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爱游戏宅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1
    两个人继续和谐安静地打游戏。

    后来乔更出了国,然后因为耐不住寂寞,又回来了。明明在外面和在家里一样寂寞,没有朋友,可是在外面反而缺少了一种安全感,那个时候乔更才体会到家的温暖和力量,可是已经晚了,他长大了。

    凭着外国某知名大学的毕业证,乔更很快找到了工作,他在离家不远的吴北市扎了根。黎阳产业父亲已经转手‘卖’给了别人,自己宣布两年后退休。老来得子的乔军锋宠爱二儿子,让陈沉静有些生气,偏爱大儿子的他,因为对方的偏爱和老头吵了好几次,最后两个人赌气般的把乔新送到了乔更身边。

    看着那个小的时候因为摔坏自己游戏机,被自己暴揍一顿,却在乔更出国后天天吵吵找哥哥的乔新,乔更心软了,把这个孩子留在了自己身边。

    可他现在有些迷茫了,总害怕自己教不好弟弟。

    自己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路老师不也这么说吗?

    乔更换过一次公司,上个公司是高价聘请的乔更。

    乔更那时候刚刚回国,而且才毕业,还不了解国内的行情。所以带着以前在国外的形象就来了。

    他被人嘲笑钥匙扣上挂着小娃娃,其实那是限量版的高达独角兽扭蛋。

    他被人嫌弃说话时爱带“ok”好像多想突出自己是个海归一样,其实ok只是个宅用语。

    他被人拍到下雨天自己穿了雨衣雨鞋打了雨伞,说那样蠢,怕不是脑子不好。其实乔更觉得下雨天步行只打雨伞的才叫蠢吧。

    …

    总之在各种冷暴力下,乔更被叫进了办公室,结束了那可怕的流言。

    自己在午休期间从办公桌里拿出游戏机打游戏的照片被摆在面前。

    乔更觉得自己一点错都没有。

    老板觉得也没有,只是这个人自己不想要了,这只是个借口罢了。

    到了新公司,乔更似乎明白点了,似乎明白了高中时董尔铎就明白的道理。

    玩游戏是小孩的行为,成年人在玩就是幼稚了。

    乔更觉得董尔铎说的对,又觉得董尔铎说的不对。

    他想起网上最近流传的一个段子。

    说:众所周知,肥宅连呼吸都是错。

    他也算是个肥宅吧。

    没有朋友,只会玩游戏,没有兴趣爱好,只会玩游戏,没有交际能力,只会玩游戏。

    可是就算被人嫌弃,被人排挤,乔更也不觉得作为宅有什么不好,好的游戏会让自己忘记悲伤。

    就算没有异性喜欢,乔更也觉得没什么失去的,ga1ga里有一堆女生抢着安慰自己。

    很多宅会因为自己是宅而感到羞耻,出门在外都会刻意隐瞒自己是宅的事实。

    董尔铎是个宅,却从来在外面不玩游戏,彩虹是个腐女,却在外面装的大义凌然的样子。

    逼着自己放弃爱好,去迎合世界真的对吗?

    就因为整个社会对宅的偏见,而去隐去自己内心所爱的东西真的对吗?

    把执着于宅,执着于自己所爱的行为,乔更这种想法,归于“中二病”“长不大的孩子”“不懂得社会的残酷”真的对吗?

    为了不寂寞,为了去迎合不喜欢宅的人,而放弃游戏,放弃漫画,真的会不寂寞吗?

    他理解董尔铎,彩虹的做法。

    他真的理解。

    他也很赞同。

    可是每个人三观不同,选择也会不同吧。

    他不愿意放弃自己所爱的事情,就是喜欢玩游戏,玩那种“大人”都玩不好的“小孩才玩的游戏”。

    他是个游戏宅,为了不让别人感到不适,他叫自己“游戏玩家”。

    但是他不会刻意隐瞒,他就是喜欢游戏,就是宅。

    如果哪一天自己会喜欢一个人,那个人或美或丑,或高或矮但必须是,连带爱我一样尊重我所爱的事物。

    而不是把他贬为不值一文的垃圾游戏。

    作者有话要说:

    乔更可以被叫“小孩子思想”

    可能会有读者讨厌

    但我喜欢他。

    第7章 今天是跟踪日

    这几日,路眠算是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游戏宅。

    据乔新说,他哥工作是弹性制度,有项目就去做,没项目就歇着。虽然有项目的时候很难过,乔更创造过五天就睡了五个小时的记录,但是没项目做的时候,确实闲到升天。

    恰好这个国庆,乔更就放假了。

    几天内,乔更除了吃饭上厕所拿快递,几乎没出过房间门,都是一进屋随手反锁门。路眠有次做了手工榨的果汁,给乔更送去。进去看见垃圾桶里塞满了可乐瓶子,路眠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里的怪兽,砍砍砍。

    路眠看了会儿,觉得怪有意思的,就坐在床上喝着果汁看着。不知道是怪物太菜,还是乔更太厉害,看着屏幕上飞出重影的小人,在那跑来跑去,路眠觉得要是自己操作,这小人肯定早就死了。

    “这是什么游戏啊,看着好好玩,我也想玩。”路眠随口道,他对游戏没什么兴趣,只是单纯地看着对方玩的有意思。

    “你的笔记本电脑肯定带不动。”乔更面无表情地说。

    路眠这几天还发现乔更有个特别大的特点,回答别人问题,从来只回答最后一个。

    就比如路眠问乔更:“你饿不饿啊?想吃什么啊?你爱吃什么呀?”

    他只会说:“我爱喝可口可乐。”

    或者只听别人最后一句话。

    比如路眠说:“我要下楼去买菜顺便去超市,有什么要带的吗?我没钥匙,一会儿我叫门记得给我开。”

    乔更就会问:“你出去干嘛?”

    路眠觉得和乔更聊天挺费劲的,自己本身就是个语速快,性子急的人。以前没少因为这个事情,被周好阳说,可是还是改不了。

    偏偏这个人,慢慢悠悠地回答自己,让路眠觉得自己没脾气。

    “我问你这个游戏叫什么?”路眠再次发问。

    “猛汉王。”

    “你骗我,这上面明明写着onster hunter or1d,这不是怪物猎人世界吗。”

    “你翻译的不对,怪物猎人,猎是动词。我玩的游戏叫猛汉王,猛汉狂捶怪物。”乔更说。

    路眠反应半天:“所以,现在是在装(哔~~~)吗?”

    乔更没理他,笑了笑,继续猎怪物。

    这家伙还真是莫名的有趣。

    又看了会儿,路眠觉得有点头晕,那个镜头晃得路眠难受,就不看了,坐在乔更床上揉眼睛。

    听着那边打斗音听了,路眠睁开眼。

    “头晕?”乔更问。

    “有点吧,我不经常玩电脑,有点不适应。”路眠闭着眼揉着太阳穴说。

    听见那边有动静,接着是人靠近的声音,路眠睁开眼,发现对方的手托着,手指上似乎摸了药膏:“我这有提神的药,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