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结

阿庆淫传之异态情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闪闪发光 本章:阿庆淫传之异态情欲

    ——第一话

    我叫阿庆,今年十八岁。第一次见到晓雯姐,是在某家补习班里。她是我们这一班的助教。美其名说是助教,其实负责的也只不过是划划座位、点点名、帮老师发讲义之类的工作。

    头一次上课报到时,我就注意到她了。齐肩的头发,再配上洁白短袖上衣、剪裁合宜的黄色卡其短窄裙,一身大专学生的穿着打扮。与同年龄、戴着近视眼镜、背着大书包的高中女生比起来,格外能让人感受到那股清秀的气质。

    「你是我们这一班的学生吗?」她坐在点名桌的後方,微微仰首望着我问道。

    「啊…对啊!没错!我是阿庆,不知道你可以找找看我的座位吗?」

    她低着头看着桌上的座位图,设法找出我的位子。我站着的角度刚好就可以看到她那雪白的粉颈。从敞开的第一颗胸口钮扣往下延伸,隐约看到她雪白亵衣的滚边。再极尽目力,从白色薄尼龙的制服往里部透视,从肩部细带牵引下来若隐若现的两个圆弧型罩杯,与软馥的胴体完全紧密地贴合着。我可以感受到身体里的那股热、被点燃的那把无名火,开始熊熊地燃烧着。

    「你叫阿庆?跟我家的爱犬同命啊!嘻嘻…」她天真的笑道。

    我尽量克制住意念,不要让她看出自己的失态。问道:「你是不是也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我还不知道你叫什麽咧?」

    「我叫做江晓雯,还在商专念专四,你可以叫我晓雯,或者是助教都可以。」她微笑地答道。

    「晓雯?咦!好巧啊,跟我家的小花猫一样,也叫晓雯嘿!」我也笑回敬她一招。

    「哦?嘻嘻…对不起啦,我刚才并不是故意取笑你的啦!请接受我的道歉!」她摆出一张嘻皮的嘴脸,来掩饰刚刚对我无意的不敬。

    「我也不是啊,我的确每天都搂抱我家的晓雯一起睡觉的呢!」我轻浮地色迷迷说道。

    晓雯红脸低头呵呵暗笑,然後忍笑说道:「以後还要相处一个学期。快要联考了,要多多努力喔!」

    「还得多多靠助教的帮忙呢。」

    「我的工作本来就是帮助你们呀!就让我俩儿一起努力吧!」

    我们两个相视而笑,彼此的距离忽然间拉进了不少。

    我的位子刚好是落在教室的最後一排,黑板上的字都看不太清楚,但却是一个能观察到晓雯的好位子。她就坐在後边门的入口处,我只需稍微转转眼睛,就能清楚地看到她的侧面。

    此刻她正半趴伏在小桌上,似乎是睡着了。胸前那隆起的曲线幅度,随着呼吸,轻轻地波动起伏着。从短衣袖口往里望,腋下是一丛鬈曲的腋毛。并不甚浓密、梢当地柔长而细致、顺着腋窝的方向往外生长延伸…

    乳白的胸罩清楚可见,再也不似刚才隔了一层衬垫,只能见其轮廓,而无法一窥全貌。我真想将头埋在其中,仔细地吸吮那柔柔淡淡的幽香,用双手摸遍她每一寸滑嫩的肌肤,用指尖来挤压揉弄,直到她叫出吟浪声来!

    「哗啦」的一声,整个教室突然骚动了起来,把我从激情的幻梦中给拉回到现实的世界,原来是下课了。我缓缓地收拾书包,步出教室。

    晓雯正忙着抄写一些东西,似乎没有注意到我这个刚刚在精神上强暴她的人。

    回家的路上,满脑子还不断出现那丰腴椒乳被包裹住的画面,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中盘旋飞舞,好不容易回到了家中。急忙地冲进浴室扭开水笼头,狠狠地用冷水猛冲,理智才算稍微地恢复。

    「对晓雯这位陌生的女孩为何会如此的冲动呢?我下一步又应该怎麽做呢?」

    我开始计划…

    ======================================================第二话

    每个礼拜两回的补习时间,是唯一能跟晓雯见面的机会!在学校上完最後一堂课後,一刻钟也不耽搁。匆匆在肚子里塞了些东西,就赶到补习班里。通常我到的时候,晓雯已经在那边了。我也总是学生中第一个到的。从刚开始的尴尬气氛到逐渐熟络,晓雯的一切一切,我了解的越来越多。

    她老家在南投埔里。考上五专後,就离开家乡到台中来念书,家里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个妹妹。她白天上学,晚上就到补习班打工赚钱。

    从她的言谈中,我发现她是一个乖乖的女孩。是那种听到故事也会感动得落泪的那一类型。唯一令我感到纳闷的是她眉宇间常有的那份淡淡忧愁,不晓得是为何事而烦心?

    「阿庆啊!可以帮我搬些东西吗?」晓雯这一天见到我便问道。

    「当然行啦!」我爽快地回答。(心中暗寸:这倒是个私下接触晓雯的好机会啊…)

    晓雯领我到楼下的储藏室去搬一叠厚重的参考资料。她弯下腰来,正准备将讲义分成两份。未扣上第一颗扭扣的衣服领口,无法遮掩住里边儿的春色,而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件雪白色的胸衣、旁边还有蕾丝花边、贴靠着白嫩的肌肤。然而美景不再,一闪即逝。晓雯抬起头来对着我说:「你就来拿这一叠吧!我拿那一边的。」

    「没问题!」我趋向前,接过一叠资料,双手却不经意地压触到晓雯柔若无骨的滑嫩玉手。她想要挣拖,我立刻松手放了开来。说了声:「啊!对不起!」这当然是个意外。然而,两朵红云不知何时已飞上晓雯的双颊…

    上楼走楼梯时,我紧紧跟在晓雯的身後。眼前看到的、脸部似乎想碰上去的是晓雯那丰满的臀部。它包裹在晓雯紧窄的卡其短裙下,一左一右摇摆晃动着。

    在她向上攀爬的动作,晓雯的裙子紧绷住双腿及双臀的部位,可以清清楚楚地描绘出晓雯叁角裤的线条。一想到她的宫阙就位於其中,那距离眼睛瞳孔还不到叁十公分的地方,我就有股想把舌尖伸过去的冲动。当然,在这种场合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渐渐地,我发现来补习的目的已经变质!每次上课时,脑细胞所接收到的,都是一幕幕属於晓雯的影像。柔软的胸部、丰润的双臀、胸衣的样式、经过整合放大後,在梦境中不断地重覆播映。教学的知识却一点儿也记不了!

    今天,补习班下了课,我并没有像往常留在教室内细看晓雯的一颦一笑。我快步下楼,换上提袋中的另一套便服,便伫立在大楼角落的阴暗处。静待一个人的出现!

    晓雯比平常晚了十分钟,出了补习班後就转身往北走去。我利用街上来往的行人做掩护,大约保持二十公尺的距离紧缀着她。五分钟後,她转弯进了一条巷弄中。我先站在巷子的转角处观察,当她准备转入下一条巷子时,我再快步趋前,继续锁定那清丽的身影。

    她终於在一栋四层楼的公寓式建前停了下来。晓雯抽出钥匙,打开大门走了进去。不久後四楼窗口透射出昏黄的灯光。哈!终於找出到她的住宅了!

    四楼的阳台上正晾挂着几件衣服,除了熟悉的制服、卡其短裙外,还用夹子夹了几件胸衣、叁角裤。其中一件特小号,紧皱的滚边,中央有着精致的细雕花纹,还有点湿润的感觉,一定是晓雯的!

    我悄悄地走上晓雯对面那荒废了的无人公寓顶楼,从那偷瞄晓雯的房里。只见她纤细的身影在玻璃窗的後方闪动着,我在这里能看到她是单独一人住在那窄小的房间里,并没有其他的室友。只见她独自一人在那而啃面包、喝白开水当晚餐。嗯,看来生活过得不太好噢!

    接着,晓雯就将深米色的窗给拉上,什麽东西也看不到了。

    今晚就到此为止。我知道亲手触碰晓雯的小内裤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第叁话

    「晓雯!你在周末的夜里有没有空啊?」在补习班下了课後,我唐突的问了晓雯这麽的一句话!

    「怎麽了?想约我看戏吗?哼…我可忙得很呢!」晓雯摇头回答。

    「不是啦!最近在学校老跟不上功课,而在补习班又有点困难。不知你能否抽出一些时间来给我作个私人补习啊?」我渴求!「求求你啦,能否考得好就全靠你啦,我会照时价付双倍补习费给你的…」

    「这样啊!嗯…最近生活费用是紧了点。也好!就帮帮你,顺便赚些外快吧!这星期六晚上七点过後吧,就到我家里来好了。哪,我把地址写给你…」晓雯拿了笔,写在一张白纸後便交了给我。「喂,可别让补习班的老师知道啊!」

    星期六的夜晚八点半,我们已开始补习了整整一小时了!

    「为什麽记不住这样简单的东西啊!」晓雯的责骂声又传来了。

    我则规规矩矩坐在她房里的地毯上,低头表示道歉。

    「卧薪胆、四面楚歌、卷土重来、吴越同舟…,这种成语在考试时一定会考的,所以我说过你死背也得记住的。这种东西不是讲什麽道理,是在知道不知道,成语的意思我也已经告诉过你了。」

    对晓雯毫不留情的责备,我只有点头的份。我今晚并没有听进任何的东西,使我全神灌注的就是今晚晓雯穿的迷你裙。因为穿着迷你裙坐在地毯上,从膝盖到大腿根的曲线完全暴露出来,低下头的我不知道眼睛该看在茶桌的书本,或是…

    「喂!你又在看哪里啊?」晓雯好像看穿我的心事,责备的声音又冲进我的耳里了。

    「没有…没有…只不过眼睛有点累,养养神罢了!」

    「养养神?叫你用功就养神,你是不是又想到淫荡的事啦?」

    「没有啦!」我苦笑说。「确实我的确是看着你那双露在迷你裙外光滑而性感的腿。你不要我看就别穿这麽养眼的裙嘛!我有什麽办法不看呢?」

    「我也没法啊!这几天老下雨,衣裙都不乾。我又只有这麽几件像样的衣物,不像你们这些富有败家子。难道你要我裸露对你啊?」

    晓雯一边不服气的狡辩、一边试把迷你裙往下拉低。

    不拉还好,一拉反而使迷你裙更加往上弹,就连小裤裤都显露在我眼前。我那本来就蠢蠢欲动的大老二,在这时立即硬挺起来,把裤间顶得高高的。这狼狈情形就呈现在晓雯面前,真是惨不忍赌啊!

    我红脸摇了摇头,然後露出一付很难为情又无可耐何的样子。

    「阿庆,你不是故意弄给我看的吧!」晓雯试问道。

    「嘿,怎麽可以这麽说呢?如果我想诱惑你,还倒不如把鸟鸟掏出来让你瞧个爽!」我强词夺理说。

    「……」

    出乎我意外的,晓雯在地毯上改变姿势,使大腿更大胆地从裙子里露出来,这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哪!你喜欢看大腿,就看吧!反正你今天不是来温习书的。补习费我收了是不会还回你的!」

    我战战兢地看自己眼前的美景,好几次想把眼光移开,可是大腿好像有吸引似地,令我又转回头来看。那吸引力其实是晓雯雪白大腿之间的那段神秘黑色地带。我对这难以忍受的光景,挺裤子勃起的ròu棒几乎感到疼痛起来。

    「怎麽?还想看得更清楚吗?」晓雯把并拢的膝头转向我面前,然後好像故意逗弄我一样地慢慢地向左右分开。

    梦想里想见到的东西,此时就在我的眼前,原来看不见的大腿深处,现在也慢慢看清楚了。白色的小裤裤,看起来既柔软又温馨,对我是那麽感到刺激啊。

    他心中最响往的晓雯就在自己的面前挑逗我,而且还大胆地进一步慢慢撩起迷你裙,缓缓的把下半身显露我面前,看得我头昏目眩。这是梦?是事实?怎麽会发生这种事情呢?我的计划里可没有这步骤啊!

    「晓雯,你这麽样恰当吗?你不怕…」

    「得了!要看就快看,可是绝对不能摸啊!」

    我乾脆爬近一点看个清楚,鼻尖几乎就动着晓雯大腿根最深处的地方了。晓雯的动作很缓慢,她坐在那儿,两手又一点点地撩起裙子。我吞了下口水等待下一刹那的来临。

    我终於看到晓雯大腿根深处的叁角形充满性感的东西。那是她的内裤嘿,在这麽近的距离细看,竟然发觉还是半透明的咧!

    这种可看也无法接触的心情对我而言,痛苦开始多於快乐。晓雯已把裙子拉上最高点,将性感的肢体都暴露在我面前了。

    看到睁大火热的眼睛凝视自己大腿的少年,晓雯竟也产生自己有如神圣妓女的心情。只为做这样的事就能令一个少年高兴得发呆,使她感到骄傲与自满。内心好像走火入魔似地,有股说不出的快感。晓雯这时又把短裙放下,我的眼睛所获得的快乐,刹那间中断了。

    晓雯这时站了起来,在我的面前不断扭转并夸大的显示她那美妙的身材,然後对他说出更震撼的话:「阿庆,替我脱下我的短裙吧!」

    「我?你不是开我玩笑吧…」对我来说,这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命令。

    我惊讶一阵後,抬头看像女皇一样君临在面前的晓雯美丽的脸。

    「手要伸进裙子里,慢慢地脱噢!要极为温柔啊…」

    我喉咙里已经乾乾的,吞下口水时也感到刺痛。我下决心伸出手,让双手从晓雯的裙子两端进去。我的双手在微微颤抖,无法克制,好奇心也愈来愈强,整个身体向前挪动。

    晓雯的大腿感觉很热。我的手指在她光滑皮肤上慢慢向上移动,终於到达终点。然後找到裙子边缘,就开始慢慢从刚才来的路往回下去,但是这一次晓雯的迷你裙也跟着我的手往下溜脱…

    在裙子下,也碰到内裤,可是晓雯没有说可以脱掉,所以我只是慎重地仅拉下迷你裙。从大腿到膝盖,然後到小腿到脚踝。这时候的裙子像蝴蝶脱落的翅膀一样,掉在地毯上。

    YES!完成一次极大工程了!

    「谢谢你。现在我们做更好玩的事吧。」晓雯笑说。她似乎变成另外一个人了!「你仰卧在那里!对…要笔直地向上看…」

    因为我的股间挺起,不得不用双手采取保护那里的姿势。同时在心里盘算晓雯下一步会干些什麽?

    晓雯来到我的正前方,然後低头看着我,这样一来,我的脸正对晓雯在上面分开的大腿。

    「能得清楚吗?」晓雯细声关怀地问道。

    晓雯内裤的形状已刻画在我的眼底。那个小裤裤在晓雯向上猛拉的情况下,高开叉的裤底几乎陷入mī穴的肉缝里,丰满的yīn唇显露在我眼前!後部份亦陷入晓雯的屁股沟缝中,样子性感极了,害得我看得差点儿就了出来!

    「我让你看得更清楚点好吗?」晓雯把身躯往下沉。整个yīn户似乎就在我鼻尖上。我不由自主的伸长出舌头,试想舔它!

    「喂!阿庆,你这样子就好像是色情狂少年咧。」晓雯一边淫荡地扭动着屁股、一边取笑我。

    晓雯更把双腿劈开,张的大大的问道。「阿庆,你还想要怎麽样?要我继续…还是…还是停下来呢?」

    对晓雯苛薄的话,我只有拼命摇头恳求,哭喊请求她继续做下去。

    「那,你可要让我把你双手和双腿都绑紧。不然,你又会像刚才那样想接触我…」

    「行!你想怎麽样都行!只要你继续下去!」我渴求…

    ======================================================第四话

    晓雯站立起来,走到厨房那取出了绳索把我的四肢给捆绑起来。然後又转身,恢复刚才那诱人的姿势,把整个的yīn户往我鼻子之间,时不时的点到似的摩擦,好爽!好爽啊…

    「阿庆,你一直把手盖在小鸡鸡上,很痛吗?在裤子里不会感到压力极大而弄痛它吗?我为你放它出来透一透气好吗?」晓雯奸笑。

    「啊!不…不…不用了啦。」我开始有点儿害怕了!

    我难为情地这样回答时,立刻听到晓雯斥责的声音。「嘿!我不管,你看我洞洞,我要看你的鸡鸡!这是命令!」

    哇!我现在竟已经变成晓雯的xìng奴隶了。只好望着在自己脸上的晓雯慢慢地松开我裤腰带,把裤子和内裤一次拉下去。出现的是褐色的包皮和粉红色的大guī头!

    「啊!好可爱哟!阿庆你看,它还不时的勃起,越来越大条啊!让我打一打它!」晓雯说便用手轻轻拍下,拍打得我的鸡鸡在刺激下更为健壮膨胀。「哈!真的好可爱耶!越拍打就变越大…让我拿根长棍来把它打得变得超级巨大吧!」

    「喂…喂…喂!不行啊…会死人的啊!」我顿时吓得屎尿都差点儿流了出来!

    「开玩笑的啦!」晓雯对我那个勃起的宝贝感到很好奇。「嗯,好想好好吃的样子,让我尝尝看!」

    说,晓雯便把我的大老二放进嘴里!我吓得急忙大喊大叫,生怕她把我的宝贝给咬上一口,那就真的什麽都玩了!

    「叫什麽叫嘛?人家为你弄还鬼叫!你要自己弄吗?」

    刹那间,我不知道晓雯的话是什麽意思。原来晓雯只是把它含放在嘴里,然後像发了狂似的使劲吸吮。啊!好爽好爽的感觉。一股寒流直冲上了我的脑袋瓜里,使得我直大颤抖,整个人浮上七重天去了!

    晓雯突然转过身体,和我面对面後就蹲下来。我的鼻子和嘴在她内裤下被压得扁扁的,使我痛苦地皱起眉头抵抗。

    「喂!晓雯…你压得我好难受啊!我无法呼吸…」我在晓雯的内裤下痛苦地求救。

    晓雯才慢慢抬起屁股看着我的脸,然後用手轻轻抚摸我乾燥的嘴唇、鼻梁和脸蛋。「你不喜欢我那样做吗?」

    「不…」我心里好像突然产生激烈情感,突然大声哭泣喊叫。「你要嘛就干我,不然就把我放了,别再这样折磨我啊…」

    晓雯温柔地抱起我,镇静说:「啊!请不要讨厌我,阿庆。其实我也是很喜欢你的…」她躺在我的旁边,伸手到我下体开始抚摸那硬挺的yīn茎。

    晓雯的手先是轻轻摸揉ròu棒,跟着就刺激地上上下下的猛力抽动,叁两下就令我的身体颤抖而shè精。

    晓雯几乎很仔细的看,当她手里沾到那火热热的液体时,便以舌尖缓缓的将那些淫秽物都舔吸入嘴。她可对这炎热液体着迷的很,连残留在我yīn茎上的遗精也不放过,低下头来舔啜。

    这时候,晓雯发现我的ròu棒又逐渐开始恢复精神,而且立刻勃起。

    「哇!阿庆…你真了不起啊!真不愧是好色的男孩。」

    我感到难为情及有点愤怒,便索性把头转过去避开她。

    「嗯!阿庆,别这样啦!你…想…摸我的…身体吗?」晓雯移动身躯面对我,露出挑逗的眼神,然後轻轻地松懈我四肢的绳索。

    我很犹豫。轻揉那被绳索绑得红肿的手腕,双眼直瞄晓雯!只见她开始缓慢的解开自己衬衣上的钮扣。熟悉的香水味又刺激了我的嗅觉,新的兴夺又把我团团包围。

    在晓雯雪白的喉咙下,我看到那平时偷窥的雪白乳罩。她这时把上衣给脱下了,把双手按放在自己脑後,就呈露出只穿内衣裤的雪白滑嫩的身体。那真是难以相信梦中的光景。

    「来啊!不要只呆在那儿看着…过来摸摸啊!」晓雯嗲声撒娇的对我说。「快啊!来摸摸我嘛…」

    看她那丰满的乳房,真很想依偎在那里。可是我还是对晓雯的命令有些而的忌讳及怀疑!

    晓雯好像有一点儿遗憾,撒娇的跪爬了过来。她抓起我的手,把它们按在自己的乳罩上。我的双手好像是有生命似的,竟自动揉摸起晓雯的乳房,享受那种有弹性的份量感。

    光滑的皮肤,美丽的身材,而且充满性感,晓雯就是有这样美好兼弹性的身体。我已经耐不期待的把脸靠在晓雯的胸上,很陶醉地闭上眼睛,以脸庞在那上面摩擦。

    我的右手同时战战兢兢地在她的内裤上来来往往徘徊。却有不够胆子伸进去,怕那神经质的晓雯又发。虽然如此,我还是感到很幸福,以这样偎依的姿势躺在那里,享受这仅仅的一切。我的ròu棒自然地压在晓雯的大腿上,充血得在那颤动。

    「阿庆!你想做的不会就仅只有这样吗?要做什麽就尽管来,除了不能干我。答应我!不能以你的ròu棒插入!答应我啊…」晓雯说就往後的平躺,像个美丽的布娃娃一样倒在那里,双眼诱惑性地充血的凝视我。「我自己也弄弄吧…」说晓雯就在我面前手淫起来。

    晓雯以性感的动作用左手撩起头发,扭动身体,右手则伸入了自己的小内裤揉弄yīn户!她似乎采取诱惑我的姿势了。

    我也握住了自己的ròu棒,另一只手用力狠狠地把晓雯的乳罩给拨开,扔在一旁,开始抚摸那大奶奶,与及用舌尖点撩她那己隆起的粉红色rǔ头,同时上下搓动自己的东西。

    刚刚才射了精的我很镇静地欣赏晓雯的自慰术。这时她已把内裤也给拉下,让自己的手指能顺心的深入自己的湿润穴穴里扭转。晓雯手的动作突然加快,她微微张开眼睛,偷看我望她的行为。就在这时,我发觉自己好像配合晓雯升高的情欲,随着她的扭动不停的抽送我的ròu棒。晓雯也不由自主的发出淫荡叫声!

    「啊!阿庆,就是这样!啊啊…嗯嗯…嗯嗯嗯…」

    我真想就在这儿把她给上了!但是理智地终究没忘记晓雯一而再不断的吩咐!(不能以你的ròu棒插入!答应我啊…)

    我们继续的自己弄,直到晓雯突然爬起身来说:「嗯嗯…阿庆,我不行了,来…来…快用嘴为我服务!」

    我俩竟很自然的摆了个69的姿态,躺在地毯上互相的用嘴为对方口交!当我的嘴吸啜她完全湿透的yín穴时,晓雯好像抽筋似的蠕动颤抖不停的身体。

    「伸进舌头去!把舌头伸得更长…要伸到里头去…伸到尽头哟!」晓雯一时不停地这样喊叫、一时以湿黏的润唇猛含抽我红胀的ròu棒。

    我已经完全变成晓雯的奶油狗。晓雯也同时成为我最佳的手淫工具!

    我们都感到莫大的欢乐。时光不停的飞逝,我的舌头用得快无法控制了,近乎麻痹!可是我还是坚决忍耐…

    晓雯则不断地从嘴里吐出淫荡浪语,几次爬到最高峰。就这样支持了几十分钟後,晓雯嘴里念念有词,口中不停的抽吸我僵硬的ròu棒,舌尖舔戏guī头,右手揉搓刺激我的两颗睾丸。我这时的脸部表情可说是兴奋得扭曲起来!

    随着一声狗叫,不行了,我无法在忍耐了!大量火热的液体就爆发喷在晓雯漂亮的樱桃小口里。哇拷!在我shè精的同时,晓雯的阵阵yín水竟然也喷在我的脸上,嘴里也沾了一些。唔!酸酸咸咸的,骚味真重。她一定是达到了有生以来的高氵朝,一次全都喷射了出来!

    跟第一次一样,晓雯接便把自己及我身上的每一滴jīng液,都吸啜得一乾二净!但我对她的yín水却一点兴趣也没有,反而对那一股重重的骚味有点儿倒胃!

    我抱住晓雯,温柔地抚摸她的头发。平时小鸟依人的晓雯今晚虽然有点儿神经质,但所给我的这种异态的经验却也是万分的刺激!比起我过去许许多多的直接性交,其冲击感更加的深印在我脑海里。

    在慢慢骑着脚踏车的回途中,回想起今晚在这公寓的经历,简直就像是做绮梦一般!看手中刚才随手偷了晓雯的小内裤,不禁的放在鼻间猛嗅,刚才那股骚味现在闻起来,竟也出奇的清香温馨!

    嗯!下一次!我在下一次肯定会用那坚硬的大老二,直接的猛FUCK晓雯!不会再让她像今晚这样,只以口交轻易脱身。

    我开始盘算新的策划…

    ****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团结》,方便以后阅读大团结阿庆淫传之异态情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团结阿庆淫传之异态情欲并对大团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