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爱游戏宅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0
    路眠做好了饭,去叫乔新起床,乔新还有些起床气,被叫醒的时候脸耷拉地厉害,和乔更还真像。

    等稍微清醒了点,乔新才问道:“路帅你眼睛怎么了?”

    “昨天晚上磕到床头柜上了。”路眠回答道:“今天我不去班里了,你给我好好保守秘密,不要今天一天不去,你们这群家伙炸了窝!”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虽然这么说,但是乔新还是露出奸诈地微笑,路眠汗颜啊,看来一会儿还得和关凝打个电话,让关凝帮忙看着班。

    待两个人都上班了以后,路眠独自一个人坐在乔家的沙发上,叹了口气,拨通了周好阳的电话,两个人约在了在臣山道的一个由私人空间的清吧见面。

    到了时间,路眠戴着墨镜看着带着口罩的周好阳,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进了房间,路眠坐到沙发一头,周好阳坐在另一头。

    “知道我约你来是为什么吗?”路眠冷冷地看着对方。

    “想和我复合?”周好阳笑嘻嘻地说。

    “我不想,周好阳你放过我吧,温醒他们已经被我打扰到了,你放过我吧,别再互相折磨了。”

    “那你就不能换个思路,咱俩好好的,你可以搬到我那住,我可以照顾你,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也给你要房租。关于之前那件事,我真的知道错了,那是酒后乱性,而且那个孩子,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没有强迫他啊。”周好阳还想说,看着路眠看着自己笑,那笑容看着自己发颤。

    “周好阳,我曾经也很喜欢你,可是我们回不去了,我曾经也以为我可以原谅你,可是我不能。你玩了个孩子,这就是我心里的一个结,解不开的。可能我是很没用安全感吧,可能我是矫情吧,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可能原谅你了,你知道吗?”路眠淡淡地说。

    这是两人分手以后第一次心平气和地聊天,但是气氛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压抑。

    周好阳还想解释,可他张不开嘴,他觉得嗓子里酸酸的,连抬动嘴巴的能力都没有。

    他知道路眠这次是真的哄不回来了,以往路眠矫情的时候,也会说很伤人的话,但多少都会给自己一个台阶,可这次对方是一点情面都没留。

    “那…我还有机会…”周好阳良久才开口。

    “没有了,你觉得还有吗?”路眠冷笑道。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吧,你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家里面也那样,朋友也没几个,好歹给我个机会,照顾你,作为朋友,我不会逾矩的。”

    听了周好阳的话,路眠也有些语塞,心里又有些后悔,周好阳似乎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

    “不说,就是默认了?”周好阳强颜欢笑。

    路眠看着有些于心不忍,默默地站起来,走了。

    “等一下。”周好阳在座位上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

    “这周六你生日,要不要给你…”

    “不用,这周六我和大学舍友聚会。”

    “好…好吧。”

    因为这次的无故请假,让审核路眠初一英语组的女审核人员似乎对路眠有些不满,但估计是碍于路眠是正当请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路眠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路眠自然也是感觉到了低气压,只能如履薄冰地上课备课,给班里开班会,这一周过去路眠累的不行。

    不过好在乔更最近似乎也因为项目好久没见过,一顿饭吃三顿,周四那天晚上的饭菜都没拿走。路眠把饭扔了又做了一份,这么一过就到了周六。

    周六的早晨路眠从银行取了一些现金,早上去给乔新做饭的时候,发现昨天晚上的饭还是没拿走。

    到了晚上,路眠怀着忐忑的心情参加完聚会,在席上看见了各位兄弟带着自己或娇媚或可爱或大方或贤惠的女朋友到场的时候,路眠内心是复杂的。

    “要不你们先聊,我打扰了。”最后姗姗来迟的宣传委员协女友进来的时候,路眠打趣道。

    “哈哈哈哈,兄dei啊,你怎么还单着呢!”程东哈哈大笑,拍了拍路眠的肩膀,身边娇媚的女朋友也笑盈盈地看着路眠。

    “路眠大哥,长这么帅,条件这么好,怎么会有女朋友?别不是金屋藏娇,不忍心让我们看吧。”娇媚女笑道,眼睛滴溜溜地在路眠身上转。

    “哎,太挑!”章彰插话道:“大学那会儿好多女生追他,他一会儿嫌这个脾气不好,嫌那个头发不够长,嫌这个长得不好看,又得挑就是好。”

    “真是的,全宿舍就他最挑。“孙忠冠突然拽住路眠的手,装作很认真地说:“班长,你可别是喜欢男的吧。”

    路眠笑了笑:“我要是喜欢男的,我先追你行不。”话一说出口,孙忠冠的萌妹打扮女友率先捂住嘴笑了,嗯,是腐女了。

    腐女的群体这么庞大吗?

    “不过要说恩爱,还是属我聘哥,当时你俩大学那会儿,到底有没有啥意思啊。”章彰看向恩爱的不行的张聘和女学委。

    “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些干嘛。”女学委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大学的时候和宿舍的人关系就很好,自然没有别人的女朋友那么拘束。

    “大学那会儿,我可是一心向学。但是最后发现身边竟然还有一直陪着我的,这么好的女生,我当时觉得就是她了。”张聘十分肉麻地说下来。

    瞬间,桌子上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

    太秀了!

    饭桌上的气氛其实是很好的,大家似乎商量好的,故意在路眠面前秀恩爱,看的路眠内心空虚的不行,只能一直灌酒,最后好像有些喝高了,断片了,好像是张聘夫妻俩把他送回家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扑面而来是熟悉的味道,深色的被罩罩在路眠的身上,身上十分粘腻,似乎是昨晚回来后没有沐浴。

    路眠揉了揉头晕的脑袋,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何地,他竟然躺在乔更的床上。掀开被子时,突然发现自己的手里抓着一大把红色的钞票,自己竟然还没穿裤子。

    ????

    这什么情况?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坚持看下来我文章的人。

    很爱你们。

    希望你们可以提出评论。

    第12章 今天是什么鬼日子

    路眠宿醉醒后,脑壳还有点晕晕的。大学的时候没少喝酒,路眠自诩酒量还算不错,可能是昨天的气氛使然,基本上酒桌上的人一人递一人的敬酒,喝到最后,路眠自己都喝开了。

    好像自己还吵吵着要找对象,拿着酒瓶子直接吨吨吨?记不太清了,记忆都是一片一片的空白。彻底清醒后,路眠下床找手机,手机就在床头柜上,里面信息很多,很多没啥用的。

    只有一条信息是乔更发的。

    嘤嘤嘤:刚刚你说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的。

    这人说话不带颜文字了?

    不,这是重点?什么事?自己昨天晚上干什么了。

    仔细一看时间,凌晨三点零五分。

    ????

    路眠吓的不轻,马上走出房间,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出了门看见了在沙发上玩手机的,还被路眠的动静吓了一跳。

    “路老师?你怎么在我家?”

    ????

    “我…”路眠有点脑壳疼:“我昨天喝了点酒,怎么就来你家了。”

    “噢,昨天半夜是你来了啊,我还以为是耳朵哥又失恋来找我哥了。”乔新把手机藏起来,老老实实地拿起作业装模作样地写起来。

    路眠庆幸自己没丢脸丢到自己的学生面前,之前住在这儿临时买的洗漱用品还没扔,路眠洗漱过,给自己接了杯水,就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乔新,一边想昨天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路帅,你的脖子怎么了?”乔新显然根本不想写作业,写个作业,屁股跟长了钉子似的,一会儿去接个水,一会儿去洗个脸,一会儿去剪个指甲,最后瞎瞅的时候看见了路眠脖子一片一片像被虫子叮过一样的红色。

    “什么?”路眠没明白什么。

    “就脖子上一块一块的红色,是不是过敏了?还是被虫子咬了?”乔新指了指路眠的脖子。

    充满疑惑地路眠走到浴室,照镜子。

    ????

    这可不是什么蚊子叮了,不是过敏了,这是小草莓!被人用嘴吸得!发现了这么不得了的东西,路眠彻底懵逼了,突然他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有点不舒服,自己的身体的某些部位还有些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