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修真小说 > 回到清朝当太监(我的清宫艳史) > 章节目录 第47章 老娘韦春花的激情诱惑(上)
    第47章  老娘韦春花的激情诱惑(上)

    当晚,我就在沐剑屏的屋子里睡着了,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踪影,虽然我知道这个小妮子不会到处乱走,但是依然很担心!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就完了。先是到百里菲菲的房间里转了一圈,竟奇迹般的发现两人都不在屋里。

    到哪里去了呢?会不会是到干娘那里去了?想到韦春花,我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二女平常跟韦春花走的最近,肯定是去找韦春花了!想到这里,我赶忙往韦春花的屋里走去,好长时间没有来看看韦春花了,想到她那姿色犹存的诱人样子我就全身发热。

    走到韦春花的屋里,却见韦春花并不在大厅里,去哪里了呢?我正想出去找,忽然里屋传来阵阵“哗啦啦”的水声,咦,洗澡?我的心中一热,下边瞬间站了起来,只跟韦春花有过暧昧,还没有享受到她的滋味呢!

    想到这里,我壮着胆子站起来走到里屋门口,里屋的门半掩着。透过薄薄的水雾,我看见韦春花站在水莲蓬下淋浴,雪白的身体,修长苗条的白嫩大腿,细细的纤腰,浑圆坚挺的诱人的小白兔起伏颤动,她虽是年龄已高,但是姿色依然未减!

    韦春花稍稍转身,纤腰半折,展现诱人的脊背,莹白柔滑的娇股珠圆玉润,底下的纵横着绒毛的裂缝紧紧合着。韦春花用她的纤纤玉指拨开门扉用水流冲击着。我看到内里的肉红色。一滴滴水珠顺着流下,看起来就像是情动的蜜汁。

    唇口娇小,韦春花转过醉人的身体,凌乱而湿淋淋的长发,成熟诱惑的脸,曲线玲珑、浮凹有致的身体,玉雪柔滑的肤光,未盈一握的柳腰,丰满颀长的大腿,大白兔上坚挺而富有弹性的小豆豆,大腿中间突耸着丛草茂盛的神秘花园,两扇微闭的肉扉。洞口上隐现着红豆般的小豆豆,哎,圈圈你个叉叉的,真不愧是做这一行的!年龄这么大依然姿色未减半分!

    韦春花笑着看着门口的我:“胆小鬼,不敢进来啊?”

    圈圈你个叉叉的,敢说我?我脱下衣服冲进去扑过去抱住她的细腰,大口大口地咬着她坚挺柔嫩的双峰,软绵绵的,很滑,我用手狂捏着。“轻点,看你急的,干娘好好教教你!”韦春花拉着我的手在自己娇嫩的身体上游走,我的双手从韦春花玉葱般美丽的足趾摸向白瓷似的小腿,拂过雪嫩的大腿,顺着软滑的嫩臀滑向苗条的腰腹,最后双手由粉颈向下游动,停留在坚挺的上。

    我亲吻韦春花的樱唇,把舌头伸进她口中,搅拌她湿滑的舌头,右手揉捏她起伏的嫩滑诱人的小白兔。捏够了韦春花令人爱不释手的胸部后,接着改以舌头在白玉似的小豆豆上画圆圈。含住她挺立的小豆豆轮流着力吸吮。

    韦春花发出梦呓般的轻吟,真不愧是专业的!我吸了一会将脸抽离开她的小豆豆,只剩下双手揉捏她柔软坚挺的双峰。我再次凝视着韦春花粉嫩的雪白肌肤,被拉开的纤细白嫩双脚完全暴露了,大大张开的大腿根覆盖着毛发的隆起神秘之处。浓密而柔软的毛发覆盖不住微开的花瓣,和小豆豆般粉红的小口微微的闭着,保护淡红的小豆豆。韦春花伸手握住我的钢枪“看不出来啊,真是人小龟大啊!”

    韦春花抬起一条白嫩修长的粉腿,牵引着钢枪顶在已经流出的上:“来,刺进来,干我!”钢枪顶住她细小的口,韦春花又用手指将嫣红的肉孔扩大一点,搂着我的身体朝前用力一压,钢枪没入淡黑的毛发丛中,龙头被湿热绵软的吞没,随着钢枪一点点的深入,我体会着被又滑又紧的强力套着的快感慢慢地抽干着,手在韦春花饱满的诱人的小白兔上摸来摸去,嘴唇在韦春花的脸颊和诱人的小白兔上来回地亲吻着,手揉捏着雪白娇嫩的诱人的小白兔。

    韦春花闭拢双腿用力夹着钢枪。我轻轻地拔出钢枪,又缓慢而有力地直干到底。舌头在韦春花的小豆豆四周舔来舔去,又含着小豆豆温柔地吮吸。搞得韦春花浑身痒酥酥的。

    我的舌头伸入韦春花的嘴里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韦春花的呼吸急促,伸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臂,伴随着那钢枪的抽干溢出来,韦春花松开抓住我手臂的双手抱住我抬起娇股配合我的抽干。

    身体越发火热,连续不断地流出,跨骑在我身上,腰一沉坐了下去“啊啊!”韦春花猛地直起身子,头也忍不住向后仰了过去。钢枪初入给她的刺激太强烈了,抬起娇股动了动,终于使被完全填满,让她忍不住轻吟连连,觉得美妙异常。重重坐了几下。上下耸动起来享受的美妙。

    抽动时腔肉摩擦着龙头带起的麻痒感,让她尖叫着,疯狂地耸动着,她白嫩的娇股急速起落,钢枪在她的臀缝中时而隐没时而拉出。我感觉她的温暖湿热,紧紧地夹着自己,韦春花忍受不住强烈的快感尖叫,我突然感觉她的更紧地收缩起来,接着一股烫烫的液体浇在了龙头上。

    韦春花中的龙头轻轻摩擦在上,刺激得又是一阵哆嗦,丰满雪白的在我身上纵横狂飙,空中飞舞着修长的秀发,还有缕缕秀发因为汗水地打湿,紧贴在脸上。娇媚的俏脸禁闭着秀目,嫩白的娇颜现在因为剧烈的动作露出勾人欲火的绯红色,艳红的樱唇被一排雪白的小贝齿紧咬,从诱人的檀口泄出勾人的的轻吟“恩恩啊啊!”“”的声音响得更加欢快。

    我用力的,拚命的在韦春花身下动着“啊啊好舒服干我干……”韦春花娇艳的小口发出放浪的叫声。我继续耸动着钢枪“别别停快快呀”韦春花不依娇哼,卖力地扭动圆润的娇股,使钢枪深入她的中,“讨厌小坏蛋!”韦春花娇媚地对着身下的我说道,加快了钢枪的速度。

    雪白丰腴的变得绯红。丰满的诱人的小白兔幻化出阵阵乳浪。我的手从韦春花不堪一握的纤纤柳腰向上抓住蹦跳的浑圆饱满的诱人的小白兔大力的揉捏,绯红的诱人的小白兔扭曲着,吸吮韦春花圆鼓鼓沉甸甸却又软绵绵的诱人的小白兔,韦春花娇嗔地回应我,韦春花的诱人的小白兔高耸,小豆豆和还是般的粉红,衬着如奶油般细腻的肌肤,“噢对对。”韦春花娇泣着不依的娇嗔。“使劲使劲揉揉她”讨好般地更加卖力的上下。

    我加大了对诱人的小白兔的蹂躏的力度,诱人的小白兔传来的刺激在使韦春花从樱桃小口中吐出放浪的欢呼。乌黑油亮整齐的毛发沾满了杂乱无章地贴伏在神秘花园上。随着韦春花上下地,不时可见闪着靡的亮光的钢枪在中钻进窜出。传来“呱唧呱唧”的靡的声音。

    “好孩子,我累了,我们换换可我不想和你分分离”韦春花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不分离?”我挑逗着韦春花,想听她说出放浪的话。“少来了,得了便宜又又卖乖啊啊!”虽然韦春花喊累,可身子依旧讨好地动着“坏你坏你知道!”细白的纤手游移到我的手上,加重对自己的诱人的小白兔的蹂躏。

    我手离开迷人的诱人的小白兔,来到韦春花的纤腰上,用力制止了韦春花的。韦春花睁开迷离的秀目,勾人的桃花杏眼水汪汪的看着身下的我,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双手扶在我的胸膛,露出不解的神情。干着钢枪那种酸涨的麻痒的感觉,使得韦春花耐不住麻痒,不安分的左右的移动想通过摩擦来压抑心中的欲火。我制止韦春花的摩擦,在小豆豆上攀爬的色手捏起嫣红的小豆豆用力地揉捏。

    韦春花红艳艳的姣妍更加绯红,水汪汪的美目现在好像可以滴出水来“我不”韦春花和身下的我调起情来。我坏坏的看着韦春花钢枪深入到韦春花的体内。

    “啊!”韦春花娇呼着趴在我身上。“我怕了”韦春花终于投降。趴在我身上的动人逐渐上移,将丰满的诱人的小白兔贴到我的嘴边,手扶着饱满的诱人的小白兔,将嫣红的小豆豆塞到我的嘴里,我将嫣红的小豆豆咬住吮吸。舌头在韦春花滑腻的诱人的小白兔上攀爬,拨动韦春花的小豆豆。韦春花白皙的诱人的小白兔上布满我的口水。白皙的诱人的小白兔更加水亮闪动着亮光,更增靡的气氛。“恩恩”韦春花双眼又迷离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几乎合成一条缝,我不甘心对小豆豆的挑动,嘴巴离开小豆豆在绯红的小豆豆上游移起来,丰满的诱人的小白兔留下口水的狼迹。同时耸动钢枪在韦春花水淋淋的进出。“恩!”韦春花的轻吟声更加剧烈。嘴巴紧紧地吸吮韦春花的发出混浊的声音。“呵呵!”韦春花轻笑起来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我要你的钢枪不要离开我的,用式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