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熊熊爱 > 章节目录 熊熊爱第4部分阅读
    为我确保凯萨琳不会再出现你我面前。”即使不需泰勒为他监视凯萨琳,相信她也不会傻得再来测试他的底线,老夏尔注定是要破产的,凯萨琳即将成为落难公主,若她还有本事抓牢蓝迪,至少下半辈子的日子不会太难过。

    “你背景不简单是吧?不然怎会连夏尔那种富豪干金都想攀着你?”戚小晴可不想这么好被打发,总是要搞清楚睡在身边的人究竟是啥来头。

    连瞎子都看得出凯萨琳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富贵女,她又怎会真傻得以为他只是一名刺青师。

    “如果你肯告诉我你昨晚为何失眠的原因,那么我就把祖上十八代的事全挖出来给你听,一件不留。”大熊嘿嘿笑了两声,黑眸闪了闪。

    他当他这是在跳楼大拍卖啊?还一件不留呢!

    “也没什么,只是作了个恶梦,醒来也忘了。你呢?不是到店里了?怎么在这个时间跑回来了?”戚小晴移开眼,把话题再绕回大熊身上。

    “我饿了,所以先跑回来看看我的睡美人睡醒了没。”大熊宠爱的亲吻着她的脸颊,并不打算追根究柢,该知道的事情,他想,他也知道得够多了,只等着她把心打开。

    “你真的很爱我厚?”戚小晴捧住大熊的脸,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他天天都对着她说爱她,起床、吃饭,做任何的事情,尤其是做嗳的时候,他总是不停的说着。刚才在凯萨琳面前大方说爱她,不可否认,女性的虚荣得到了大大的满足,现在她的心情就好比踩在云端,轻飘飘。

    “没人比我还爱你了。”这是不容质疑的。

    他的深情告白,换来的是戚小晴送上一记又深又长的热吻。

    “不谈你,那么谈谈你的前女友吧!”

    大熊的唇舌还恋恋不舍的追着戚小晴的,她使出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推开。

    “前女友?”嗯……他有好几任呢!她想听哪一任的?

    “还在那装什么傻呀?不就是凯萨琳。”戚小晴的语气带着浓浓醋味。

    没错,她这是在泛酸意,谁教凯萨琳刚才说了,他们曾一同有过快乐,她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快乐呢?

    “她不是说你们有过一同的快乐,是什么快乐呀?我真好奇呢!”

    “咳、咳!是她自己记错了,哪有什么快不快乐的,也只不过是刚好交往过几个月,然后就没了下文。”得赶快转移话题才行。

    “就这样?”她捎来极度的怀疑眼神。

    “对,就这样。”

    算了,放他一马。

    “不是说肚子饿了?吃饭去吧!”哼!要不是看在他对凯萨琳是真没任何感隋,今天她可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了。

    是他们表现得太明显了吗?现在店里所有的人显然都认定她与大熊是一对的。事实上,他们确实是没错,但他们什么也没说,在店里更是不曾做出任何过分亲昵的举动来,那他们到底是凭哪一点看出且认定的?这群人真是太神奇了。

    戚小晴侧着头,单手支着下颚直望着难得为客人刺青的大熊。

    看着他无比专注工作的模样,她必须摸着良心说,还真是有着说不出的迷人。

    刚毅的剑眉,坚定的双眸,直挺的鼻梁,沉稳的面容总是散发着一股内敛的气质,深藏不露,像是蕴涵着无法计量的力量,却又能教他自由完美地驾驭着。

    他不是俊美无俦的美男人,但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光芒却总是能紧紧抓牢每个人的目光,并情不自禁地向他靠近,算来,也是个奇异分子。

    呵!她不知道他嘴上老挂着说爱她,究竟是为何而爱她?爱着她哪一点?会不会只是一时冲动?

    不管他爱她是不是凭藉着没由来的冲动,至少这几天她想通了,她爱他,爱到可以为他试着改变,试着反抗……

    或许,哪天他再度问起她失眠的原因,她会一五一十,毫无保留的告诉他。

    今晚,她一定要大声地说爱他,这句话她欠了他好久了。

    不一会儿,刺青枪的声音停止了,大熊在跟客人说话的同时,带笑的眸子飘向戚小晴,朝她又是一笑。

    这头,戚小晴在两人目光相接的同时,也给了他一个无声飞吻。

    大熊嘟起嘴,表示接到了她的吻,接着才又着手开始为客人做最后的清洁工作。

    戚小晴带着甜笑收回视线,这时,她的手机正巧响起。

    “喂?”挥走了心头上的乌云,许久不见的阳光正照耀着她,整颗心都暖洋洋的,连带说话的语气都特别愉快轻盈。

    “给你一年的时间,也该玩够了,该回家了。”不带温度的声调响起,瞬间教戚小晴愉悦的神情骤冷。

    “您在哪?”她的声调总是在跟自己父亲说话时,会自动转为敬畏,这是怎么也改不了的习惯。

    唉!这才庆幸着先前跟踪她的人是凯萨琳派来的,以为……这事至少可以在她做好所有的心理准备再去面对,怎么她都尚未筑好坚固的城墙,敌人却早已潜入,果然是她大意了。

    不一会,戚小晴结束了通话,长睫掀了掀,在第一时间掩去了所有紊乱的思绪,为的就是不让任何人看见她的异样。这里每个人都很关心她,个个心思细密,她不能露出一丝破绽。

    她看向大熊,他手里的工作已完成,但仍跟着客人聊着,于是她趁着他不注意时,很快的来到后头休息室找甄可人。

    她借口生理痛向甄可人请了假,迅速的自后门消失。

    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她要去向自己的未来争取自由,她想要真实的拥有这一段被拐来的婚姻,她想要……走自己的路。

    第7章(1)

    “小晴上哪去了?”送走了客人,大熊马上发现戚小晴不在店里,他问着柜台里的甄可人。

    “她说生理痛,我先让她回家休息了。”

    “生理痛?”大熊挑着眉,心底有着疑惑。

    有人月经一个月来两次的吗?

    “女人生理期多是不舒服的,你要对她耐心点,知道吗?”大熊的表情让甄可人误会了,以为他像是多数男人都不能明白女人生理期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于是好心的提醒着。

    “那我回去看看她。”被这么一提,大熊还真是放心不下。

    甄可人朝着他挥了挥手,表示慢走。

    走出刺青店,大熊只花了五分钟便回到了屋里,但屋内却是空无一人,戚小晴压根不在。

    上哪去了呢?大熊紧蹙着眉,担心着她的身体状况,不安的情绪隐隐在心底扩散。

    他拿出手机,正要拨出号码,手机铃声却在此时响起。

    “喂?”

    “我是戚小晴的父亲。”戚蔼明的声音冷得毫不掩饰,如果可能,他一点也不想打这通电话。

    听见戚蔼明的声音,大熊怔忡了下,但立即明白了些事。

    她不是生理痛。

    “您好。”大熊不卑不亢的回应,但仔细一看,那双总是充满温光的瞳眸骤缩,隐约有着少见的冰霜。

    “我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只有一个,小晴我带回家了,别再跟她纠缠不休,她不是你这种人攀得起的。”一个刺青师即使成就再高,也只不过是个靠手艺吃饭的,怎么能让小晴跟着他这种人一辈子,她可是戚氏千金,她值得更好的男人,给了她一年的时间,她也该玩够了,一切都到此结束了。

    “伯父,请问您,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小晴呢?在金宇塔顶端站得老高的那种?”比戚家有钱的人不在少数,但并不是人人都像戚蔼明一样,把金钱与权势当一切的。

    如果大熊不要用着那种“恕我愚昧”的讽刺态度问着,那么戚蔼明至少还能不当他是一回事,若他要钱,只要是合理的范围,他甚至愿意支付,但在他惹恼了他后,什么都没得谈了。

    哼!这小子以为他是谁?爱情能当饭吃吗?小晴现在已在出发的路上,即使不愿,她也必须跟他回家,他有的是办法。

    “我让小晴出门玩玩,一年的时间很够了,年轻人谈谈恋爱没什么,我不也没阻止你们,但现在她的生活必须回到正轨,我这是在告诉你,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或许他连这通电话都不该打的。

    一手拿着手机贴着耳,大熊没动,目光冰冷地盯着地板看。

    难怪小晴会想逃出来,会想给自己一些自由空气,有这么一个自私的父亲,任何人都会想逃的。

    居然不将别人的情感看在眼中,就当只是给她一时快活,时间一到,她又必须是他乖巧听话的女儿是吗?

    他不明白,小晴是个个性开朗活泼的女孩,她是为了何种原因而愿意成为一个没有自我人生的女孩,到底是为了什么?

    “所以这通电话是在告知我与小晴分手了?小晴知道吗?”就詹姆士调查的结果来看,小晴长期只会做个点头娃娃,没意外的,这件事戚蔼明肯定是自己下的决定。

    “她知不知道都不是重点,我决定了就算。”

    也就是说她根本不知情罗?

    “呵!”大熊冷笑一声,“伯父,恕我直言,但这恐怕是得小晴自己来决定才是。”

    “哼!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小晴自然会听我的,不必你操心。”

    “那么,如果你是真的爱小晴,你会因此失去她的,你会后悔今日对她的所作所为,若你不爱她,教你后悔的人就将会是我。最重要的是,小晴一直都会是我的,永远。”大熊的语气十分轻淡,是过分的轻淡,让戚蔼明听了都明显感受到那由心而起的冰冷。

    戚蔼明纵横商场几十年了,什么人是在虚张声势他可以立即分辨,但光只是听了大熊那不怒自威的声调,他这老江湖居然也会有被慑住的时候。

    他……只是嘴上逞强的是吧?这一刻,戚蔼明居然也迟疑了。

    当计程车弯进市郊的一处私人产业道路,那一刻,戚小晴彷佛跌进了记忆的深蓝之中,那个令她最怀念,却也最痛苦的岁月。

    八岁以前的日子,她都是在这块土地上度过的,直到病弱的母亲安静地离开了人世,父亲这才带着她离开这块让他感到最甜蜜也是最痛苦的地方。

    她永远记得她的母亲是世上最美丽温柔的女人,即使在生下她后,使得原本就不强壮的身子骨更为虚弱,但她对她的爱是不减的,更不曾为此而有任何怨言。

    美丽的母亲会在轻风和畅、阳光普照的晴朗好天气里,带着当时还小的她到花园里一同玩耍,即使隔日她要付出的代价是整整三日下不了床,还小的她,仍记得母亲躺在床铺上那虚弱的模样,父亲那无声的责怪眼神,久而久之,她似是明白了什么,不再吵着到花园。

    尔后几年,母亲几乎是离不开床,但仍是镇日为她最爱的小女儿念着床前故事书,遇上晴朗的好天气,她会坐在窗边看着她的小精灵在花园里翩翩飞舞,而父亲则坐在一旁,看着他最深爱的女人绽放着虚弱的笑容。

    她记得……。

    那是个滂沱大雨的日子,母亲带着最灿烂和蔼的笑容在她颊边留下一吻,说:“我希望我的小公主永远快乐,也要记得我爱你。”

    然后,她走了,永远的离开他们的身边。

    那时的她已经懂得什么叫死亡,所以她哭了好久、好久……久到完全忘了父亲是否也流了泪,只记得他好安静,好一阵子都不曾和她说上一句话。

    后来家里的佣人说他们即将要搬家了,要到另一个遥远的国家去。

    那个晚上她作了梦,梦见母亲回来她身边,念着她最爱的床边故事给她听,还不断地说她会在远方看着她、爱着她……

    梦醒了,八岁大的戚小晴露出睽违已久的纯真笑容,她赤着小脚走出房门,想把看见母亲的梦与父亲分享,因为他们全都是那么地想念着她。

    听见她梦见母亲,他一定会笑的,他会跟着她一同开心的。

    小丫子的主人来到楼梯口,她耳里听见了父亲跟祖母交谈的声响,她急着下楼,想再多一个人分享她的喜悦,但耳里传来的沙哑声音使她停下了脚步。

    她偏着头,小脸满是疑惑,不明白父亲的声音为何听来如此的悲伤。

    “当初我就说了,要她别生下孩子的,她的身体挺不住的,她偏是不听。”戚蔼明眼底尽是血丝,他烦躁地扯着头发。

    他好恨,也好怨,但他不知道该是恨坚持生下孩子的爱妻,还是怨那不该意外怀上的孩子。

    小脸上的疑惑逐渐扩大,她听见了祖母无奈的叹息声,接着是改变她往后十多年生活的一段话。

    “如果没有了小晴就好,那么现在我们还可以继续过着快乐的生活,小晴不该出生的。”

    “你别再想了,怀孕生孩子是女人母爱的天性,这一切都是注定好的,你不该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佳佳已经走了,你只剩小晴了,她是你们两人相爱的证明,你该想的是如何让这孩子过得幸福,那也会是佳佳所希望的。”

    “唉……为了佳佳,我会的。”她为了孩子赔上了命,小晴就是她的命,他说什么也得为她保住,只是现在佳佳刚走,他的心真的无法平静下来。

    第7章(2)

    小小的心灵记下了所有的对话,所以父亲要她走东,她绝不向西,父亲要她跟着学商,她绝口不提自己最爱的是戏剧艺术。

    她的出生夺走了父亲的最爱,而父亲为了最爱的女人,尽心尽力地为她铺着最平坦的人生道路,她没理由不顺着走,这一回的出走,为的就是想得到一点自我空间好再支撑着自己,继续走下往后的十年、二十年……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走,教她遇上了这辈子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她回不了头了,也不想回头了。

    她能预想,一直是父亲听话的乖女孩出走,他会有多么地震怒,但不能做自己,她一样痛苦,遇上了大熊让她懂了,爱一个人,会希望对方拥有着自己最想望的,而她最想望的就是他,他令她快乐。

    母亲希望她快乐不是吗?

    戚小晴望着窗外飞逝的景物,思绪一度混乱,直到包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翻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大熊。

    该接吗?

    手机铃声不断响着,但戚小晴却一直下不了决心接起,直到前头的司机开口催促着她。

    “小姐,你的手机响了好久,说不定是急事,你不接吗?”

    “呃……”戚小晴再度望着来电显示,最后伸出拇指按下了按键。

    她按下了结束键,并关上了手机电源。

    在她面对父亲将一切事情说清楚之前,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大熊说出所有事情的始末,还是等她带着好消息再回去向他说明吧!

    “小姐,你回来啦?老爷等你很久了。”为戚小晴开启大门的是老管家福伯。自从他们移民美国后,福伯一直为他们守着这栋老宅,守着母亲最爱的地方。

    她向福伯问了声好,便走入大门内,但她第一时间并未走入主屋内面对她的父亲,而是绕到后头的花园里。

    站在偌大的花园中央,闭上眼,让徐风吹拂着她的双颊,那一瞬间,她似乎可以感受到自己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那熟悉的氛围,勾着她的回忆。

    落地窗的那头里,总是有着一双温柔的瞳眸,以着无比专注的目光守护着她,但当她再度睁开双眼,望向那依旧明亮整洁的落地窗时,里头的家俱摆设仍是记忆中的那般,唯一不同的是,没有人守护着她了。

    “那棵是桂树,你母亲最爱桂花香了,只可惜现在季节不对,闻不到任何花香。”戚蔼明无声地来到戚小晴身后,但他的视线却是落在他处。

    是啊!她记得母亲最爱的那个香气,每每桂花一开,她总是会跑到花园里摘些回到屋里给她,而她也总是会亲吻着她的小脸赞她乖巧。

    两人沉默的视线全落在桂树上,好半晌,戚蔼明率先转身。

    以往,只要他一转身,身后的戚小晴便会自动地跟上他的脚步,但这一回,她并没有跟上他离去的脚步。

    她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她会为了心中的渴求而违背父亲,一心只想追求自己的想望。

    “我不跟您回去了,我要留下。”戚小晴平静地说出在心底想了又想的话。

    戚蔼明转过身,面对着她,锐利的目光像是要穿透她一般。他没有立即回应,只是沉默着。

    时间像是瞬间凝结,每一刻都教戚小晴难熬,她的手心开始盗着汗。

    “现在就跟我走,我可以当作什么也没听见。”戚蔼明不淡的声调听不出任何情绪。

    “您听见了。”

    “你玩过头了是吗?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在第一时间内我就该来带你回去,而不是任由着你任性。”这一回,他的声音里多了分严厉。

    听见了父亲的话,证实了戚小晴的猜测,他果然早就掌握了她所有的行踪,交了什么样的朋友,甚至是生活细节。

    “是那男人对你洗脑了是吗?”

    “不是的,我和他之间不是您所想的那样,我们是真心在一起的。”怕父亲误会大熊,戚小晴急切地解释着。

    “小晴,你还年轻,人生选择还很多,别急着说出绝对的话来,跟爸爸回美国去,我认识的朋友里,有许多青年才俊供你挑选,跟着一个只懂刺青的男人没有用,他不能给你幸福的。”重点是他攀不起。

    戚小晴当然明白父亲话里的含意,这几年里,他一直在为她相着合适的未来伴侣,她不是不知道,也从没反对过任何可能,她知道他终究会为她挑选出对她最好的男人,但这些全是在遇见大熊以前的想法,一切都变了。

    她知道大熊的背景不像看起来的那般简单,但事实上她压根也不明白他究竟是何来历,她拿不出任何话来反驳父亲的话,只能强烈地表示自己的心意及想望。

    戚小晴摇着头,“不,您不能这样看他,您并不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怎么能说他不能给我幸福呢?况且,您真明白什么才是我要的幸福吗?他就是我要的幸福,他能给我幸福。”

    父亲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她都铭记在心,当成金科玉律,严格遵守奉行,但这条路她却越走越寂寥,越走越不快乐。

    她明白他只是想给她一条最安定平顺的道路走,不让她摔着,所以总是一迳地为她做了任何的决定,但她错了,她不该一直安静地接受他所认定的一切,这导致了他成了一个霸道的父亲,事事都得顺从着他才是对的,不容任何置喙。

    “你还年轻,还有更多的选择机会,或许现在你会怨我这个做父亲的残忍,但当你再遇上更好的男人,你就会明白我的苦心。”这一回,无论如何他都要带她回美国。

    “不会有更好的男人出现了,就像你一样,不会有更好的女人出现了,你爱的女人永远只会有一个,不会再有第二个,这样你懂我了吗?”好听的话人人会说,但他们父女俩很明白,不会再有第二个了,爱上了就回不了头,不然她不会等了又等,都等不到继母的出现。

    父亲无法爱上他人,她也无法,是遗传吧!

    “我不想听你胡言乱语,我只知道我要给你最好的,我要给你无需烦恼的后半辈子,这样才对得起你母亲。你要相信我,我知道什么才是对你最好的。”说到后头,戚蔼明难得放下长期严峻的面容,改以苦口婆心的劝说。

    “想给我最好的,那就别阻止我们在一起。”

    戚蔼明眉宇一拧,对两人这会儿的谈话结果十分不满意。

    “他是给你吃了什么药,要你这么忤逆我?你从来不曾不听我的话。”唉!既然他好话都说尽了,软的不吃,就别怪他使出强硬的手段了。

    “或许是我的错,错在我不该以为你要的是一个听话乖巧的孩子,对不起,但这辈子我只要他。”盘旋在她脑海里的念头只有这一个,她想要一辈子跟大熊在一起。

    两人之间的气氛在戚小晴坚决的态度下沉滞。

    好半晌,戚蔼明的声调恢复了以往的严厉,他对着戚小晴说:“你这是在害他,你以为在我的反对之下,你跟那小子能有什么好结果?若你执意要跟着那小子,我告诉你我会怎么做,我会让他永远消失在刺青这个行业中,没了刺青手艺,他还会什么?他拿什么给你好生活?只怕那时他避你如蛇蝎,两人还能有什么未来?我说得出就做得到,你明白的。或许他是个还有点成绩的刺青师,但能否持续下去,就端看你的决定了。”

    他情愿她怪他狠心,但也不愿她日后后悔。

    映在戚小晴眼中的世界突然全成了灰色,没有色彩,他怎么能……

    她扬眸觑了父亲一眼,见他仍旧是一脸的无动于衷,于是落寞地垂下螓首。她知道他是言出必行的人,他怎能如此残忍的对待她呢?

    “我求求您好吗?”她的声音很小、很小……

    她可以全心全意的去爱一个人,但她却没有保护两人未来的能力,这该怪谁呢?

    “你知道我也不想的,以后你会明白我的苦心,这么做全是为了你好。”语毕,他转身离去,徒留戚小晴一人在原地。

    他凭什么认为分开她与心爱的男人才是对她好?他凭什么……

    一对湛如水晶的双眸,蓦地红了,豆大的泪珠就这么滚落脸庞,止也止不住。

    呵、呵、呵……如果父亲知道她与大熊早已成了夫妻,他会怎么做呢?他会以最快的速度压迫大熊,逼他放弃这段婚姻,让他……恨她。

    她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在父亲查出她已结婚的事实前,她一定要为自己再争取机会,也是给大熊机会,两人未来能否继续在一起,不能由第三者单方决定,要由他们自己来决定,她会将所有的事情翔实向他说明,若他……无法承受即将袭向他的压力,那么,她会死心的。

    第8章(1)

    该死的!她被软禁了。

    手机被收走,屋里电话线全遭监控,她无法取得任何向外界联系的方法,出不了这个宅子,就连所有佣人都不敢帮她,不论她做什么,都有人会在暗处监视着她,她逃不了。

    连着三天,戚小晴除了感到焦躁还是焦躁,她一心一意只想着逃出,却苦无机会,本以为再过两天即将要被带回美国去,只要一回美国,想逃就更困难了。

    所幸今早得到一个消息,法国知名的布勒奇企业发了邀请函来氏戚,要在五天后举办一场商宴,地点恰巧就在台湾,父亲要她一同出席,这么一来,她被押回美国的时间又可延后五天。

    她也是跟着学商的,布勒奇的事业版图是全欧洲数一数二的,就她所知,其旗下所涵盖的事业小从民生,大至6海空都不放过,外国企业体想打入欧洲市场,第一关就得先通过布勒奇,它等同是欧洲事业的门票,只要能取得与它的合作,滚滚钱潮就等着入袋。

    戚氏在美国也是上得了台面的大企业,这几年来也想要打入欧洲市场,长久以来一直想办法跟布勒奇接洽着,这一回它要办商宴,无疑是给了戚氏一个大好的机会,父亲说什么也不会放过这个太好机会的。

    但她不懂,布勒奇是欧洲商业市场霸主,却为何会选择在台湾这个小岛上举办商宴呢?真是巧合?还是上天特意给了她这个机会?

    不论答案是什么,她也管不了父亲是否能在这次的商宴上取得布勒奇这张门票,她一定要把握这一次的机会逃回大熊的身旁,她的未来她要自己掌握。

    一觉睡醒,屋里多出了许多陌生人,一会儿为戚小晴试衣,一会儿为她试妆,而她就像是个任人摆布的洋娃娃,没有生气,更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在试过一件又一件美丽的服装后,最后服装师为她挑选了一件前后皆为深v领的黑色小礼服,恰好衬托出她雪白细嫩的肌肤,一如高雅美丽的女神,带着极度诱人的吸引力,却不是人人可攀折的。

    完成使命的服装师及化妆师很快的离开了戚小晴的视线,她带着完美的妆容站在落地窗前,木然地盯着玻璃窗外的一景一物,等待着夕阳西下。

    才离开了几天,填在她心口上的温光已失了温度,现在她只有满腹的思念。现在他在做什么?是否正在疯狂找寻她呢?

    唉!没了大熊在身旁,她甚至连呼吸都觉得难熬。他呢?也是同样难熬吗?

    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更不知道另一头有道视线早已停驻在她身上良久。

    看着她那了无生气的模样,戚蔼明的心情也是说不出的沉重。

    前几天她还试着想逃跑,但随着时间流逝,她安静了,甚至是无语,像是沉默地接受了眼前的情势。这不是他想要的吗?但看着她总是木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包括他这个父亲,他不禁想起那个男人说的话。

    真的错了吗?他会失去小晴……

    小晴长大了,她长得佳跟佳十分相似,完全遗传了她的美貌气质,尤其是现在,她静默的样子会让他误以为佳佳回来了,就在他眼前,时间像是突然回溯到二十年前,但他知道,这只是短暂的假像。

    他错了吗?是否辜负了佳佳的爱?

    唉!他不想承认,但那个男人说的没错,再这么错下去,他会失去小晴。他已经失去了佳佳,不能再失去他们之间唯一的孩子了。

    他可以忍受小晴跟着一个他不甚满意的男人,却不能忍受失去唯一的心头肉,若是佳佳还在,一定也是希望小晴快乐的。

    收回视线,戚蔼明无声的来,无声的离去。他回到书房,拿起电话拨出了他自认不可能再拨出的电话号码。

    该是好好来场男人间的对话了。

    “走吧!时间到了。”

    戚小晴面无表情地跟着父亲上了车。

    司机一路开往会场,约莫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她的视线始终落在车窗外,未曾开口说出任何话语。

    “你母亲最大的愿望是要她心爱的女孩快乐,我以为自己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朝着这个方向走,但我似乎错了,在我面前,你有多久不曾露出真心的快乐笑容。对不起,我是个失败的父亲。”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戚蔼明率先打破沉默,说出了欠她的道歉,一句晚了多年的道歉。

    父亲意外的道歉令戚小晴一阵怔愣,她转过头望着他,眨着眼,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何反应。

    她不明白父亲为何突然向她道歉,唇瓣轻启,却吐不出半个字句。

    还能说什么呢?事已如此,他并没有改变初衷,他仍是不愿成全她与大熊,那还要她说什么?

    视线回到车窗外,她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里,只知道车子一直往山腰上开去,她想,会场就快到了,因为马路旁出现了各色人种的黑衣保镖,个个严阵以待,就怕这会儿自家大老板突来不测,饭碗可就不保了。

    戚小晴抿着唇,比起其他人的阵仗,父亲就只带了一名司机及保镖,难道真不怕她就这么逃了吗?

    车子拐了个弯,进入一栋欧式豪宅别墅中,即便心情犹如严冬寒雪,但这场商宴的规模要比想像中还来得盛大,戚小晴心底不由自王地紧缩,却随即升起一股亢奋的情绪。

    很好,场地越大,人越多对她越有利,只要她顺利离开父亲的视线,他要再找寻她的身影就没那么容易了。

    下了车,戚小晴随着戚蔼明的脚步走入会场。不得不说,筹办这场商宴的推手十分聪明,利用了前庭及花园的空间着实要比在室内有限的空间要宽敞许多,她甚至不知道原来台湾有这么大的花园别墅,光是前庭的空间就足以容纳千人还绰绰有余,那么一瞬间还真教人以为自己置身的不是台湾,而是地大人广的欧美洲。

    不一会,几个跟戚氏有商业来往的大佬纷纷来到戚蔼明眼前,众人很快的聊了起来,有人想谈与戚氏合作的机会,有人好奇着戚蔼明身旁那美丽高雅的女人是谁,但全都教他三言两语的带过,随即众人便聊起今晚商宴的重点。

    “老查德早将所有事业交了棒,布勒奇这几年早由新一辈年轻人经营,但目前为止他都是隐身在幕后,有消息来源指出今天他会公开露面。”

    “真的吗?”有人兴奋着。

    “嘿!别开心得太早,只是听说,再说,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不论是谁有幸跟布勒奇合作,都别忘了老朋友啊!”

    戚小晴淡漠地看着围着说生意经的众人,她一点都不在乎谁是布勒奇幕后的大老板,她只想着如何找机会脱身。

    充满意图的视线很快的扫过周遭的一切,蓦地,一抹高大的背影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大熊?

    她怀疑自己是否过度想念而造成了幻觉,还是因为今日会场近九成全是身形高大的外国人,所以她才会误以为自己看见他。

    一个眨眼,那个背影失去了踪影,她心急着四下搜寻,却再也看不见那么相像的背影,顿时让她有股想哭的冲动,满腹的委屈无处宣泄,她好痛苦呀!

    她紧紧握着拳,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隐忍在其中,今天是唯一的大好机会,她不能失败,绝对不能。

    当端着各式香槟美酒的侍者向他们这群人靠近时,戚小晴不由自主屏着息,她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每个人都轮流自托盘上拿了杯酒,接着轮到戚蔼明,最后是戚小晴。

    她拿起一杯香槟,在侍者打算转身离去时,不着痕迹地以手背碰了下他手里的托盘,没有意外的,托盘打翻了,朝着戚蔼明身上倒去。

    玻璃的碎裂声,人群的惊呼声,以及侍者不断、不断的道歉声萦回在众人耳际。

    第8章(2)

    戚蔼明西装上沾染着酒渍,纵然气愤不已,但在众人面前碍于颜面问题,他也只能僵着脸强迫自己说没关系。

    “先生,真是很对不起,要不先请您跟我到里头去,我请人马上帮您将衣物清理干净,不会耽误您太多的时间。”侍者不明白为何自己会突然失手将托盘上的酒杯全倒在贵客身上,但训练有素的他,并没有显得慌张失措,很快的想到了解决之道。

    戚小晴看着父亲急忙擦拭着身上的酒液,却没有任何上前帮忙的打算,她用眼角余光瞟着那名倒楣的侍者,心底对他很是抱歉。

    戚蔼明的脸上有些为难,难得有机会可以跟布勒奇幕后的大老板直接接  触,要是这时害他错过了时机就不好了。

    在他犹豫的当下,一旁的友人开口了。

    “戚老,你就先去把身上的酒渍清理干净,这场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呢!你就快去快回吧!”

    “是啊、是啊!”

    戚蔼明很快的下了决定,衣服上全是酒渍及酒味,以这狼狈的样子来面对今晚宴会主人,确实失礼。

    “动作快一点,别让我赶不及宴会开始。”戚蔼明跟着侍者迈开脚步,走了两步回头看着戚小晴,见她也跟着他的脚步走着,他这才确定真是那侍者一个不留神才将酒全洒在他身上,她什么动作也没做,是他眼花看错了。

    三人来到屋内,侍者一路带领着他们来到一楼后方的一间房里。

    “先生,请您先将外套及衬衫脱下给我,我马上请人为您清理,这段时  间里,就先请您在这房里休息一会。造成您的不便,我在此再次对您深感抱歉。”侍者真诚再次地向戚蔼明道歉,即便有着不满,他也不好再发难。

    “我到外头去等。”戚小晴淡淡地扔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

    她使出最大的力量克制着自己的脚步,一步、一步徐缓的消失在戚蔼明的视线当中。

    门板在她身后阖上的那一瞬间,戚小晴几乎就要为自己的胜利露出微笑,但还不是时候,这个笑容要等她回到大熊怀里才是真正展露的时机,现在她还未真正逃出呢!

    她快步走着,打算走出屋外再抓个人问问后门在哪,这么大的别墅,出入口绝对不会只有一个,大门口她是别想出走了,司机及保镖全守在那。

    刚才走入的大门口就在眼前,不到三公尺的距离,这会儿她的心情更是紧张,也更是急切。

    她一定要更加小心,成败就看现在了。

    蓦地,在她打算加快速度离开时,手腕无预警地被人紧紧拽住,尖叫声差点就自她嘴里流逸而出,她当下直觉糟,第一反应便是急着挣脱钳制着她的大手。

    为何挣不开呢?放手、放手呀……

    戚小晴发现自己挣不开,反倒被拉着走,只能被动地移动脚步,心灰意冷的她红了眼眶,泪水堆积在其中。

    被人拖着走了几步,一股奇异的感觉瞬间袭上她的心头,促使她抬眼望着拉着她的那人。

    宽厚的背膀,高大的身形,虽然这人也同是身穿着合身笔挺的高级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