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爱游戏宅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4
    第14章 今天是恋爱日

    “好啊,我们在一起吧。”路眠看着乔更重复了一遍。

    乔更看着路眠有些湿润的眼圈,不知道该怎么办,继续开口道:“我单身了这么久,没有谈过恋爱,可能会惹你生气,希望你不要太介意。当当然,你要是不喜欢和我在一起的话,你也可以和我说分手,董尔铎都分手那么多次了,我也分次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声音却是越说越小,看得出这家伙还是听不乐意分手的。

    “好的,你要是不合我意,我随时可以和你分手,你也一样。”路眠被他的样子逗笑了。

    怎么告个白还像签合同一样,路眠感觉有一丝怪异,果然乔更一点都不让路眠有违和感问道:“路老师,我们要签个合…”

    “不要!”

    “好吧。”乔更眼神有些闪躲,路眠补上一句:“想都别想,过几天也不会跟你签的。”

    “啧。”乔更露出被戳穿地声音:“我去谷歌一下,要怎么和男朋友相处。”

    路眠实在是无语,刚刚满心的甜蜜现在全然消失,甚至还有点后悔,这好像还是个麻烦事,脑子太乱,信息量有点大。乔更是自己学生的哥哥,这件事肯定不能让乔新知道。周好阳最近出入乔更家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董尔铎钢铁直男,要是知道路眠把乔更拐跑了,刚刚缓和的气氛肯定更加尴尬。还有那个叽叽喳喳的彩虹,气势汹汹的任益。想想都脑壳疼。整理好思绪后路眠看着乔更说:“我们在一起的这件事,可不可以先不要和别人说?”

    “为什么?”乔更不理解。

    路眠把自己的忧虑说给乔更听,乔更更加不理解了:“他们不是我们的好朋友吗?怎么会不高兴呢?”

    “就算是好朋友,原则上的问题大家是不能苟同的。而且我也不是一直不让你说,我打个你能理解的比方啊,我们现在不是在试水阶段吗?公司里有什么项目打算试水,肯定不会先宣告给公众啊,都是试水完,觉得可行,才会展示的对吗?”

    “哦,我明白了。”乔更若有所思地说:“其实我还有个问题。”

    “你说。”

    “路老师你是同性恋吗?”乔更认真地问。

    “到现在才问吗?”路眠懵逼。

    “其实我觉得我好像不是同性恋啊,我只是喜欢路老师而已,看见董尔铎和周好阳就不会有看见你那么开心。”

    这家伙,就是这么一本正经地撩汉的吗?

    “那你看见女生会有看见我那么开心吗?”路眠强压笑意问。

    “偶尔,逢坂大河、小埋、木之本樱、露易斯…”

    “别说动漫里的,现实里有没有。”

    “有,我们部门经理的李秘书欧派超级大,我超喜…”

    “不许喜欢!不许看她。”路眠幸好之前被彩虹拉着科普过一些二次元词汇,欧派如果没记错的话就是胸部?

    “为什么?”

    “还问为什么?既然和我在一起了,就只能看我,不能看别人。”

    “你又没有胸!”

    “闭嘴!”路眠瞪了一眼乔更:“要是我跟你说周好阳真帅,家里真有钱,你心里怎么想?”

    “他没我帅!”

    “你哪来的自信?”

    “本来就是。”乔更很认真的说:“我们可不可以再来一次?”

    “什么?”路眠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乔更立刻靠近的大脸,接着在路眠薄薄的嘴巴上啾咪了一口。

    乔更的嘴巴很薄,很软,贴近的时候,胡茬扎到了路眠的嘴巴,但是动作却是十分温柔。

    浅浅的亲了一口,乔更笑眯眯地看着路眠,路眠有些发毛:“你干嘛啊?”

    乔更却不理他,把头栽到路眠的胸口,耳朵贴近胸口自顾自地听起了路眠的心跳。

    “你…干什么啊。”路眠只觉得脸上有些热,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路老师你的心跳好快哦,谷歌上说…”乔更趴了会儿又说道。

    说了一半路眠捂住了这家伙的嘴,得,人家什么都想的周全了,自己这是被算计了。虽然乔更看的人畜无害的,怎么说话这么直白呢。路眠一时候有点接受不了乔更的节奏,有点慌张:“要不…今天我先回去吧。”

    “不可以。”乔更一把抓住了路眠正要走的胳膊。

    “为什么呀,都这么晚了。”路眠指了指墙上已经指向十一点五十的挂钟。

    “和我一起睡。”乔更说。

    ????

    “谷歌上说,有经济基础的情侣可以选择同居。”

    “那谷歌上有没有说,多长时间是同居的合适时间啊?”

    “谷歌上说,只要双发都同意,就可以了,再说,你又不是没有和我睡过。”

    “我什么时候和你睡了!”

    “昨天晚上!”乔更说道。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个变态啊。”路眠吐槽到,忽而想到今天早上自己脖子上的草莓,警铃大作,这个人不会真是个变态吧:“等一下,你给我解释一下,我脖子上这是什么?”路眠扒开衣领让乔更看。

    “你说这个啊。”乔更很轻松地说:“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桌子上有几个乔新吃剩没扔的果冻壳子,你非要给我演示你小时候怎么玩的,就把这东西全吸脖子上了,你还问我像不像草莓,我觉得不像,像蚊子咬了。”

    所以我担心了半天的事情,根本什么也没有,而且还扒出来了自己的丢人事。

    最后路眠躺在乔更的主卧上怎么都睡不着,却看见穿着睡衣安静地侧脸对着自己的乔更呼吸渐渐平稳,路眠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什么错误决定?

    这种没有丝毫甜蜜感,只有莫名其妙的压力感是什么鬼?

    后来,路眠被‘甩’的那段时间,再次想出今天晚上的苦涩,只觉得自己当时还是太年轻了。这人早早就编织了一扇密不透风的网,从路眠的心脏到他的手里。

    就这样,路眠在一种既不安又十分安全平静的条件上睡了一觉。再次醒来是乔更早起的闹钟吵醒的,这个男人定了至少五个闹钟,从五点半响到了六点四十被路眠给按了。第一次闹钟响的时候,路眠就被吵醒了给按了,起床运动买菜做饭一系列事情都做好的时候,这个家伙的闹钟还在嗷嗷乱叫。路眠拿起手机把闹钟给划开关掉,手不知道怎么按到了开机键,平果x是面部解锁,路眠好奇地看了看这高科技新手机,结果当刘海下面展示的钥匙开锁,面容解锁成功的图案时,路眠吓了一跳。

    “什么鬼啊?我和你长得很像吗?”路眠对着已经有转醒迹象的乔更说道。

    “什么?”乔更奶声奶气地揉了揉眼睛问道,高度近视的他带上了床头的眼睛,才看见路眠手中晃动的手机:“你说面容解锁啊,那天晚上你非要玩,我说只能记录一个人的脸。结果你非要玩,然后就换成你的了。”乔更一边说一边翻了个身在床上找舒服的睡姿。

    “那你怎么不换回来啊。”路眠问。

    “懒得换。”乔更说:“顺便说一下,密码解锁我昨天晚上改成你的生日了。”

    “你干嘛啊。”路眠被乔更突如其来的亲昵吓到了。

    “论坛上说…”乔更话没说完,就被路眠掀起被子,从床上拉了起来:“闹钟响了好久了,你到底定了多少个闹钟?”

    “六个。”

    “你定那么多干嘛。”

    “醒不来。”

    “吵得我都睡不着了,以后我叫你。”路眠站在床头揉着乔更还没苏醒的脸,让这位清醒点。乔更迷瞪着脸又一次地闭上眼睛,双手一搂,脑袋一垂倒在路眠腰上。

    “路老师,你真好。”

    突然被抱住了腰路眠却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只是觉得莫名的安详,像被家里养的狗抱住自己了一样。

    “你几点上班呢啊?这都快七点了。”路眠被熊抱着,揉着乔更有些发硬的发质问道。

    “今天不上班啊,昨天上午开完会就没事了,然后有些心情烦躁就去网吧玩了,今天也去。”乔更打着哈欠说道。

    “那你还定什么闹钟啊?”

    “懒得关了,反正也醒不来。”

    路眠无语,这种老年夫妻之间的安详感是怎么回事。

    最后乔更墨迹墨迹终于从房间出来的时候,路眠已经和乔新上学去了,为了避嫌两个人当然是分开去的学校。

    今天上课的时候,路眠注意到了班里的一个小姑娘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常见的,路眠觉得先观察一下,要是那个叫朱楠洺的小姑娘再打不起精神来,路眠再去问一下她吧。

    毕竟不能什么事都必须和孩子们交流,给他们造成一种老师是知心大姐毫无威严就不好了。

    上了一天的课,因为有审核组在,大家都十分的疲惫,最后下班的时候,路眠只想回去好好休息。

    给乔更发信息。

    “晚上吃什么?”

    “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