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爱游戏宅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3
    伴随着一声惨叫,在屋里通过猫眼偷看的温醒和周筱筱赶快打开房门,把砸了一下还没过瘾,还想再砸几下的路眠拉进了屋里。

    周好阳似乎也被砸急眼了,疯狂在外面拍门。

    最后还是邻居夫妇把周好阳给骂走了。路眠全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那几块可怜的牛排被丢在楼道里,被周好阳踩成肉泥。

    路眠自己也想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只是烦躁。

    也许自己真的是不喜欢被背叛吧。也许自己真的是害怕背叛吧。就算表面装作无所谓,理性告诉自己可以原谅。

    其实自己没有那么大度吧。

    自己果然还是没有安全感吧。

    所以想了一晚上,终于在凌晨两点看着最新热播的电视剧睡着。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有点晚,九点起来的时候,周筱筱和温醒已经上班去了。

    路眠把周筱筱贴心用碗盖好的,快凉的米汤送入肚子里,觉得自己是个可悲的人。

    既担心背叛又不甘寂寞,想付出又怕得不到回报。

    一点五十五路眠从房间出发。一点五十九敲响了乔新和他哥的家门。

    敲了良久,似乎里面没动静。难道乔新没有跟家长说吗?路眠翻起手机里面备注的乔新哥哥乔更的通讯录,正打算按下绿色的键,门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留着黑长直发的女人。路眠想乔新家应该算是有钱,准不可能和自己一样和别人拼房吧,开门的女人看着还有些年轻,大概也是和自己同龄的人,可能是乔更的妻子吧。

    “是嫂子吗?我是乔新的班主任老师,我叫路眠。”路眠挤出职业微笑,微微鞠躬与彩虹握手。

    女人摇头正欲开口说什么。

    “谁啊?”后面一个闷声闷气地声音传来,似乎是刚刚睡醒。

    路眠顺着声音望去,只看见一个身高约有一米八加,但是因为驼着身体看着不怎么好看的,穿着灰色真丝睡衣的男人,蓬头油面地眯着眼看向门口。

    女人地说:“说是新新的班主任,路眠。”

    男人这才恍惚间像是想到什么,匆匆进房间戴上黑框眼睛,走向前与路眠打招呼。

    男人看了看家里的挂钟:“啊,都这个点了。路老师你好,请进。”并伸出手跟路眠握手。

    路眠很是奇怪,这个家为什么还有挂钟这种搭配?

    路眠低头间看见了男人小拇指留长的指甲,很是难受。作为一个强迫症,路眠的指甲向来修理的整整齐齐,剪的很勤。看见男人留着很长的指甲,心里很是不舒服,想到留长指甲的目的,路眠心里膈应了一下,还是保持着职业素养,与乔更握了握手。

    房间里却是比想象中干净,路眠猜想是女主人的作用。看着女人小小的矮矮的,很是温柔惹人怜爱。恐怕乔新的毛病,一方面是家人不管,另一方面也许是女主人惯出来的。

    路眠坐在了沙发上,乔更十分不自然地坐在一边。

    “我这次来家访,主要是说一下乔新在学校的情况,他不在家吗?”路眠之前特意强调,乔新必须也到场,现在看来这个小混蛋是逃跑了。

    “乔新?”男人反应了半天,掏出了手里最近大火的平果x,在手机上敲敲打打,估计是在找乔新。

    路眠也趁机打量起来房间。房间的构造和自己楼上的那间一样,但是可能是家里有钱吧。

    房间的装饰都是很有逼格,灰色系的客厅,看着却不觉得压抑,反而有种舒适高雅的感觉。可是房间的通风似乎不太好,窗户什么的都关着,像不要钱似的把空调开的很低,客厅的沙发坐着都有些潮气。窗帘也半关着,看着房间更加压抑。

    不过这种压抑的气氛倒也挺适合面前这位死气沉沉的哥哥。

    驼着背,蓬头油面毫无生气的眼神,还有那个瘆人的长指甲。好像随时对方都有可能拿着砍刀,笑嘻嘻地把自己肢解了。

    女主人甜美的声线打断了路眠的可怖幻想。

    “路老师,家里没有茶,只有汽水,喝得惯吗?”彩虹笑眯眯地问。

    “我喝白开水就可以。”路眠笑着说,从十五岁开始就没主动喝过饮料的路眠,笑着接过了女主人的白开水。

    路眠笑着接过水之后,女主人拿起了提包,对着两位道别:“我公司里出了点事,我先走了哦,路老师失陪了。”说完女人穿上高跟鞋,踏踏踏得走远了。

    耳朵送走了女主人,房间更加安静了,似乎房间唯一的人气也没了。房间更加阴郁了,路眠觉得全身都不舒服。

    偏偏对面坐着的乔更只是低头刷刷点着手机。

    路眠试图搭话:“乔新去哪了?要不我先简单介绍一下他的情况?”

    对方低着头,冷冷地瞥了路眠一眼,随即低下头。

    路眠:…

    这什么态度啊?怎么还瞪我?他们一家人都这么嚣张吗?作为一个新新教师,路眠真的有点紧张,整顿好心情,打算再次搭话,如果对方再不理自己,自己就要打道回府了。

    路眠清了清嗓子,正打算开口。

    对面阴森的声音开口了:“乔新他下楼买冰淇淋了,马上到。”

    路眠彻底无语了。

    过了一会儿,门外响起了开门声,是乔新。

    乔新手里拿着冰淇淋。看见路眠很开心地迎了上来:“路帅,你来了,楼下排队的人有点多,我刚买到,不是我故意鸽你的。”

    乔新笑的鬼鬼祟祟,一看就是逃跑未遂的样子。

    “那既然乔新到了,我们就开始吧?”路眠小心翼翼地问。

    乔更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咳嗽了一下,黑框眼睛反射着油腻的白光,挡住路眠灼灼的眼光。

    “哥,你怎么又不拉窗帘?”乔新把窗户一把拉开,阳光射进来,路眠终于舒服了点,露出了久违的会心微笑。

    “乔先生,关于乔新的事情,我想他大概已经和你说了,你应该也知道。他开学第三周与其他班的男生联合聚众殴打学长,虽然已经查出是高年级学长欺凌学弟,我们也对那个学长处以留校查看的处分。但是我仍旧想要强调的是,作为被欺凌的一方,首先应该求助于老师,而不是以暴制暴。就算是被欺负在先,这种行为依旧是违背校规的。他们年龄还小,很有可能会造成不可挽救的后果。关于这件事,我想了解一下,您是怎么处理他的。”

    路眠陈述完以后,本以为对方会好歹给自己解释一下。

    对方沉默了良久:“要是找了老师解决,我弟不就白挨打了吗?”

    路眠万万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回答,乔新在旁边吃着冰淇淋露出强忍的笑容,路眠有些生气:“先不说以暴制暴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充满暴力的,就说如果乔新聚众打架造成了不可挽救的后果怎么办?如果他再次受伤了怎么办?”

    对方的黑框眼镜再次反射出蜜汁光芒:“他要是打不过,那我去把那个家伙揍一顿啊。”

    路眠:????

    路眠深吸一口气:“我方便问一下,乔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我哥是游戏宅。”乔新插嘴道。

    乔更抬起眼又用如同死水般的眼睛扫视了一下乔新,淡淡开口道:“不不不,我只是名普普通通的游戏玩家。”

    路眠:…

    所以乔更是个二十八岁还啃老打游戏的游戏宅?

    那这家访还有什么意义吗?不过家访的问题都准备好了,虽然节奏乱了,但是应尽的义务还是要尽的。

    “可能是我们的三观有些不太一样,哈哈,对于校园欺凌问题,作为老师我是持保守态度的,但是可能作为家长立场不一样,出发的角度也不一样。乔新既然接受了学校的惩罚,这个事情我们就翻篇,不要再提了,只是希望乔新下次遇到同样的问题,记得与我沟通好吗?”路眠看向乔新。

    乔新的冰淇淋已经吃完了,听见路眠和自己说话,还知道礼貌地笑笑:“当时不还和路帅你不熟吗?觉得你挺严格的,会不愿意管我这事,以后我肯定第一时间跟你说。”乔新笑的时候露出酒窝,看的路眠真的对这个孩子发不起火来。

    “我今天来的主要原因,是关于乔新的早恋问题。乔新与隔壁班二班的王岚町屡教不改,至今还是情侣关系。不知道关于这件事,乔先生怎么想?”

    乔更终于身体有所反应,不再低着头看着脚了,满满地望向自己的弟弟,默默地对着弟弟竖了大拇指。

    路眠:???

    最后的最后,路眠都不知道怎么走出乔家地,只是觉得自己的三观仿佛就要崩坏了。自己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家长,路眠从小家教就比较严,在学校稍微犯了事情,就是打骂。至于现在的孩子,路眠都不求家长打骂孩子了,说教也至少应该有吧。

    可是,这位乔更先生,硬是无限地刷起了路眠对溺爱孩子家长的容忍度。

    路眠走出乔家门的时候,还是乔新懂礼貌地把他送出了门:“路帅,我当时可是问过你,确定给我家访吗?”

    路眠揉揉太阳穴道:“果然我还年轻啊。”

    乔新贴近路眠的耳朵,悄悄到:“我哥吧,他的思维方式和我们不一样。路帅你也别太怪他,你要生气就对我生气吧。”

    路眠摸了摸乔新的头:“我错了,看来和你哥比起来,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你家娇生惯养的真不是你。”

    “那是那是。”乔新笑道。

    “那你什么时候和王岚町分手啊?”路眠问。

    “路帅你又这么说,你真希望我俩分手?王岚町学习又好长的也好看,我俩在一起互相监督学习不好吗?”

    “油嘴滑舌,你老师也不是什么封建的人,那这样吧,这几天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你俩下次月考有一个人退步了,我可是直接上报教导处,给你俩处罚啊。我和二班关老师商量过,这件事先找男生的家长,再找女生家长。王岚町的家长可还不知道呢,你懂我意思?”路眠看着乔新问。

    “懂懂懂。我保证好好学习,绝不退步。”

    “希望你别只是耍嘴皮子。”

    路眠回到六楼的时候,身心俱疲。躺在床上,想休息会儿,竟然睡着了。醒来以后发现手机里多了几条微信。是二班班主任关凝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