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熊熊爱 > 章节目录 熊熊爱第5部分阅读
    的高级西装,但不是她所以为的那人,反倒是极为像是她以为不该会出现的那人。

    真会是他吗?她在作梦是吗?

    不知不觉的,她没了挣扎的力道,甚至主动追上前头那人的脚步,任由着他带领着她走上楼,来到长廊上的第一间房里。

    房里的灯光昏黄不明,但要看清一个人的面貌已是绰绰有余。

    当熟悉的气味迎面袭上戚小晴的那一刻,所有隐忍多时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蓄在眼眶里迟迟未落的泪水,此时却是止也止不住地往下掉落。

    “别哭、别哭了,今晚你美得像是个女神,女神不适合哭泣的。”温热的唇瓣本是点点落在玫瑰色般的粉嫩上,但止不住的泪水太令他心疼了,他转而一次次地吻去她落下的泪珠。

    “怎么会……”她一迳地哭着,哽咽得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虽然此时此刻就在他温暖的胸怀里,但她怎么也无法相信他的来到,又怎会知道她就在这儿?她怕,很怕这只会是短暂的温热,难道这是她的报应吗?一开始她就以着不负责的心态对待他认真的感情,所以老天这会儿真要如她“所愿”?

    “怎么不会?我的公主、我的女神过得不开心,所以我来带她回家。”他的双眸,在昏黄的灯光下亮如火炬,他心中的渴望全写在其中,然而其中,就只倒映着她的身影。

    他只要她。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的,我父亲不答应我们在一块,他很有钱,他会用一切的能力来分开我们,他强迫我离开你,若你执意不放手,他……会用金钱及权力来打压你,教你连基本生活也无法过下去,届时你会恨我……”

    “嘘!”水做的女人有哭泣的权利,但够了,他一点也不舍得再见她落泪,“别说了,我什么都知道,没事了,他不会再反对我们在一起,事实上,昨天我已经跟他通过电话,他后悔了,他爱你,但他不想失去你,所以即使对我这个女婿再有不满,他仍是得咬着牙接受我。”

    粉唇轻颤着,戚小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

    “所以,你就别再哭了。”大手抚上她细致光滑的脸蛋,那滑腻的触感,令他总是爱不释手。

    事实上,她确实已忘了哭泣这回事,思路一下子全被打乱了,压根无法马上吸收这个事实,整个脑袋乱烘烘的。

    “看在我这么想念你的份上,我亲爱的小晴晴,可以给我一个热情的吻吗?”话才甫出口,灼热的唇舌随即覆上她的,席卷了一切。

    等了这么多天,他的极限也只到这儿了,那么多天不在他眼皮底下,他看不到、摸不着,就像是心缺了块,怎么也拼不完整。

    大熊抱起怀里的小女人,大步走向后头的床铺。

    瞬间,床铺重重陷了下去。

    他火热的薄唇再度吻上她的,她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便已瞬间沉溺在她思念已久的温度当中。

    当略带粗糙的大掌掀起裙摆抚上那柔软细腻的肌肤一路向上,她发出相当满足的喟叹声。

    大熊勾起唇,很高兴她同他一样渴望着彼此。

    他轻咬着她小巧敏感的耳垂,对她说着甜蜜的情话。

    那低沉的嗓音就像一簇火苗,令她不断的发烫,心跳飞快,记忆中那些火热的夜晚很自动地回到她的脑海里,教她不自觉地在他身下发出嘤咛的喘息声。

    “很想我是吗?”大掌顺沿向上,却先略过腿心,而是向着柔嫩又附有弹性的臀部又揉又捏,似乎很享受手中的触感。

    “你无法想像我有多么的想念你,连我自己也无法想像。”她哑声开口,有的只有最真切的情感,她只想让他感受到她最真实的爱,一点也不想让自己有后悔的一天。

    “很高兴听你这么说,你知道的,我爱你。”他低笑,放肆地亲吻着她柔嫩的颈项。

    “你知道吗?你是个爱记仇的小心眼男人,现在是在跟我要债就对了?”她翻过身,反压在他的身上,低下头在他唇上轻咬了一口。

    “是啊!你这债欠了我这么久,什么时候要还我呀?”大熊熠熠发亮的眸中有着期待。

    “不还、不还,我没欠你什么,你别想敲诈我。”她嘴上虽是耍着无赖,但仍是忍不住低下头在他唇上落下无数思念的唇。

    这个男人在她的人生中,有着无法剔除的重要地位。她心中的太阳回来了,她即将再度茁壮盛开,没有了他,她就只是一朵枯竭的小花,等待死亡。

    点点细吻,满足不了渴望已久的身心,大手稳稳地定住她的后脑,含住她柔嫩的唇瓣,狂烈地吻着她。

    此时此刻,两人的世界里,只有彼此,再无其他。

    第9章(1)

    爱侣间亲昵的氛围一直萦绕在房内久久不散。

    戚小晴依偎在大熊强健的胸膛里喘着息,等待高丨潮的余韵褪去。

    “它们背后都有故事吗?”小手抚着他肌肤上的色彩,她问着一直令她好奇的问题。

    现在他们再也无需离开彼此,她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探究他所有的一切。

    “有,从明天开始,我会一个个慢慢说给你听。”大熊亲了亲她的额头,随后在她不解的目光下起身穿衣。

    “小晴晴,别这样看着我,那会让我忍不住再将你压在身下的,现在我有事必须先去完成,给我三十分钟,等等我们再继续。”他对她暧昧地眨了眨眼。

    “你要忙什么?”戚小晴小脸上写着不满。

    分开这么多天,刚才在床上,他不也是情话绵绵诉说着对她的情与爱,怎么这会儿不多与她温存、温存,居然这么赶着要离开,有什么事情比她重要吗?

    “楼下一堆大老板们都在等着我呢!而我昨天在电话中发现,我的岳父大人似乎还不知道他有个女婿存在,我可以顺道藉着今天向他好好的自我介绍一番。”

    昨天在电话中,戚蔼明对他又是吼叫,又是威胁,说他要是不好好对待他唯一的女儿,他随时都可以找个优秀的男人把她给嫁了。天知道他们早已是合法夫妻,还很有默契的没对任何人告知。

    戚小晴更是疑惑了,不明白楼下那些人等他做什么?他今天不是专程来找她的吗?

    她把问题全写在眼底了,大熊笑着为她解答。

    “我有法国血统你忘了吗?我曾曾曾祖母刚好姓布勒奇,而我刚好是布勒奇目前唯一的继承人。”简言之,今天的商宴是他开的,他就是布勒奇幕后的大老蔗。

    戚小晴瞠着大眼,呆了。

    “哈罗!回神了,大熊太太、哈金斯太太。”大熊伸出手,轻拍了拍她的粉颊。

    唉!说来他也是百万个不愿意继承布勒奇这个庞大的企业王国,这几年布勒奇一直由他与表弟迈克联手在背后经营着,要不是唯二的继承人,也就是迈克意外身亡,现在他可以再更逍遥一点,不会只是唯一的。

    不可能,他不可能是布勒奇的负责人呀!哪有大老板这么清闲的?

    “你在开玩笑是吗?哪有大老板不用坐镇指挥的?更别说是布勒奇这么大的一家企业。”她语调平淡,只当他这会又是在跟她开玩笑了。

    “可别冤枉我啊!你平时在店里不是有看见我抱着电脑看吗?还有、还有,虽然金钱不是万能,但我每年可是花了超乎你想像的大把钞票请来专业人员及团队为我工作。还是你对管理有兴趣?大老板给你来当好吗?”他都忘了她是学商的,若她愿意接下布勒奇,那他就可以心无旁骛的继续醉心他的刺青艺术了。

    嘿!这真是个好主意呀!

    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眸子,戚小晴这才确定他不是在跟她开玩笑,也不难理解为何凯萨琳执着不放手的原因了。

    “我现在对当店长最有兴趣了,大老板的位置你自己留着坐吧!快去,所有人都在等着你呢!”不是第一天才认识这个男人,他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她还不了解吗?他想都别想了。

    现在得知他是比戚家还要有钱有势的大人物,父亲没什么好反对他们的理由了,对这一段感情,她现在可真的是放下心了。

    穿回所有衣物,大熊坐在床沿低头吻了吻戚小晴,“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陪你,还是你想跟我一块去向所有来宾打个招呼?”

    戚小晴瞪了他一眼,表明了她的意愿。

    要她去跟所有人打招呼,他在开什么玩笑?他们刚才干了什么事他会不清楚吗?别说她身上还留有g情后的痕迹,这全是某人留下的,要她现在站在众人面前昭告吗?抱歉,她真没那个脸。

    厚实的胸膛震动着,她耳边传来他低沉的笑声。

    她狠狠地在他胸口上捶了下,很快地将他赶出房门。

    望着他消失的房门口,戚小晴勾起唇角,露出了最真实的笑容。

    那种打打闹闹的甜蜜感回来了,真好。

    她裹起被单来到窗边,偷偷地掀开窗帘的一角。

    无需特意搜寻,她就是能够在人群中一眼看见他,这让她不禁回想起第一回两人相遇的情景。

    如果,那一天她没有去买咖啡,没有因为一时的恻隐之心帮他付了那一百八十块钱,今天她或许不会得来一段真感情,一个爱她、她爱的男人。

    思及此,幸福的笑容里增添了些许温光。

    视线跟着男人的身影移动着,他走到最前头站在高台上,她见他张口说着话,但她听不见他究竟说了些什么,她突然有些埋怨这屋里把隔音设备做得太好了,害得她听不见外头的声响,听不见她的男人到底是怎么介绍自己的。

    像是想到什么,她迅速地在人群里找着自己父亲的身影。

    他已经回到刚才那些朋友的圈子里头。

    台上的男人仍说着她听不见任何声响的话,但她见到自己父亲手里的高脚杯瞬间跌落地面,碎裂。

    看见这一幕,她笑了,笑得无比灿烂。

    哈、哈、哈……

    第9章(2)

    看来他已经向她父亲介绍过他自己了,也带给了他意外的“惊喜”。请原谅她的不孝,但看见父亲吃惊,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她心底就是一阵无比畅快,像是一吐了先前所有的郁闷。

    当所有来宾全将目光放在戚蔼明身上的同时,台上的男人突然望向戚小晴。

    她有些吃惊,怀疑他在身上偷偷藏着一双眼,要不怎能知道她一直躲在这窗帘小细缝后偷看着呢?

    他露出大大笑脸,朝着她做出无声的唇语。

    我爱你。

    那三个字是他时常挂在嘴上对她说的,所以即使是相隔甚远,她仍是明白他说了什么,而他深邃的眸光透着真挚的情感,更是令她的心发热、发烫。

    她明白,什么都明白,这场商宴不是巧合,更不是上天特意给她的机会,而是他为她所举办的,为了她,他甚至从布勒奇幕后走了出来,只为了向她父亲证明他不是无名小卒。

    回想起来,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他全心的爱呢?爱情可真是没道理的东西,当它向你敲门时,你不得不为它开启,但无论如何,他们相爱才是重点。

    现在该是她还债的时候了。

    两人的视线仍胶着在一块,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准备说出一直欠着他的那三个字。

    我……

    当她开口吐出第一个字时,台下有人发现大熊的注意力似乎在某处,于是纷纷找寻他所投射的视线目标。

    喝!

    戚小晴吓得赶紧松开手,让窗帘回归到原来的位置上,将她的身影完完全全地稳去。

    可恶!第一回试着还债却没成功。

    下一次,下一次她一定要成功。

    戚蔼明怎么也没料想得到,大熊居然就是他欲寻求合作的对象,更别说小俩口早早就成了正式夫妻,他能再反对什么?也没什么好反对,现在他对这意外得来的女婿满意得不得了,早早带着满心的欢喜及合作草约回美国去了。

    而戚小晴与大熊夫妻俩,则继续留在台湾。

    一个继续当着她的店长,一个则继续当个没什么客人的刺青师傅。

    在刺青店里,戚小晴有个严格的规定,她要大熊不准在店里对她做出任何亲密的举动来,说是为了维持店内善良的风气,而大熊拗不过她的坚持,也只好乖乖听命,但只要一回到家,他绝不放弃化身为大野狼的机会,每天、每天都一定要将小红帽狠狠吞下肚,才能心满意足的结束每一天。

    而今天,大野狼吃大餐的时间又到了。

    两人前脚一踏入家门,高大的身形马上将娇柔的身躯揉进那宽厚的胸膛之中,然后深深地攫夺她的唇舌。

    瞥见他眼底燃起的熊熊火焰,她顽皮的笑着。

    “我还没脱鞋呢!”呵!有这么猴急吗?还是要他每天在店里只能看不能碰真是太辛苦他了,所以才会憋坏了?

    闻言,大熊一把将戚小晴抱起,快步进到卧房。

    他将她轻放在床铺上,自己则弯下身子为她脱去脚上碍事的鞋,接着才覆在她柔软的娇躯上。

    “脱好了,我们继续。”他再次攫回她的唇,继续方才火热的激吻。

    他给了她一个甜腻到极点的火辣热吻,火热的舌探进她的唇齿间不停歇地纠缠着,淡而好闻的男性气息紧紧包围着她,炽热的温度,瞬间撩拨了她体内深处的yu望,只能沉沦在他诱人的甜蜜中。

    “嗯……”她情不自禁地嘤咛出声,小手搭在他壮硕的肩头上,似是一种鼓舞。

    受到了鼓舞的大熊,以着更狂猛激烈的方式亲吻、挑弄着她的唇舌,教她几乎瞬间窒息。

    ……

    “在继续之前,我有个悬在心头很久的问题想问你。”她眼底过分明亮的光芒,教大熊瞬间明了,她是故意挑在他欲罢不能的时刻停手的,想折磨他是吧?

    不知道她想问什么,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管她问了什么,只要他的回答不合她意,这下他可能要自己躲进浴室里为自己“降火气”了。

    得小心回答才是,他现下的“性”福可都是掌握在她手里啊!

    “我一直不明白为何是我?你究竟爱我什么?难不成真是为了那一百八十元爱上我?”

    最后那一句戚小晴是说着玩的,但她殊不知自己一句玩笑话会正中红心,教大熊当下心底一震。他表面力持着镇定,不让她看出任何心底不安。

    如果他老实说,他真是为了那一百八十元爱上她,会不会太诚实?

    会,太诚实了,他不仅会被亲亲老婆踢下床,可能还会被海扁一顿。不行,他得挑安全牌打才行。

    “不明白的人何止是你,我也不明白,不明白我为何那么幸运可以遇见你,还教我一见钟情。我爱你,没道理的爱你。”这不算是谎言,只是没把话说白了。

    他的回答,换来了戚小晴开心的微笑及亲吻。

    她的唇贴在他的唇瓣上又说:“我还记得呢!那时在店里看见你时,我真吓了一大跳,当下甚至还怀疑是你在我走出咖啡店时,偷偷在跟着我呢!差点就认定你是爱跟踪我的变态狂。”

    她忘了自己答应过自己,绝不把这事说出口的。

    某人心里又是一紧,马上心虚的再以甜美的糖衣来包裹话语。

    “你看,连老天都帮忙,我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天生一对。”那天他是真的当起了一生中唯一的跟踪狂魔,但也意外他们真是有缘,她居然就在可人的店里工作,所以罗!他仍不算是撒谎。

    不再给戚小晴任何发问的机会,大熊立即夺回主控权,翻身再次将娇柔的身躯压在身下。

    他耳边再也听不见任何的发问声,有的,只是她阵阵的娇吟,那个他最爱听的旋律。

    尾声

    “该死的男人!”卧房里发出女人的怒吼声。

    接着一抹娇俏的身影带着冲冲怒火直奔书房中,找人算帐去。

    “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乱搞,我要跟你离婚。”戚小晴气到全身发抖,却仍是朝着大熊大吼着离婚的决心。

    。

    而工作到一半,无故被吼的男人,脸上尽是疑惑,不明白他的亲亲老婆为何在两人恩爱了两年后的今天却突然大喊离婚。

    “你刚刚是不是又看了哪一部芭乐剧?”最近她特别迷电视,他怀疑她中了电视的毒,不然怎会突然失常了?

    “少在那跟我说鬼话,我要跟你离婚。”

    “要离婚也该给我个理由吧!”他语气平淡,脸上也不见一丝焦急。

    听听,他老婆都喊着要离婚了,他居然还一脸不痛不痒的样子,呜……他果然不爱她了。

    戚小晴红着眼,用力地将抓在手里的衣服往大熊脸上扔去。

    大熊认得手里这件衣服,事实上,这件衣服还是他自己特地收着的。

    “为了一件衣服要跟我离婚?”什么跟什么啊?她电视真的看太多了。

    “鬼才会为了一件衣服离婚,我为的是你在外面乱搞后留下的证据。”

    证据?指的是衣服上头留下的唇印是吧?

    大熊勾着嘴角,起身来到戚小晴面前,全身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难得用自己高大的身形来压迫她。

    “那是你留下的。”

    “你真无耻,居然敢撇在我身上,我看起来有这么好骗吗?”想诋她也请找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好吗?

    呜……她就要成了失婚妇女了。

    “这是你第一回喝醉酒留下的,你那时正在对我性马蚤扰。”

    “你……你又骗我,我何时跟你喝醉酒了?我又怎么可能去性马蚤扰你!”即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在听见他的话后,立即又收了回去。

    “我有证人。”大熊的语气十分坚定,“这是我们一伙人第一回在店里喝酒时,你在我身上留下的,所有人都有看见。”

    水气这时全在眼眶底蒸发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嘿、嘿……她想起了,好像真有喝酒那么一回事,事实上,她也只跟大伙喝过那么一回酒,她不明白之后为何再也没人约她一同喝酒去,这个疑问她一直不解呢!而另一回喝酒的经验则是跟大熊,那时她被拐骗成了已婚妇女。

    “为了捍卫我的婚姻,我现在马上去将所有人叫来我们这儿,我们当面对质。”见她的表情便知道她已回想起,但大熊仍是这么说道。

    那一回,大伙都见识到她的酒量有多差了,自然是没人愿意再找她喝酒了,即便有,也偷偷教大熊给打消了,因为只有他明白,喝醉酒的她是多么的好拐骗。

    “咳、咳……不、不用了,我相信你就是了。”她都记起有这么一回事了,要是为了这事把所有人全叫来,那往后她要拿什么脸去面对大家啊?

    “我看你似乎还是不大相信呢!”

    戚小晴瞪着大熊。

    现在他是故意讽刺她的是吗?

    “我说啊!你真是太爱我了,没有我不行是吧?”水眸恢复了以往的晶亮,还不停转啊转,溜到大熊身上去。

    她取回他手里的衣服,在他面前扬了扬,又道:“只是个唇印,你居然留到现在,可见你真是太爱我了,以后我不会再怀疑你了。”

    大熊低下头在她唇上亲了口,低声说:“对,我爱你,更不能没有你,但……”

    戚小晴扬起眉,等着他说出未完的话。

    “我留下这件衣服,只是想留着你性马蚤扰我的证据。”大手抚上她那明显隆起的肚皮,“这么一来,往后我们的孩子问起我们的恋爱经过,我才好说是你强上我的,因为我有证据。”

    后记

    小粒子开港时间 果丽

    先来说说这本书里的人名吧!我得老实说,有几个是真有其人,当然,我用的是外号,如果读者看见了熟悉的名字,嗯……别说出来,因为某人不知道我用了他的外号,至于到底是哪个人,知道的别说,不知道的就当没这回事就好嘿!!

    再来聊聊喝酒这件事情好了,相信多数人都有喝过酒(未满十八岁请勿喝酒喔,乖乖),喝醉酒其实也不是什么鲜事,但请问一下你们知道自己喝醉酒后会如何吗?(先说,真有人是完全不知道自己醉后干了什么事)而我个人对酒精其实不大行,几杯就会微醺了,不用等到醉茫茫,就会自动回家躺平了。

    是的,多数人喝醉酒就是乖乖睡觉,也有人是醉后一直拉着人滔滔不绝地直说话(我妈……囧),而我就是那个受害者(再囧),她不会番喔,就是一直聊天,我说我累了要睡觉,她还是会一直说下去,然后就……没完没了……

    喝醉直说话聊天也是算小事,我看过最扯的是——

    一个女人,喝醉酒的女人(朋友的室友)。那天我去找朋友,结果她室友喝得醉醺醺回家,而她似乎不认为自己醉了(还会很开心的跟大家打招呼喔),我也笑着跟她打了招呼,但傻眼的事情来了,她居然就当着n个人的面前走到厕所前,把她的迷你短裙拉到腰部,然后直接把内裤脱到地板上,双脚开开,面对着n双错愕的大眼,嘘……

    没错,她小姐正舒爽的把憋了一肚子的尿给撇了,然后起身就光着下半身走动,最后又到处吐,那也就算了,她居然还说她、要、大、便!就在客厅里……

    最后大家顾不了她光着下半身,只好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她拖到厕所里。

    结论是,最好问问身旁的亲朋好友们,自己喝醉酒是会做出啥事来,若是前两种,那恭喜了,酒品算是不错的,若是会做出很囧的事来的那种……呃……

    这篇后记就当没看见吧!呵、呵、呵……(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