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爱游戏宅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6
    嘤嘤嘤:下来做饭(〒︿〒)好饿哦。

    路眠这才看表,好家伙都快八点了,这还不让我休息一下。

    路眠穿好衣服,出门正好遇到在客厅玩游戏的周筱筱,给她解释了一下,最后跑下了楼。

    敲门的时候,路眠又看了看那个备注乔更的嘤嘤怪,这个会用颜文字奇怪表情的,真的不是董尔铎而是乔更吗?

    乔更开了门,路眠看了看对方一脸冷漠的表情,更加怀疑了,不是董尔铎的恶作剧?

    经过昨天玩游戏半天的了解,路眠看出来董尔铎是个还算正常幽默的人,而且也对自己的兄弟很在意,和自己吵了那一架后,对自己也是平平淡淡,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正在路眠纠结的时候,乔更开口了:“好饿啊。”

    路眠正在反应过来,马上收拾东西做饭起来。

    因为食材昨天的买的差不多了,路眠就直接做起饭来,这边咔嚓咔嚓地切菜,突然觉得后面有动静,路眠回头,发现对方倚靠在厨房门口看着他。

    路眠觉得有点微妙,笑着说:“你干嘛?”

    “我学着点,要是哪天你不在,也许我还能亲自下厨。”

    “看能学会什么啊?你过来,我教你。”路眠也就是说说,他可不觉得,这位少爷能自己下厨,应该只是三分钟热度。

    路眠简单介绍了一下,刀具的分类,哪些东西用哪些刀切,切肉找纹理切比较好切,怎么拿刀,用什么刀法舒服…

    对方也不插话,连声嗯都不说,弄的路眠挺没有成就感的,就好像说的话对方没在听一样。

    可是当路眠把刀给对方,对方试了两下后,轻松地切起菜来的时候,路眠才意识到,对方不是不回答自己,他单纯的就是懒得说话而已。

    炒菜的时候,路眠让乔更先离远点看着,乔更不动。

    “你想自己来?”路眠看着对方木讷地站在那,好奇的问。

    “嗯。”乔更点点头。

    “那你来吧,这顿算不算你做的饭啊,我的工资不用给了。”路眠笑嘻嘻地说。

    “好。”乔更点点头。

    呵,我就是客气客气,我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这家伙哪次客气过。路眠闭上了嘴,安心地看着乔更,给他递材料,教他放多少东西。

    虽然说最后的成功,不尽人意,但是过程还算和谐,路眠也多做了一道菜救急,这顿饭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就是太晚了,路眠收拾碗的时候,都已经快十点了。

    “乔新还不回来吗?”路眠问。

    “和我爸吃完晚饭,让司机送他回来,估计马上到了。”乔更坐在客厅玩着平板说。

    “你怎么不和他一起回家。”

    “回家玩游戏他们老说我。”乔更回答。

    “那你就不回去了?”

    “你不也不回去吗?”

    …当我什么都没说。

    路眠沉默了会儿说:“他们大概不太希望我回去吧。”路眠说的很低沉,表情很严肃,一副你别再问的表情,可是吧,偏偏有人就是没长眼色。

    “为什么?”

    啧,你说为什么,我就跟你说为什么,岂不是很没面子?

    “他们盼着我带个女的再回去的见他们。”路眠擦桌子的时候说,其实说的也没错,所有人都期待路眠回来能带个女人回去,而不是男人。

    “那正好。”乔更放下平板,语气严肃地看着路眠。

    路眠被他正襟危坐的样子吓到了。

    脱了围裙,擦了擦手,问道:“什么正好?”

    “正好,我每个月的相亲,你替我…”乔更还没说。

    “闭嘴!”路眠嗔怪地看着乔更说。

    “好吧。”乔更委屈地闭上嘴,安静地继续玩游戏。

    路眠收拾好,还有些不适应,之前都是回房间休息,现在是要回楼上,正要开门回去,门被敲响了。

    路眠看了门,敲门的人正是乔新,后面站着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看着还算年轻。

    乔新看见路眠开心地叫:“路老师,怎么晚你还在啊。”

    “今天我有点事,做饭做晚了。”路眠笑着说,想招呼司机进来坐,又觉得这不是自己该说的话,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开的门,这话该不该说呢。

    “要不您进来坐会儿?”路眠问。

    对方瞥了路眠一眼,就那一眼,路眠就知道那不是个司机,那是个带有鄙夷的眼神。

    “您就是乔新的班主任老师?”男人问。

    路眠觉得羞愧难当。

    男人似乎并不是单纯地问,就是来找茬的:“在学生家里靠做饭赚外快?还和别人合租房子?”

    路眠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爆红了。

    只能唯唯诺诺地说:“是。”

    这人来者不善啊,路眠想,自己的这份还算愉快的工作怕不是要没了。

    男人拎着乔新的行李,忽视了路眠进了房间,环顾四周,最后眼睛落在了玩游戏的乔更身上。

    “你怎么还在玩游戏?”男人皱了皱眉头,似乎对乔更玩游戏的事情十分不满:“你父亲公司里给你的文件你看了吗?”

    乔更无所谓地说:“还没看。”

    “你怎么还是这样,本来你父亲以为你到了新环境,会选择自力更生的,会放弃你那些小孩子把戏的。”男人说。

    乔更没理他。

    “你最好快点想清楚,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你再不做决策,你父亲真的会一气之下把公司给别人的。”男人又说。

    “让他给啊。”

    “到时候,你可得不到半分钱。”

    “是,钱不都在你那吗?我让给你的。”乔更放下手中的游戏机,嘲讽地看了对方一样。

    路眠从来没看过一向温柔中二又有点傻的乔更,露出那么霸道总裁的样子。

    这一定不是因为对方有钱,不是因为对方是有钱人的儿子,而这么觉得的。

    男人似乎被乔更啊。

    路眠看了看在一旁看热闹还笑嘻嘻的乔新。

    “这有什么好笑的?”路眠吐槽。

    “他俩老是那样,我哥逗他跟逗猴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