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熊熊爱 > 章节目录 熊熊爱第3部分阅读
    即使站在大街上,仍可清晰看见倒塌的大片墙面,公寓顶楼塌了大半,仅存另一大半安在,而倒塌的墙面部分掉落在大街上,早早赶到的警消人员已封锁住公寓外围,任何人都无法进入这已然成了危楼的公寓。

    “夭寿喔!这次的地震怎么这么可怕啊!那间五楼都塌陷了一半,还刚好是塌在房间的位置上,要是里头的人还在睡觉不就完蛋了?”一旁某个围观民众这么说着。

    大熊赶到时听到了这番话,顾不得封锁线的警示,硬是闯了过去,一旁的围观民众见状全大声惊呼,同时也引来了警消人员的注意力。

    “这位先生,你不可以进来,这里现在很危险。”一名警消人员马上堵在大熊身前。

    大熊满脸阴骛的推开阻挡他去路的警消人员。

    眼见有人硬闯封锁线,又见同伴一人根本无力阻挡来者,紧接着三名警消人员一同扑向大熊。

    “停下来,你不可以上去,我们已经有同仁上去查看是否有人受困,请你耐心的等待,一会儿就会有答案了。”一名拉着大熊右臂的警消人员猜想,他或许是住户,又或许有亲人是住在这楼里,所以尝试着对他说明,想弭去他心中的不安。

    现在大熊心里想着的只有戚小晴,他担心她是否还在公寓里,又无法阻止自己想像里头的情况。刚才的人说了,倒塌的位置是房间,若她人在房里,那她……

    每经过一分一秒,大熊的心就更沉一分,没有人可以阻挡他上楼,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找到她,如果她现在真受困或受了伤……

    无法想像的巨大无力感袭向他,像是掉入了无底漩涡无法落地,教人心慌意乱,精神紧绷,这是他这辈子从未有过的,他诚心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三个人的力量仍是无法成功阻挠大熊向前的脚步,只是迫使他缓慢行动。

    终于来到了楼梯口前,大熊一口气甩开左右手边的两名警消人员。

    挡在大熊身前的警消人员,眼见同仁一一被推开,怎么也无法阻挡这个力大无穷的巨人,他骇然地松开手,再也无力阻挡。

    当大熊准备一口气冲上楼时,这时,一名警消人员正好自楼上下楼,与大熊面对面碰个正着。

    一颗紧缩的心脏就快要爆炸,大熊立即粗暴地抓住那警消人员的前襟,急切地问道:“人呢?住在五楼的人呢?”

    “人……里头没人啊!”警消人员被眼前突来的陌生人给吓着了。外头明明不是上了封锁线?

    没人?大熊怔了怔,很快的放开手。

    她人不在里头,那会是在哪里呢?

    视线不断地向着人群里搜寻,大熊心中仍是充斥着不安与惶恐,就伯一个分神,便遗漏了那最重要的身影。

    在哪里?究竟在哪里?

    急切的目光环视了人群一圈,却没有想见的人,于是大熊依仗着自己高大的身材优势扩大视线搜寻范围。

    很快的,他在人群外围找到了她。

    她就像是个受惊的小白兔,一个人蜷缩在另一处灯火不明的骑楼下,若不是他仔细地一处处地搜寻,恐怕也会遗漏那么一个小白点。

    “小晴。”

    听见熟悉不过的嗓音,将脸埋在腿间的人儿这才缓缓的抬起头,望向那唤着她名的人。

    见她动也不动的将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但瞳眸里却没有焦距,她怕是吓坏了吧!

    大熊轻柔地为戚小晴将落在额前的发丝拨开,对她展露出阳光般灿烂笑容,刚才所有的急切、不安、惶恐都似乎只是假像,一个转身,他又回复成了那个总爱将笑容挂在嘴上的大熊。

    “有没有哪里受伤?”该死的,她的脸好冰,身体也不断地发抖着。

    灿烂如暖阳的笑容,在指尖碰到那冰冷的面颊时有了裂缝。

    没有多余的思考,大手一揽,便将她颤抖不止的身子揽在自己温暖的怀抱中,他分不清此时她的颤抖是因为这低温的夜,还是因为这可怕的夜。

    “大熊……”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度回来了,但戚小晴的脑子仍是无法顺利运转,不知是因为冻僵了,还是因为尚未从那恐惧的生死一瞬间中回神。

    一听见那气丝飘浮的声音,大熊无法再假装一切都很好。

    第4章(2)

    一回到屋内,大熊第一件事便是将戚小晴抱进浴室中。

    他将她放进浴缸中,大手扭开热水,先是为她冲洗冰冷的手与脚,这也才发现她手中紧紧抓着一只黑色的小包包。

    那是什么?她在匆忙逃命中连鞋也没穿,却记得带上这只小包包,他想,里头肯定是重要的东西。

    “小晴,你必须马上洗个热水澡,我帮你将包包先拿开好吗?”她一直没再开口说话,大熊知道她真的吓坏了,因为他也是。

    迷茫的视线看向大熊,他试着抽离她手里的包包,而她没有抗拒。

    “你可以自己动手洗澡吗?还是我帮你?”

    戚小晴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

    大熊在心底暗自叹了口气,伸手解去她睡衣上的第一颗钮扣。正当大手准备解去第二颗时,小小的声音传来。

    “我……可以自己来。”

    大熊看着她的眼,确定里头有了点生气,不似方才的呆滞无神,这才将手里的莲蓬头交给她。

    “先将就穿我的衣服吧!有事大声喊我,知道吗?”见戚小晴轻点着头,大能这才退出浴室外。

    他在门外安静的站了一会儿,直到确定浴室里的她有所动作,他这才转身来到另一间浴室,以最快的速度冲澡,换下一身湿淋淋的衣物。

    当他再度回到卧房中,浴室中的流水声尚未间断,而此时他的手机响起。

    “大熊,小晴呢?我看见即时新闻了,那间塌了一半的公寓是她家没错吧?”电话那头传来甄可人急切的询问。

    那触目惊心的电视画面一直在她面前闪动着,所幸记者说里头无人伤亡,猜测屋主可能在地震当时正好不在屋内,逃过了一劫。

    她打过戚小晴的手机电话,但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这让她很担心。

    “别担心,她没事,现在人在我这里。”

    “她有受伤吗?”

    “没有,但受了点惊吓。”

    “呼!还好,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啊!你告诉她这阵子别来上班,要她好好休息,不必我说,相信你也会好好照顾她是吧?”甄可人大大松了口气。

    大熊的心思是众人皆知的,唯一不明白的或许就只有那女王角了,但男主角不说破,他们这一些跑龙套的配角也不好说什么。

    “当然,你的话我会转告她的。”

    结束与甄可人的通话,接连着刺青店里的其他好友也全一一来电询问关心她的状况,当他接完最后一通来自6露的电话时,紧闭的浴室门此刻开启了。

    全身只罩着一件宽大长至膝盖的男性上衣,戚小晴脸上已不再苍白如雪。

    见她湿漉漉的长发全披散在身后,他拉着她坐在床沿,并很快的取来吹风机细细为她吹着头发。

    房里只有吹风机转动的声响,戚小晴始终只是安安静静地坐着不动,而为她吹整长发的大熊也没主动开口,他不打算问她地震当时她是如何逃出,不想让不愉快的回忆在她脑海里回流,人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待他为她吹干了头发,他很快的为她冲泡了一杯热牛奶。

    当温热的牛奶温暖了戚小晴的手掌,清澄的美眸一眨眼,豆大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般直直滚落脸庞。

    “别怕,都过去了,什么也别担心,一切有我在。”大熊温柔地伸出大掌为她抹去泪水,“乖,把牛奶喝下,好好睡一觉。”

    大熊轻柔的嗓音滑进了她的心底,让她的眼泪掉得更凶了,但她却是掉着泪把手中的牛奶喝光。

    望着那双幽幽的水眸,大熊看不透她正在想着什么,这不是平时总笑着捶打他的戚小晴。

    他不是任何宗教虔诚的信徒,但今天他差一点就要失去她,他从来没有、没有如此认真的向上天祈祷过,这是头一回,也只为她。

    大熊拿走她手中的空杯,让她躺下并为她盖上被子。

    “晚安,我就在隔壁房间,有事你可以叫我。”他在她额上留下轻柔的晚安吻。

    “大熊。”她开口了,声音有些沉。

    “嗯?”他轻声应着。

    “别走,留下来陪我。”

    “好,我在这里陪你。”大熊坐在床沿上,以为这是她要的。

    小手自被窝里伸手,拉着大手,“我好冷,你也躺下好吗?”

    大熊凝望着小手的主人,黑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火光。

    “你确定?”他的喉咙有点发干,为她“陪睡”的邀约,更别说她现在衣服底下什么也没穿。

    如果真只是单纯的“盖棉被纯聊天”,他想,这一夜他会过得十分痛苦,但只要是她开口要求的,不论多痛苦,他都会为她办到。

    戚小晴坚定的点了点头,并挪动身体把外侧的床位空出来。

    很快的上了床,大熊很庆幸当初为了因应自己高大的体形而去特制了特大号的床,现在这张床即使多了个人,也不会有拥挤的状况。只要不碰触到她任何一寸的肌肤,这一夜他便不会太难熬。

    。

    唉!今晚她受够了,即便他有意想出手,也得再缓一缓、再忍忍吧!

    “我好冷。”带着些许令人怜惜的软软声调在大熊耳边响起,随即怀中多了一具娇软的身躯。

    回到熟悉的怀抱里,戚小晴再也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喟叹声。

    对,就是这个感觉,难怪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她会感到低落,浑身不对劲,原来就是少了他的温度,尤其是在这寒风飕飕的夜晚,她更是需要他。

    她不曾想过有一天,她会为了心中的渴求,而依偎在任何人的怀抱里,但她该是要对自己诚实一些,她贪恋大熊的温度。

    “大熊。”戚小晴轻唤着。

    “嗯?”大熊僵直着身体,在心底直叹着气。

    今晚,会是难熬的一夜,她呼出的炽热气息全吐在他的胸口上,不知道她是否也听见了他狂跳的心?

    “我想……”这真是令人很难以启齿。

    “想什么?”

    “我……可不可以向你偷一点短暂的温柔?”戚小晴鼓起勇气将羞于启齿的话全数说出口,但她没有勇气看着大熊脸上的表情,不是怕他拒绝,而是怕他感到受伤。

    她作了真实发生过的梦,梦里头他对她说过的话她全记着了,他说爱她,而她现在却向他寻求短暂的温柔,这不是在利用他、伤害他吗?

    她将小脸埋在大熊的颈侧边,希望他能够拒绝她的要求,这么一来,她可以死心,不该有的奢想也不会再继续滋生延长。

    “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不让她有逃避或反悔的机会,大熊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强迫她面对着他。

    无可闪躲,戚小晴只好被迫怯懦地看着他。

    “你也可以当我什么也没说过。”或许他心底正烧着火焰,对她感到失望、不满,这些都是正常的反应,即使他想要骂人,她也不会还嘴的。

    “我没有重听,听得一清二楚的。”

    “那……”好不好也应个声啊!直勾勾望着她是怎样?要人心慌的是吗?

    “你何需偷呢?它一直是你的。”不管她明白也好,真不明白也罢,既然她话都已出口,那么他也无需再忍耐了。

    这话的意思是……

    没有多余的时间深思,下一秒,她的下巴教大手扣住,红嫩的唇让火热的气息给瞬间封缄。

    大熊将舌尖探入她的口中,不断地缠绕、吸吮着她,充满着侵略性。

    “等等,你……”戚小晴试着推开大熊,怀疑他是否真明白她的意思。她说的是短暂,就表示这关系是随时可以结束的,他究竟明不明白?

    “你就不能乖顺一些?放松心情什么都别想了,有我在,只要记得有我在。”大熊伸舌舔着她洁白的颈子,再用力地吸吮着。

    戚小晴忍不住轻颤,双手再也无力推拒他。

    ……

    第5章

    “对不起。”戚小晴低垂着头,向站在床边的大熊轻声道歉。

    “我没理由接受你的道歉。”若戚小晴抬起头,她便能看见大熊是以着何等温柔的目光在看着她的。

    “昨天我说……”

    “什么都别想,先起来穿衣服,我带你去吃东西,然后再去买一些你所需的日常用品。”他知道她为哪桩事道歉,但她压根无需向他道歉,总有一天他会让她明白这一点的。

    在转身离开卧房的那一瞬间,大熊的视线短暂地扫过一旁昨晚她带出来的黑色包包。他知道里头装的是什么,因为在她醒来前,他偷偷打开看过,是一些现金与她个人护照。

    在生死一瞬间,她急着连鞋也没穿,为何有多余的时间拿这些东西?除非……这是她早就准备好的,像是方便随时可离开使用的。

    “我到外头等你。”敛下所有不明的思绪,大熊离开卧房,给予戚小晴一点私人空间。

    看着全新的衣物,大熊甚至为她连内衣裤都买来了,她无法再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明白,他对她的心意,一直都在小地方展现着,以往她能装傻装天真,但现在呢?自然是不可能了。

    唉……

    戚小晴一边唉叹着,一边穿着大熊为她张罗的衣物。现在她可是心乱如麻,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才好。

    但门外的男人却恰恰与她相反,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绝不放手。

    他拿出手机,拨出了许久不曾拨过的号码。

    “詹姆士,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

    该死的大熊!

    该死的路易士。哈金斯!

    该死的男人,居然拐她到拉斯维加斯参加什么鬼艺术展,然后她一觉醒来除了宿醉的头痛外,还多了一份结婚证书……

    所以她现在是已婚,是人凄!

    而那个灌她酒,又拖着她跑去结婚的始作俑者就是大熊。

    她亲眼看见签名栏上签着路易士。哈金斯几个大字,先不论他为何否认他就是路易士这件事,重点是——他们结、婚、了!

    “我要离婚,我要跟你离婚。”在大马路上,戚小晴无法大声朝着大熊吼叫,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在他耳边低喊。

    从拉斯维加斯回来三天,这三天,她无时无刻就是吵着要离婚,但某人嘻皮笑脸的功力比她想像中来得深厚,不论她如何吵闹、撒泼,他就是不为所动。

    大熊亲密的搭着戚小晴的肩,将她揽在自己身侧,笑着回应她说道:“小晴晴,别再玩了,哪有人刚结婚就离婚的?更别说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让你离开我身边呢?你也别嘴硬了,你也是爱我的,真要离婚,你会难过得哭的。”

    “哼!”戚小晴逃避的别开眼,一点都不想承认他说的一点也没错,但她真的不能和他在一起,这一切一开始就错得离谱,总有一天要走回原点,若能早早结束,或许她不会难过太久,而他……也能早早解脱,去找个可以给他真正幸福的女孩。

    再拐个弯就到达刺青店了,在前一个路口,戚小晴停下脚步,她揪着大熊的领口,恶狠狠的对他发出警告,“等等其他人到了,你最好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做,就假装我们什么也没发生过,更不可以说我们结婚了,因为我们很快就会离婚,知道吗?”

    “要是你肯亲我一下,我什么都答应你。”标准的无赖作风。

    戚小晴瞪着他,心底已经不再惊讶他还能做出多少令人不耻的行为,就在他拐她到拉斯维加斯结婚之后,这个男人的信用在她心中早已彻底破产了。

    “嘿、嘿……”大熊笑得十分不怀好意,打算迈开步伐继续定。

    “无耻……”至极啊!

    即便心有不甘,但戚小晴情愿赌一赌他是否真会说话算话,因为她真不知要如何向其他人解释目前的情况,不如什么都别说,反正……再害羞的事他们都干过了,也只不过是个吻,没什么好犹豫的。

    粉嫩的唇瓣很快的贴上大熊,随即离开。

    “啧!真没诚意啊!”语毕,大手一勾,戚小晴立即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唔……”戚小晴瞠大双眼,却挣脱不出大熊的怀抱,只能任由他恣意的在大街上吻着她。

    然而,在街边另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双含怨带怒的目光直落在紧紧相拥一块的两人身上,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街角。

    一个人要消失在这个世上需要多久时间?

    一秒……

    戚小晴想尖叫,但干涩的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要她再向前一步,车下亡魂肯定又会多出一枚,又是另一回的生死一瞬间?

    “马路如虎口,小心一点。”

    轻柔的声音自戚小晴身后响起,一个转身,凯萨琳美丽的脸庞就出现在她眼前,那一瞬间,她有种错觉,刚才拍在她背上的手不是为了救她,而是……

    “谢谢。”戚小晴移开眼,不敢再深思刚才自心底一闪而过的念头,那太可怕了。

    “真巧,方便一起喝杯咖啡吗?”凯萨琳露出友善甜美的微笑,抬手指着对面的咖啡馆。

    “嗯!”没有任何犹豫,戚小晴点下了头。

    她想知道有关“路易士”的事情,但他从不提,也不承认自己就是,为什么呢?或许这个褐发美人可以给她想要的答案,而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或者曾经是什么关系。

    戚小晴要自己不去想着心底泛起的淡淡酸意代表着什么,好奇……她只不过是好奇罢了。

    两人一同进入咖啡馆,当侍者为她们送上香醇浓郁的咖啡后,凯萨琳率先开口了。

    “你不能和路易士在一起,你没资格。”当凯萨琳吐出刺耳的字句时,睑上甜美的笑意不减。

    端着装着香浓黑液的杯子,还来不及尝上一口,戚小晴发现自己现在没有任何的心情品尝了,于是又将杯子放回桌面上。

    她抬眼望着对面的凯萨琳,无波的眸底教人看不出她的思绪,她不再是让人一眼望透的纯真模样,而是学着多数的人戴着名为冷漠的面具。

    为何她能在脸上带着甜美动人的笑容,嘴里却吐着利刃般的伤人话语?美丽的外表只为欺骗他人所用?

    思及此,戚小晴心底泛起一阵寒意。刚才拍在她背上的手,跟推她一把的其实是同一只?不是错觉?

    “他已婚?”戚小晴扯着嘴角,淡淡地反问道。

    她承认她是故意这么问的,就为了想看凯萨琳脸上虚伪的笑容破裂,而她的确如愿成功了。

    “听过全球知名的夏尔饭店吗?而我刚好叫做凯萨琳。夏尔,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这代表你可以要名、要利,只要你离开,永远的消失在路易士眼前。”

    凯萨琳嘴边噙着冷冷的笑意,望着戚小晴的眸底尽是不屑的嘲讽,彷佛在笑没有人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力。

    只可惜,戚小晴对她嘴里的名与利正巧都没兴趣。

    唉!本还想藉由凯萨琳来了解一下有关“路易士”的背景过往,看来还是算了吧!她情愿不问。

    大熊说的一点也没错,凯萨琳生病了,还真是病得不轻。

    “为何你不将刚才的话告诉大熊呢?为何不是叫他消失在我眼前呢?”淡淡地扔下这些问句,戚小晴看也不看凯萨琳一眼,转身就走。

    所幸这杯咖啡她一口也没沾,因为它真是沾不得,以后她会更听大熊的话,离凯萨琳有多远便有多远。

    第6章(1)

    戚小晴蓦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大熊怀里,她沉沉地吐出一口气。在大半夜里惊醒,想再度沉入睡乡已是困难,于是她轻巧地离开温暖的怀抱,在离开卧房前还回头望着床上熟睡中的男人一眼,确定他并没有教她给吵醒。

    她赤着脚走入厨房,在寒冷的冬夜里为自己倒了杯冷水,但冰凉的水液流进喉咙,却怎么也解不了她心中的郁闷。

    先是几天前对她说了些莫名其妙话的凯萨琳。夏尔,那些话她还可以要求自己别放在心上,但连接着几天,她却发现有人在跟踪她,她猜不出跟踪她的人是家里派来的,还是凯萨琳。

    若是家里派来的,那么……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即将要消失了是吗?对于大熊的感情,她最终还是只能当个无知自私的人是吗?

    唉……

    戚小晴坐在流理台上前后晃动着光踝的脚丫子,原是水亮的瞳眸此时没了光彩,盛着满满的寂寞与哀伤。

    手里的水杯随着身体的晃动,里头的水也微微地波动着,直到它被一只突然出现的大手给抽离。

    “睡不着?”

    再熟悉不过的温柔嗓音响起,戚小晴的身躯不由自主地轻颤了下,因为她即将成为一个无知又自私的女人。

    发现她微微颤抖的肩,高大魁梧的身子蹲了下来。

    大手抓着她仍在摇晃中的脚丫子,将它们包覆在温暖的掌心中,不时来回搓动,只为传递温度。

    “怎么不穿鞋呢?瞧你都冷得发颤了。”大熊没抬头看她,只是一迳地认真为她冰冷的双脚取暖。

    戚小晴眉心微蹙,明明该是很感动的画面,而她心底的确也是感到暖暖的,真的,虽然他长得那么大一只像个巨人,但这个巨人却总是会对着她流露出最自然的温柔,藉以诉说爱她的心意,她懂,真的懂,不过今天的温柔却好心机。

    他有着比常人要高大魁梧的体格,更有着比常人要温柔细腻的心思,他不会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她非得走的原因。

    唉……这么温柔地帮她搓揉着脚丫子,是要她感动到无法狠心离开他是吧?

    还是要她滴个几滴感动的泪水?好吧!或许她是真有点想哭的冲动没错,但还不到哭的时候,即便要哭,也不能是在他的面前。

    “嘿!男人,你很故意的是吧?以为这样我就会感动的对你又亲又抱的?真怕我冷,不是该抱我回房,回到那暖烘烘的被窝里?”连温柔都要耍心机,他真是爱惨她了,是吧?

    “嘿!女人,这个时候你不感动的哭一哭就算了,至少也给我个拥抱或亲吻吧?”唉!这女人真是越来越不好骗了。

    戚小晴露出恬淡的笑,展开双臂说:“我好冷,抱我回房,我就给你想要的。”

    明知今晚再也无法安然入睡,但整晚待在他温暖的怀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闻言,大熊直起身子,很快的将她纳入自己的胸膛里,一路抱着她回到卧房。

    回到了温暖的被窝中,戚小晴没有食言,她马上给了大熊一个又深又长的热吻。

    不过这个吻不自觉地教人无限延伸,纯粹的唇舌交缠很快的不再满足彼此,他们同时以着两人熟悉的方式挑弄对方,直到彼此气喘吁吁,高涨的yu望自此再也无法压抑。

    两人像着了魔似的渴求彼此,他感受着她最深处的湿润柔软,一寸寸的进入她、贯穿她,一次又一次地用力埋入她体内最细致柔软的地方。

    她发出细细的尖叫,在他给予了最后重重的一击后,瘫软在他怀里并沉沉地睡去。

    长长的一道亮光自窗帘边缝偷溜进房,斜迤在床上,不仅为宁谧的房内带来一丝暖意,更在不经意滑露出被单外的肌肤上,映照出令人目眩神迷的粉嫩光泽。

    “现在几点了?”勉强睁开酸涩的双眼,戚小晴不意外听见自己嘶哑的嗓音,那是一夜狂欢的后果。

    “还早,你一晚都没好好睡觉,别去开店门了,我去就好,我会帮你跟可人请假的。”大熊俯下身给了她一记轻吻,为她长睫下的暗影他必须负上大半的责任,他累坏她了。

    “嗯!谢谢你。”话才说完,沉重的眼皮又立即阖上。

    她感觉到几个轻柔的吻,分别落在她的额上、鼻尖及嘴角,在半梦半醒间,她仍是清楚感受到他给的幸福,即使意识已沉入梦乡,却教她不自觉噙着一抹微笑。

    这一觉,她果真睡得十分沉,甚至还作了个好梦。

    梦中是乌云散去的大好晴天,没有压得她喘不过气的生活,只有她与大熊两人开心的在一块,就像个不受外界惊扰的天堂。

    但梦终究只是一场梦,只要一点响动便注定要破灭,而戚小晴是让一阵门铃声响给拉回了现实。

    她睁开双眼,发现时间已过了中午,怎么也想不到这时候会是谁来找,大熊去刺青店了,而知道她暂住在这的也只有店里几个好朋友……该是说,她没有其他朋友。

    应该是来找大熊的吧?他才是屋主,该不该为他应门呢?

    戚小晴偏着头犹豫着,但门外的人似乎笃定屋内有人,非要不断按钤直到有人应门才肯罢手。

    门铃声响实在太吵了,即使戚小晴想当作什么也没听见,回头继续睡觉都不行了。迫于无奈之下,再也顾不了礼貌性的问题,她终究是选择起身应门去。

    而她还不算清醒的神智,在大门开启,乍见来人时全瞬间回笼,现在她可比任何人要来得精神。

    “大熊不在。”一见来人是凯萨琳,戚小晴心底的太阳瞬间教乌云给遮蔽,语气相对也是冷淡。

    见凯萨琳脸上仍是挂着迷人的微笑,戚小晴心底的乌云就快下起大雷雨了。

    虽然她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凯萨琳那天其实是想推她进车道的,但一想起凯萨琳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她心底就是不舒坦,更别说凯萨琳总是戴着一张甜美动人的笑脸来伤人了。

    “我知道路易士不在,我是来找你的。”凯萨琳直接说明了来意,脸上的笑容看似迷人,却带着一丝冷意。

    戚小晴目光一凛,知道这几天偷跟着她的人究竟是谁派来的了,但她请来的人跟踪的技巧似乎不太高明就是。

    戚小晴的反应并没有如凯萨琳所预想的那般,反倒是退了一步,反手便想阖上大门。

    “等等,你不问我找你做什么吗?”凯萨琳眼明手快的向前挡住大门,不让戚小晴赏出闭门羹。

    眼看不让凯萨琳说出目的,她是不会走的,戚小晴松开手,相信这不会是什么让人心情愉快的对谈,于是面无表情的等着她主动开口。

    凯萨琳收起笑脸,戚小晴看她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好像她才是有资格鄙视她的人,哼!

    她递出一直拿在手里的小信封袋,相信里头的东西会令人很“惊喜”的。

    凯萨琳露出胜利的微笑,很是期待当戚小晴看清信封里头的东西,会有什么样的激烈反应。

    大熊一直深信今天也会是开心快乐结束的一天,却意外教不识相的第三者给毁了。

    她非要吃点苦头才肯放弃是吗?

    大熊无声地站在安全梯的入口前,竖耳听着两个女人的对话,必要时选择在恰当的时间现身。

    安全梯就在电梯旁的转角内,只要不出声,自然是没有人会发现他的存在,站在大门前的两个女人都不知道此时的对话会落入第三人的耳里。

    信封里装的东西有些厚度,戚小晴打开拿了出来,发现是一叠相片,还有一张支票。

    她选择先看那一叠相片,而不是支票上填写的数字。

    相片上的日期不意外是这几天内的,上头的主角多数是她,偶尔也有几张是她与大熊一同上街时被偷拍的亲密照,两人手牵手,又或者是两人情不自禁在大街上接吻的相片。

    不可否认的,这些相片角度都拍得挺美的,若不是在被人偷拍的当下,她还真想出口赞赏一番呢!

    “现在马上就离开,那张支票就是你的了。”上一回她只是嘴上说着,这一回她拿出了最吸引人的东西出来,相信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的,更何况是为最不值钱的爱情。

    第6章(2)

    戚小晴这才将视线落在支票上头的数字上,算了算,是八位数。

    凯萨琳睨着戚小晴,怀疑她这辈子没看过这么大的数目。

    怎么还不快点头说她马上离开呢?不会是被这大数目给吓到不知舌头在哪了吧?

    “呵!光是以夏尔这个姓氏就值这个价吗?少说也要几个亿,你真是小气呀!”戚小晴满脸不屑,说出口的话更是教凯萨琳脸色丕变。

    “你现在是打算狮子大开口?”凯萨琳一瞬也不瞬的盯着戚小晴,那阴恻恻的模样颇为骇人。

    接着她伸手抽回戚小晴手中的支票,以冰冷冻人的语调说:“这钱你不想要也没关系,我会给需要它的人,只是到时候你不想离开都不行了,不只是离开路易士,还是离开这个世界。”买凶杀人一千万太足够了。

    戚小晴挑起眉,但并非害怕凯萨琳的死亡恐吓,而是讶异凯萨琳的心比她想像中还来得恶毒。

    “你现在还可以选择拿走这张支票,我给你十秒钟考虑,等我转身,你就再也没机会了。”凯萨琳再度森然地说着。

    她讨厌戚小晴那双湛如水晶的眼,怎能有人眼底是如此透澈纯粹,不受任何污浊的气息感染?她是故意的吧?她要当个心地善良的白雪公主,好映对着她这个邪恶歹毒的后母是吗?哼!

    “不送。”不必等上十秒钟,戚小晴马上送客。

    “哼!你会后悔的。”

    “不劳你为我担心,先担心你自己吧!”戚小晴的视线落在凯萨琳身后,后者也很快发现了异样。

    “路、路易士……”凯萨琳很难控制自己的声音不发抖。她怎么也没料到路易士会突然出现在身后,而他又听见了多少?

    从他凛冽森然的神情上,凯萨琳知道事情不妙了,“路易士,你听我说,我……”

    “闭嘴,你刚才说的够多了,现在换我了。”大熊突然握起拳头,重重地捶了一旁的墙壁,那强烈的劲道吓得凯萨琳背脊发凉,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语。

    他再度握紧拳急速挥向凯萨琳,这个动作不仅是吓坏了她,也吓坏了一旁的戚小晴。

    “不……”两个女人同时大叫出声。

    预想中的拳头没有落在凯萨琳身上,而是揪着她的衣领粗暴的将她提起。

    凯萨琳的脚尖几乎离地,被大熊硬生生拖向另一头,背部重重贴上墙面,痛得她一张美丽的脸庞全扭曲变形。

    “我想上一回我有些话还说得不够清楚,别再来找我了,如果你想让夏尔所有岌岌可危的产业瞬间倒闭也无所谓,你大可尽量出现在我面前,我会如你所愿。”

    “不,路易士,别这么对我,你忘了我们一同有过的快乐吗?我爱你,求你回来我身边,我知道当初是我不对,但我已经回头了,难道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闻言,大熊脸上更添阴沉。

    真有她的,居然连这种谎言她也说得出口,她为何不去照照镜子,先学着把脸上那颤抖畏怯的模样掩饰好再来说这些话,那么话里的可信度可能会提高一些。

    “哼!给你机会?那么你给过迈克机会吗?当你知道我只想当一名刺青师时,你投入了爱你的迈克怀抱里,但你不满足,深怕迈克会是另一个我,所以你又勾搭了蓝迪那个老头子,只是你没料到,这事会让迈克给撞见,害得他出意外过世。现在,我不得不挑起所有的责任,你又打算回头了是吗?因为蓝迪那老头不愿拿钱出来挽救夏尔,所以你又把主意打回我身上,你这女人可真行啊。”

    这个女人根本不爱任何人,她爱的只是路易士。哈金斯这个名字所带来的庞大财富,而他选择放弃这个名字时,他在她眼底就什么也不是了,而现在这个名字他不得不扛起,她便再度出现在眼前。

    是她不够聪明,还是他曾经做了什么让她误会他爱她的事,所以她怎么也学不会放弃是吗?

    凯萨琳的脸色随着大熊一字一句的落下,逐渐惨白。她与蓝迪的事不应该有人会知道的,她说什么也不会承认的。

    “不……你误会我了,我不是……”凯萨琳试图辩解。

    “不,是你误会我了,我可从没爱过你呀!我爱的是她,这一点请你记清楚了。还有……”大熊一把抽走凯萨琳手中的支票,看了看上头的金额,“我家小晴晴说的一点也没错,才一千万就想买我们的感情,你真的太小气了。”

    “小晴晴,还好我坚持每天爬楼梯健身,不然这下你真要被人给欺负去了,看在我英雄救美的份上,赏个吻吧!”

    “原来你变脸的功夫真可媲美川剧,刚才来的那个人是谁呀?你打算对凯萨琳做什么?”刚才对着凯萨琳还一脸严峻无情的模样,而现在又是平时笑嘻嘻的样子,究竟是谁说变脸是女人的专利?

    大熊笑着拉戚小晴进屋,对于她的问题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

    “一个可以信赖的老朋友,他会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