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四百五十五章 奇葩的太庙金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雷云风暴 本章:第四百五十五章 奇葩的太庙金库

    神洲大6各国的太庙金库无不是禁地中的禁地,轻易不可示人的所在。然而天佑的身份决定了这种所谓的禁地对他来说跟本毫无意义。楚王几乎没有多做犹豫便答应了他的要求,而后命人带着天佑千万金库。

    有楚王的手谕,金库守卫自然不会加以阻拦。简单核对过手续齐备便放天佑进入了金库之中。

    和秦国一样,楚王安排带路的内侍并不被允许进入金库之中,在守卫同意放行之后换成了金库守卫中的一名小校负责带路,引着天佑进入了金库之中。

    虽然只参加过一次国运任务,但天佑目前已经见过三处太庙了。之前他就现各国的太庙虽然外围建筑略有不同,但这里面却是形制仿佛,好像都出自一人之手一般。如今见到这楚国的太庙,果然也是一样的设计。殿宇外围的防御建筑都带有楚国的特色,然而中央的太庙正殿却还是那个样子。与当初在赵国所见的太庙可以说是一般无二,只是因为维护保养得当而看起来更为靓丽一些。

    随着那名小校一同进入太庙之中,绕过前端的照壁和供桌,直接来到殿后的位置。这里竟然明晃晃的摆着一条地道入口。不但没有做任何遮掩,两旁竟还立着两名执枪披甲的高大武士。天佑再定睛一看,那武士体内明晃晃的灵力线路清晰可辨,分明就是两尊道兵傀儡。

    不同于秦国那木制道兵傀儡的简陋,这楚国的道兵傀儡身高一丈,全身重甲,手执一杆比它自己还高出一尺多的钨钢十字枪,单就是立在那里便已是威势逼人。无需走动或是刻意摆出什么吓人的姿势,就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能吓的胆小者不敢近前了。

    当然,天佑是不会被一尊道兵傀儡吓住的,何况眼前这两尊道兵傀儡跟本就没启动。虽然能看见它们体内充盈的灵力,却都被阻在了核心之外,也就是说根本不是启动状态。别说防卫金库,就算现在天佑上去将其推倒,它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其实想想这道兵傀儡不启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太庙金库中的金砖虽然重要,普通人拿了却是毫无用处,而各国之间已有约定的规则,除了国运任务期间,谁也不能动别国金库的主意,不然就会招来整个神洲大6所有势力的群起围攻。所以,除非是国运任务期间,这金库一般都无需太过小心。若不是各国都有些担心遇上意外情况,怕是他们连门外的守卫都不会留下。

    负责金库守卫的小校并不知道天佑身份,见他驻足观望道兵傀儡还以为他是被这道兵傀儡的气势吓住了,忍不住开口吹嘘了两句。天佑也没智障到立刻蹦起来澄清自己不是被吓到了,只是应合了两句让对方开心一下,然后便随着他一起走下了两尊道兵傀儡之间的那条阶梯。

    阶梯比较深,一直下到底部之后向前十步位置立着一道纯铜大门。因为自重过大,这门只能用滑轨移动,门下设有精钢轨道和导轮,需要至少两人同时使用墙上的绞盘才能勉强移动。

    开门之前还得先开锁,而这开锁方法也很奇特。那小校先向外喊了一声,然后由外面的守卫将军用特制的钥匙在太庙顶部的某处隐蔽机关中打开第一道锁,然后天佑面前这道门上才会打开一处锁眼。

    天佑来时楚王亲自从龙椅下取了一只木盒,然后从中选了一把钥匙交给他,而当时楚王打开盒子的时候,天佑分明看到其中并排躺着两排至少2o把花色完全相同,只有前端的齿牙有所差别的钥匙。

    一道门当然不需要2o柄钥匙,天佑估计其中必然有些是假的。除了楚王自己,一般人就算拿到盒子也只能一把把的去试哪一把才是正确的钥匙。更厉害的在于,天佑怀疑2o把钥匙之中也不是只有一把为真。

    这大门的两把钥匙分别设置在不同的位置开启,两者互相无法看到对方,这可能意味着上方守将手里也不止一把钥匙,或是说不止一处锁眼。总之守将可能是按某种特定规律在不同状态下以不同的方式开启锁眼,而由于这种方式的差别,下面需要用到的钥匙也会生改变。

    这就好像是跳频电台一样的原理,收双方按照提前约定好的规律一起跳频,始终工作在同一频段,而想要监听的人因为不知道这种规律就无法跟上对方的变化。

    楚王和那守将应该都知道这种规则,然后按照这个规则采取某种东西做为“跳频”的依据,然后同时更换对应的钥匙和开启方式。

    如果天佑不是得到了楚王的允许,他就拿不到正确的钥匙,即便带着整个盒子过来,也只有二十分之一的概率能蒙中正确的钥匙。但这种希望无疑非常的小,而太庙的守卫也不可能让你一把把的去试。所以说,这种开锁方式几乎堪称万全,不得到楚王的应允,你就只能强攻太庙,跟本无法混入其中。

    之前天佑就听说楚国的金砖数量乃十国之最,眼前这道门怕是功不可没。

    看着门上打开的钥匙孔,天佑按楚王交代的方式插入钥匙,轻轻转动一周,然后拔出一半,能明显感觉到钥匙的前端勾住了什么东西,将其一起向外拉动了一截。然后天佑继续顺时针旋转半圈,再将钥匙一插到底,反向旋转半圈后钥匙突然自己向内收缩,从天佑手指尖滑出,然后完全没入了锁眼中。

    因为之前楚王没说这个,天佑被吓了一跳,差点以为这大门和银行提款机一样,弄错密码会自动吞卡呢。还好旁边的小校提醒了他一句。果然,和天佑之前所想差不多。这是个防盗机关。钥匙启动后不管正确与否都会被吸入门内堵塞锁眼,除非使用正确的钥匙开启正确的锁眼打开大门一次,不然所有的钥匙都出不来。而且因为错误的钥匙会堵住锁眼并因此损失一把钥匙,因此只要弄错一次,就意味着有两组正确组合失效了。考虑到盒子中只有2o把钥匙,也就意味着这道大门至多只有1o次尝试机会。若是其中有假钥匙,那容错率只会更低。

    天佑的钥匙当然是没问题的,所以大门在吸入钥匙后立刻立刻便在一阵隆隆声中伴随着地面的震颤缓缓滑向了两边。

    “这门……还真重啊!”脚下地震一般的颤动充分证明了眼前这两道大门的分量,况且即便感觉不到这震动,单是看一眼打开的铜门断面便也能知道这门绝对轻不了,毕竟后堵在哪儿摆着。

    旁边的小校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待天佑迈步向前之后便落后半个身位也跟了进去。

    深处地下的金库里一片漆黑,只有背后走廊里的火把投射进来的些许亮光可以照亮门口的一小片区域,不过这并不影响天佑观察地形。

    与之前见过的几座金库都不一样,楚国的金库内没有设置多宝架或是石台之类的东西。偌大一个金库里空空荡荡,一眼望过去竟然好似是个空房间一般。

    天佑正要询问身后小校,没想到却听到墙边传来咔嚓一声响,那小校似乎启动了某种机关。天佑下意识的一蹲身,不是胆小,而是出于谨慎。毕竟看到一座空的金库就已经很可疑了,如今又听到对方启动机关,没点反应岂不成了傻子?

    不过这次天佑显然是多虑了。随着小校拉动机关,金库周围墙壁上插着的一圈火把忽然一把接着一把的亮了起来,很快环绕金库一周,将整个空间照的一片通明,而直到此刻,天佑才注意到这金砖里空空荡荡的原因——原来所有金砖居然都被嵌进了墙壁与地面之中。

    从进门处开始,整个金库的地面与周围的墙壁上,几乎全部由金砖组成,其间用铜条编织成框架,组成纵横交错的经纬线,然后将这一条条一道道的经纬线之间的空隙全部用金砖填满。而这,便是楚国金库用来储存金砖的办法。

    “这……”天佑只是略作惊讶,很快便意识到了这种设计的目的所在。与外面的铜门一样,这金砖铺地的办法其实也是为了防盗。

    金砖不是砖,它是气运实体化的结果,自身具有绝对化属性,也即是:绝对无法被破坏、绝对不受非自然力量影响。简单总结一下就一个字——硬。

    其实除了硬,金砖还有个是人都知道的特点——重。

    如今,楚国金库将这又重又硬的金砖,一块一块的嵌进了刚好和它们形状吻合的地缝中,而这地缝的边缘也不是什么泥土或是砖石,而是实打实的铜条。更要命的是,这铜条还极为的纤薄,也就是说,就算有办法破坏铜条将其抽出来,剩下的空间也只有细细的一条缝而已。

    这金砖就这样嵌在铜条组成的框架里,旁边严丝合缝没有一点缝隙,别说徒手,就算是十八般兵器加上一堆木匠工具任你取用,也休想把这一百多斤重的金砖从地缝里抠出来。设计这东西的绝对是个高手,坑人的高手。

    看到天佑眼中的惊讶,旁边的小校也是得意的笑道:“嘿嘿,想不到吧?将这金砖嵌入地面,任你有通天的本事你也抠不出来。这些年国运任务有数次被别国修士攻入太庙,却从未有人带出过一块金砖。靠的不是外面的铜门,也不是我等的守卫,而就是依靠眼前这小小的……诶,你在干什么?”

    那小校正在得意的炫耀着这金库内的防盗设计,忽然就见天佑从身上摸出一只口袋,然后又从其中掏出了一个造型很是奇怪的东西按在了一块金砖的表面上,接着只见他手臂力,向上轻轻提起,那本该死死嵌在地理的金砖居然跟着那奇怪的东西一起脱离了地面被缓缓提了出来。

    “我……你……”一旁的小校已经惊讶到语无伦次了。曾让无数别国青年才俊铩羽而归的巧妙设计,难住了无数修士,结果却被眼前这位瞬间解决。这尼玛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换个地球人过来肯定一眼就能看出其中关节,因为天佑用的也不是什么黑科技,只不过是个大号吸盘而已。那金砖嵌在地里,周围又故意弄的严丝合缝,就是怕人把它撬出来。可天佑用的不是撬棍,他这是吸盘,压根不用缝隙,直接从上面吸住就好了。至于说这吸盘怎么来的……其实也是为了别的东西而制作的。

    之前天佑就经常利用清源山的各类资源捣鼓一些药剂什么的,别人以为他是在研究药物,其实他却是在做化学实验。当然,因为没有专业设备,锁于它的实验更像是在胡乱尝试各种组合并记录结果,属于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类型。

    不过,天佑制作药剂的材料难免会涉及一些蛇虫鼠蚁之类的毒物,而这些东西往往有很强的腐蚀性。一般的木桌跟本扛不住这些东西的侵蚀,就连石桌也好不了多少。况且石桌太重,又因为损坏需要时不时的更换,确实不方便。于是他就想着烧点玻璃出来,然后用热熔后倒入开放式模具自然静置的法子弄出了一些玻璃台板。反正他需要的就是一个平面,至于这桌板下面平不平还有透光率什么的,都无需关心。

    这不需要考虑透光率的玻璃台板制作非常简单,但天佑不会做钢化玻璃,所以这玻璃板时常会有打碎的情况。为了方便,天佑就开始批量生产玻璃板,然后考虑到玻璃板下面的冷却模具是好不容易才敲出来的,无法批量生产,因此天佑又弄出了一个吸盘,方便把成型的玻璃板从模具中抠出来。至于吸盘的材料——反正清源山有的是原生橡胶树,想做个带把手的吸盘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原本嵌在地面中的金砖难倒了无数前来抢夺金砖的别国青年修士,可在吸盘面前,这金砖很轻松的就被提了出来。

    天佑急着研究金砖,跟本没搭理那小校,只是说道:“行了,你先出去吧。我要在此住一晚,明日一早再出去。记得帮我把门关上。”

    那小校还有点懵,但想了想还是转身出去了。反正让天佑在这里住一晚是大王的旨意,这个是没什么好争议的。至于他自己离开的原因则是急急忙忙跑去报信了。

    金库里的这个缺德设计可是他们金库守卫一直以来津津乐道的最后防线,可如今这防线看似也不太牢靠了。这么重要的事小校自然不能当没看见,反正天佑有旨意不用管,他还是觉得尽快把这个消息报告上去比较好。

    那小校急急忙忙的离开了金库,天佑却是先检查了一遍整座金库,确认了一下大门已经关闭,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后才重新回到金库正中。

    深吸一口气,天佑念头转动,深处元魂之中的玄灵宝镜立刻从天佑面前浮现了出来,耳后天佑意识再转,玄灵宝镜之上荡起水波一般的波纹,一只锋锐的剑尖便从镜内的世界里探了出来。

    然而,这帝道剑才刚刚冒个头,整座金库便已大乱。金色的电弧开始在金砖之间来回跳跃,远处墙壁和金库边角位置的金砖还算好,都比较稳定,但他脚下的金砖却已经颠簸着开始往上飘了,眼看着就一副随时可能飞起来的架势。

    虽然已经搞出过一次乱子,天佑却还是低估了帝道剑与金砖之间的吸引力。如今这帝道剑才刚冒个头,脚下的金砖就已经有跃跃欲试准备夺框而出的意思,这要是整把剑都出来,那不还得把整个金库里的金砖都吸过来啊?

    天佑可不想被金砖砸死。上一次就已经够他受的了。

    念头转动,赶紧把帝道剑收回玄灵宝镜之中,看中重新平静下来的金砖,天佑总算是松了口气。可随后他又皱起了眉头。

    这金砖与帝道剑之间的引力作用太强,他一旦拿出帝道剑,势必要出乱子。可他特意请求来这金库里住上一夜,为的不就是让帝道剑和金砖互相接触的吗?这要是不把帝道剑拿出来岂不是白来了?

    想了想,天佑只能用笨办法了。

    掏出吸盘,将门口的金砖一块块的吸出来,然后搬运到对面金库最深处的位置堆在一起。

    这个想法天佑跟本没细想,几乎是想到就开始干了起来,可很快他就现这个方法其实并不可行。

    其实天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帝道剑和金砖靠太近会像磁石一样啪的一声吸到一块儿,那就把它们放远点好了。

    他原本是想着把金砖都堆到金库一角,然后再另外一个最远的拐角召唤帝道剑。这样的话,应该可以勉强保证不会一下把全金库的金砖都吸过来。

    本来这个想法确实不错,可天佑却漏算了一件事情——金砖的重量。

    所有金砖都按照统一标准铸造,每一块的重量为116斤,也就是58公斤。楚国金库之中共有25oo1块金砖,加起来足足有145o吨重。天佑和月影想凭两个人的力量将这些金砖全部堆到金库一角,这简直就是在自找苦吃。虽然因为本身就有一部分金砖已经在拐角中无需费力,但光是需要挪动的那部分金砖加起来也绝对过一千吨。这么大重量,就算天佑和月影的体能是怪物级的,也不可能一晚上全部搬完啊。

    “不行,这样肯定来不及的!”月影看着娇柔,力量其实比天佑还大,但再大也没用。两万五千块金砖,还不能用法术,累死他们也无法赶在天亮前搬完。

    其实不用月影提醒天佑也已经注意到问题了,因为才搬了一千多块砖的他就已经开始有点喘了。照这个状态,估计到不了五千块他就得累趴下。

    “嗯,我知道不行。不过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月影一时之间也有些为难,不过两个人都是很会动脑子的类型,倒是很快就真的想到了一个办法。

    其实天佑的方法很简单。

    帝道剑吸收金砖中的力量只需要直接接触即可,对接触点的大小并没有任何限制。所以天佑的办法就是让玄灵宝镜横过来,镜面冲下,然后贴在地上,每次把帝道剑放出来一个剑尖直接顶住下面的金砖。

    因为此时金砖与帝道剑直接接触,吸收过程自然可以运行。而又因为帝道剑其实只出来个尖,所以引力很小,并不会把远处的金砖吸过来。最多就是附近的几块金砖有点晃动,但却不会自己飞出来。

    实际操作了一下现这个方法管用之后,天佑立刻便开始操作了起来。

    帝道剑和金砖之间交换能量的度还算快,但那毕竟是两万五千块金砖,数量实在不少。哪怕每块金砖用时1秒,全部吸完也要六个多小时。如果天佑今天一进这里立刻便开始这么干,那倒是没什么问题。可关键是他在这里又是搬砖又是想办法,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如今到天亮已经不足三个时辰了。

    眼看着时间有些跟不上了,天佑干脆大着胆子加快了度,让帝道剑直接探出一小截剑刃来。

    因为帝道剑出现的体积增大,吸引力明显直线上升。这次就不是正下方的金砖,而是玄灵宝镜飞到哪里,那里的一小片区域的金砖就会立刻飞起来朝着帝道剑直扑而去。

    这种方法度是够快了,可动静也着实不小,而且天佑和月影还要把飞出来的金砖再放回去。好在飞出来的都是附近的金砖,不用像堆到墙角那么费事。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外面的守卫会不会因为金库里的动静而冲进来。

    事实上就像天佑所猜想的,外面的守卫真的注意到了里面的动静。不过金库重地,没有楚王的旨意,哪怕是守卫也不敢随便往里闯。所以他们在听到声音之后第一时间就开始上报,然后一层层的就报到了楚王那里。

    也亏了之前那个小校把天佑轻易取出金砖的事情捅了出来,不然楚王这个时间点多半还在休息。结果就因为之前这个消息,负责守卫太庙的将军终于下定决心,提前去唤醒了楚王。

    大王在休息的时候贸然打扰显然是不合适的,但之前就听说天佑有办法轻易取出金砖,如今又有人来报说金库里有巨大声响传出,这下那将军就再也忍不住了。不管不顾的直接去唤醒了楚王。

    做为太庙守备将军,这位可是有特权的,不然一般人可不是你想提前叫大王起床,就能叫的。大王身边的赤宵卫和侍从绝对会拼死拦住胆敢惊扰大王休息的人。

    不过这次因为守备将军的特权,楚王被唤醒了。

    听到两个消息的楚王也有些惊讶,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来看看,于是很快便带着一众随从来到了太庙之外。

    负责太庙守备的将军问了一下自己的副手,这段时间的情况。那副手立刻回报道:“回将军,自打您走后,里面的动静就没停过,而且有愈来愈大的趋势。”

    其实不用说,楚王和那将军都已经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不等将军询问,楚王直接一挥手,“进去看看。”

    此时的金库内,天佑已经完成了大半金砖的吸纳工作,但剩余的金砖数量依然过千,而且说起来郁闷,这剩下的就是他和月影之前傻愣愣的搬过去堆起来的那一堆金砖。而之所以他没有吸完这些金砖,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自己把金砖堆成了一堆,之前的办法有点不好用了,只能把它们一块块的再搬开。

    天佑这边正在忙,忽然听到外面大门传来齿轮运转的声音。吓了一跳的天佑和月影对望了一眼,然后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月影直接投入天佑体内隐藏了起来,而天佑则是猛然功率全开,让玄灵宝镜彻底把帝道剑扔了出来。

    原本只有个剑尖就能让金砖震颤不已,只要五分之一的剑刃就能让一小片区域的金砖腾空而起飞向帝道剑。如今这帝道剑整个都飞了出来,旁边的金砖哪里还能安安稳稳的堆在那里?整堆金砖瞬间便呼啸而出,朝着帝道剑飞射而来。而就在此时,外面的金库大门也伴随着隆隆的巨响滑向了两侧。

    呯呯……嗙……咚……哗啦啦啦……

    伴随着金库大门打开,外面的楚王一行立刻向门内望去,然后没看见什么东西就先被一阵暴雨一般的连环巨响给吓了一跳,等声音停歇时再往里看,所见到的却是金库中央一堆乱七八糟的金砖,好似地震中崩塌的屋舍瓦砾一般。

    “啊,下面埋着人!”有个眼尖的赤宵卫现了散落的金砖之间探出的一条腿。

    楚王当即一惊,连忙吩咐救人,众人这才飞奔过来七手八脚的把天佑从金砖之下拽了出来。好在人似乎没什么大碍,起码意识清醒,也没现骨折之类的情况。

    “你这是怎么回事?”看天佑无碍,楚王这才送了口气,转而又用不愉的表情瞪着他开始质问事情始末。


如果您喜欢,请把《征途455》,方便以后阅读征途第四百五十五章 奇葩的太庙金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征途第四百五十五章 奇葩的太庙金库并对征途45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