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也,性也

31-3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斯也 本章:31-35

    三十一帐

    我在书房里看着电脑上的追踪路线,心坦的等着他过来。

    果然……

    他开门进来,我抬头看着他,

    “她睡了?”

    他点点头,往沙发那边走去,点了根雪茄,慢慢的抽起来,吐出一口气,

    “好不容易哄睡了。”

    “你怎么说?”我看着他,双肘顶在椅把上,

    他懒散的靠向沙发背,

    听完,我不急不忙问到,

    “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帮我调点记录出来。”

    “什么记录?”

    “我们家正门外面的监控录像,这几天的。”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了,他休息了一会儿,

    “我还有些文件要批,你忙你的。”说着,他起身,叼着雪茄,准备往另一个书房走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暗自一笑。

    拿起手机,拨了一串数字,

    “是我。”听见对方接起电话,我开口

    “二少爷。”

    “现在到Cristina的spa center去,把那个女人给我带回来。”

    听见对方的回应,我盖上手机盖,转动座椅,看向落地的玻璃窗外。

    黑色夜幕下的世界,好宁静……

    后院里近一亩的花草中,隐隐闪烁着……的亮光。

    想起以前,她也是喜欢弄些花花草草的,现在倒也不时地往后院跑。

    那时,

    “堇,你快点!”

    她是那么主动地握紧我的手,想要把我拉向后院。

    冲出后门,迎来一片漆黑。

    耳边不时地传来小虫的叫声,脚下踩压着绿嫩的青草,她带着我在草坪间穿行,

    夜好静啊,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

    我故意慢下脚步,被握着的左手微微向后使劲。

    “呵呵……”

    她忙着在模糊的暗夜中寻找,却还要特地转过头来瞪我一眼。然后转过身来,把自己的左手覆上我的,更用力的向前扯,怕我落单似的……

    “呵呵……”

    每每回想起那晚,自己总会不由自主地轻笑。

    心里仿佛仍能感受到她的目光,她的在意……

    看着有些雾气的玻璃窗,举起手,食指在白白的雾气上游走,被划出的清晰形成她的名。

    “堇你快点,我找不到,在哪啊?”

    皱着眉心,她急切地看向我,双手还包裹着我的,暖暖的……指缝着被遗忘的皮肤还能感觉到夜的清凉。

    舒服,这种感觉。

    四周的五彩夜灯打来些微的光亮,印在嫩白的小脸上,变成有些暗红的yīn影。

    但,黑色的瞳孔却是特别晶亮。

    我抬起下巴,比比右边。

    整个左手顿时暴露在空气中,那股温热还萦绕在四周,

    收起手,看着不远处蹲下的女孩,双手搭在膝盖上,倾下的黑发遮住了她的脸,发丝中不安分的钻出一小部分白白的耳朵,手指往耳边一勾,黑色的秀发便服服顺顺的挂在耳后,_

    “堇,这就是昙花呀?!”

    “嗯。”

    “怎么还没开?”她有些叹气的说道,

    “要再等会儿。”

    “噢…,原来这个就是昙花…堇,你怎么晓得的?”

    大概是觉得自己在这个后园待的时间比我长的多,却是到今天才发现,小脸上有些哀怨……

    “修剪后园的老头告诉我的。”双手插在裤子袋里,我弯下身看着那盆未开的昙花,

    “是战伯,什么老头,”她仰起脸,脸臭臭的说道

    “小心被爸爸听到,会挨骂的…”

    三十二帐

    看着透明玻璃上的划痕开始向下延展,露出几条歪歪扭扭的直线,

    想什么呢……呵呵……

    收起手,合好桌上的手提电脑,打开门走出书房,下楼走向储藏室。

    …………

    好累,整个人像是跑了一天的马拉松。洗完澡,感觉双腿只是挂在身体上,却一点力也没有。 嗯……有东西在我的脚底,

    “嗯……”

    不要,好痒……啊,不要碰,会痛!

    我半梦半醒的腿一缩,想躲开恼人的碰触。可是一只手掌却握住我的脚踝,向下拉扯,

    “嗯!”

    困困钝钝的皱起眉,我唔唔的发出不满,小腿不停的踢蹬扭转,想要逃开钳制……

    好不舒服,胃处的不适让我万般无奈的微眯起眼,慵懒的眨眨眼睛,往身下看去,

    “堇哥哥,你在干什么…”

    打个哈欠,手肘扣在床上,弯起身。他低着头,不知在干些什么。

    “吵醒你了?”

    他往我这儿瞄了一眼,右手食指在一个小盒子里一抹,然后把指覆上的东西涂在我的脚心。

    “嗯,”我颤颤脚掌,感觉好凉。

    “别动,湄湄。”他的手微微收紧,

    “不涂好,明天会更疼。”

    睡意又有些袭来,我迷迷糊糊的听着,然后张开嘴,用力的打个哈欠。

    “怎么不继续睡会儿?”邪魅的男音中带着些许笑意,好似很欢喜我这种懒散的样子。

    我右手抚抚肚子,感觉到里面的咕噜声,喉间一股浓浓的压制感,像是要把自己吊下去。

    “嗯…我肚子饿。”手指上传来胃部叫嚣的颤动,

    “呵呵,我去拿燕窝,先别睡。”说着,从水床上起身进浴室去洗手,便开门出去了。

    手臂靠的有些累了,我瘫下身倒在床里,脸颊舒舒服服的在枕边蹭了蹭,满足的微笑着,

    “小猪!”

    大概是堇哥哥进来了,只听见矮几上的轻磕声,他用手扶起我,好让我靠在他xiōng口,

    “喏。”

    我转醒过来,看见眼前的勺子,本能的张嘴咬过去。吃了几口,就听见堇哥哥的手机铃声。我回过身,仰头看着他,他把瓷碗递给我,示意我自己吃。

    接过碗,乖乖的靠在他怀里,感觉他说话时传来的xiōng腔震动。

    “喂?”

    不知道对方在讲什么,他只是右手臂圈在我rǔ下,时不时地向上压碾。我羞红了脸,燕窝也吃的没了滋味。头顶传来他下巴摩擦的微热感觉

    “周围呢?”嗯,声音有些紧绷,怎么了吗?

    “嗯,送到老地方。”

    背对着他,没有觉察到他偏下脸看我,

    “不用了,嗯,就这样。”

    说着,便把手机关机,扔在羊毛地毯上。

    “吃完了?”

    看见碗里空了大半,是该饱了。

    “嗯。”我把碗递给他,他接过后随意放在矮几上,然后横抱起我。

    “刷个牙。”看着我不解的注视他,他微笑着说道。

    看着她的呼吸变得轻浅,大概是睡着了。

    在她饱满的额头轻轻一吻,心中默默念到

    “晚安,宝贝。”

    等回到魈的书房,他还在批改文件。心里冷笑,谁说当全球公司的老板就有好日子过?

    虽然自己也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我微笑的看着他,他从文件里抬起头,一贯的笑容,好已整暇的等着我的话。

    “贱女人逮到了,我吩咐苏禾,把她送到市郊的老地方去。”

    “这果然是个不错的消息。”

    见我还有话,他静下来听着

    “知道吗,她变聪明了,把湄湄的手机卖给别人。”

    见他有些惊讶的挑眉,我讥讽的继续

    “不过,狗终究是狗,教训它一百次,也改不了。”

    “她在spa center把手机卖了。”

    “噗,哈哈……”见他忍不住笑出声,我也算是达到目的,让他换张脸。总是顶着一张脸,也不好受。

    “对她的智商,我无话可说。”说着,脸上有浮现出惯有的微笑,眼中充满了对某人的鄙睨。

    “别忘了问湄湄,想要什么样的手机,我那里刚好有新产品。”

    我笑着提醒他,知道他有办法,不然他也可能成为出色的商人……

    三十三帐

    “嗯……”

    “湄湄。”有只手在我的脸上轻拍,

    “湄湄?”

    稍稍睁开一条小缝,看见魈哥哥正倾着身压向我,眼角瞄到窗帘缝隙中的白光,大概是早上了,魈哥哥要去公司了吗?

    见我有些清醒了,他用手塞好我肩膀两边的被子,

    “今天不去学校了,下午我有东西要给你。”

    我皱起眉,噘起嘴正想抱怨说自己老是请假不上学,老师会有意见的。学校里旷课最多、请病假最多的人,真是非自己莫属了。每次去学校都会有一些好奇宝宝问她,她是怎么生病的,他们也好学着用来旷课。还有女生都在背后批评她,说她明明不想上学才会请病假……

    而且也好想见见禾禾,昨天没和她见面,她一定会担心的……

    “乖,你脚伤还没好。”

    见我仍有些不甘不愿,他又郑重的说明,

    “今天下午有重要的事,别乱跑,知道吗?”

    什么事这么重要?我的好奇心全被勾起了。

    “我中午会回来吃饭,再睡一会儿。”看着我好奇的眼神,他一贯的嘴角更是上翘。

    “是什么事啊?”见他笑而不答,我索性问开了。

    “下午你就知道了,现在再睡会儿。”

    他用手拍拍我的头,明亮的眼眸深深的注视着我,定是要我闭上眼睛。

    和他大眼小眼的瞪了一会儿,眼睛有些受不了。

    算了,索性闭上眼,也好湿润变得酸涩的眼睛,继续睡……

    迷迷糊糊地,感觉身旁的床一轻,又回复了之前的平整,不远处传来关门声。

    中午12点多,魈哥哥果然回来了,没过多久连堇哥哥也开着法拉利跑车转进左侧的车库。从边门走进客厅时,身上还穿着学校的蓝白色的制服,看来是刚从学校回来。

    好奇怪,魈哥哥到底要给我什么东西?这么急?

    看着他们悠闲的享受午餐,我低着头,心里暗自纳闷,难道魈哥哥准备下午不上班?堇哥哥准备和我一样翘课了?

    平时,我在白天想见他们一面都难,晚上倒是再晚也会来吵我……我用力的戳戳盘子里的西兰花菜,然后把胡萝卜挑到盘沿,让它们乖乖的躺在那里

    白天时,除非是约好的假日,否则他们不是在忙各自公司的事,就是去学校‘补课’。真不知道他们已经欠下多少课没上了……今年魈哥哥都大四了,课应该会少些,可是堇哥哥才大二呀,他怎么都不怕被留级啊?

    心里暗自不爽,自己常常请假,所以一直担心明年的的高中毕业考试会不会摔得很惨……

    他们自己不去上学就算了,还要托我下水。也不管人家学业跟不跟的上,哪有这样的嘛……

    “噔……”

    椅子的摩擦声把我拉回现实,我停住手边对蔬菜的欺负,抬头开向堇哥哥。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拾起左手边的白色餐巾拭拭嘴角,然后离座越过我往二楼走去。

    “差不多时间,就带她过来。”低沉的声音在我身后传来

    我不知所以的看看魈哥哥,觉得堇哥哥说的‘她’指的就是我。

    怎么了,你要给我东西了吗?堇哥哥也知道?

    读出我眼中的不解,他微微一笑,

    “吃完了吗?”

    我闻言,低头望自己的盘子里看看,除了被我戳的烂烂的西兰花,就只剩下还一边躺着的胡萝卜,其余的三文鱼我已经消灭掉了。

    “嗯,吃完了。你要给我东西了吗?”我点点头,看看他的盘子,魈哥哥好像也吃得差不多了,正浅抿着杯中的葡萄酒

    一口喝尽杯中的液体,他站起身,走到我身后把椅子往后挪,我顺势也站了起来。

    “走吧。”

    说着,拉起我的右手,牵着我往楼上走去。

    现在大家对他们的年龄应该有数了吧~~

    今天总算把很重要的一门考试结束掉了,接下来还有3门考试,苦命呐……

    边自怨自艾,边挖土…………

    唉!让大家久等啊……唉!

    三十四帐

    魈哥哥带着我走进堇哥哥的书房,看见堇哥哥正在调占了整个墙面的视频屏幕,上面快速的回放场景,感觉好像是家里正门大道的位置。

    我转离屏幕,看着快速的回放,让我有点头晕目眩。

    魈哥哥把我拉到沙发边,正对着屏幕的座位上。我把双手从后臀处划到大腿,整好裙边,让裙子服顺的贴着腿坐下。

    魈哥哥则在我身边坐下来,一手搭在我的右肩,把玩着披散在肩膀上的细发,时不时地用指头绕着圈圈。

    堇哥哥把视频调到某个时间定住,然后伸手把遥控器递给魈哥哥。他坐进我们左侧的沙发,架起腿,搭在身前的矮几上,左手臂曲肘搭在沙发背上,好整以暇的看着魈哥哥。

    我有些纳闷,魈哥哥把我拉来,到底要干什么呀?

    “湄湄?”

    嗯?

    我把目光从堇哥哥转向他,觉得他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我现在要给你看点东西,不过,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

    他一贯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略微拱起的眉头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有些慌,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接下来的事我不太愿意知道,我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他看了我一会儿,右肩的手突然握住我的脖子拉向他。看着他的脸在我眼前放大,右手微微按压我的头,他的唇落在我的额头上。等我再坐直身子,额上还留有晕开的温热,我看见他抬起左臂,拇指按压下开的按钮。

    眼前出现了正门的位置,里面含有些类似清晨的鸟叫声。

    我很熟悉,每次张伯开车送我去学校时,我总爱拉下车窗,听着不知名的树丛中传来欢快的鸟叫声。4

    789~!bbs.4yt.net179550.826167479

    画面里什么也没有,因为住在高级宅区,又有些临近山势,正门所对的柏油路,只有我们家的车才会行驶。其他的邻居都是在近千米外的地方。

    看着画面右下角的现实,是早上7点多。

    我有些看不明白,魈哥哥到底让我看什么?我皱着眉,转头看向他,他仍是盯着屏幕,大概是眼角看见我的动作,

    “接着看下去。”

    我默不作声的重新回到屏幕上,仍是没什么变化。

    等到右下方的时间变为7点40分,视频突然传出大门自动开启的声音,缓缓的,墨黑色近4米高的欧式正门向两边敞开,有辆车子从视频中的左边露了出来。

    那是我去学校时坐的车!

    等车子开出大门时,还可以看见里面张伯和我的身影,嗯……我好像正抬起手挡住嘴巴打哈欠。

    顿时,我的脸爆红,有些恼的撅起嘴,魈哥哥怎么放这个给我看啊!就算人家早上没睡醒也不用…不用给我看这个吧!好像还听到了堇哥哥的闷笑声!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正好错过了魈哥哥无奈的朝堇哥哥撇撇嘴。

    “湄湄!”

    魈哥哥突然叫我,我连忙抬头看他,发现他正脸色yīn沉的盯着屏幕。

    好奇的转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只是看见我们的车往左道转弯,开到不远处,屏幕的右下角竟然出现了另一辆车!

    我惊讶得看着拍摄的录像,看着两辆车朝着同一个方向开去……

    我顿感到很不舒服,但又说不上来,喉间像是埂着一整块糕点,粘的我有些喘不过气。

    “这是8月底的一份录像。”

    魈哥哥转头看向我,解释地说道。然后左手拇指一按,视频开始向后急进。

    “这个是9月7号的。”

    我紧张的看着屏幕上的拍摄,看见上面的时间仍是早上7点多,等张伯的车开出正门不久,后面真的又出现一辆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害怕的看着继续播放的监控,又出现了7点多的那个时间段,难道这个是……

    “这是9月9号,不过监视的角度有点改变。”

    看得出来,现在不再是从正门的右侧上方向下拍摄,而是从外围的地方,正对着大门的方向。

    我坐的房车正对着驶出大门,向左拐开出以后,屏幕的左边出现了一辆类似的车子。

    等到它开到正对着摄像头时,魈哥哥按了按钮,定住画面。

    然后,

    放大……

    三十五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敢置信的扭头盯着魈哥哥,急切地想寻找答案,

    “魈哥哥?”

    他两腿微开,双肘曲扣在膝盖上,上身微弯的认真看着屏幕上放大的图片,声音幽幽的飘出,

    “湄湄,现在你知道,我们在担心什么了吧。”

    身体一震,不情愿的再次望向那辆汽车,看着里面副驾驶座位上的身影。

    因为暗色车窗的遮挡,不能完全看清楚汽车里人的容貌。

    但是车窗玻璃上,却隐隐的映射出副驾驶座位上那个人的轮廓,一个有些娇小的身形……

    眼睛一酸,视野中顿时出现了晕开的水雾,喉头的哽咽难过得要命……

    那个身影比起驾驶位上影子明显要小很多!虽然看不出它穿着什么样式的衣服,但从有些遮住脸庞的头发感觉,显然是女的……

    一个手搭在车窗上,看着前方的女人。

    是女的……是女的……

    脑海里机械的重复着……

    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下颚不自主的轻颤起来。

    刚才还能努力隐忍住的泪珠,现在却想要竭力摆脱我的控制似的,争先恐后的涌出眼眶,面颊上立刻湿凉了一片。

    难怪……堇哥哥不相信她!

    他说她是骗子,即使我这么竭力想要相信,她真的是我姐姐。

    喉间忍不出溢出哽咽声,我连忙用手背抵住嘴唇,想要止出它。

    腰间一紧,眼前模糊的图片已变成魈哥哥的xiōng口,他的双臂有力的拥紧我,想要把我印入他的xiōng膛似的。

    双手圈上他的勃颈,埋在怀里,忍不住地开始啜泣。

    像是感觉到我身体的颤抖,他收紧双臂。

    “好了,不哭了。”说着他开始在我后背轻拍,想似安抚受欺负的小孩。

    我任性的不想如他愿,贴着他洁白的衬衫,用力的晃晃脑袋。

    “不要为她哭,既然已经知道他们事先跟踪你的车,就说明你碰到的那个女人,接近你是有目的的。”

    回应他的,只是呜呜咽咽的哭泣声。

    “这件事,是堇发现的。我们在暗中调查他们已经有段时间了。”

    “那…那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啜泣了一会儿,随着眼泪的流失,心中的怨怼和伤心也渐渐的释了大半,眼睛呆愣愣的看着衬衣上精致的金色纽扣,眼角不时地流出泪水。

    他举起左手,用拇指拭开我面颊上的泪珠,

    “不告诉你,是怕你担心。而且我们也不希望打草惊蛇。原本打算找机会拦住他们,但是,似乎他们早了一步。”

    不自觉的开始打嗝,他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拍拍我的后背,帮我顺气。

    “我没想到,他们会挑在教师节对你下手。”

    听到‘下手’两个字,我有些后怕的一颤,双手又拥紧他一些。

    扶住我的双肩,把我推离他一些,他低下头,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湄湄,教师节放假,你怎么会到学校去?”

    “我和禾禾约好的,”

    刚才的哭泣厉害,现在觉得有些气喘,深深的呼口气,继续说道,

    “她在学校出黑板报,我到学校等她,然后去她家做客的。”

    想到这儿,心里又开始犯酸,眼睛里又开始大量的渗出眼泪。自己像个傻瓜一样的相信她,不停在那里来回的找她等她,得到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我昨天找了那个人一整天……呃喝……后来连约会都忘了……呜……”

    “不哭了,都知道她是坏蛋,怎么还为她哭?”看见我又开始淹水,魈哥哥有些无可奈何。

    “你啊,其实真是富大命大。幸好昨天你没被她迷昏绑了去,不然现在哪能舒服得坐在我腿上。”

    他拍拍大腿,有些庆幸的笑道。

    “还哭成这样,要是被他们带走,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到那时,你真的是哭来不及了。”

    他搂紧我,下巴用力的扣在我的头顶,微抬起头的感叹,

    “那像现在,我们还能安慰你,要是被绑架了,你想你一个人被锁在黑漆漆的屋子里,没吃的没喝的……”

    他的话成功的喝住了我的眼泪,我一声不响的靠在他怀里发呆。

    突然,一个想法窜进脑海,我连忙挺直身子,猛地抬头看他。

    “噢…”

    额头却正好磕到他的下巴,撞得好疼!

    他好笑的看着我出糗,连忙抚抚我磕到的地方,我的脸颊上还挂着泪珠儿,

    管不了撞疼的额骨,我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魈哥哥,你想,昨天她为什么没绑走我?”

    这两天会忙复习会忙到天翻地覆,所以,更新速度要和蜗牛一起前进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也,性也31》,方便以后阅读乱也,性也31-3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也,性也31-35并对乱也,性也3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