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爱游戏宅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6
    乔更收回戳动路眠伤疤的手,皱眉道:“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她继续心里芥蒂这件事。”

    “可那又不真的,你早晚还是要告诉她,他还是喜欢男人啊。”

    “那你想让我怎么办?你没看见我胸口的伤疤吗?那就是她接受不了这个事情留下来的,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她终于原谅我了,可能就是觉得还能从我这儿看到希望。难道我又要告诉她这件事,碾碎她最后的牵挂吗?”

    “你这本来就是欺骗她啊,早晚事情会暴露的。”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这件事?再者说,也许我们可以找一对女同,我们协议婚约不行吗?我妈是个苦命的女人,我小的时候,做的事太伤她的心了,现在是我是在挽回我的错误。”

    “你就没发现你说的这些话,根本就是自私的吗?想要救赎你对母亲的愧疚,又不想放手你的性向,矛盾又懦弱。”乔更冷笑道。

    路眠被乔更一下子说中了自己的心思,实际上自己这么做就是很自私。没有考虑乔更的想法,没有考虑母亲真实的感受,只是想赎罪而已。

    “才不是!”路眠站起来吼道:“我只是想暂时的演示我们在一起的事情,你刚刚也不说过了,我们两个关系现在还不确定。我不能告诉我妈刺绪。

    一个绵长由温柔的吻堵住了路眠的嘴巴,乔更有些急迫地将舌头伸进路眠的嘴里搅拌起来,不得不说,乔更的吻质量很低,很多时候,都弄得路眠有些不舒服。

    路眠从乔根的吻里躲了出来。

    “你干嘛?”路眠说。

    “我不管你,谁管你?”乔更抱着路眠的肩膀说道。

    “什么?”

    “你刚刚说,不让我管你,可是我不管你谁管你?我是你的男朋友,你只能被我管。对不起我刚刚说的话有些重,可是我一想到你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就很难过,万一你和她假戏真做呢?万一她缠上你呢?一万个万一,我都不敢想。对不起,我真的很害怕你的离开,所以才对你说出那种话。不要生我的气好吗?要我继续管你可以吗?”

    这个混蛋,路眠刚刚因为羞愧的脸红还没下去,又因为乔更的情话红了起来,这个人怎么能平白无故地说出这么中二的情话呢?可是这种情话为什么听起来毫无羞耻感,甚至有些心动呢。

    乔更认真地看这路眠等着他的答复,路眠瞪了对方一眼,嘴里却是软了下去。他这人吃软不吃硬。

    “我没有生你气了,我只是生我自己的气,我是因为被你戳穿了自己虚伪自私的心思才生气的。可是你放一百个心,我一定不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我只喜欢男的嘛…况且我现在也…”路眠想说喜欢你,可是那句话偏偏对着对方真挚又澄清的眼睛说不出来。

    像是胸口有什么像是棉絮一样的东西堵着一般。

    “你也?”乔更似乎没理解路眠想说什么,好奇地问着对方。

    混蛋,路眠又在心里骂了一句,为什么非要现在逼自己说啊。

    “因为我现在也有男朋友啊,出轨这种事是罪该万死的,我就算是真的喜欢上别人,也肯定是你和我分手以后的事了。”

    “我不会和你分手的!”乔更听了路眠的解释,又饱了路眠一下。

    “你说的那件事,你去做吧。”乔更说道。

    “嗯…”路眠回抱住乔更,深深地闻着乔更身上的味道,不香不臭,但是却是独属于乔更温暖的味道,让人想要把这个味道深深地吞进肚子里,想要在每一个孤独的夜晚都有这样的味道萦绕在自己的身边。

    “路老师…”乔更说了句话,打断了路眠可怕的想法。

    “怎么了?”

    “你好像顶到我了。”

    …

    那之后,路眠又炸毛了,整整一天没理乔更,乔更似乎明白自己好像说错话了,拼命地讨好路眠,路眠羞于理他,躲了他一天。

    当然最后还是路眠屁颠屁颠跑过去跟正在玩游戏的乔更搭讪,最后的结局当然是被高兴地有点过头的乔更,拉去玩了一个小时,让路眠头晕不已的游戏。

    “这是筱筱的房间,这是路眠的?”狄慧欣看了看房间的布局,有意无意地问道。

    “对啊,我们两个刚刚确立恋爱关系,而且筱筱还是本分姑娘,我们两个要再谈谈。”路眠搭话道。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狄慧欣问你俩同居了没,路眠说没有,周筱筱矜持。

    狄慧欣对路眠的回答很是满意,她是个封建的人,虽然不至于不同意自由恋爱,但肯定是不喜欢婚前性行为的。

    “咱们几点去吃饭来着?”狄慧欣问道。

    “七点半去,现在还早,您要不休息一会儿?坐了一上午的车应该很累了吧。”

    “没事,我在车上睡了,现在我想和筱筱说会话。”狄慧欣拉着周筱筱笑着说。

    “那行,我下午还必须去个教研大会,温醒还得继续工作,我俩就先走了。筱筱好好照顾咱妈,那我们就先走了。”

    “去忙吧,不用管我,早就回来就行。”狄慧欣挥挥手,让路眠先走,自己在房间里转悠了起来。

    周筱筱谨慎地跟着狄慧欣,十分紧张她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虽然这个家已经被彻底的扫除了一边,可是她还是有些担心,母亲的直觉毕竟是强悍。

    果然,墨菲定律肯定是叫墨菲定律的,狄慧欣发现了的洗浴用品分为两拨,周筱筱吓了一跳忙解释道:“我和路眠两个人用一套,温醒不和我们参在一起的。”

    她觉得这事没什么毛病啊。

    狄慧欣又转悠到了周筱筱的屋子里,坐在主卧的床上说有些困了,周筱筱松了口气,忙说,那阿姨睡我屋里吧。

    安排狄慧欣睡去后,周筱筱松了口气。

    床单被罩都换过,上面喷的香水是自己身上的,还把床头掉的头发丝都捡干净了,应该是没问题了。

    狄慧欣睡觉期间,周筱筱都在客厅带着耳机玩手机,时不时地和队友小声地说上几句。

    睡了大概两个小时,狄慧欣从屋子里出来,说要洗个澡。

    六点的时候,温醒回来了。周筱筱关了手机,冷淡的和温醒打招呼,这是两个人心虚的表现,平时两个人肯定是要粘着对方不放的。现在突然要装作不太熟的舍友,两个人反而不知道怎么相处了。温醒只好溜进工作室假装工作去。

    狄慧欣洗完澡就和周筱筱聊起天来,这都是路眠之前对好台本的话,周筱筱对答如流。其中几个问题,没提到,周筱筱也自然地编起来故事的前因后果。

    狄慧欣似乎对周筱筱很满意,甚至还要把自己的玉手镯给周筱筱,被周筱筱极力拒绝了。

    到临走的时候,路眠终于赶回来了,今天点也真背,因为接母亲,所以请了会儿假,偏偏被教导主任盯上了,散会后,又说了路眠一顿,才放路眠出来。

    “你这个孩子干啥都爱拖拖拉拉的,你让大家等你都等急了。”狄慧欣说道。

    “啊呀,妈,这不是领导开会吗?我又不能偷偷跑出来,没事,反正都是我的朋友,他们不会介意的。”

    “你说那叫什么话,都是朋友才应该按时按点地去,才要真诚地对待别人。”狄慧欣是个老干部,从小就爱跟路眠说些紧巴巴的人生哲理。

    “好,这不也没迟到吗?我们现在赶去,说不定比他们来的还早呢。”路眠马上堵住母亲的嘴。

    这就是亲子的关系,不管多大,还是要顶嘴。

    吃饭是路眠安慰狄慧欣的第二步就是,告诉狄慧欣自己还真有不少朋友。

    虽然这堆朋友还是一堆有着不少不稳定因素的□□包们。

    例如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的周好阳、例如脑残的钢铁直男董尔铎、例如哪的事都要参一脚的彩虹、例如听见路眠在办公室打电话凑上来,询问详情并非常不长眼色毛遂自荐的关凝、例如十分不愿意来,被一堆损友怂恿过来的乔更还有他的弟弟、以及过来出差,顺路被邀请来的任益。

    这些人没几个和自己关系好的,说是群众演员都不为过。

    可是,路眠要的就是这个场面。

    有网吧老板、有好邻居的好朋友、有自己公司的上司、有自己学校的同事、有自己的邻居兼学生的家长、有自己的学生、还有个莫名其妙的大总裁。

    自此这么一扒拉,这群人出了关凝,还都是乔更的至亲至爱。

    自己混的还不如一个游戏宅!

    到那的时候,任益和乔更兄弟已经在那坐好了。

    实际上吃这顿饭是乔更掏的钱,定的地方,要不然凭路眠那点资金,别说来大饭店了,去小饭馆吃一顿,这么多人再喝点酒,也够路眠受的了。

    “阿姨好,我叫乔新,我是路老师的学生。这是我哥哥,乔更,我们现在住在路老师楼下。”乔新看见狄慧欣就跑过来自我介绍了。

    “好孩子啊,路眠,你可要好好教人家,这可是个考清华北大的材料。”狄慧欣被乔新的自然童真打动了,高兴地说。

    路眠扯了扯嘴角,只好答应:“行,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