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爱游戏宅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31
    学校和自己理应承担一些责任,但是只是民事责任,这部分责任多半是道义上该做的。但是看着朱楠洺爸妈的样子,这恐怕不会是个小数目,学校定然不会全然自己负责,恐怕一些补偿金和医药费也要自己掏钱。

    不过路眠不在意这些,倒不是因为钱多,而是他更关心的是朱楠洺为什么要跳楼。

    还有自己的工作是否能保住。

    警方那边的调查需要路眠配合,到班上先后找出朱楠洺宿舍的女生死谈,终于有个以前和朱楠洺玩的不错的小姑娘说出真相。

    朱楠洺被欺凌了。

    原因是什么不重要,女生说出一堆因为欺凌而编出来的理由。

    而那一晚朱楠洺根本不是自己出来上厕所,而是被同宿舍女生骂出来,然后女生反锁了宿舍门。

    问题就出现了。

    “你作为班主任,难道这点东西都没察觉吗?”马学军当着董事会的人这边骂着路眠。

    “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了?你就能消除对学校的影响了?要不是你还懂点事,有点影响力,让班里学生消停。这事更难办!”马学军骂的声音比平时讲课还要响亮好几个分贝,可是路眠知道马学军这是在护他。

    马主任一直都很照顾他们这些新来的教师。

    “行了,马主任,别骂了。咱们还是早点解决一下学生家长那里的问题吧。”果然是马学军的声音聒噪得让董事会的人听不下去,马上喊停,让路眠同他们过去协同商议赔偿的事情。

    路眠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就这么点钱?你们打发叫花子呢?做学校的能不能要点脸啊,把我女儿都虐待的跳楼了,就这么点钱?”朱爸爸吼道。

    “就是。明显是你们学校的管理力度不行,大半夜孩子出去,就没人发现?那么高的楼连个围栏都没有?”朱妈妈喊道。

    “孩子除了身上的伤,还有别的淤青,是不是在你们学校受欺负了?你们这些老师有没有良心,这么明显就发现不了?要你们老师有个什么用?”

    “我花那么钱送孩子来,就是为了省心,你们一年得赚多少钱啊,你们都干什么花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吃的喝的都是我妞的血!你们一群资本主义吸血鬼!”

    …

    路眠陷入了自责,确实是自己的失职了,明明朱楠洺的状态都那么不好了,自己却还在考虑自己的问题。还在谈狗屁恋爱?妈的,自己怎么这么的没用、猥琐、自私、每天嘻嘻哈哈地自以为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啊!还觉得自己顺风顺水什么都可以了。

    实际上恋爱不行!工作不行!甚至还闹出人命!自己还天天美滋滋地觉得自己可以的。

    刚刚还在考虑自己的工作能不能保住?

    朱爸妈的声音渐渐模糊,路眠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董事会的人就是早知道两位不会知足,所以本来定的价格就是很低,经过争执,终于敲定了合理的价位。董事会的人松了口气,朱爸妈也心满意足,打算收场。

    突然一直沉默不语的爷爷发话了。

    “就拿这点钱你们就满意了?”低沉又沙哑的严肃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肃然起敬,路眠也从自己的世界出来。

    “钱钱钱!你们一天到晚就知道钱!洺洺出这种事,全是学校的关系?”爷爷拍了一下桌子:“孩子他妈,我问你,我前几天是不是跟你说过洺洺状态不对,要你问问她?”

    “爸,你干嘛…”朱爸爸被爷爷的话给吓到了,老爷子这又要干嘛?

    “你闭嘴!一会儿再说你,孩他妈!问你话呢。”

    “说过…”朱妈妈紧张地回答。

    “那你干什么吃了?光顾挣钱了吧?你也是个资本主义走狗!”

    “孩儿他爸,你去过家长会没?人家学校的教育理念我看过,很先进很完整,孩子的家长会应由不同的家长参加,孩儿她妈天天上班工作下班做饭家务,你天天除了上班还干点啥?就关顾在床上躺着指示人家娘俩了吧!”

    “爸…”朱爸爸无奈地说。

    “还有从刚刚孩子出事到现在,你俩看孩子了没!孩子脱离危险了,你们俩个不留那照顾洺洺,还要过来要这个钱。是不是怕一个人没气势,声音不够响,所以还死命的拽上我这个老爷子,过来给你捧场是吗?”

    “不…”朱爸妈难堪地看着老爷子,老爷子气地牙齿发抖。

    “好了,家丑不可外扬,我回去再说你们,现在我们聊聊你们学校和老师的问题吧。”

    学校这边的人倒吸一口凉气,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学校设备这边,我发现虽然大部分地方都有摄像头,这很好,但是摄像头的盲区,确实滋生孩子犯罪的地方。而你们的管理人员只有两位,就是整天蹲在摄像机前,晚上出来巡逻,这样岂不是更加鼓励那些知道盲区位置的孩子犯罪?你们也聪明,拿出摄像头全天的记录告诉我们,孩子没受欺负。

    “可是没有摄像头,我们也有人证吧。找到几个敢于说实话的城市老实的孩子,应该在你们学校也很容易吧。

    “还有就是,你们的学校安全似乎也不健全,大多数的教学楼都没按照国家规定的指标来吧,不过这是监管部门的事,和我没关系,我就是提醒你们一下。

    “再来说说,赔偿的事情。我不想提钱,你们不用一个个提心掉胆的。我讲讲仁义礼智信。先说从头至尾,这位班主任一直只有道歉,我看出班主任还年轻,没经过大风大浪,不过也做得不错了。不过你们学校管理部门却在一直尝试推卸责任,把责任堆在人家孩子这儿,你们这是不仁。

    “不过,话说回来,这班主任,到现在却一直没表态,说说他的想法。这是他不义。

    “我们这俩没良心的在这边给你们讨价还价,你们没派人去照顾洺洺,这是不礼。

    “你们还竟然算计他们和我们这些受害者讨价还价,不花大力气去控制风评,降低这件事对我家洺洺的影响,这是不智。

    “我们把孩子交给你们,因为你们的不仁不义不礼不智,把洺洺摧残成这样,你们就是不信。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快点说!”老头子越说越平静,越说越慢悠,到最后的快点说才加重了语气。

    那个意思是,快点表态,要不然老爷子我要和你们刚到底。

    “我,路眠,朱楠洺的班主任在此事上有重大的责任,在这里我引咎辞职。朱楠洺的医药费我全额承担,会加强对朱楠洺的疮后心理的观察。”路眠站了起来,郑重地宣布。

    在场的马学军在内的各位任课老师都吃惊地看着路眠。

    这孩子也太没定力了,对面不过是威压而已,拿出低姿态道歉就可以了,何必要辞职,何必又要付全额医药费啊!

    可是路眠的眼神太坚定了,坚定到他们甚至觉得自己也有一份责任在。不过自己没那么傻就是了。

    散会了后,学校董事会的人匆匆离开,老爷子也在朱爸妈的搀扶下走出去,路眠追上去又道歉认错。

    等三人离开后,几位老师马上围过去数落路眠。

    大概的话就是,怎么这么傻,这么实诚。

    但是路眠说不这么做,自己心安不了。

    随后大家懂事的都散开来,只留下路眠和关凝,自从两人模模糊糊暧昧地在一起后,关凝迅速传播了这一个消息,这俩个就成了老师嘴里口口相传的金童玉女。

    “我赞同你的决定,我陪你一起。”关凝看着路眠坚定地说。

    “不用,我打算辞职了,你没必要…”

    “你去哪,我就去哪,等还完医药费,我们就一起去别的学校,要是你不喜欢这个城市,我们就一起回你老家。”关凝继续说道。

    “关凝,我有个事要告诉你。”路眠吐了口气说道。

    确实之前所说心里没压力那是假的,都是心里安慰,前几天路眠做梦梦到了自己被一男一女从脑袋劈开,一人一半,因为自己的不忠与背叛。

    “什么?不会是要和我分手吧,我可不是那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人,我就是喜欢你,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缠上你了。”关凝笑着说。

    这时从办公室走出一位还在收拾东西的董事会的人,看了眼两人叹了口气,路眠看着人走远,瞥了瞥嘴。

    “不要管她,你答应我别放弃我行吗?”关凝看出路眠似乎要说些什么严肃的事,努力地表示自己的立场。

    “关凝,你不要安慰我了,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好吧,你说。”关凝吐了口气,严肃地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也就是要快分离的时候,才会突然发现对方的好,就比如路眠有那么一瞬间不想说出口了,觉得这样敢爱敢恨,做事雷厉风行在自己面前却温柔又可爱的关凝有点舍不得分开。

    “我是一个同性恋。”路眠严肃地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路眠你太有意思了,就算要分手也要像个好点的理由。说咱俩不合适,或者不喜欢我的样子或者你出轨了,怎么样都比这个理由让人信服好叭!”

    “我说真的。”

    “哈哈哈哈。”

    “我说真的,而且我还有男朋友,就是乔新的哥哥乔更,你见过的。你那么敏锐应该早就看出我俩的关系不一样了吧。”路眠低头看着关凝,声音有些颤抖。

    关凝像是想到了什么,瞬间收起了笑容:“你是在逗我吧。”

    “我说真的。”

    迎接路眠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路眠这天晚上没有回家,在朱楠洺的病床边上坐了一晚上。

    手机上却没有乔更的任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