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也,性也

51-59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斯也 本章:51-59

    五十一帐

    “呜……”

    困困的皱皱脸,我不情愿的从眼缝中往亮处瞄去。

    “唔…”

    舒舒服服的窝在被子里,无力的手臂挡住直射过来的亮光。

    “嗯……”

    好亮……

    嘶!

    嗯…好舒服哦!

    朦朦胧胧的感觉,眼皮外的白亮不见了,又是晚上了…再睡一会儿……

    觉得有些冷,露在丝被外的手臂连忙收了回来,藏在被窝里挪了挪。

    魈哥哥站在窗边,把刚拉好的窗帘又拢了拢。

    往围着纱帐的加码king size大床里瞟瞟,然后看向正在系领带的晋,低声地说道。

    “今天周六,让她多睡一会儿。”

    堇哥哥一声不响的打着藏蓝色领带,为了配合今天穿的消闲外套,看似闲散有别有风味。

    勒好领带结,顺便把外套拉拉挺,

    “差不多是时间,该过去了。”

    “嗯。”

    魈哥哥拿起搁在沙发椅上的西装外套,走到他身边,随行的往他后背上拍拍,

    “走吧。”

    堇哥哥刚要跟在他后面一起出去,他突然转身,快步走到大床旁边。

    撩开静静的粉色纱帐,往里面瞧进来。

    谁嘛~~好冷哦!人家快要睡着了啦……

    xiōng口好冷。

    被子,被子呢?

    我闭着眼,不耐烦地四处乱摸,就是摸不到被角。

    “唔……”

    有些忍不住了,怎么老摸不到啊?难道这次把它蹭太远了?!

    “嗯!”

    左rǔ上冷不防传来轻咬,xiōngrǔ顿时绷硬起来,感觉rǔ尖上湿湿的。

    “嗯……”

    我感觉不舒服的移移上身,

    “呵…”

    谁在笑……

    啊,被子回来了!

    嗯…被子被子……

    我认真的检查今天要打扫哪几个区域,考虑着单是厨房就要花一点来清理。

    还有大客厅,会客厅,茶室,大小餐室,休息室,健身房,主卧房,三个书房和十几个客室。

    对了,还有室内室外的泳池!

    哎!

    举头深深地呼吸一口气,看见通向二楼的大楼梯,心里又是一沉,

    算了,还是先别去考虑其他的储藏室和将来的婴儿房了。

    反正清扫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要定个计划出来的。

    这么大个别墅即使让近十个人来清理、打扫,起码也要三四天,跟别说快要到圣诞节了,房子的里里外外都要清理一遍,不早点作准备到时候就要手忙脚乱了。

    “噢,少爷,早点准备好了。”

    我恭敬的福福身,及时向两位少爷报备。

    看着他们依次走下楼,往通向小餐室的走廊走去,我连忙跟上前,跟在他们身边,

    “少爷今天有事出去?”

    “嗯。”c

    “那午餐和晚餐要准备吗?”

    二少爷转过身来看看我,潇洒的弯起嘴角,

    “不用了,我们会很晚回来。”

    他略举起手,像是想起什么,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更深。

    “等等叫人去买点汤包,湄湄昨晚就吵着要吃。”

    噗嗤…努力的忍住笑意,小姐真的是蛮贪吃的。

    紧紧地抿着嘴巴,努力维持脸上的平静,往记事本里一记,

    “好的。”

    “今天别去叫她,让她睡个懒觉。”

    “是。”

    今天周六,记下等等要跟吴妈说一声,晚点再去打扫主卧室。

    小姐也蛮辛苦的,每天要早起去上课,这高三学生的日子还真是难过啊……

    老看见小姐为了做题目弄得头痛不已,不过还好,家里有两个哥哥可以帮一把。

    偷偷得看看前面的两位主人,心里有些纳闷,3

    凭宋家的财力和权势,帮小姐安排进一所名牌大学完全不是问题。

    不过也好,小姐有事可以忙也好……

    看看记事本里的记录,突然想起来,放在三楼钢琴已经好久没弹了。

    “少爷,小姐的钢琴有些走音了,我想该找人来调调音。”

    嗯…听见我的话,他们突然顿了顿,大少爷先是出声,

    “叫人来修。”

    “哦,好。”

    “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那我去做事了。”

    “嗯。”

    停住脚,看着他们走远。嗯…该好好干活了。

    等过了近40分钟,我看见吴妈从厨房里出来,

    “吴妈,今天等小姐起床了再去打扫卧室。”

    手上划掉刚写上的note,算是完成一件。

    “好的。”

    见她拿着每天必备的篮子,看似要去进东西。

    “小姐想吃汤包,二少爷吩咐,你顺便买点回来。”

    “嗯?”她看向我,

    “哦好,古管家,”她望大门外瞄了瞄,

    “大少爷和二少爷今天有事要出门?”

    “嗯…”

    “……哦,那我去买菜了,今天看来可以多买点荤类……唔……”

    我连忙捂住她的嘴,x

    “你小心被少爷听到,要是他们知道每次他们不在,小姐都只吃荤菜不吃蔬菜,小心你的工资!”

    见她像是见鬼似的瞪大眼,心想她是了然了。

    真不知道小姐给了吴妈她什么好处,吴妈这么帮她,也不怕挨骂,真是!

    五十二帐

    “吴妈要去买东西啊?”

    嗯?谁?

    我转头看见帮大少爷开车的司机站在门口,

    “老钱,你怎么还在这里?大少爷有事要出去,快去准备啊。”

    他挠挠头,转身指指不远处的保时捷,

    “大少爷说,他们自己开车过去,所以我难得有周末放假。”

    “是吗……对了,那你就送吴妈去买东西。”

    趁他们走远,我又往大门停着的跑车那儿望了望。

    不知道是什么事,这么大早的两位少爷就要出门。

    哎……希望不要是什么坏事。

    抬头看了看装饰得高雅精致的大厅,深深的叹口气,b

    主子家发生的事已经够多了,

    希望就这么平平安安的过了吧……

    “大少。”

    慕容见正走近的魈,连忙走上前去。

    自动接过他递过来的西装外套,看见大少身后的二少爷,恭了恭身。

    “二少。”

    “在里面吗?”

    堇摘下墨镜,微眯起眼盯着眼前的别墅。

    “在里面。”

    “大少,二少,这边走。”

    慕容快步走在前面,带着两人穿过密密的竹叶林,快入初冬了,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两旁尽是些光秃秃的竹杆子。

    拉开仿古的日式纸门,他脱了鞋穿过玄关,领着两位主人到内院的走廊上

    指指被内院隔离开的另一头,

    “…二小姐就在那里。”

    “嗯,慕容你先到外面去,不准任何人进来。”

    看见闭合着的纸门,魈吩咐地说道,

    “是!”

    目送他们沿着长廊往对面的房间走去,堇突然转过身来,

    “慕容,记得…下次只有三小姐了。”

    听到二少爷的话,慕容一颤的僵着身,连忙低下头,有些生硬的服从,

    “是……”

    啪!

    房间里的女人吓得抓起衣服,惊恐的看向门边。

    身上的和服凌乱不堪,xiōng口处和和服下摆都被撕得稀烂。

    小腿和手臂上还明显的留有淤痕,看来有些时日了,晕开的青紫中还留有些红印。

    “不要…不要……啊…魈,魈,你来救我了,魈……”

    看见在梦里不知想念了多少遍的男人就站在眼前,她像是见到了的唯一能救她的菩萨,连摔带爬的急忙爬到门边,想要抓住对方的裤腿。k

    “魈……魈……”

    有些红肿的手猛地向前一抓,却是扑了个空。

    对方早已略过她,走进房间里,往坐垫上一坐。

    她愣愣的看着呆在空中的手臂,眼睛瞟向另一个英挺的身影,

    “堇……”

    “啧啧,宋二小姐,怎么了?”

    他看似温柔的微蹲下身,靠近眼前的女人,眼里净是讥讽似的冷漠。

    他轻哼了一声,极其不屑绕过她,和魈对面对的坐着。

    堇伸手提起茶壶嗅了嗅,yīn魅的眼睛朝着魈看了看,

    “你倒是有心。”

    说着,像是扔垃圾似的把茶壶往几上一放,状似无心的看着仍有些茶水的杯子。

    他单手支起下巴,往向内院的小池,悠闲的说道,

    “风景不错,宋二小姐,这几天……你在这里被上了几次?”

    “你!”

    门边的女人猛地一抖,震惊的看向他,眼中布满吓人的血丝,愤恨的指着他,

    “是你……是你宋之堇!是你让他们强奸我的?!”

    五十三帐

    “嗬!”

    空出的左手往茶杯沿上曲指一弹,根本没理会她的叫嚣。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她猛地跪起身,怨恨的瞪着他。

    眼睛不时地瞄向旁边的魈,希望他能够说些什么,帮她一把。

    毕竟,这些年来自己对他是……真的有些动心。

    过了好久,也不见堇看她一眼,他像是当她不存在似的,净顾自己享受深秋内院里的清闲。

    狠狠地咬咬牙,她把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拉了拉。

    状似高傲抬起头,有些鄙夷的眯着眼看向堇,嫌弃地说道,

    “别忘了你是爸爸捡来的种!你有今天,全是爸爸一手调教的。”

    见对方冷冷的一笑,她顿时怒火一上,紧皱起眉大声地骂道,

    “别人家的狗还要对主人有几分抚顺;外来的野种在我们家,却是自以为是的当起了主人来了!你不报恩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这样对我……

    “愚蠢。”

    堇根本不理会她的责骂,倒是看戏似的评论她,

    “你!”

    愤恨的还不了口,她气急的看向魈。

    暗自把拉好的衣领又撑开了些,左手臂支在地面上,倾身向前。

    “魈……”

    她顿时变得软弱可怜的叹道,想要博取他哪怕一丝的同情

    “魈,念在我这几年这么爱你的份上……”

    “呵呵…哈哈……”

    听到她的求助,堇忍俊不禁的大笑起来,也不顾眼前的女人傻愣的看着他。

    好一会儿,他在隐忍着看向魈,

    “魈,你的行情还真是让人羡慕,呵呵……”

    无聊的曲着手指,轻敲着桌面,魈不以为然地瞥了他一眼,知道他是极力的拿自己开玩笑。

    “我不记得跟你有任何男女关系吧,宋湘湘。”

    “魈,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你的。自从跟妈妈来到宋家,我就喜欢上你了……”

    忍不住心里对他浓烈的爱恋,宋湘湘努力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感情。

    “这是你的事。”

    她顿时滞了声,不敢相信的瞪着眼前,正微笑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他的笑容依旧是温柔的恰到好处,像是对自己抱有好感……

    “魈…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提醒你件事,”

    再也不想听到无聊女人的倾述,魈难得好心的提醒道,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全是事实。”

    她完全在状况外,根本听不懂他到底要说什么!

    “茶水里的春药,是我安排的。”

    左手臂靠在桌上,魈合起双手,静静的看着她,

    “甚至上你的人,也是我挑的……怎么样,你还满意吗?”

    温柔的眼睛一直都看着她,眼神里一片暖人的风情。

    可是现在才发现,闪着晶亮的眼睛里根本看不清主人的真实。

    心里一寒,眼泪马上流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

    痛苦的捂住脸,散乱的衣服里裹着颤抖的残躯。

    一直喜欢的男人竟然让别人强暴自己,一点想要保护自己的感情都没有。

    难道这就是报应?!

    这就是报应?

    “别在我面前卖乖,我想你该清楚,自作多情不是好事。”

    呵呵……自作多情是吗?!

    宋湘湘突然抓上衣襟,用力地往两边一扯,被蹂躏过的身体大半暴露在空气中!

    “呜呜……啊!就算你从来没正眼看过我一眼,难道你就不会对我感性趣?!”

    魈翻翻白眼,对这个没有大脑的女人快要无话可说了,

    “别自作多情,并不是所以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还有……”

    他忍不住单手捂在额头上,微低着头闭上眼,

    “我对别人用过的东西没兴趣。”

    “哈哈……哈……不感兴趣?!”e

    宋湘湘听他这么一说,yīn狠的讥笑起来,t

    “那你对我亲爱的小妹妹又是什么兴趣?!”

    五十四帐

    蓦的,魈张开眼,紧盯着桌面,

    “别提醒我,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像是心里一直极力掩盖的事情隐约被别人知晓的恐惧,脸上的皮肤都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吐出口气,佯装同情的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丑事!

    宋之魅,你对你自己的亲妹妹有企图,别人是瞎子看不见,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个赔钱货到底有什么好?!9

    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为她!

    狠狠地咬下牙,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多年前的一幕……

    自己为了劝湄湄接受一点秦继仁,难得抽出去美容院的时间,准备到她房里去吐口水。

    本来计划好早上说服她,好让姓秦的带她出去逛一天,极好培养感情,也省得自己老围着她转……

    原来的计划出了纰漏,只能是依此抵彼了。

    忍不住翻翻白眼,低咒的骂起来,

    那个秦继仁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连个小女人也搞不定……真是麻烦!

    可是大清早的偷偷到她房门外,直接开门进去,自己当场愣住了……

    里面根本没人!

    那个乖乖牌这么喜欢睡觉,怎么可能这么大早的就起床?

    难道没回家?

    更不可能了,要是连她都没回家,这家子就没人住了?

    而且下人肯定会上报给爸爸。

    不可能,她一点还在这里!

    心里总觉得不对劲,关好房门准备在走廊里来回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自己和四妹的卧室都在二楼,既然她不在,那只好在二楼和三楼的走廊上去探探看,

    一楼是父母住的,自己可没这个胆,这么早就去吵他们。

    又不是白痴,要是被爸爸问起来,找湄湄什么事,我可想不好应付他的对策。

    在二楼的走廊上来回走了一遍,都听不到哪个房间里有什么动静。f

    大多都是空着的客房,她也不太可能会去睡在那里,这家伙够认床的。

    不行,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

    心里越想越急,忍不住抬头看看通向三楼的楼梯,

    没多想,还是忍不住诱惑,拉起睡袍上了三楼。

    心里一直都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y

    到了这儿,我都想把她的事暂时放在一边,走下不由自主地往魈的卧室走去。

    可还没靠近卧室的门,就听见里面有些怪声

    心里一气,第一反应就是哪个贱女人勾引了魅!

    鬼鬼祟祟的贴在门上偷听,里面充斥着低沉的男性喘气声,还有女人的啜泣声。

    妈的,根本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讲什么!

    在……干什么!

    在干什么?

    哼!自己死得不会承认那是做爱!

    不由得宽慰自己,

    那是发泄,男人都需要一些女人用来发泄,这是正常的,别担心。

    按自己计划走下去,魈终究是自己的……

    心里的嫉妒想爆炸一样的飞散开来,酸涩的透不过气来。

    眼睛望不远处的一个客房一瞟,立即决定躲到里面去等,

    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女人,竟敢我和抢!

    从微开的房门里透出来,正好可以看见通向下面的楼梯。

    在焦急等待中,时间越长表示他们做的……

    痛恨的握紧拳头,涂着亮艳指甲油的指甲深深的嵌入手心里。

    脑海里闪过无数女人的脸和身体,她们的衣着打扮,行为举止……

    到底魈喜欢哪一类的女人?

    五十五帐

    等了好久,等到自己都快要忍不住想踢门进去,

    在狭小的门缝间,作为二姐的我,

    竟然看见自己的妹妹从大哥的房间里出来!

    我当场感觉周身都冻僵了!

    即使不是亲血缘关系,但是看到名义上的四妹,从与她有亲血关系的大哥房间里出来……

    耳边还依稀萦绕着隔在门后面,

    性感的男性喘息声和女子的哭泣……

    难……难道……

    四妹和大哥……

    这……这怎么可能?!

    他们怎么会……

    过分震惊的狠狠咬住手背,恨不得咬下肉来,

    这是乱伦!

    有亲血关系的乱伦!

    四妹怎么回答大哥?

    即使……

    即使她的初夜已经没了,但也不可能……

    一联想到她的初夜,心里突然涌现一股热浪。

    也许今天被我发现这件要不得的家丑,并不是坏事。

    四妹啊四妹,

    看来二姐我,真的该给你找个好人家了。

    当时一想到这个难得王牌,兴奋的马上关好客房的门,匆匆忙忙的赶回自己的卧室……

    想到他们的媾合,心里嫉妒得要命!

    看着还悠然坐着的他,难道他一点都不知羞耻?!

    和自己的妹妹……

    “难道你忘了,湄湄连自己的初夜是被谁拿走的都不知道!”

    “哼……”

    魈深深的呼吸一口气,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他斜着眼瞟向她,

    “这还要算是你的功劳。”

    听到他这么一说,

    宋湘湘像是见鬼了似的怔在那里,不敢置信的紧紧瞪着他,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留心的抓紧xiōng口的衣服,暗自镇定,

    心想在这时候不能太过急躁,不然他们更会怀疑!

    这时,一阵悦耳的铃声传来,

    看看来电,他给堇使了个眼色。

    魈站起身,越过眼前瘫软在地上的女人,眼睛连瞄她一眼都嫌多余。

    等走到内院的走廊上,他特地拉上身后的日式门。

    翻开手机盖,声音温柔的飘出,

    “小懒猪起床了?”

    ……魈哥哥,你在哪呀……

    “怎么了,不多睡一会儿?”

    我一觉醒过来,你和堇哥哥都不在了……

    “呵呵……”

    听到手机里传来她困倦的哈欠声,魈忍不住低笑起来。

    等眼前的纸门安安稳稳的合上,堇慵懒的转头看向她,

    “你以为,安排给湄湄吃了药,就能便宜秦家那小子?”

    她当场被泼了一盆冷水,僵硬的定在那里,想要反驳的话努力的卡在嗓子眼里。

    像是早料想到她的诡计,堇一针见血的戳穿了她的心思。

    yīn美的双眼望她身上扫了一遍,嘴角泛出浓浓的不屑。f

    “我们要的人还轮不到你来编排,”

    他微伏向前,准备给将死之人施舍些最后的告慰,

    “湄湄的初夜是我和魈占走的。”

    喝!

    她瞪大的眼珠子,咬牙切齿的抓紧手边的衣服,眯起眼暗自思索着他话的真实性。

    “到了今天,我也不瞒你……”

    “那天,我让苏禾暗中解决掉你那位秦公子。后来魈和我怕她太难受,整夜都在房里陪她。哼……其实还真要谢谢你下的药,确实后劲够强!”

    “你!”

    “所以我这次礼尚往来,当然也送了你一份大礼。”

    五十六帐

    看着身前的小幽池,几条鲜肥的锦鲤在碧绿的池水中悠然的甩荡着短尾,丰厚的鱼嘴争先恐后的吞吃着漂浮在池面上的小食。

    眼睛盯着不断贪吃的鱼儿,魈禁不住笑得更是开怀,

    “早餐吃了吗?”

    ……还没,魈哥哥…啊哈………

    “什么?”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原本想叫禾禾来家里吃烤肉的。

    “今天不行,我和堇有事情要办。”

    哦……

    “下个周末怎么样,我们把时间排出来。”

    嗯……啊哈……

    “还很困吗?”

    …嗯!

    “再睡一会儿,我们会很晚回来……乖乖呆在家里别乱跑。”

    哦~

    “我订的碟已经送来了,放在你书房的cd架上的,自己挑喜欢的来看。”

    哦……好……魈哥哥我挂了。

    “嗯,记得吃莲子粥……”

    听见滴……的声音,他无奈的笑笑。

    想自己在商场是如此的果断和决绝,到了交待她时,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自己真是越来越老妈子了……

    “哎…”

    小家伙,竟敢挂自己电话!

    回去非好好整治她不可。

    “呵呵……”

    “不……不会的…不会的!这怎么可能?!”

    宋湘湘根本不想也不敢相信竟然是这样!

    她激动地站起身,颤抖的看着他

    “不可能的,湄湄她……”

    回想起舞会后的那天早晨,一大家子人都正襟危坐在爸爸的书房里。

    看着阿姨手上拿着皱巴巴的床单,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

    屏住想要大笑的冲动,我只能隐忍的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妹妹,表现一下作为姐姐对她的同情。

    看来事情进展的很顺利!

    “你说,到底是谁?!

    正在气头上的爸爸,往床单上一瞪,开始大声地质问起她来,

    “呜呜……呜呜……”

    湄湄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嘴里就是吐不出一个清晰的字来。

    “快说!”/“啪!”

    爸爸忍不住拍起桌子来,自家受尽疼爱的小女儿竟然在晚宴过后被人占了贞节。

    这种事,哪个做父亲的都受不了!

    “……呜呜……我……呜呜……”

    “什么?说清楚来!”

    湄湄用力的摇摇头,微低着身子发不了声。

    我心里着急的想替她回答!

    快说呀!快说是秦继仁占的便宜,快呀!

    受不了她的拖拖拉拉,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扭开头看向别处。

    就看见魈难得面无表情的坐在爸爸旁边,微微的抿起薄唇。

    他双手搭在膝盖上,眼睛直直的盯着湄湄。

    想他知道自己的亲妹妹被人占了身子,他一定也不好受吧。

    毕竟他这么疼爱自己的妹妹。

    哼!疼爱她也只是因为在这个家里,就她和自己有亲血关系!

    不然哪轮的到她!

    不过……

    我的心里暗自一甜……

    哎……魈真是越来越有一家之长的风范了!

    至于那个家伙……

    瞄瞄坐在大妈身边的堇,正一手搭在椅背上,悠闲自得的看着湄湄。

    好像很想听她讲出什么惊天大秘密似的!

    切!

    他倒是好,仍是一幅痞子样,好像根本不管他的事!

    不过也无所谓,只要他不构成以后魈继承爸爸家业的危险,随他去。

    不就是个养子嘛!

    五十七帐

    作者的话:可能我写的时候太不注意了。

    上面湄湄和魈通话时,我特意不把她的话加引,想要让人感觉她在电话的另一头。

    不过好想让大家觉得糊涂了,哎!

    在这里,穿插了两个追溯。_

    一个是湘湘看见妹妹从大哥房里出来。

    还有一个就是下面这个,对峙啊……

    我没有用分割线把回忆和现在分开来,再加上从不同人来写,可能乱了点。

    下次修吧。

    现忍忍看吧~~p

    不过现在开始把回忆和现实给切开!

    磨刀霍霍,往自己脖子上一比……

    “湄湄,快告诉妈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出了这么大的事,大妈定是坐不住的,看见自己的女儿哭了半个多小时。

    “湄湄,快点……”

    “我……妈妈……我真的……呜呜……”

    看着四妹痛苦的捂住脸,透明的液体从小小的指缝中滑落出来。她哭得声嘶力竭,连嗓子都开始嘶嘶的沙哑起来。

    我心里自是叹息,四妹你早点说出来不就好了,二姐我一定会让秦继仁娶你的……

    “爸……”

    想是有些等不及了,魈突然插出一句。

    可他还没开始说,湄湄就大声地喊起来,打断了他下面的话。

    “我……我……我也不知道……”

    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她,完全质疑她的话。

    她微微抬起头,怯怯的往魈那里看看,咬咬下唇继续说道,

    “我早上醒来时,就……就我一个人。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我心里一凉,难道姓秦的上了床就走回自己房间了?

    这个家伙,明明告诉他,要让大妈捉奸在床的!

    真是的!

    算了,反正只要是他干的,到时候回来负荆请罪娶了湄湄也是一样……

    心里才刚开始重新调整计划,思路就被爸爸给打断了。

    “什么不知道?!这种事哪能说句不知道就了事的!”

    他更是生气的朝着她吼,大妈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呜呜……我……我只看到妈妈进来叫我起床……我不知道是谁……”

    她乞怜的往向爸爸,祈求他能够相信自己。

    爸爸怀疑的朝大妈看看,大妈赶紧解释道,

    “我进去的时候,是只看见湄湄一个人。”

    她看似忧愁的叹了口气,一脸伤心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我拉她起来时,看到床上的……就慌了!你知道吗?!到浴室去拿毛巾时,也没看到人啊……”

    呵呵……当时我还真以为秦继仁吃了人就跑了的!

    但事后再和那个秦继仁见面时,才知道那晚他根本被人灌醉了!

    “那天我根本没碰她!我早上醒来还是在自己房里,连鞋子都没脱!”

    切!

    那个一无是处的家伙就这么回了她一句,枉费她辛辛苦苦的去把其他的公子哥给个离开。

    想到这里,我立刻激动抬头看向塌边堇,差点说漏嘴!

    “那个秦……那个,大妈和湄湄都说没见到任何男人的。”

    磕啦……

    身后的纸门突然被打开,只看见魈拿着手机慢步走进来。

    往他手上的手机望了望,堇再次把视线转移到她身上,挑起一边细长的俊眉,

    “那时候湄湄说的话你也信?!妈妈是没看到我们。湄湄,可是看了一夜的……”

    五十八帐

    她气红了眼,忍不可忍得接受事实!

    都怪自己当时只想着湄湄只要被破了身就行。

    即使不是秦继仁,只要任何一个外人占有了湄湄,自己的计划都可以进行下去。

    是被娶走的或是被赶走的,都无所谓!

    但是却万万没料想到…………

    堇见她气的恨不得马上拆了这房子,心里明白,即使是再自欺欺人的傻子,被彻彻底底说穿之后,也该有点觉悟了。

    他往席塌上一躺,轻松的平躺着,舒舒服服的眯起眼看向天花板。

    心想到,宋湘湘看着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却最终落了一场空,该是有多伤心啊。

    不过,是该伤心了!

    她越是觉得无助,越是打击她那些无用的虚荣和自傲。

    一只斗败的母鸡,呵呵……

    “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跟你废话吗?”

    她猛地感到害怕,开始急促的呼吸起来。

    像是已预知到濒临将死之人,被一旁看戏的人落井下石,得知自己将如何被行刑,如何的嘶吼,如何痛苦的忍受皮肉上的折磨,如何无情的被众人抛弃在灰烟弥漫的刑场上……

    即使她强烈的压抑着夺门而出的冲动,即使她狠狠地咬紧下唇,以防自己忍不住懦弱而开始求饶,

    周身太静了,心脏却跳的太快!

    “为…为什么?”

    “因为,你将会是这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我们秘密的人。”

    堇整整因为侧身而被压着的衣边,

    “所以,我和魈都觉得,应该让你知道你该知道的。”

    “哼……我该知道的?!难道你们今天来就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些真相?!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和我爸的养子上了我那个所谓的妹妹?!”

    她心中酸涩的情绪再也挥之不去,恨不得能够用说的置他们于死地!6

    “我告诉你们,我恨不能她根本就不存在着世界上!只要没有她,爸爸会只疼我一个。还有你,”

    她举起手指向魈,*

    “你也会注意到我,而不是你那个妹妹!……我想尽办法想要把她嫁出去,这不是很好?!这样我就可以得到爸爸的遗产和你。”

    “难道女人都像你这么蛇蝎心肠,缺少大脑,目中无人吗?”

    听到她的“正当言辞”,魈忍不住对女人这种生物有了更深的偏见。

    虽然自己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有不同看法,但这并不表示他对别的女人也会另眼相待!

    “魈……魈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心动?!”

    她痛苦的扯住敞开的和服,皱着一张脸极力的想挽回他,!

    “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认真地看我一眼,我可以比湄湄做得更好。只要你喜欢……我可以和湄湄换血!魈……

    “堇……”

    盯着眼前的疯女人,魈觉得自己就算真是上帝,也不可能让她变得更白痴一点!

    极力忍住想要把她一枪解决掉的冲动,魈锁着眉朝堇一瞪。

    对方也只是无奈的看看他,连忙出声安慰道,

    “好了魈,我只是想好好的‘待待她’。不过我真是低估了女人爱你的心啊!”

    “多余的东西,多一个是累赘。你真是闲了!”

    “呵呵……”

    他转头看向眼前的女人,为她感到可惜的说道,

    “你呀……真是爱错了人。 想知道魈计划怎么处理你吗?他原本是想把你送到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要知道在那里,你可是会被身洗千遍万遍……而且是不同的人种…不同的size。你下面的地方,可是有的罪受了……”

    “不过我改变主意了。”

    “魈……”

    宋湘湘忍不住激动起来,即使震惊于宋之堇话,但此刻她仍希望魈手下留情,或是……

    堇瞥了魈一眼,不动声色的任他打断了自己,

    魈温柔的朝宋湘湘看了看,柔情的眼角似溢满了醉人的动情。

    “我,改变注意了。”

    五十九帐

    魈走到她身边蹲下,右手轻轻提起她尖细的下巴,指腹间的触感还不赖。

    “我觉得,是时候让你自立根生了。花了爸爸这么多钱,怎么说也该自己挣了吧。”

    “魈……”

    宋湘湘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心里只想着,魈从来都没这么近的接触过自己,魈……

    “看在你也姓宋的份上,我会派人送你去日本。”

    弯曲起手指缓缓的在她的脸颊上滑下,像似热恋中的情人正浓情蜜意的互相调情。

    “然后,别再回来。”

    “不要!魈,不要这样对我。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的。”

    她渴求的想要抓起覆在她脸上的手,但自己刚抬起手,对方就敏捷的抽了回去。

    唯一留下的,只是他留在她脸上残余的温热和醉人的挑逗……

    “魈,我不要!魈……你让我留下来……我好不容易回来就是为了和你在一起……魈!”

    想到以后也许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心上人,再坚强女人的心也会受伤。

    她忍不住开始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眼泪融花了她每天都精心上好的妆,为得就是能让他见到最完美的自己!

    “魈…………”

    她哭着苦苦的央求,趴在他腿边无助的哭泣,

    “魈……”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嘶哑的哭泣声,魈径自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慕容,带人进来。”

    不过几十秒钟,慕容冶就带着几个手下站在内院里,恭敬的准备接受魈的命令。

    魈跨步越过长廊,穿上搁在廊下的Berluti皮鞋走进内院。

    他走进慕容,然后头一侧,

    “不要魈……我不要去……”

    宋湘湘真是怕了的准备冲向他,却被他身后的手下给拦住,魈根本不为所动的继续他的话

    “记得在安排那里好,定期给她接A片,抽10%给她。”

    “是。”

    慕容手一挥,身旁的下手各自抓紧她的胳膊,准备穿过内院到停在外面的车子上,

    “不要,你们放开我!放开!”

    她不停的挣扎着,试图摆脱身边的挟持……

    “放开!魈……你们放开我!”

    看着他们渐渐走远,魈朝着慕容又吩咐了一句,

    “没拍到两百别通知我。”

    慕容一愣,转过身低了下头表示明白

    听见不远处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和汽车引擎的发动声,堇也尾随着站定在魈身边,

    “怎么,就这样?”

    魈拿出一根烟,性感的嘴角刁起它,堇拿住裤袋里的打火机帮他点上。

    “……呼……慢慢来……日子还长着…

    堇自己也点上一根,悠闲的抽了起来。

    心里想着,难得这里倒是雅静,是个适合抽烟的好地点。

    在家里时,考虑到那个小家伙怕烟味,总是离开房子才抽。

    呵呵,没办法啊……谁叫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想亲她。

    柔媚的黑眸看向魈,堇看似好心的给他些建议,

    “等她得上性病,就放了她。让她去找份‘正常点’的工作,免得害了其他健康男士……就让她,在现实生活里慢慢煎熬吧。”

    “呵……英雄所见略同……”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也,性也51》,方便以后阅读乱也,性也51-5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也,性也51-59并对乱也,性也5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