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爱游戏宅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1
    路眠锁上浴室的门,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仔细地观察镜子的自己,怎么看都不像昨天什么都没发生。

    突然路眠的手机响了,打电话的人是程东,路眠颤颤巍巍地接了。

    “喂?”路眠的声音十分心虚。

    “喂?班长,你昨天也太厉害了!”

    “我昨天喝太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哈哈哈,这个时候还装什么啊,昨天不是挺厉害的吗?没想到你平时文质彬彬的,原来心里这么凶猛啊!”

    “阿东啊,我昨天到底干啥了,你路哥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到底啊!那么辉煌的事都不记得了?”

    “什么呀?”

    “你打电话给你的学生家长骂了他一顿,还让他来接你了?”

    “什么?我打电话给谁了?昨天不是张聘送我回的家吗?”

    “你学生的家长啊,好像叫什么乔更?是张聘送你的啊,你那个学生家长,看着穿的板正的西服,像从那种高级公司里出来的,结果竟然是打车来的,不会开车,最后还是张聘夫妻俩送的你啊。”

    说到这里,路眠羞愧难当地挂了电话,所以他娘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路眠在马桶盖子上坐了半天,深呼吸了几下,给张聘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很吵吵,可能是张聘已经上班了。

    “喂?”张聘的语气很不好。

    “喂,是我。”路眠心虚地说。

    “我知道是你,不是你,这个点的电话,我不会接的,酒醒了?”

    “嗯…算是醒了吧,我就想…”路眠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

    “你别跟我说你喝断片了,不记得昨天晚上都干点啥。”张聘叹了口气道。

    “…”

    “没事,借我那一百万,不着急还。”

    “哈?”

    “逗你呢。”张聘笑了笑,听那边虽然语气很不耐烦,但是至少不是生自己的气,路眠放心了些。

    “呵呵,聘哥你别吓我了,我真不记得我昨天晚上干嘛了。”路眠彻底无语了,怎么越是想知道什么,这群家伙的废话越多呢?

    “没什么,不就是吵吵着要找对象吗,还说管他男的女的,你全都要。还非要拉着我们哥几个给你做见证人,要在今年过年班级聚会的时候给我们带过来对象。”张聘说话中憋着笑。

    “就这么多?”路眠有些怀疑地问。

    “当然了,你还有别的事吗?我这儿还有点事,你没事我就挂了啊。”张聘那边似乎有人叫他,他也像是很忙的,路眠让他去忙就挂了电话。

    好的,知道了,昨天自己好像办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想要搞清楚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只有打通那个男人的电话,那个给自己发信息的男人,毕竟联系起来证人的证词,自己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自己和乔更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吗?

    冒着寻死的信念,路眠打通了乔更的电话,电话嘟~嘟~的响了两下,那边的人接了电话。

    “喂。”低沉的声线传过来,这该死的甜美,声音好苏啊。

    “喂,我是路眠。”

    “什么事?”对方的声音听着波澜不惊,好像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我昨天晚上喝了点酒。”

    “嗯,我知道,你打电话让我去接你了。”

    “啊,真的啊,麻烦你了,没有耽误你的事吧。”

    “没有,项目刚做完,昨天是正常下班的。”

    “那我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啊?”

    “有,你吐了我一身,我的上一套衣服才送干洗店,我现在只能穿董尔铎的衣服。”

    “抱歉,抱歉,干洗的钱我会付的,要是洗不干净了,我就再给你买一套。”

    “好。”

    “我还干过什么吗?”

    “你忘了吗?”对方的声音有些迟疑。

    “嗯…”路眠慢慢悠悠地回复

    嘟嘟嘟…

    电话被挂了!

    什么鬼啊!什么意思啊!发生了什么!您听我解释啊!我昨天是真的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啊!你给我解释一下,我脖子上被咬的草莓是什么东西啊!我的裤子是被我自己扒的,还是被谁扒的啊!

    一万头草泥马从路眠头上奔驰而过,路眠紧接着又给乔更打了个电话,显示对方已关机。

    游戏宅是永远不会让手机没电的。

    乔更一定是挂了自己电话。

    剩下的时间是漫长又折磨的,路眠在乔更家墨迹了到了做晚饭的时候,彩虹给自己打了电话,问路眠和乔更怎么了,乔更说今天家里有客人,让你多做点饭,为啥不直接和你打电话。路眠胡乱扯了个自己手机刚刚关机了,估计是打自己的没接。

    晚上路眠在沙发上盯着乔新在最后一刻狂补作业,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路眠一个不好。”董尔铎语气不咋好。

    其实路眠和董尔铎两个人一直气场就不合,路眠是个纯gay,董尔铎是个钢铁直男,两个人谁也看不起谁。

    “你还有女朋友?”路眠抑郁了一天,正愁没地方发泄呢。

    “欸?”董尔铎瞥了路眠一眼,往沙发上坐:“你别看不起我,小哥,追我的人可是一大堆。”

    “你确定?”路眠瞥了一眼董尔铎的直男穿搭,为现在女性的审美表示怀疑:“不会又是网上的男伪女萝莉音吧。”路眠吐槽道。

    董尔铎一听对方奚落自己,十分不高兴但是碍于乔新还在场,又不好意思互相揭开伤疤,只能闷声闷气到:“不是,我妈给我找的对象,抢亲认识的,请她吃了两次饭,骂我是个直男癌和我分手了。”

    “你确定,你俩是真的谈了?”路眠问。

    “那当然,她都吃我的,喝我的了,还和我打过电话,给我说晚安。这要不是谈了,难道她就是个骗子?也不一定,说不定是骗吃骗喝的骗子。该死。“董尔铎陷入深思。

    路眠不忍直视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捂嘴偷笑的乔新。

    “他一直这样?”路眠匪夷所思地问。

    “耳朵哥,一直这样。”乔新笑的不行了。

    “你俩说什么呢?我怎么样了?我女朋友那么多,你们两个嫉妒了?”

    “没有,没有。”路眠和乔新异口同声地摇头憋笑道。

    接下来的时间,意外的变的很有趣,董尔铎是路眠从没有见过的钢铁直男,董尔铎渐渐透露,初中的初恋把自己绿了,高二时候的女朋友卜田田,和自己谈了一个星期后,嫌自己太花心和自己分手了。

    “你高中,挺受欢迎?”路眠不可思议的看着董尔铎:“那些女的没病吧。”

    “同问。”已经放弃写作业的乔新插嘴道。

    “你这是在怀疑哥的魅力吗?哥高中的时候很帅的,我有照片要看吗?”

    这人是有多自恋,一把年纪了还留着自己高中最辉煌时候的照片,路眠充满了好奇。

    董尔铎从手机相册里翻出自己的照片,及其炫耀的甩给路眠和乔新。

    乔新率先看着那张照片笑出来,一头红棕色的炸毛杀马特发型,黝黑又细长的眼线,铆钉

    “我去洗洗眼睛。”

    “我也去。”

    被董尔铎那么一闹,路眠的心情似乎也好多了,过了会儿彩虹也来了。

    “哟,你怎么来了。”彩虹贼眉鼠眼地看了看路眠,又看了看董尔铎。

    “你们是多不愿意看到我?怎么都是这一句话。”董尔铎无语道。

    “你来多久了啊。”彩虹继续问。

    “差不多半个小时了。”董尔铎看了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