵最美的玫瑰啊!

    这时儿媳回过头来,笑着说:“老爸,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JJ啊!我好喜欢呀,快来C我呀!”我把儿媳平放在她的大床上,掰开两条白白的大腿,露出湿润的Y部,扶着我的chu大的**巴,稍一用力,RB戳进Y道里。儿媳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我趴在她身上,俩手抓住她的屁股两边,一对大N在我俩X前压的变了型,我的RB在温暖,紧密的Y道里来回抽动,几乎每一下都能捣到子G口,一连百十下,我感到有股滚烫的Y水冲向G头,Y道里的嫩R一阵阵痉挛,子G口好比一张小嘴含住G头,好爽啊!我勉强忍住不让JY流出来。儿媳停了一会示意让我躺下,她蹲在我腰间把还硬着的RB塞进了她的Y道里,在我身上扭动起来,俩只大N随着她的扭动,上下抖动,我伸手捏住N头。儿媳欢快地喊叫着,发出啊! 啊!的声音,我坐起来楼住她的腰,她饱住我的脖子,N头在我X口摩擦……痒痒的,酥酥的。儿媳趴在我耳边娇滴滴的说:“我早就到高氵朝了,但是我还要!老爸,加油!”上下来回几十下后,我让儿媳跪趴在床上,我跪在她身后,我看到Y水从Y部流出顺着大腿往下滴。儿媳大叫:“老爸!不要停啊!我还要啊!快用你的大JJC我啊!……啊……我忙把RBC进Y道里继续C起来,双手从她身后伸向大N,捏住两只粉红的N头,也不知又C了多少下,Y道里Y水不断往外流,我终于大喊一声,一股滚烫的JY冲向儿媳的子G,子G深处也有一股热流包围着我的G头,好舒服啊!多少年没有如此痛快啊!我疲软地趴在儿媳背上,突然我想起下乡时看到的猪配种,不由得笑出声来。儿媳在我身下扭过头来朝我傻笑,笑声中带着满足的表情。我从儿媳的身上下来躺在床边,她爬过来趴在我身上带着羞涩的表情说;“老爸,你好历害噢,我泄了好几次,快坚持不住了”我问她上次说我比她日本老板厉害多了是怎么回事?她红着脸低下头带着颤声说:“人家只有被他搞过一次么。”我也不再问了。这是我有生以来最痛快的一次做爱,不!还是叫C屄比较顺口。我以前C屄,只知道男的在上面,女的在下面分开大腿任凭男人C作。到了上海上才知道C屄竟有那么多方法!我真是白活了几十年啊!以后有机会还要多学几种C屄的方法,真是活到老,学到老,C到老啊!

    二、会所

    儿媳星期一依然穿着低腰裤,短上衣;身上散发出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道开车上班。晚上回家说,她从现在起当上公司的总经理助理了,工资也提高了,以后每星期五晚上要加班。说话时她表情有些忧郁,我也没在意。到了星期五下午,小保姆带着孙女到外婆家补习功课,外婆退休前是教师,晚上不回家,外婆留宿了。星期六中午,儿媳才回家,带着疲惫不堪的样子,倒在床上就睡,直到晚饭才起床。一连几周都如此,也不见她的笑脸,我有些但忧起来。

    这天,我接到一个日本来的电话,我的一个日本朋友要到中国来工作,他叫武雄间力,是二战留华孤儿。由一对朝鲜族军人夫妇收养,他的养父母随部队来到了西南边疆,养父当上了省领导。文化大革命中,他养父被打倒了,来到了我下乡的小县,武雄也来到了我下乡的生产队。由于他父亲的关系,加上他的日本品种又瘦又小,当地人光欺负他,我有185公分的个头,成了他的保镖。我俩也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后来,他的日本亲生父母找到他,当时他父亲是日本一家大企业的老板,他回日本后一直在他父亲的公司里上班。照顾他的养父母的责任由我继续,我也在他养父的照应下当上了县长,一直到退休。

    武雄到了上海后,好兄弟多年不见有说不完的话,我带着他玩了几天,到了星期五吃过晚饭,武雄要带我去一家专门为日本在华的有钱人服务的会所。会所很远,开车出了上海,走了近两个小时,来到一个幽静的别墅区,一栋楼前车停下,我俩进去里面很大。

    我们洗完温泉浴后,进了按摩房,享受了小姐的无微不至的服务,我先出来到大堂等武雄,等他出来后商量下一步玩什么。路过VIP通道时,我突然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水味道!我闻着香水味道顺着走廊来到尽头,我听到有唔!唔!的声音,在洗手间边上的包房我停下脚步。香水味道就是从这间房内传出来的,唔!唔!的声音也是这里面传出的。门没拉紧留了一条缝,我趴在门缝往里一看,大吃一惊,差点喊出声来!浑身血Y涌上头顶,差点中风倒下!只见儿媳半躺在一个光头老头的怀里,浑身一丝不挂!双手高举过头,被一付黑皮手铐拷在一起,口中塞了一个黑色的圆球,脖子上套了个皮制的黑项圈,项圈上有一条发亮的金属链子。这个老头我见过一次,是儿媳公司的总经理,名字叫G田,光光的脑袋上没一G毛,亮亮的泛着红光,只是在耳朵下面有一圈稀稀的灰发,远看他的脑袋好比一只发大了的G头!此时G田坐在榻榻米上双手从儿媳的背后,伸过来抓住两只大N,手指捏住N头,大N在他手中变了型,粉红色的N头已成紫色。儿媳痛苦地挣扎,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我又看到儿媳的两条白白的大腿高高抬起,一个“小孩”趴在她两腿中间用嘴舔着她的Y部。这时“小孩”抬起头来,我又吃一惊!原来是个侏儒!我上个星期天听儿媳说过,G田有一个侏儒的儿子,这大概就是小G田了。

    此时,小G田把小手伸进儿媳的Y道里,来回抽动,用日本话问儿媳,儿媳摇摇头。小G田抽动的更快了,又用日本话再问儿媳,儿媳痛苦的弯起腰还是摇摇头。这时老G田,两手狠抓大N,大N在他手中变成暗红色,N头变成了黑紫色,两只N被他拉得很长。儿媳痛的屁股抬起,浑身扭动,嘴里唔!……唔!……的发声,只能点点头。这时小G田从墙角的柜子里拿出两只用电线连在一起的像**蛋一样的东西,小G田掰开儿媳的大腿把一只“**蛋”塞进她的Y道里,打开另一只“**蛋”上的开关,“**蛋”在儿媳的Y道里震动起来……。儿媳痛苦的扭动娇躯,屁股高高抬起,两腿乱蹬,嘴里呜!……呜!……发出绝望的喊声。小G田死死抱住儿媳的两条大腿,小脚踩在儿媳的Y户上,不让“**蛋”掉出来;老G田摁住她的上身,“**蛋”不停的震动,儿媳的泪水和汗水,不断往下淌,榻榻米已湿了一片,她死命挣扎,不断地发出呜!呜!的声音。见到这幅惨状我要冲进去教训父子俩!这时后面传来脚步声,回头看保安走来,我进了洗手间。我想这是人家的地盘,我切不可轻举妄动。

    我从洗手间出来时,儿媳躺在榻榻米上。G田父子站在俩边,“**蛋”还在儿媳的Y道里,停止了震动。我看到老G田的**巴小得可怜,只有手指那么细,藏在稀稀的,灰白色的Y毛中。老G田扶起儿媳,让她蹲下,这时“**蛋”掉了下来在地上弹了两下滚到一边,他从身后弯下腰两手抓住一对大N,手指捏住N头,连声问儿媳,儿媳只是摇头,老G田又狠捏N头,她只好点点头。过了一小会,儿媳尿了出来,次时小G田趴到她跟前,嘴对着Y部把尿喝到嘴里,我看的一阵恶心。

    尿完以后,父子俩让儿媳跪趴在地上,双手依然拷住,头顶在双手上,屁股高高的翘起对着门,我看到Y阜上沾满了YY,在灯光下闪闪发亮,Y毛湿湿的粘在一起。儿媳嘴里的圆球是被两G带子绑在脑后,老G田站在她身边,我看到他的两只睾丸很大下垂得很长,走动时来回晃动。此时小G田脸朝上躺在儿媳的身下,把她下垂的N头咬住,用手抓住另一只N头。老G田跪到儿媳的身后把他的YJ往她的Y道里塞,大概是YJ太小,塞了几下都塞不进去。老G田喊了一声:“八嘎!”双手使劲啪打儿媳的屁股,一连几十下,屁股红肿了起来。老G田无奈之下,只好站起来,坐到儿媳的头顶,拉下嘴里的圆球把他的YJ塞进她的嘴里。儿媳含着YJ啧!啧!的吸起来……。这时小G田站到了儿媳的身后,掏出YJ塞进Y道,两只小手拍打她来回扭动的屁股,用力C起来,Y部间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响声。房间内一时响起,啧!啧!啪!啪!……的声音。一小会,只听老G田大喊一声:“吆嘻!”。一股稀稀的JY流向儿媳的嘴里,老G田还让她把YJ舔干净。日本话一句也听不懂,但是:“吆嘻!”我听到过,那是在一次国际大赛上,嫁到日本的上海籍运动员何智力,打败邓亚萍以后趴在地上双手握拳大喊一声:“吆嘻!”国内媒体一片哗然!小G田C了一阵也大喊一声,把JYS进儿媳的Y道里,并且走到她面前让她把他的YJ舔干净。此后老G田牵着项圈上的链子让儿媳在房间内学狗爬。小G田爬到她背上,一手拍打儿媳的屁股,一手伸下去抓她的下垂的N,又不知问了些什么,儿媳只是点点头。父子俩让儿媳爬了几圈后,拉开里面的门,儿媳爬了进去,他俩也跟进去,关上了门。

    我又听到儿媳的一声惊叫,刚想冲进去,大堂里传来武雄的喊声,我只好回到了大堂,大堂的小舞台上一个穿小的不能再小的三点式的女孩浑身扭着唱日本歌,我躺在沙发上看着扶手上的小电视,眼前晃来晃去都是刚才的情景,武雄说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躺了有一个小时,儿媳从VIP通道走了出来,手中还牵着小G田,儿媳身穿一件刚盖住屁股的浴袍,走过我身边时,我看到她竟没穿内裤!白白的屁股一晃一晃,大堂灯光很暗,她没看见我。儿媳来到大堂的角落,放平沙发躺下,此时小G田来到她身边,示意让她侧身睡。他爬了上去,侧身面对儿媳头枕在她的一条胳膊,解开衣扣咬住一只N头,用小手捏住另一只N头,并把她的另一条胳臂放在他身上。我听到儿媳发出抽泣声,老G田来到了,拍打着儿媳不让她出声。我再也不想呆了,让武雄送我回家,武雄惊讶的说:“下半夜还有好节目表演啊!”我说:“我不想看你们小日本的变态表演。”武雄只好开车送我回家。我到家一夜未睡,想着原来儿媳星期五晚在这里加班啊!

    第二天下午儿媳才带着疲惫不堪的样子回家,到家就上楼倒在床上,晚饭都不下来,小保姆上楼叫,我制止了。星期天早晨我跑步回家,儿媳才起床,脸上带着泪痕,我很心痛又无法问。

    星期一儿媳依然穿着低腰裤,短上衣,身上散发出幽幽的香水味开车上班去了,看到她情绪稍稍好一点,我稍许放下心来。武雄来电话说,这个星期他要接班,不能玩了。我告诉他这个星期五晚上到我家喝酒,我说反正晚上只有我自己在家,我们可以喝个痛快。

    到了星期五下午,我买了好酒好菜,正准备晚餐时儿媳回来了,我惊奇地问她为什么,不加班了?她告诉我公司总经理换了,她的总经理助理也要当不上了。我心中为她高兴嘴上还是说:“当不上算了,不当也行,工作多的是”儿媳告诉我她大学毕业就在这个公司,快十年了,连怀孕期都没停工作,生孩子只休息一个多月就上班了,小孩都是喝牛N长大的。儿媳看到我买了那么多的菜和酒,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她有个朋友要来做客,她上楼换了衣服下来到厨房忙碌起来。

    傍晚门铃响了,儿媳去开门,只听她惊叫一声:“总经理!”,手中的菜勺掉在地上。我走到门前一看,明白了,原来武雄就是儿媳公司新来的总经理!

    武雄拾起掉在地上的菜勺,进门喊我下乡时的外号:“老狼啊!原来小金和林小姐是你的儿子和儿媳啊!他俩可是我们公司的好员工啊!”我忙打招呼说:“以后还许要你多关照啊!”武雄说:“老狼你的儿子,儿媳也是我的儿子,儿媳,交给我你就放一百个心啊!”转过身来对儿媳说:“在公司我们还是上下级,千万不能把我和你父亲的关系告诉任何人啊!好好干!”当晚我和武雄喝了很多酒,儿媳也高高兴兴地陪武雄喝了几杯。儿媳露出了几个星期没见到的笑脸,她一笑露出两个酒窝很甜,很好看。深夜了,儿媳要开车送武雄,他说车在停车场,司机在车上等着他,并对她说:“你不要送了,不能让司机看到你。”

    我把武雄送到车上,俩人趁着酒兴又叙叙旧,等我送走武雄回到家中儿媳已把房间打扫干净。我上楼走到儿媳房门口,门没关!我轻轻推门进去,见浴室门口一堆衣服,我推开浴室门进去,儿媳看到我说:“老爸,快来帮我擦擦背好吗?”我脱了衣服,走进淋浴房,水笼头下儿媳雪白的肌肤在热水浸泡后,显现出白里透红的诱人模样,我把沐浴露抹在儿媳的背上,轻轻的搓起来。儿媳的背线条分明,该翘的翘,该洼的洼,肌肤细腻光滑M上去像丝绸一样,我的手久久不愿离去。我的**巴慢慢的翘起来。

    ,    我从身后把儿媳两只白里透红的大N捧在手中,拨弄着粉红色的N头,N头慢慢的硬起来,我的**巴在她屁股上来回顶着。儿媳回过头来跪在我面前,双手捧着我的两只睾丸舔起来,从来没有人舔过我的睾丸,好爽啊!我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又chu又大的RB在儿媳的脸上滑动,她舔了一会就把RB含在嘴里吸吮起来,舌头在我G头上打转,弄的我好舒服。这时儿媳抬起头来问我:“老爸,我口交功夫怎么样?”我此时突然想到了上星期五晚上的情景,**巴软了下来,儿媳诧异地望着我,我一把把她拉起来,捧着她的脸,嘴伸向她的嘴,她忙把舌头伸到我嘴里,我慢慢的吸着香舌,双手在她雪白细嫩的身体上抚摩。儿媳不断扭动娇躯,呓语般的呻吟,美丽修长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张开。我的手伸向了两腿中间,在浓浓的Y毛丛中停留了一小会,手指分开Y唇,扣到Y道口时,那里已是Y水泛滥,我在Y蒂上搓起来,我的**巴又大起来。儿媳浑身颤抖,不断地发出唔!唔!的声音,不一会她喊叫道:“老爸,不要玩了!我好痒!我要!”我停下来:“你要什么?”她原本红通通的脸越发飞红起来,一把抓住我的**巴说;“我要它!我要大JJ!”我的**巴在她手中变的又chu又大。儿媳不断的套动**巴,大声叫喊:“快!快!快来C我呀!老爸,求求你啊!我痒死了呀!”我一手抬起她的右腿,一手捧着我的**巴,在Y道口沾了点Y水,一下塞进她那湿润紧密的Y道里,用里来回C起来……。此时我一手抬着一条腿,一手捏住白里透红的大N,嘴里吸吮着甜甜的香舌,好过隐啊!我从没有试过站着也能C逼!C逼真美好啊!我站着一连C了百十下,儿媳晃着脑袋不断地念叨着:“好舒服!好舒服!”屁股迎合我的节奏前后扭动……。我怕儿媳一条腿站得时间长了受不了,拔出**巴,让她双手扶着窗台,两腿分开,屁股对着我,Y户在浴室的灯光下亮晶晶的,我用手指分开Y唇,粉红色的Y道口微微张开,Y水沾满洞口,我把手指C进去来回抽动,一股Y水顺着手指往外涌,儿媳大声说:“老爸!好舒服啊!你太会玩了,把我的高氵朝扣出来了,人家已泄过了!我还要!你快把大JJC进去呀!”我把大**巴对准一下C到底,用尽全力又C起来,又是一连百十下,几乎每一下都感觉C到子G口。只听儿媳又喊道:“啊!……啊!……好过隐啊!你C到我花芯了呀!老爸,我的好老爸!我要被你戳死了呀!啊!啊!……”我又把双手抓住两只下垂的大N,使劲地搓着,儿媳在我身前抬起头来发出啊!……啊!……的喊叫声,身体在灯光下弯成一道美丽的弧!我又C了几十下,一股热流从儿媳的子G里冲出,把G头烫的一阵痉挛,我的一股滚烫的JY直冲她的子G口。

    我拔出YJ把疲软的儿媳紧紧的抱住,相互在水笼头下抚摩着对方的身体好半天才醒过来。我擦干身体,准备要走,儿媳娇滴滴地说:“老爸,你不能睡我床上吗?”我答应后来到卧室,爬到了儿媳的床上,她的床很宽足用180公分,软软的很舒适。过了一会,儿媳光着身子从浴室出来,灯光下雪白的身体很耀眼。

    儿媳往腋下喷了点香水,爬上床来。我闻着那熟悉的香水味道,搂着儿媳光滑细嫩的身体,手不由自主地又M索起来,我先舔向她的腋下,闻着腋下的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道,细细的品味着。儿媳又开始娇声娇气的哼起来,我接着慢慢的顺着脖子往下舔,舔到X口时,在N头上轻轻地咬了一口,她身体一阵颤抖,我顺下去舔到平坦的小腹,舌头在肚脐打转后,舔到Y毛丛中,当我用舌头舔开Y唇咬住Y蒂时,儿媳大声说:“老爸,快停下,我来!”她翻身爬到我身上,用她那小嘴吸吮我的N头,我一阵酥痒,好舒服!没想到男人的N头也那么敏感!我的**巴又翘起来了。儿媳此刻把我的RB捏在她软软的小手里,舔着我的G头说:“老爸,你的JJ真好,又chu又大,是我见到过的最大的JJ。”我问她见过几个JJ?她低下头红着脸想了一下说:“五个。”她告诉我上大学时有过一个男朋友,互相抚M过对方,男朋友M过她的N,她M过男朋友的JJ,但是没有X关系,还有就是儿子和G田她又说:“还有一个不说可以吗?”我说我也不想知道。她接着坐起来说:“老爸,你累了,躺下不动,我来!”说完,蹲在我腰间抓住我刚有一点硬的**巴塞进了她的Y道里,两腿用力夹紧RB身体上下抖动起来,我的RB在她的努力下又一次chu大起来。儿媳上下抖动带着两只大N一跳一跳,我的心也随着大N在跳动,我双手捏住一对樱桃般的N头,屁股也努力顶着她的Y道口,使**巴进的多一些。儿媳的Y水顺着RB往下流,睾丸已湿透,又顺着睾丸流到床单上,湿了一片。房间里充满Y水和香水的混合味道……。我伸手把儿媳紧紧地抱在怀里,大N紧贴X口,我两手紧抱她的屁股,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RB还C在Y道里。儿媳紧紧的抱着我的脖子,两腿绕到我身后。我用力继续C起来,chu壮的RB被儿媳小X里一圈圈的嫩R箍的紧紧的,她的眼神变得如梦似幻,娇美的脸蛋赤红如火,细嫩的屁股往前顶,迎合我紧C在她小X里的RB。儿媳的娇躯在我身下不停地颤抖,我扶在她后腰的双手感到她白哲的屁股嫩肤突然紧蹦。她那湿滑柔软的内壁像小嘴一样不停的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RB。我加快速度,我俩的Y毛粘在一起,丝丝的YY从RB和Y道壁之间的蜂隙中流出来,突然Y道内一阵痉挛,我用尽全力把RB一C到底,一股滚烫的JY又一次冲向子G深处……。儿媳把我抱的更紧了,嗲嗲的说:“你把JJ放在里面好吗?”我无力回答,只是点点头,我抓住屁股蛋蛋,努力使RBC在Y道里不掉出来。儿媳慢慢的睡着了,我把发软的**巴拔了出来,随着扑!的一声,一股白色的Y体从Y道口流出来。我抱着儿媳,M着大N进入梦乡……。

    清晨的太阳照了进来,我从睡梦中醒来,阳光照在儿媳细白柔软的身体上,一对大N在阳光照耀下格外耀眼,粉红色的N头骄傲地往上翘着,Y毛上白色的结晶记录着昨夜的激情,浓浓的,黑黑的Y毛在雪白的大腿和小肚的映称下显得分外妖娆!我把手臂从儿媳的脖子下轻轻抽出,手掌在她身上扶M,停留在Y阜上久久不愿离去,我分开大腿,用手指拨开Y唇,湿润的Y道口似乎不时有Y水往外流淌。我悄悄站起来,儿媳突然睁开眼蹬着腿大叫:“老爸!不要走,再抱我一会!”原来她早就醒了,我又上床搂住她,抚摩那对大N,不时捏捏N头,她在我怀里用手套动着**巴,说:“有个问题想问老爸行吗?”我问是什么?她说:“为什么武雄要叫你老狼?”我回答,那是下乡时我好斗,人家瞎叫的。儿媳说:“不是!你骗人,老爸是个大色狼!”我说:“那你再试试大色狼的历害!”我掰开儿媳的两条白腿,把它们放到肩上,把已被她套动chu大起来的**巴,在已是密汁淋漓的Y道口磨了几下,C了进去,用力C起来。儿媳在我身下一面高喊:“不要啊!我的小X被你撑大了呀!”一面扭动屁股配合我的节奏。新一轮的C屄又开始了……。

    事后,我也感到有些内疚,毕竟是儿媳啊!但是,我又一想让日本鬼子C还不如让**,让别人C还不如自己家人C。我即为民族争光,也使肥水不留他人田啊!

    三

    星期一早晨儿媳很早起床,吃过早饭还是穿着低腰裤,短上衣,身上散发出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道,高高兴兴地哼着歌,开着她那辆奥迪A4上班去了,晚上哼着歌回家,吃过晚饭还给孙女补习功课。但是过了两天,Y云又笼罩她的脸上,晚饭后她好象有话给我讲,吞吞吐吐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了。我想问,怕问不好影响她的工作。星期五下午,儿媳打电话回家,说晚上不一定回家,让小保姆带孙女到外婆家过夜,当晚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在客厅等儿媳,快到十二点,她回来了,进门时浑身湿透,带着一副上失魂落魄的样子。我赶忙迎上前去,把她抱到楼上,帮她脱去衣服,抱到浴室,打开热水帮她冲洗,擦干后抱到床上。灯光下,儿媳细腻白净的身体很诱人:了两只雪白粉嫩的大N高高耸立,美妙的圆弧一直延伸到腋下,像两座玉白的山峰,山峰顶端是一圈淡红色的R晕,两粒柔软的樱桃般的N头半软半硬地翘起在R晕中,洁白细腻的肌肤滑如凝脂,给我一种温润的感觉,我不由得用手指轻轻地触M,柔滑的肌肤随着指尖微微起伏,N头在指尖上渐渐地硬起来,她混身透出成熟少妇的娇媚和艳丽……。我看到她心情不佳,我也无心邪念,坐在床边等她慢慢的睡着后离开。

    我刚站起,儿媳从后面紧紧抱住我说:“老爸,你不要走,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这些话我不说出来要发疯的,但是除了你,我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倾述的对象了。”我又坐到床边,儿媳脱掉我的衣服,让我背靠床头,她依在我怀里:“我告诉你的事,你永远也不能告诉光辉(我儿子),也不许看不起我!”我轻轻拍打她的背说:“你是我最好,最可爱的儿媳!我不说。”她又说:“你为什么不问我,这几个星期五晚上在那里加班?”我说:“那是你们公司的事,我为什么要问?”儿媳让我躺下,头枕着我的手臂,小手捏着我的RB侃侃说起来。

    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两年前我们公司从日本来了个新经理,名字叫G田,年纪有70多岁,光光的头,说话带着笑,对每一个员工,见面就点头问好,一副慈祥的父亲样子。从第一次见面,我就产生了敬意,在以后的工作中,G田对我的工作很赞赏,对我工作中的差错,都是很耐心,很仔细地指出,我的工作能力有了很大的进步。对光辉的工作也很放手,很支持。公司上下都把他当成好上司,好父亲来看待,光辉去日本以后,G田时常对我问长问短,问我有什么困难?需要什么帮助,我从内心感激和尊重他,我也时常想报答他,但不知用什么方法。

    终于,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G田打电话给我,有一个内地和公司联营的企业领导来了,让我和他一起接待,当晚的宴会上,来的领导个个大腹便便,一付色迷迷的眼睛盯着我的X部和腰部,纷纷要我陪酒,酒席散了又去唱歌,在K房里黑呼呼的,他们有意无意的在我X部M一下,甚至捏我的屁股,好不容易唱完歌,他们纷纷邀请我到他们公司做客。送走客人后,G田对我说:“天很晚了,你也喝了不少酒,不能开车了,我已开好房间。”我俩到了房间后,他告诉我,他在隔壁房间,有事打电话给他。G田走后我去洗手间,等我洗完澡因为没带睡衣,光着身子拿着浴巾擦着头发走到房间时,抬头一看,G田坐在窗口下的沙发上,我忙把浴巾遮住X部和Y部问道:“你怎么进来的?”他说:“给服务员一点小费就行了。”接着他抓住我的胳膊说:“我太太去世20多年了,我20多年没接触女人了,我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你就满足一个活不了几年的老人的一点心愿吧!”说话时他眼睛里闪着泪花,我不由得心软了犹豫起来。G田看到我的表情变化,一把拉掉浴巾,把我拖到床边一推,我倒在床上。他脱掉衣服爬到我身上,我从内心里拒绝他的哀求,但又无法开口。此时他含着我的N头吸起来,N头在他的吸吮下,竟不争气的慢慢硬起来。G田从我身上下来,把我的脚趾含在嘴里,又用舌头舔我的脚掌,我从未被人这样舔过,身体竟有了反应!Y部湿润起来,G田舔了脚后顺着小腿往上舔,舔到大腿中间时,我的Y道竟有Y水流出来!G田舔我饱满的Y唇时,Y唇开始涨硬,深深的R缝Y水泛滥,Y道里痒痒的。G田的舌头很大,很长,很温暖;当他爬上来吸我樱桃般的N头,并用另一只手旋转抚M另一只大N时,我感觉大脑麻痹,全身火热,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G田把我大腿高高抬起,拿着他的JJ往我Y道里塞,大概是JJ太小了,好大一会都没进,我竟双手掰开Y唇,把Y道口彻底暴露在他的面前!终于他的YJ勉强塞进了Y道里,他两手抓住大N,手指捏住N头,使劲C我,YJ在我Y道里只有十几个来回,G田大喊一声,稀稀的JY流了出来,一多半流在Y道口外,顺着R缝流到床单上。他搂住我休息一会,要我帮他口交,此时我才看到G田的JJ很小,Y毛成灰色稀稀的围在YJ周围;但是,他的睾丸特别大,比**蛋还要大,下垂在长长的Y囊里,走路时睾丸在两腿之间晃动。我把他的YJ吸了很长时间,用牙齿刮他的G头,用舌头舔他G头上的眼,YJ始终没有动静!他又把睾丸塞到我嘴里让我吸。就这样折腾大半夜,我迷迷糊糊睡着了。星期一上班后G田依然是一付可亲可敬的样子,丝毫没有一点痕迹,对我也和平时一样,我才放下心来。

    过了半个多月,在公司的例会上,G田宣布我从即日起担任公司总经理助理,薪水上浮50%,同事纷纷向我祝贺。我不知怎么高兴不起来,总有一种不祥预感。会后,G田告诉我每星期五晚上要加班。到了星期五下班后,我找到G田,问有什么吩咐,他说今晚没事让我开车和他一起去一家为日本人服务的会所,我无法拒绝,会所很远,开车走了一个多小时,出了上海。到了会所,我们来到VIP包房,一起喝了一点清酒,G田拉开里面的门,原来里面是一个大大的温泉浴池!浴池的温度很适中,很醉人。我泡在浴池中给G田擦背完后又帮他洗前身,洗完后来到外间。G田躺在榻榻米上,让我给他口交,好大一会,YJ在我口中稍稍有点硬,我蹲下来把小小的YJ塞进Y道,G田使劲捏着我的N头,我上下抖动身体,一小会稀稀的JY流出来顺着屁股沟流到榻榻米上。G田让我把他G头上残留的JY舔干净,我照他说的做了。他又要我枕着他大腿含着睾丸休息。休息后我们来到大堂,小舞台上有个女孩穿这三点式扭着屁股在唱日本歌,但是吐字不准,G田要我上去唱几首,我答应了,我到后台换了小的不能再小的三点式,上台唱了几首日本和中国歌,唱完台下一片掌声,我竟有些飘飘然很得意,主持人还邀请我和他同唱一首日本歌。到了下半夜是真人表演,一个壮男浑身肌R鼓鼓的,邀请一个40多岁的太太上台,俩人亲密一阵就脱了衣服开始做爱,一连百十下,那个太太被他C得半昏迷状态,周围一群女人尖叫着,接着又一个中年妇女上去,壮男又一连C了不知多少下,那个女人也败下阵来,壮男一连C了四个女人,终于在第四个女人的Y道里泄了。第二天上午,在开车回家路上,G田告诫我,昨晚的事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我答应了。G田说下一个星期五还来,他已给我办好贵宾卡,我竟没反对。

    到了第二个星期五,我和G田进了包房,他说我们先玩后洗,我只好和上次一样,被他C了以后又口交。进了浴室,我见有一个“小孩”坐在浴池内背对着房门,G田告诉我是他儿子,我想G田70多岁了,怎么会有这么小的儿子。我试试水温进了浴池,我到过日本,男女混浴也去过,何况是个小孩,也没当会事。但是,G田打开电灯一看,我吓了一跳!原来“小孩”是个侏儒!看他的脸至少有50多岁,满脸胡子,样子很凶。我很害怕,G田叫我不要怕,他儿子很友好的,他让我帮儿子洗澡,我擦完背后,洗前面时,小G田的与他身高不成比例的YJ翘起来了,虽然不是很长有10公分左右,但是很chu,我无意碰到它时,小G田竟说:“谢谢!”洗完澡来到外间,小G田突然跪到我身前,我惊呀的问:“为什么?不要啊。”老G田说:“他50多岁了,没碰过女人,想让你可怜他,你满足他一次好吗?”

    小G田抱着我的腿,抬起头带着哀求的目光望着我,我心一软就点点头。我躺在榻榻米上,老G田脱去我的浴袍把他的YJ放在我嘴里,我吸着YJ分开了双腿,小G田趴在我大腿中间两只小手扒开我的Y唇,用手指拨弄Y蒂,Y蒂在他拨弄下有了动静,Y道口湿润起来,他的舌头不停的舔我的Y唇和Y道口,他的胡子正好摩擦我的Y蒂,Y水不听话的流出来,小G田把流出的Y水吸到嘴里,啧!啧!地品味着,我满脸通红,Y蒂的反映引起我全身的反映,我不由得含着老G田的YJ哼起来,小G田见火候已到,趴到我身上,让我高抬大腿,把他的YJC进Y道来回抽动起来,他的脸正好对着我X口,他一手抓N头和周围的红晕,一边用嘴咬住另一只N头,N头在他的吸吮下不由自主的慢慢硬起。在小G田Y部和我Y部的一次次撞击下,我的身体也热起来,屁股随着他的撞击而扭动,我俩同时达到了高氵朝,老G田也在我嘴里流出了稀稀的JY,小G田的JY很多,很浓,C完后他要我把他YJ舔干净,我摇摇头他也不勉强。整个晚上小G田给我的感觉是彬彬有礼,我对他竟有些好感。当晚来到大堂,我又被主持人邀请到台上唱歌,我再一次身穿三点式扭动身体边舞边唱,有两个男宾跳上台来围着我做出Y秽的动作,我忙跳下舞台,回到自己的沙发上,那两个男人还不依不饶,主持人过来替我解了围。歌舞表演结束以后,是几个男人C一个女人的表演,大堂里一阵男人的呼喊声,我无心看睡着了。

    到了下一个星期五,下班后我向G田告假说今晚不去会所了,老G田拿出几张照片给我,上面是上星期五,我和他们父子俩做爱的镜头,我一看惊呆了,老G田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去会所,他把照片发到公司的站上,发到金先生的邮箱里,我很害怕,只好又跟他们去会所了。这次到了包房,父子俩一改平时的绅士面孔,像疯子一样的折腾我,让我摆出各种姿势让他们C。特别是小G田,把小手伸进我Y道里使劲C动,弄的我Y水止不住的往外淌,N头被他咬的发紫,大N上,屁股上被他们搞的青一块,紫一块。小G田还要用假YJ和跳蛋来玩我,我坚决不肯。一直玩我到半夜,才罢休。父子俩还说以后有机会要把我和其他来宾的X伴侣交换,C完后回大堂时,父子俩不让我穿内裤,只穿一件刚能盖住屁股的短浴袍。到了大堂,主持人拉着我上台唱歌,我只好只穿短浴袍上台唱,我唱歌时扭动身体,短浴袍遮不住身体,Y部不断露出来,台下一阵叫好声!唱完后我在沙发上睡下,小G田过来要我侧过身,他爬上来解开我的衣扣,头枕我的胳膊,张口咬住我的N头,并且,手抓另一只N,让我搂住他睡。连着两个星期五晚上,父子俩不断地换着花样来玩我,还把对面包房的两个老头叫来,并且带着两个中年妇女来看我被小G田C。小G田站在我身后C我时,那四个人围着看,我羞得满脸通红,把头埋在双手中,两个老头还弯下腰,M我下垂的大N。我刚被C完,躺在地上喘气,那两个中年妇女趴在我身上吸我的N头,M我还流着JY的Y阜,手指还伸进小X里抠,抠得我好难受。回到大堂我还要只穿短浴袍光着屁股唱歌,唱完还是搂着小G田睡觉。

    上个星期五,整个下午,我在公司坐立不安,不知父子俩今夜会想出什么办法来折磨我。当晚进了包房,老G田突然从后面死死抱住我,小G田脱光我的衣服,拿出一付皮手铐把我双手拷在一起,又拿出一个项圈锁住我的脖子,我大喊起来,小G田又拿出一个口塞,塞进我口中。他们把我放在榻榻米上双手高举过头,老G田从后面抱住我,捏我的N头;小G天趴在我两腿中间,用手掰开Y唇咬我的Y蒂;N头和Y蒂被他们捏和咬的又疼又痒,Y水开始泛滥。此时,小G田的手在Y道里来回抽动,问我要不要跳蛋,我不能说话,只是摇头;他的动作加快,弄的我很难受,但我还是摇头。此时老G田,使劲抓我的N,捏住N头把N拉得很长,大N被他捏得发青,N头成紫色,疼的钻心,只好点头。小G田从柜子里拿出一付跳蛋,塞进我Y道里打开开关开到最大档,死死抱住我的大腿,小脚踩住我的Y部,不让跳蛋滑出来,随着跳蛋的震动,我浑身颤抖,我挣扎着想爬起来,父子俩把我紧紧按住,我难受的昏了过去。这时小G田才关住跳蛋,老G田又让我尿在榻榻米上,让小G田喝我的尿,我不肯,他又捏我的N,我只好尿出来,小G田喝过尿后,让我跪趴在地上,让父子俩C,老G田C不进去,他死命打我屁股,屁股被打的红肿。老G田C不成,小G田接着C,父子俩又让我给他们口交。C完以后,小G田趴在我背上,让我在房间里学狗爬,转了几圈,拍打我的屁股问我愿不愿意下个星期五和其他来宾的X伴侣交换,一直到我答应交换才让我爬进浴室,进了浴室,我看见浴池边趴着一条大狼狗,张着嘴,伸着舌头看我们洗澡。洗澡出来,我穿上浴袍,小G田不让我穿内裤,说我屁股红肿,在我屁股上抹了些药膏,那药膏粘粘的,有点N香味。来到大堂,我刚躺下,小G田又爬上来,咬我N头,抓我另一只N,让我搂住睡觉。我迷迷糊糊睡着时被大堂里一阵喊叫声惊醒。

    我抬头一看,舞台上主持人牵了一条大狼狗,就是在我们包房的那条。大狼狗站起来,足有一人高,跨下的YJ向前翘着,至少有20多公分长,YJ中部还有一圈突起的红R。我从没有看见过狗的YJ,很吓人!主持人抬起狗头说:“请看我们的宝贝多可爱啊!有那位小姐,太太有兴趣和我们的宝贝做爱啊?”大堂里女宾面面相惧,没有一个吱声。主持人高喊:“让我们的宝贝,自己寻找中意的情人吧!”说完他撒手让大狼狗在大堂里寻找起来。狼狗每到一个女宾身边,女宾都吓得倦成一团。不一会,狼狗来到我身边,闻着我的屁股,咬住我的浴袍往下拉,我吓的抱住两腿,大喊:“救命!”大堂响起一阵欢叫声。我这时才明白,小G田在我屁股上抹的不是膏药,而是勾引狼狗的诱饵!我死死抓住沙发扶手,大狼狗把我的浴袍撕碎了,此时从台上下来两个大汉,一人架着我一条胳膊,把我拽到了舞台中央,我躺在地上,他俩一人压住我一条腿和一条胳膊,我丝毫动弹不得,主持人过来一把拉去已破碎的浴袍,从一只碗里挖出一把粘粘的东西抹在我身上,特别是N周围,小肚和Y毛丛中。他高喊一声:“宝贝!”。大狼狗来到我大腿中间,用它那长而chu的舌头舔我的Y部,舔得我下体一阵搔痒。狼狗一跃直扑到我身上,我大喊大叫起来,主持人拿出一只口塞,塞进我嘴里,我说不出话,只能拼命摇头,绝望地发出唔!唔!的声音。大狼狗两只前爪摁住我的肩头,狗脸和我脸相距不到半尺,我感到狗的呼吸非常急促,舌头伸的很长,口水顺着狗嘴往下流,一直流到我脸上。停了一小会,狼狗开始从脖子往下舔,chu糙的舌头舔到我N头时,我浑身**皮疙瘩一下全部起来,狗舌头在不停颤抖的大N上打转,N头不断被chu糙的舌头挑拨,竟然硬起来。狗舌头在我小肚舔了一会,向Y毛丛中舔去,我的身体仿佛有一团火被点燃,我不断挣扎,身体被俩个壮汉摁住,只是消耗自己的体力。那狗的双爪从肩部移到腰部,我的双腿被壮汉分的很开,Y部全部暴露在那畜生眼前!已经湿润绽开的暗红色的Y唇里隐隐露出了鲜红色的嫩R,在刚抹上去的粘Y吸引下,大狼狗的舌头顺着两腿中的裂缝从下往上舔,舔到我微微突起的Y蒂,Y蒂慢慢的发硬,Y部传来一阵麻麻的,酥酥的感觉。

    这时两个壮汉把我翻过身来,跪趴在地下,屁股高高翘起,他俩摁住我的手臂和小腿,大狼狗趴到我身上,开始用它湿淋淋,热呼呼的YJ戳向我的两腿中间。我拼命夹住两腿,两个壮汉把我两腿拉开,大狼狗的YJ终于碰到了那条缝隙,尖尖的G头滑进了我的Y道,我使劲想往前爬,但整个身体都被大狼狗按住,大狼狗最少有一百多斤,压的我无法摆脱。大狼狗腰部一挺,又chu又长的YJ大半C入了Y道,我全身僵硬,双手死命抓住地毯,两个壮汉也离开我站在一边观看。狼狗在YJC入Y道后,开始猛烈抽C,没多久,YJ在Y道里涨了几下,每一下都感觉有一股滚烫的Y体涌入Y道深处。YJ在Y道里越戳越快,越戳越深,慢慢的Y道有点适应chu长的YJ。YJ在Y道里直C到底,几次都戳到子G口,我的意志完全崩溃了,只能认命地跪趴在地上。大狼狗的YJ以极快的速度抽动,Y道里不争气地流出了Y水,湿润的Y道使YJ的速度更快,Y蒂被YJ突起的部分的碰撞和狗毛的磨擦给我带来酥痒的感觉,暗红的Y唇被撞的往外翻起,只听噗哧一声,大狼狗YJ中间突起部分戳进了Y道,并且在Y道里不断地膨胀,狗的体温肯定比人高,烫的整个Y道都热起来。大狼狗趴在我背上出着chu气,口水流到我光滑的背上,伴着我的汗水一起流到地毯上,湿了一大片,狗的YJ不断伸长,此时至少有40—50公分,在Y道里快速的一进一出,Y道里传来一阵快感,随着Y道里一阵剧烈的痉挛,我竟高氵朝来了!Y水从子G口喷出,刺激了大狼狗的G头,G头越来越大,撑的Y道涨涨的,我担心Y道被撑破了,我无法说话,无力的发出微弱的唔!唔!声,只求大狼狗早点SJ,我好脱身。又过了好大一会,只听大狼狗在我背上一阵哀号,YJ越来越大,越来越烫,越来越硬,Y道内壁的嫩R被发烫的chu大的YJ摩擦的快融化了,大狼狗的JY好比一团滚烫的岩浆,在子G口喷发,烫的我浑身哆嗦,我那时想快死了。

    一个多小时下来,经历了几十轮狗奸后,依然chu大的YJ还C在我Y道里,中间突起的部分把Y道塞得死死的,大狼狗终于从我身上下来,屁股对着我屁股,一股又一股不断的向子G口喷S着JY,大狼狗的JY又浓又烫,而且量特别多,我腹部鼓起来像孕妇。大狼狗不断的SJ,还拖着我在小舞台上转,我无力往前爬,只好被大狼狗拖着倒爬。台下一片叫好声,我求生不得,求死不成。滚烫的JY从Y道与YJ的缝隙中渗出,顺着大腿流向地毯,我的泪水和汗水混合在一起,把地毯湿了一片。主持人手握双拳兴奋地高喊着狗的名字,我被大狼狗拖了好几圈后停下来,屁股和屁股对峙着,狼狗继续SJ,又S了半个多小时才停止,我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大狼狗又拖了我走了几步停了下来,慢慢的YJ软下来,细下来。只听噗!的一声,狗的YJ退了出来。我成大字型躺在舞台中央,狗的JY不断从Y道口涌出,我屁股下面一片潮湿的粘Y,主持人站在我两腿中间,用手沾着地下的粘Y,放在鼻子下闻闻,笑着抹到我的N上。几个老头来到我身边议论,并弯下腰来看我的Y部,甚至拽我的Y毛和拨开Y唇看着不断涌出JY的Y道口,也有捏我的N头,拉长我的N。我此时无力反抗,任凭他们玩弄。直到天快亮了,G田父子俩也不知去了那里。我才起身冲洗,回到沙发上眼望天花板,头脑一片空白,直到下午才开车回家。

    儿媳说完这段话,已是泪流满面,抽泣不止。我抱着她发烫的身体,抚摩她光滑,细嫩的背说:“现在,老小G田已回国了,再也没人欺负你了”她告诉我说:“上星期五我没去会所,本来我想G田父子回国了,可是这个星期三,我收到会所发来的电子邮件,说是我的朋友等我一夜,我突然想起G田要交换我,大概是交换的对方等我,邮件要我星期五一定参加会所活动。我怕他们又拿相片来威胁我,今晚我只好去,走到半路,我思想反复斗争,在会所门口徘徊很久,结果又回家来了。我真的好害怕。”我:“不要怕,交给我来处理。”我当时打电话给曾经当过区公安局长的一个同学,告诉他会所地址和色情活动的内容,当然我不会提到儿媳的,他回答我马上与当地警方联系。当晚儿媳在我怀里,手抓我**巴安稳的睡着了,睡梦中还发出甜美的笑声。

    星期一儿媳一大早,穿着低腰裤,短上衣高高兴兴的上班去了,出门时身后留下一股幽幽的香水味道。中午儿媳打电话给我,声音中带着兴奋:“老爸!那个会所被警方查封啦!听说还有好多光碟。”我说:“你就不要再担心了,好好跟着武雄干事业,他可是好人。”


如果您喜欢,请把《幽香的儿媳1》,方便以后阅读幽香的儿媳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幽香的儿媳1并对幽香的儿媳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