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爱游戏宅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0
    “我有个问题。”路眠仰着头冷冷地说。

    “路老师你说吧。”乔更努力让自己扯出来一个皮笑肉不笑的难看微笑。

    “你这个题目叫这个。”

    “嗯。”

    “是不是因为你不知道我叫什么。”

    乔更听到路眠的提问,表情僵硬,缓缓地把头扭到了一边。

    “你以为把头扭过去就可以装听不见了吗喂!”路眠再也忍不住了,他记得大学的时候自己还追过十万个冷笑话,要是自己也有能把吐槽变成能量的呆毛,每次遇到这位乔先生,自己的吐槽能力肯定都是爆满的。

    乔更听见路眠的怒吼,神情又变的紧张了起来:“对不起!”

    路眠觉得自己心太软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在合同上签下工工整整的路眠两个字。

    “我叫路眠,道路的路,睡眠的眠。我是乔新的初中班主任兼英语老师,我在你们楼上和一对情侣合宿,我的电话是132xxxx231,毕业于吴北师范大学,老家是陵南市花内县,喜欢小猫爱喝奶茶,吃原味冰淇凌,有一辆二手大众,车牌号是北a797c,你最好给我记清楚了,下次别再问我是谁了。”路眠一口气说完,前面那些他还是照着以前自我介绍来,后面的完全是学着乔更的样子讲。最后路眠把写好的合同拍到乔更的胸口,潇潇洒洒地回房间去了。

    乔更拿着合同,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乔新玩着:“哥,你干嘛呢?”

    “路老师,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路帅确实很好啦,我们隔壁班的人都超羡慕我们,我们好多犯了事的他都不是直接处罚,而是跟我们一个一个面谈;学习跟不上的,他还专门安排补习;虽然脾气暴躁了点,但是从来没体罚打骂过我们,毕竟他一生气那个气场也挺可怕的。总之我们路帅可好了。”

    “嗯。”乔更看着手里的合同,他觉得乔新说的路眠很好,可是和自己心里的温柔还不一样。

    他其实也和自己一样是那种会认真考虑别人感受的人吧。

    作者有话要说:

    开学真可怕

    六个女人相当于五百只鸭子

    我从昨天下午打开文档写到晚上八点才写了一百二十三个字。

    第6章 乔更的片场

    乔家在是西和市有名的,乔军锋八岁父母双亡,收留于隔壁的奶奶家,奶奶是个温柔的人,对小军锋的教育不算严厉,但是小军锋懂事的早。所以十四岁的时候,小军锋拿着和奶奶一起捡垃圾赚的钱,去参加了个邻省的酒会,他不是为了玩,是为了学习。

    十五岁他自己跑车赚了第一桶金,那时候,跑车是指,拉着近自己体重两倍的货物的推车,跑了跨两个省运输货物。

    接着他拿着钱投了一所快要倒闭的职业学习,改名为黎明小学,救济了很多面临失业的知识分子。

    后来黎阳小学旁边建了所黎阳中学,黎阳中学有了所黎阳高中,最后本来居于郊外的房子,移到了市区内改名黎阳国际高中。

    所以西和市的人每每提到年度感动西和十大人物之一乔军锋的时候,都会竖起大拇指。

    提到乔军锋那个能干的又贤惠的老婆陈沉静的时候,也会表示郎才女貌。

    至于乔军锋的儿子…

    没听说过,学习怎么样啊?

    乔更作为乔军锋的儿子,经常觉得有没有父母都一样吧。

    一家人一个月基本上没时间一起吃饭,父亲跑来跑去为了房地产项目,现在黎阳产业都是他成名的噱头,母亲跑来跑去和各种名媛贵妇参加妇女协会,参加各种旅行,参加各种慈善。

    他的学习不好不坏,在班里算得上中等,个子高,但是又瘦,所以在班里坐在最后一排很容易被忽视。

    他上的黎阳学校,老师对他还有三分畏惧,毕竟这可不是校长的儿子,这是董事长的儿子。但是乔军锋从来没提过这个儿子,老师们也不敢乱言,所以学生自然就不知道坐在班级角落,那个不爱说话,上课下课都低头玩手机,游戏机的人是谁的儿子。

    他们在意的是,谁是班里长得最好看的姑娘,哪个男生是班里最绅士的,谁的爹家有钱,谁的妈家有钱,谁学习最好。

    乔更有个喜欢的女孩,名字叫卜田田,是个唯一会对他也微笑的姑娘。她学习也不好,也坐在后排,是唯一在高中部还会看着他玩游戏看的入迷的。

    初中部的那群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看游戏的人已经没有了,他们现在都长大了,不玩这种幼稚的玩意了。

    “你玩的这叫什么?”卜田田问。

    “我不跟你说了很多次吗?”乔更说。

    “可是我记不住嘛,这上面都是英文,我英文经常考零蛋的。”

    “这叫1ooooo1oo1。”

    “你又说了听不懂的话了,小心,那个会到处怼的乌龟!”卜田田喊出来。

    “卜田田!正上课呢,出去罚站!你是个女生!这已经是这学期第十三次罚站”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生气地吼道。

    班里哈哈哈地笑起来。

    卜田田的闺蜜们笑的最是开心。

    卜田田吐吐舌头,给乔更眨了眨眼,嘴里小声地说:“加油哦~”然后跑到班门口罚站去了。

    乔更的马里奥又被撞死了,他抬头揉脖子,看见卜田田看着自己的方向笑眯眯地。

    乔更不自觉低下头脸有些发烫。

    所以说,网上有个段子说,世上最大的错觉就是别人喜欢自己。

    所以当,乔更有次无意间听到以下对话的时候,真的很难过。

    “田田你真是太厉害,太有胆量了。”a说。

    “为了爱,女人果然是疯狂的。”b说。

    “什么时候做了董夫人,不要忘了请吃饭哦。”a说。

    “对对对,请吃饭!”b说。

    “干嘛啊,说什么呢!”卜田田捂住通红的脸说。

    “其实,我和小霞有个大胆的猜测。”a说。

    “对,我们俩怀疑你同桌,那个叫什么乔更的,喜欢你!”b说。

    “啥啊!别瞎说!”卜田田打两个人。

    “你听我给你分析哦。”b仰着头说:“他平常都不怎么和别的女生说话。”

    那你们主动和我说过吗?

    “他平时只有看见你的时候会笑。”

    “还有还有,上次你被罚站的时候,我看见他偷看你了,而且还脸红了!”

    “对对我也看见了,太可怕了!”

    卜田田脸色羞红:“你俩别说了!羞不羞人啊,我不会喜欢他的。”

    “为什么啊?”两人同问。

    “你看他平时都不怎么学习,只知道玩那些小孩子玩的游戏,那还是我们初中玩的呢。而且他也不怎么爱说话,跟个机器人似的,最主要我喜欢董哥,是因为董哥比较酷嘛。”

    “欸~我懂我懂,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董哥就是那种坏坏的男生。”

    “噫~~~”

    后面的话乔更没听见,他觉得听人说话总归是不好的,回到班里时,乔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卜田田罚站经常站的靠窗的位置。

    果然直角线过来,先看到的是董尔铎。

    其实乔更不喜欢董尔铎的,只是董尔铎喜欢玩乔更的游戏机,还是偷偷摸摸的那种。

    因为董尔铎说:“玩游戏机是小孩子的把戏。”

    坐在自己床上的乔更头都没抬,问坐在自己书桌前椅子前的董尔铎:“那你还玩什么?”

    “背着别人就没关系了,不要破坏我的形象嘛,你也帮我保守秘密。”董尔铎自以为很帅地对着乔更挑眉,乔更没理他,觉得那样挑眉像羊癫疯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