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爱游戏宅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33
    看见路眠上楼的时候,学生就已经爆发出欢呼和掌声,要不是上课铃声响了,教导主任也在,他们就一涌而出了。

    等路眠进去的时候,孩子们鼓掌欢呼,几个胆子大的还冲上来抱住路眠,张罗着不让路眠走,路眠笑着让这些学生安静,孩子们恋恋不舍地回到了自己座位。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辞职的事情了吧。”好不容易班级安静了,因为路眠的一句话就又炸锅了。

    “不知道!”

    “路帅别走了!”

    “不可以啊!”

    其中参杂了几句:“都怪猪头。”猪头应该是给朱楠洺的蔑称。

    路眠收起了笑容,用往日生气地样子怒瞪了学生们,学生下意识地安静了下来。

    “今天,我来是给大家上最后一课的,请大家保持安静认真听讲好吗?”

    “好!”

    “关于朱楠洺的事情,虽然学校让大家都保密,不过我想大家都知道了吧,她是被欺凌的,简而言之就是被人欺负了,所以在课开始之前,有人自首吗?”

    路眠话音一落,房间里从安静到细细簌簌到有人细语到炸成一锅,但就是没人站出来。

    “你们不主动站,我就点名了啊。”

    听到路面的话,有两个男生率先站起来,其中一个男生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装什么装,平时什么样,大家没看见过吗?”

    似乎骂完一句话,还有些不满意,又张口道:“左某人说你呢。”

    全班就只有一个姓左的,叫左晟,是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子,平时很懂事,各科老师对她评价都不错。平时观察,同学纠纷她也老做老好人,是个看似挺不错的姑娘。

    “你血口喷人!我哪欺负过猪头…朱楠…”意识到自己口误地左晟立刻闭上嘴,爬到桌子上放声哭泣了。

    “装清纯!”不知道谁骂了一句,班里的人又嘈杂了起来。

    “就这两个男生?还有呢?”

    意料之中那个称朱楠洺被欺凌的女孩子站了起来,看到她站起来,66续续有男生女生站了起来,这个时候路眠才发现乔新好像不在班级里,但他现在不是关心乔新的时候。

    班里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剩下几个没站的在别人的逼迫怂恿下也站了起来,再剩下的只有两三个班里充耳不闻天下事的学霸,和四五个瘦瘦小小的孩子。

    “好了,都坐下吧。”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惩罚你,虽然你们都该受到惩罚,但是我一个人惩罚不来,就和你们直接讲讲道理。

    “第一条:欺负别人,并不能证明自己强大。罗君你站起来。”

    罗君是班里女生的头头,欺负朱楠洺她算是个第一。

    罗君翻了个白眼站了起来,大有‘你随便说,劳资不care’的意思。

    “罗君,你把鞋脱了。”

    “干嘛…”

    “脱了。”

    本来以为会挨骂,结果确实这种情况,罗君摸不着头脑,但是看着路眠的态度,和班里人不善的眼睛,罗君脱下了鞋。

    “真臭啊。”路眠捂上鼻子,做厌恶的姿态。

    “你放屁…你胡说,我天天洗澡换衣服,怎么会臭。”

    路眠没理她。

    又叫了另一位女生:“张雪儿,站起来。”

    张雪儿是罗君的好朋友,两个姐妹花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干嘛。”张雪儿警惕地看着路眠。

    “你妈怎么给你起个这么俗的名字,雪儿,芳儿,冰儿…听着就跟小说里只会出现一次的npc…炮灰一样。”情不自禁又用了宅语的路眠改口道。

    “王鹏,站起来。”

    “哈?”

    “王者辉煌好玩吗?一个单纯的抄袭游戏你玩着不觉得羞耻吗?”

    “王志宇,这是第几个女朋友了?你这种人配拥有真爱吗?你就不怕哪天被你伤害的女孩子,半夜拿刀捅死你吗?”

    “崔筏黎,我觉得你的穿衣审美真的有问题,红配绿赛狗屁你知道吗?”

    “李盈盈,你把校服裙子改那么短,是要勾引谁?”

    …

    毒舌是路眠的隐藏技能,把几位欺凌中被朱楠洺特意点名的孩子说了一遍,房间里充满了火药味。

    当说完最后一个学生的时候,罗君摔了一下书:“左晟,你她娘的哭够没有,嘤嘤嘤你妈呢!”

    “被人骂的感觉爽吗?”

    没人说话

    “你有病吧,你才脚臭,不要脸呢。”罗君实在忍不可忍骂道。

    “是,罗君同学很聪明,说到了我第一个课题的重点。人的思维是唯一的仅存在于自己体内的,所以一些思维方式往往只有自己有,就比如爱偷东西的人,看世界觉得世界上的人肯定都偷东西;爱撒谎的人觉得世界上的人都会撒谎;所以说别人脚臭的人,往往可能身上也有某种不和谐的味道吧,要不然罗君你为啥一天洗一次澡呢。”

    “老娘我就是爱干净!”

    “噢噢,老师相信你,但是通过我刚才那么一说,王志宇,你来回答这个问题,你觉得罗君身上臭吗?”

    “啊?”

    “啊什么啊?我身上臭吗?你闻到过?”

    “就凭感觉说。”

    “啊…其实我觉得罗君身上还蛮香的,但是路老师你这么说,我就觉得,是不是罗君她真的身上有臭味…所以故意喷香水什么的把自己弄得那么香…”

    “香你妈!”

    “好了,打住,打住。罗君同学不臭,她的舍友肯定能作证,我想说的还是,骂别人不会让你自己变的高尚,反而会让人觉得你是做贼心虚。你们懂这个道理了吗?”

    罗君不说话了,摔书坐在了位置上。

    “第一个问题明白了,我们再来说第二个道理:不要人云亦云,要有自己的价值观。我给大家讲个故事,从前有个男人,他在一个深夜尾随一位老妇人,杀了她,按国家法律必须要杀。请问各位判官要怎么处理他?”

    “当然是杀了他,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啊。”同学们答道。

    “但是这个男人是王国里唯一的法师,因为他的存在,一直虎视眈眈的邻国才不敢进犯国家的领土。”

    这时班里出现了分歧,有人说要杀,有人说不杀,路眠放任大家讨论,几个大嗓门互相吵吵起来,最后的最后孩子们说还是不杀了,毕竟不能因为一个人让一个国家覆灭。

    “没有其他答案了?”

    “没了。”

    “这就是你们的问题所在,左晟别哭了,站起来。”

    左晟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路老师,怎么了?”

    “说实话,你觉得该怎么处置。”

    “当然是不杀了。”

    “我想听你真正的想法。”

    “我的想法就是不杀。”

    “真的吗?”路眠盯着左晟不说话,左晟慌张地看着路眠最后还是开口道:“我觉得要杀。”

    班里骚动了起来,有人骂左晟傻,左晟听了紧张地看着放声的方向,想找到是谁说的。

    “你勇敢表达你的观点,说你傻的人才是真的傻。”

    班里瞬间安静,左晟继续颤颤巍巍地说:“首先我觉得杀人偿命是必须的,既然是国家的子民,按照国家的法律必须要杀,没有人可以搞特权,否则法律就会成为一部分人的限制,一部分人的狂欢。”

    “嗯,说的很好,继续。”

    “其次就是,邻国侵犯的事,这个国家太过于依赖法师了,要是哪一天法师不在了,他们不照样要被侵略吗?落后就要挨打,所以这个国家的人也要争气,不要依赖法师,否则不如让法师当国王好了。”

    “嗯,很好,还有吗?”路眠鼓励左晟继续说下去,左晟看着旁边叽叽喳喳的人群有些害怕,本来还想说什么,可还是摇头坐下去了。

    “那你们觉得左晟的回答怎么样呢?”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