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熊熊爱 > 章节目录 熊熊爱第2部分阅读
    裤子上哪去了?

    两条光洁诱人的玉腿出现在眼前,虽然她上半身的衣物仍在,但这画面反倒有着令人高度想像的空间,而大熊不意外的立即中招。

    他忍不住滚动喉头,因为此刻脑海里的画面尽是无边的春se哪!

    “口渴,要喝水……”戚小晴全身无力,只能软软地倚靠在门框边朝着大熊含糊不清地说道。

    眼前的景象、脑里的画面,一直在呼唤着他男性的原始yu望,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身心上的变化,他不想再当一头大熊,他只想化身为一头野狼,如果可能,他想立即将她大口吞下肚去。她渴,他更渴呀!

    只可惜,他的理智仍在,不管是头发情的熊也好,是头饥饿的野狼也罢,他无法对着喝醉酒的女人任意出手,唉……

    大熊要自己不去想,更别将视线停留在她腰部以下。

    他上前拉着戚小晴的手,将她带回客房里去。

    “你乖乖的坐着等我,我这就去倒水来给你喝好吗?”他用极度轻柔的嗓音向她说着,像是哄着孩子那般。

    戚小晴一反刚才在路上那泼辣样,像头小绵羊般地乖巧点了点头。

    大熊这才放心转身来到厨房。

    他先是为自己倒了一大杯水,狠狠地灌入干涩的喉咙,除去他不该有的想望,这才又倒了杯水回到客房中。

    戚小晴果真依言,乖乖地坐在床沿等着他。

    “喝完水就赶快躺下睡觉。”他继续以着轻柔的嗓音向她哄着。

    见她乖顺地喝着水,大熊也打算在她睡下后尽速地离开,别让她无意地继续考验他有限的理智。

    “这里是哪里?”喝完了水,戚小晴的神情看似比方才清醒些,说话也不再那么地含糊不清。

    “我家。”

    听见了大熊的回话,戚小晴停顿了一会,尔后像是忆起了什么。

    “对,这里是你家,我说要送你回家的。”她又像在刺青店里那般吃吃笑了起来。

    她的话,让大熊忍不住皱起眉头。

    “你看,我很可靠是吧?我送你回家了,可是我怎么没听见你向我说声谢谢呢?”这一回,小脸全皱一块,像是没听见某人的道谢而感到深深的不满。

    “唉……”看来小睡了一会并没有让她清醒一些,她还是满口的醉言醉语。

    迟迟没听见大熊道谢的字眼,戚小晴刚才粗暴泼辣的模样又出现了。

    她伸出手想揪住他的衣领,但碰到的却是他光裸的胸膛,这下子她更不满了,恶狠狠地朝着他问:“你的衣服呢?”

    “刚洗了澡,还来不及穿上,在衣柜里。”

    “你怎么可以让它在衣柜里呢?”戚小晴激动地站到床铺上,这么一来,她便可以居高临下的逼问大熊。

    呃……都说了他来不及穿。

    明明给她喝的是水,为何却觉得她似乎更醉了些?

    唉……某人好无奈呀!

    突然,不知是哪来的力气,戚小晴猛然地扑向大熊,像是无尾熊紧紧抱着尤佳利树般的紧攀着他。

    “你没向我说谢谢,你为何没向我说谢谢?我送你回家,你要跟我说谢谢啊……”她双手紧攀在大熊的颈后,光裸的腿更是紧密地夹住他的腰间。

    噢!老天,这女人非要这么考验……不,是折磨他是吗?她难道不知道这也是某些时候可以使用的体位吗?

    “谢谢你……”如果她不要这么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扭来扭去,他会更感谢她的,他可以感觉得到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正在成长茁壮当中。

    这女人喝醉酒还真是要不得呀!

    “呵、呵!不客气。”戚小晴笑呵呵的说。紧接着像是嗅某种气味,小小的脑袋直向大熊的颈窝钻去,柔嫩的唇瓣还下时地刷过他的颈子。

    胸口蓦地一跳,大熊全身僵硬,更不敢有所动作,就怕下一秒自己真会化身为一头饿狼,狠狠地扑倒她。

    “你好香啊……”收起泼辣的爪子,她瞬间又化为温驯的小羊。

    大熊重重的喘息着,脸上也因极度的忍耐而泌出一层薄汗。

    “好像好好吃的样子,我想吃吃看。”不给人拒绝的权利,小嘴一张便使劲狠狠咬下。

    那劲道不小,但让大熊痛苦的不是她咬他的痛,而是她那小羊的模样好不诱人,让他恨不得立即变身为大野狼。

    “那个……看起来也好好吃的样子,我也想吃吃看。”他哑声道。

    戚小晴松开嘴,一脸茫然地看着大熊。

    大熊对着她的水眸露出往常般的灿烂笑容,接着弯下腰身将她压进床铺中。

    “我不是熊,我是一头狼。”这句话不是说给身下的女人听的,他这是在向自己的理智宣示。

    他吻上她的唇,细细吮着,像是在品尝着美味珍品那般。

    意识从未自酒精中清醒过的人儿,发出软软的娇吟,并没有任何推拒的反应,相反的,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心底自然未曾想要抗拒。

    她柔顺的反应,像是无声给了大熊大大的鼓舞,唇舌加重了吸吮的力道,更进一步地撬开她的牙关,肆无忌惮地缠绕着她。

    “嗯……”她轻喘着,沉溺于唇舌湿润交缠而产生的舒服快意。

    大手很快地覆上今天一早他胸前感受到的柔软及弹性。

    “小晴。”大熊低喊着那个驻留在心底的名字,炯炯的眸里更是燃起了一道光。

    唇向下滑去,在她的颈间又亲又吻,留下淡淡的红痕,另一只大手抚上刚才不断使劲夹在他腰间的腿,一路上滑,先是在匀称的大腿上流连,随后像条灵活的大蛇溜进衣摆中。

    指尖顺沿着内衣边缘探进,不再隔着任何衣物地直接碰触,那柔软滑嫩的触感更是令他yu望勃发。

    ……

    她的反应全在大熊的眼下,知道她动了情,更明白接下来她想要的是什么。不论她要什么,他都会给的,因为那也是他想要的。

    “我要你,小晴,今晚你是属于我的。”语毕,他再度覆上她柔嫩的唇瓣。

    ……

    第3章(1)

    温暖的晨光取代了寂然的长夜,照亮了屋内。

    戚小晴猛眨动着沉重酸涩的眼皮,自床铺缓缓坐起身。

    “天啊!”她吐出低吟,怀疑自己昨天夜里是不是梦游跑去干苦力了,要不她为何浑身肌肉又酸又痛的?

    好不容易完全的睁开了酸涩的眼皮,她下意识地高举双手伸了伸懒腰,看可不可以顺道藉此甩去一些酸痛。

    可惜的是,一点效果也没有,酸痛仍在,而伸展的动作让原是覆在她身上的薄被滑落,一阵凉意袭上她。

    她反射性的搓揉双臂,低下头一看,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睑上尽是不解。

    奇怪了,她平时并没有裸睡的习惯,昨夜里怎么没穿衣服就睡了呢?难道是昨天酒喝太多的缘故?

    茫然的意识开始回笼,她这才清楚看见自己光裸的肌肤上有着淡淡红痕,并且多是散布在胸口上。

    呃……现在……该不会正在上演电视剧里的经典老梗戏码吧?酒后乱性?

    女主角是……她?

    会不会她现在一个转身,旁边正睡着一名男人?

    她瞠着大眼,很希望是她电视看多了,她只不过是自己在吓自己罢了。

    但身体真实的酸痛,以及s处酸酸麻麻的感觉,让她矛盾了,真是她电视看太多了吗?

    她缓缓转动脖子,视线落在身旁的位置上。

    呜……有人。

    她赶紧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以防尖叫声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裸男,光溜溜的裸男。

    等等,这人是……

    大熊?

    还好……

    戚小晴在得知身边的人是大熊后,下意识松了口气,但她随即发现自己不对劲的地方。

    为何松了口气?因为是大熊?

    咦?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不是重点。

    重点是就算她喝了酒,也不能随便跟任何人上床啊!

    怎么办?接下来她该怎么做?等他醒过来吗?

    视线不由自主的再次往身旁的男人飘去。呃……某处正处于休眠状态下的部位就先跳过别看了。

    哇!胸口上的抓痕怎么那么多啊?战况真有那么激烈吗?

    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戚小晴急躁的爬着头发,命令自己的大脑运转。

    是啊!昨天大伙在店里头喝酒,然后大熊喝醉了,她说要送他回家……所以这里是大熊家。

    戚小晴认真看着房内四周的摆设,确实不是她家。

    昨天她也喝了点酒,但她没醉呀!醉倒的人是大熊,这么说来的话……是她一时饥渴将他给扑倒了?

    原来她内心里住着一头野兽,一旦失控,随时会将人扑倒,然后……吃干抹净。

    天啊!她怎会是这种人呢?

    戚小晴掀开被子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头痛了。

    光溜溜的脚丫子无声地落在地板上,随即将同是光溜溜的身体蜷缩着,不安的双眸在此时偷偷抬望看着床上。

    呼!还好没惊醒大熊,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呢!

    衣服……衣服呢?

    很快搜寻到散落一地的衣物,戚小晴以最无声的方式一件件穿回,当她拿起长裤穿回时,几乎就要痛苦的呻吟出声。

    妈呀!大腿内侧怎么会这么酸啊?

    她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在心底痛苦的直呻吟,但视线不忘锁在大熊身上,就怕他中途醒来,那她可要找地洞钻了。

    听说很多人喝醉酒后,常常一觉醒来完全不记得自己在醉后做过些什么,希望他也刚好是属于这种“酒后失忆”型的,要不……

    哎呀!她为何也不干脆跟着喝醉酒呢?为何要她记得昨天自己干的“好”事呢?

    为何要她清清楚楚记得是自己先扑到大熊身上的?如果……他也记起了是她先对他“下手”的,他会要她负责吗?

    老天!干万不要啊!她负责不起的。

    拜托,千万不要记起,千万不要呀……

    克难的穿回所有衣物,再看大熊一眼,戚小晴像个小偷,偷偷摸摸地摸向门边打开房门,再次确定床上的人不曾醒来,她这才小心翼翼地阖上房门,消失在他的屋里。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阖上房门的瞬间,那个“不曾”醒来的人同时睁开了眼,瞳眸异常光亮地直盯着甫阖上的门板,眸底闪过令人无法猜透的思绪。

    无声的离开“犯案现场”后,戚小晴以最快的速度逃回自己的屋子里,心里不断庆幸今天是星期六,今明两天她不必上班,更不必面对大熊。

    现在,她能做的,就是不断祈求老天爷,当大熊醒来后,就算身体仍存有欢爱过后的痕迹,也别让他记起究竟是和谁一夜风流。

    “小晴,你……很冷吗?都快夏天了,怎么还穿着高领衣服?”一进店门就看见戚小晴穿着高领衣,汤驰一脸狐疑地看着她。

    外头气温挺高的,他穿短袖都仍觉得热,她不热吗?

    被点到名的戚小晴神经突然紧绷,视线不自觉瞟到另一头画台上的男人。

    “嗯……不会呀!因为我有点感冒的征兆,所以还是多穿一点比较好,嘿、嘿、嘿……”这个问题继甄可入之后,汤驰是第二个这么问她的人了,说第一次谎时,心脏就快跳出胸口了,说第二次谎时就顺畅了些,但不知为何,她就是忍不住干笑了起来。

    心好虚呀!

    汤驰不置可否,默默地走开。

    戚小晴暗吁了口气,再偷偷瞟了大熊一眼。

    他仍埋首画着手稿,完全没注意到她这一头来,好险。

    “小晴。”不一会儿,大熊来到柜台前。

    突然听见教人心惊的嗓音,戚小晴吓得手里的杂志都掉了。

    “什……什么?”她赶紧将地上的杂志捡起放回桌上,并迅速收拾脸上惊惶失措的表情,力作镇定。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大熊嘴角隐约含着笑,明知她过度的反应从何而来,他仍是装作不经意的问。

    那天她逃走了,目的为的不就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那就顺她的意罗!

    “没、没有啊!还不是你像鬼一样的突然跑到我面前来,我也会不被吓着啊!”戚小晴用大眼瞪着他。

    其实她心底虚得要命,所幸大熊好像真是属“酒后失忆”型的人。

    今天一早他进到店里,仍是如同以往般的对待她,没有任何失常的反应出现,更没有提及那天喝酒的事情,这让她大大松了口气,但心里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这失落感究竟是打何处来的,她不知道,也不打算深究,重点是他不记得了。

    “我没有‘突然’跑到你面前好吗?我是慢慢走到你面前的,也不知道你眼睛盯着杂志,心底又想着什么?怎么,难不成是对着杂志上的猛男在意滛啊?”

    “你……你、你在说什么鬼话啊?谁在意滛了?你再乱说,小心我缝了你那张烂嘴巴。”戚小晴一张小脸全涨红了。

    他居然说她在意滛杂志上那些男麻豆?

    真是够了,她可没忘了自己身上及脖子上那红吻痕是打哪来的,都过了两天,那些痕迹虽是淡了些,却也没有完全消失,真不知道那天晚上的“战况”究竟是有多激烈?到底是谁害得她要穿高领衣?

    唉!算了,她又不能揪着他的领子对他大吼这些,她气又有什么用?更别说这下流事还是她先起头干下的,自作孽啊!

    “咳咳!找我什么事?快说。”她清清喉咙,强迫自己面对着大熊而不露出心虚的表情来,更努力把那些“不干净”的回忆踢到小角去。

    “都中午了,天气热,打电话叫比萨吧!”

    两个月后

    “小晴,工作台就麻烦你了。”帅气的6露一丢下话,人也同时消失在刺青店。

    戚小晴带着满足的笑容开始清理工作台。

    刚才又见了一回大师大展身手的模样,真是快意,不像某人,说好听是接

    临时散客,但开店至今,哪来的散客啊?根本是来混水摸鱼的吧!

    人家6露、汤驰与毕雷震虽然都是只接预约客人,也不是天天到店里报到,但某个天天到店里的人物,却是一个刺青都没做,只会成天躲在休息室里

    打电脑或是偶尔画画手稿而已,真不明白他又为何要天天到店里报到呢?难道只是为了来跟她拌嘴的吗?

    “请问……”

    专心清理着工作台的戚小晴没注意身后大门被人给推开了,直到对方开口,她才惊觉有客人上门了。

    “欢迎光临。”听见声音,戚小晴忙不迭地转身招呼。

    来人是一名褐发有着立体漂亮五宫的外国女子,她以着英文向戚小晴询问道:“请问,路易士。哈金斯先生在这儿吗?”

    路易士。哈金斯?谁呀?

    戚小晴轻拧着眉,确定自己完全没听过这名字,于是她歉然地同是用英文向女子回答道:“不好意思,这里没有这人喔!”

    褐发女子听见戚小晴的回答,先是一脸的疑惑,再来是一脸思索的模样,最后道了声谢谢便离开了。

    女子前脚一离开,大熊后脚便跨出休息室大门。

    “嘿!我听到了声音。”大熊笑嘻嘻地来到戚小晴面前,很自然地将手搭上她的肩上。

    “有个女人要找路易士。哈金斯,你认识这个人吗?”基本上这家店里的每个人都称得上是“外国人”,但她真没听过这名字。

    “名字这么难听,我当然是不认识啦!她找错地方了。”说完,大熊突然像个泄了气的气球,偌大的身躯整个就倒在戚小晴身上,害得她差点就要跟地板亲吻去了。

    厚……又来了。

    “你真是的,除了块头大、食量大,你还会做什么啊?”戚小晴用力撑着大熊,真怀疑自己哪天真会让他给压垮。

    动不动就“靠夭”,一饿了就从大熊成了一只软趴趴的“趴趴熊”,真是拿他没办法。

    “我要吃饭。”他将头靠在她的颈窝间,乘机吸取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

    “真像个孩子。知道了,我去买饭给你吃,店里你好好看着。”戚小晴感到一股热热的气息洒向她的肌肤,使得她直想起疙瘩,却也教她想起两个月前的某一夜,但她拒绝回想,一心一意只想快快找食物来填饱他这只熊。

    “小晴,没了你我该怎么办呢?我怎能没有你?”他可怜兮兮的说着,接着又将身体大半的重量放到她身上。

    第3章(2)

    贴在她脖子上那软软的东西是什么?是他的唇吗?

    “嗯……她怎么又回想起某一晚的事情了呢?大熊不是故意的吧?他只是肚子饿了而已,他压根就记不得那天所发生的事情……是吧?

    两个月前本是笃定的事情,到了两个月后却开始有了不确定的动摇,她……就快站不住脚了。

    “别再压着我了,压死我你就没饭吃了,还不快走开。”她使劲推着大熊,假装他的唇没碰触到她,假装自己没有感受到那暖暖的温度,假装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是那个褐发美女。

    透过大片的落地窗,戚小晴可以清楚看见外头站着的女子。

    戚小晴偏着头细细打量着那美丽细致如芭比的女子,不明白她今日为何守在外头,等人是吗?

    一个月前她说要找路易士什么的,但这里没有这个人呀!戚小晴问过其他人的本名,没有一个是路易士的,大熊也说了不认识这个人了,那……她现在站外头又是等着谁?路易士?

    现在店里正好只有她一个人守着,没事可干的她,心底实在很好奇这样的一个大美人究竟等的是谁?又是谁让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等呢?

    过了半晌,外头除了褐发美女,没有其他人出现,戚小晴没在她脸上看见任何不耐烦的神情,有的,只有恬静与柔和。

    在里头“陪等”的戚小晴想着自己若是个男人,一定也会为这女人恬静柔美的气质而深深迷恋,可惜啊!她是女的。

    蓦地,她看见褐发美女脸上的表情有了变化,微微浅浅的笑容自她嘴角漾开,又是一副令人赏心悦目的另一番风情。

    戚小晴知道她等的人出现了,也跟着将双眼睁得老大,她也很好奇她等的人到底是谁呢?

    大熊?!

    怎么会是大熊呢?戚小晴水眸里透着不解。

    大熊会是那个路易士吗?但他明明说了他不认识这个人,还嫌这个名字难听呢!

    她不打算先解开心底的疑问,因为好奇外头两人接下来的互动更多一些。

    大熊的表情挺淡漠的,她看不出来任何高兴或不高兴的情绪反应,反倒是褐发美人,她的表情明显写着开心两个字,还主动伸出了柔荑覆上他的手背。

    她开口向大熊说了些话,两人很快一同转身离去。

    在转身的同时,大熊缓缓抽离了那只覆在他手背上的柔荑。

    这一幕戚小晴没瞧见,只知道这是大熊头一回没进刺青店里。

    那一天,没有人在店里跟她拌嘴,照理来说,她该感到轻松自在才是,因为大熊那张嘴可是让她恨得牙痒痒。

    但她为何感到寂寞呢?

    “嘿、嘿!我看到了喔!”

    “看到什么?”大熊一进到店里,迎接他的就是一双贼兮兮的大眼。

    “你别想装了,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还想藏着不给看,你不真是那么小气的人吧?”戚小晴一脸“你少来了”的样子。

    闻言,一丝无法捉摸的情绪自大熊眸底一闪即逝,没教眼前的人给捕捉到。大熊露出白牙,笑盈盈的将自己高大的身躯挤入柜台里,来到她的身旁。

    “厚!快出去啦!快被你挤成肉干了,你有多大只你自己都不晓得吗?”有限的空间在他的加入后,瞬间塞爆,两人身体挤在一块,受到压迫的戚小晴怒瞪着他。

    大熊不理会她的嚷嚷叫喊,反是极其自然的将手搭上她的肩,微微使劲地将她往自己怀里拖。

    “亲爱的小晴晴,我想我务必向你解释清楚,好让你下回别再误会我了,那会让我很伤心、很伤心的。”

    听见“小晴晴”三个字,戚小晴身体不自觉地抖了抖,明明是很恶心的称呼,但大熊就是能很自然地喊出,好像这三个宇他早喊了不下上百回似的。

    “你看见的那个女人不是我的女朋友,所以我不是小气的人,她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下回见了她,少理她知道吗?”大熊伸出食指,在她小巧挺俏的鼻尖上点了下,那溺宠的姿态表现无遗。

    戚小晴抗议着,像个食人鱼张嘴就想咬他的指,只可惜她晚了一步,反倒是教大熊紧紧锁在怀中动弹不得。

    “真是个泼辣的小东西。”低沉的笑声在厚实的胸膛中滚动着。

    已不是第一回被大熊给锁着,戚小晴很明智的放弃挣扎,但嘴里仍是不忘问着,“她不是你的朋友吗?为何要少理她?”

    她皱着眉头,不明白这是什么逻辑,难道他讨厌她?那么美又那么柔的女人怎么会呢?

    “你少理她就是了。”

    厚!这有说跟没说不是一个样?

    “你讨厌她?还是她有什么毛病?”她小声的问。

    “对,她有毛病,所以你别接近她,就算她来接近你,记得要闪得远远的,知道吗?”

    什么病那么严重需要他这么耳提面命的?难道是……。

    “她是这里有问题吗?”戚小晴曲起手肘指了指自己的头。

    似乎没料到她会有此一问,大熊愣了下,下一瞬间却又笑了出来。

    他将她转了个身,让他俩面对着面,但在没有空间的空间下,两人根本就是面对着面紧密的贴在一块。

    大熊才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甫进门的汤驰给抢了发话权。

    “哟!你们俩感情真是不错捏!一来就搂搂抱抱的,真想闪瞎我的眼啊?”语毕,汤驰还不忘吹了声口哨。

    “那好,我把大熊让给你抱,这样你干枯已久的身心是否能得到一些些的平衡呢?”戚小晴眼底写着满满的得意。这嘴上功夫这几个月来她可有在训练,没在怕的。

    闻言,汤驰作势打了个哆嗦,一脸“你自己慢慢享用”的表情。

    “嘿!小汤匙先生,你这样太伤人了喔!我大只归大只,可还是个抢手货呢!”不甘教人莫名嫌弃的某熊为自己发声了。

    他本意是为自己平反的,但说出口的话却教其他两人全笑翻了。

    “是啊!你太抢手了,所以楼上陈太太老爱找借口要你上楼修东修西的。”戚小晴在大熊怀里笑得乱乱颤。

    那位陈太太也真是太逗了,每每一见到大熊,就两只眼全吊在他胸口直看,有时甚至会忘情的直盯着他的某部位看,那饥渴的模样让人看了都大呼害羞呢!想当然啦!大熊可是从来没答应帮忙“修理”任何东西。

    “对,你可抢手了,隔壁老王总想着哪天你陪陪他下下棋呢!哈、哈、哈……”汤驰狂笑下止,谁都知道隔壁老王是个老玻璃啊!

    平反失败,大熊拉下了脸,用杀人般的眸光直射汤驰,要他识相走人,不要打扰他对某人正施展着“潜移默化”的肢体亲昵效应。

    收到了大熊杀人般的目光,汤驰干咳了两声,接着说:“咳、咳!我突然想去喝杯咖啡,顺道为你们带上两杯。还有,我刚才看过了,今天老王不在家,你别太担心了。”

    丢下话,汤驰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压根不敢回头看大熊的脸色。没办法,若要论拳头,他没人家硬,所以只好溜为上策了。

    “哈、哈、哈……我被老王给笑死了。对不起,我们刚才谈到哪了?”戚小晴无法停止的笑着,因为真是太好笑了,大家都在垂涎大熊的身体呢!有寂寞熟女人凄,还有王老先生,哪天会不会蹦出个超熟女版小甜甜啊?

    笑了又笑,戚小晴的笑意终于才有了止势,她抬眼看着大熊,发现他不打算回话,只是用着无比忍耐的表情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

    他忍耐什么?因为她是女人,所以他只能忍着扁人的冲动吗?

    “好啦!我不笑你了,你别一脸想打人的模样好吗?”语毕,戚小晴果真努力压抑着上扬的嘴角。

    他这哪是想打人呀?他这是恨不得想用嘴封住她的小嘴的表情好吗?如果不是因为怕吓跑了她,他又何需忍得如此辛苦,只能每天偷偷地对她吃吃小豆腐,好让她不知不觉中逐渐习惯有他的存在,唉……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她哪有毛病呢!”

    大熊收起无奈,专注无比的凝视着戚小晴。

    怎么这么看人呢?戚小晴心头怦怦直跳着,直觉想要闪躲,却发现在他怀里,她哪也去不了。

    大熊拉起她的手,缓缓地将她温热的掌心平贴在他的心口上。

    “她这里生病了,所以不论她说了些什么,都别理会好吗?”

    “所以……你是路易士?”

    “我是大熊。”

    阳光洒在白净无瑕的面上,沉睡中的人悠悠转醒,但脸上却没有沾染到晨光的一丝朝气。

    “唉!”躺在床铺上,戚小晴不仅懒洋洋的不想有任何动作,还忍不住叹了口气,脑子浮上的是每日、每日相同的问题。

    大熊离开多久了?

    第一回他离开两个月便再度出现,他像阵风出现,又像阵风离开。

    他说家里有亲人去世,必须离开一阵子,再次离开至今也有五个月了,前后加起来,他已经离开七个月之久。

    她不明白,参加一个丧礼需要花上七个月的时间吗?

    伤心的悼念一个人七个月的时间当然是不够的,但生活仍是要继续走下去不是吗?那么……他为何还不回来?

    他不在店里,都不知道她的生活有多么无趣,没人陪着她吵嘴,即使是他人,吵起来她就是觉得少了些什么,怎么也不过瘾。

    还有,为何在离开前,他要亲她呢?他不知道这一亲下去,让她悬在心口上多久吗?他对她,究竟是……

    明知是不该想的,但她就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脑袋回想,然后任由一丝酸甜甜的滋味滑过心底。

    她不是没有感觉,他总是有机会便将她锁在怀中,一次、两次,她可以说这是不经意,但太多、太多数不清的次数要怎么解释?为何他不去拥着其他人,就只有她,这又该怎么解释?

    就算在他怀里,她有了奇异的感受,却也只能假装自己真是没神经的女人,傻傻的什么也不知道,她也是装得很辛苦的,他到底知不知道啊?

    还有,每次打电话来给她,也总是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他问,她说,但每每到了结束通话,最重要的一件事她却是怎么也问不出口,那就是他何时要回来?

    她担心他就此不回来了,又怕话问出了口,像是打破了以往默契不说的暧昧,那么,两人不是开始便是结束,可是以上两项都不是她想、她能要的。

    “啊……不要回来算了,烦死人了。”戚小晴发狂似的朝着天花板大吼着,双手烦躁的乱乱爬着头发,把自己弄成了疯婆子样。

    这时,闹钟响起,告知她该起身上班去。

    她猛然起身,强迫自己将那只惹人心烦的熊抛至脑后。

    很快的盥洗完毕,戚小晴为自己上了淡淡的唇彩,不想让自己脸上的气色看来太糟。

    一切准备就绪后,她不自觉又叹了口气,而走在上班的路途中,脑子不只一次想着,今天开了店门,那只扰她心烦的熊会出现吗?

    这个问题没有得到答案,但紧闭的店门口却站着一个令她意外的人。

    凯萨琳。夏尔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逐步接近中的戚小晴。

    戚小晴没忘记大熊曾交代她的话,但人都近在眼前,还冲着她笑,这要她怎么假装视而下见?当然是先回以友善的笑容。

    “你好,还记得我吗?”凯萨琳率先开口。

    戚小晴点点头。她当然记得,但距离上回出现已是七个月前的事了,她以为她已彻底的消失了,怎么也没料到她会再度出现。

    “我叫凯萨琳,请问路易士回来了吗?”

    戚小晴蹙着眉,不明白她为何总是要找路易士,这里根本就没这号人物啊!

    “这里没有路易士这个人,但你是大熊的朋友,或许你可以问问他。”戚小晴挑了个最安全的回应,或许这个褐发芭比就不会再问着她相同的问题,她也可以少搭理她,不必违背大熊的话。

    “大熊?”凯萨琳偏着头,很快联想到戚小晴口里的“大熊”可能是谁。

    她很快的描述了路易士的外型模样给戚小晴听,后者半张着嘴似乎无法消化这个事实。

    大熊就是路易士?那……他为何要否认呢?

    “我不确定你口里的路易士是否就是大熊,但我能告诉你的就是他还没回来,而且他已经离开七个月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再回来。”这番话目的不是为了打发凯萨琳,而是她真的不知道他是否有回来的打算,店里的其他人或许知道,因为他们都有着十年以上的情谊,但她就是问不出口,也没那资格问。

    “好的,谢谢你。”凯萨琳有礼的向戚小晴道了谢,嘴角始终带着浅浅柔柔的微笑。

    “哪里,我并没有帮上你什么。”

    目送那美丽的身影离去,戚小晴心底有着大大的问号,也想着大熊曾说凯萨琳心里生病了,但她看起来明明就很正常呀!

    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好混乱,到底真相是什么呢?

    第4章(1)

    喝!什么鬼啊?

    戚小晴蓦地睁开沉重的眼皮并翻身坐起。

    她作了什么?居然作了春丨梦?!

    不,等等……这不是一场梦,这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情节,她想起来了,不就是、是……

    原来那一晚他们不只做了一回,难怪他身上的抓痕会那么多,而她身上的吻痕也多到爆。

    天啊!为何要让她突然记起那一夜的g情细节?平时她哪来的好记忆呀?

    居然还大喊着要人家用力一点、快一点如此大解放,她何时成了这番滛荡样?因为喝酒的关系吗?

    戚小晴抖着手指,算了算,那天晚上他们居然做了……三次,难怪她会全身又酸又痛的。

    没事作什么春梦呢?害得自己全身燥热直飙汗,现在可是冬天,居然还能热到飙汗,真是够了。

    一阵口干舌燥,戚小晴无法再蒙被继续睡下,只好起身走出房门,打算到厨房喝水去。

    “唉!”在走过另一间空房的门前时,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回来台湾这几个月常听见人家说:便宜没好货,果然……

    难怪房东太太要她睡第一间房,因为第二间房不仅小了一些,重点是它的天花板严重漏水。若是下着小雨,情况还不算太糟,但这两天夜里都下着大雨,雨水大量渗进,导致整个房间像个小池塘似的,她都已经拿了大毛巾塞住门缝,水仍是不断渗出,现在她没有那个精神去清理,只好等天亮、等雨停。

    来到厨房,她为自己倒了杯水,水才喝了一半,突然感到一阵轻微摇晃,初时她不以为意,因为她个人血压偏低,偶尔会有头晕的现象,但多数不影响,很多女人都有相同的毛病。但些微的摇晃不但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更加剧烈地晃动着。先是左右摇晃,再来是上下震动,戚小晴这才意识到地震了。

    厨房里的杯盘发出碰撞声响,她甚至清楚的听见门窗受到压迫摇晃的声音。她从没遇过这般大规模的地震,该怎么办?

    戚小晴耳里传来各式物品可怕的撞击甚至是掉落的声响,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是逃出这栋公寓,但身体却不听使唤,手脚冰冷,僵硬得无法动弹。

    蓦地,连着几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前后响起,伴随而来的却是更可怕的灾难。

    “啊……”

    小晴?!

    黑夜中,一抹挺拔高大的身影在下着雨的大街上狂奔着,不畏寒风、不畏冰雨。

    大地震造成了全区停电,大街上满是惊恐的人潮,全是方才地震时仓皇逃出的民众,人人脸上还清楚可见残留的恐惧。

    救护车及消防车刺耳的铃响由远而近,逐渐来到大熊身后,接着自他身旁呼啸而过。他心中大惊,恨不得立即就赶到戚小晴身旁。

    地震尚未完全结束时,他早已拨出电话,但电话那头却一直没人接听,他当下就拔腿冲出自家大门,朝着戚小晴的住处狂奔而去。

    他没忘了戚小晴住的公寓是多么的老旧,这么大的地震怎会摇不醒一个睡梦中的人呢?除非……

    大熊不愿去想她出事的可能,只想着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目的地。

    眼前的景象十分教人震骇,老旧的公寓外墙瓷砖剥落大半,四楼以下的建筑除了外观部分损毁之外,其余部分并未受到大损坏,但五楼公寓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