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也,性也

25-3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斯也 本章:25-30

    二十五帐

    魈哥哥在船头观望,看见鱼竿轻微的震动,嘴角一挑。

    “堇,两杆已经上勾了。”_

    转身看向他,魈哥哥正在收线。

    “好耶!可以吃鱼子夹生鱼片。”我兴奋的咽咽口水。

    这时,一阵音乐铃声隐隐约约传来,魈哥哥支好鱼竿,到座椅上翻他的公文包,手上想似摸着找手机,人却看着我,用下巴比比桌上的香槟,

    “小馋猫,去找瓶冰点的香槟来。”

    我听话的跑进舱室,嘿嘿……顺便自己拿点果冻吃哦!

    看着她跑开,我脸一沉,迅速的拿出手机,

    “喂?”

    “少爷,是我,慕容。”

    “办得怎么样了?”

    往堇那边看了一眼,他似乎也有所觉的双臂反支起身,抿着嘴看过来。

    “嗯,对不起,少爷,我查出她已经偷渡回国了。”

    我肃起脸,静静的等他继续,

    “而且,我刚从苏禾那里收到消息,小姐班里有同学在学校附近见到过她……”

    眉头立刻紧皱,我抬眼眯着看向堇。

    “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少爷。”

    收起手机,我盯着平静的海面,冷笑!

    看似平静,却又藏着多少暗涌!

    “那女人已经找到湄湄学校了?!”

    堇yīn沉的看着我,相信苏禾早告知他了。

    “叫你的人看紧点。”

    堇的眼神yīn魅,薄唇一掀

    “湄湄…记得拿刀过来切鱼……”

    坐在座位上,我翻出包里的小链。食指轻轻顶顶禾禾的背,拿着一串小链在禾禾面前晃晃。

    “喏,给你的。”

    “是什么?”她放下书本,愣愣的接过

    “魈哥哥上个星期潜水的时候捡的,我觉得满好看,就把它们串起来,我也有哦!”

    我举起右手,给她看手腕上的细贝壳链。

    “是一对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当然给你。”

    “你看我手指上都被戳破了。”

    瘪着嘴,我可怜兮兮的用左手拇指顶着食指的破处。

    “不过不要紧的。”呵呵…毕竟做好以后,很开心。

    “谢谢!”正伸手准备接过手链,

    我一手一仰,

    “我帮你带吧。”

    说着,拉过她的手腕,把细链调到适当长度。

    “好了!”/“要不要去我家?”

    “嗯?”我没听错吗?

    “要不要去我家?”

    “真的吗?!我要!”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去啊?”

    “明天怎么样,明天正好是教师节,老师放假,我要出黑板报,你要不到学校来等我,然后去我家。”

    “这样哦,那也好。”

    放学后,我一般都会直接回家,不太在外面溜达。回家晚了要挨骂的!

    这天晚上,我洗完澡,趴在床上乱晃着小脚,双手托住下巴,看着精品杂志。

    “嘿嘿……”

    不由自主地傻笑,太开心了嘛!

    一直想着要送什么礼物给禾禾才好,第一次到朋友家做客,好期待呀!

    对了,可能还会碰到禾禾的爸爸妈妈,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

    我们还可以一次吃中饭,会不会禾禾妈做饭的?

    电视里,不是都说‘家庭煮妇’吗?

    中饭一定会很好吃的……

    不知道,妈妈是不是也……她到底为什么会不要我……

    心一窒,“呼!”大力的呼气

    算了,不要想。不想就不会痛。

    还是快点找礼物吧!

    看杂志看得太晚,隔天早上醒来时,已经是八点多了。

    特别小心在衣橱里挑了半个钟头,发誓一定要穿的乖乖巧巧的,最好让禾禾的爸爸妈妈觉得我是个好学生。

    呵呵……既然我的成绩不可能像禾禾这样,在年级里排到数一数二。起码,我这个人还是可以交往的。

    在镜子面前比划了好久,才决定穿条嫩黄的连身裙,腰间系上半透明的丝带,可爱的椭圆形领口正好可以配上发夹。

    时间快来不及了。i

    下了楼,匆匆的塞了几口面包,跑去找张司机。

    我坐在车里,看着两旁滑过的商店……

    “呵呵…今天是教师节,应该放假的吧,小姐怎么要去学校?”

    “我要帮禾禾出黑板报。张伯,你在前面的路口放我下去就可以了,我要买点东西。”

    我看见前面的转角有个蛮大的精品店,想去看看。

    “呃…小姐,我等等好了,你买好东西我再开车。”张伯愣愣,笑眯眯的说

    “噢。”

    果然,我在里面淘到了喜欢的东东。

    比卡丘的抱枕!

    等车子开到学校门口,我下了车,让张伯拉下玻璃窗。

    “张伯,你回去好了,待会儿我要回家了,再打电话给你。”怕他等在校门口,满无聊的。

    而且待会儿要去禾禾家,我可不想坐着房车去!

    “小姐黑板报要出很久吗?”

    “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晚。出完了,我打你手机哦。”我摇了摇手里的白色手机。

    “那小姐,我先回去了,小姐手机电有的哦?”

    “嗯!昨晚刚冲好的。”

    等张伯开远,我才转身走向学校的正门大道。今天放假,根本没什么同学,连看门的警卫也不在。

    刚进校门,就想着,禾禾会不会口渴?要不先去买点饮料。

    想法一上来,我立刻转身,往学校旁的食品店走去……

    脑袋里想着禾禾喜欢的口味,看见快到食品店了。

    突然,有人从旁边的小巷里伸出手,一把把我扯了进去。

    “啊!”

    二十六帐

    我吓得想要大叫!

    “救…唔……”

    嘴巴立刻被捂住,嘴唇触到那人的手指,很粗糙但纤细。

    我乱踢着腿,好几次都踢中她的小腿。双手用力的掰她的手掌,想要挣开她的钳制,指甲甚至划破了她的手臂。

    “是我!是我!啊!”

    她立刻松开手,瞥瞥被划伤的地方,怨怼的看着我。

    使起劲,我一下子推开她,冲着要跑向不远出的大街,嘴里大喊:

    “救命,救……啊!”

    头发从后面被用力拽住,痛得像是要脱下头皮了。

    我连忙反手向后抓住辫子,想要拉回来。她却拉着我的头发往后使劲一扯,一下子把我甩在墙壁上。

    身体硬生生的撞上墙壁,痛得我皱紧了脸。后脑疼得厉害!眼前一下子有些看不清。

    “啊!”

    我痛得弯下身,拼命甩头眨眼睛,视线总算又开始清楚起来。

    一抬头,突然压过一张脸,我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她。5

    xyz01bbs.4yt.net688158.87146078

    很漂亮的桃花眼,但是人瘦的眼窝很深,脸颊也向下凹陷;她头发蓬乱纠结,肩头还带着点点血迹,原本白色的衣服上沾满各种污浊,身上传来的难闻气味让我忍住呼吸。

    “别叫!湄湄。”

    听到自己的名字,我一下子呆住了……

    她认识我?她是谁?!

    看我没有反应,她紧抓着我的双臂,用力摇动,

    “湄湄,是我啊!你二姐!你…你不认识我了?!”

    我眼中的陌生让她意识到,我根本不认识她!

    她有些生气的用指甲掐入我的手臂,我却不挣扎,忍着细肉被掐掀。

    “你怎么回事!我是二姐,你!你现在还在宋家?”

    我更加惊讶了,

    “你是谁?”刚才的撞击害的我说话时,xiōng口有些刺痛

    “我是你二姐!”她不敢相信的尖声叫到,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喊声可能会引来过路人,她惊恐的向两边的过道看去,发现右边的出口处有个男人进来,连忙朝我急切的问道

    “你的钱包呢?”她迅速的翻我的口袋,看见里面的钱包,直接掏了出来。~

    “我还会找你的,我要先走了……”说着,人已经转身往左边的出口跑去。

    看着她要离开,我连忙伸手想要抓住她问清楚,

    “等等!”

    却只够到她背后的衣服,她一个挣脱,快速的在街角消失。

    不行!我一定要问明白!

    我连忙从墙边支起身,往她消失的方向追去,跑出小巷,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早就看不见她的人影了。

    我不甘心!继续沿着她左拐的那个方向沿路一直寻她。

    我来回在那条街上走了四趟,甚至把旁边的其他角落都找了个遍。

    脚上磨出的水泡有两个已经破了皮,疼得我走不快。

    整个下午,我都在街上毫无方向找她,没有钱,忍着胃部饿过头的不适继续找……

    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站在位置很明显的商场门口,希望她能看到,过来找我,但是她没有来……

    心里的问题让我感觉烦躁不安,i

    她到底是谁?她认识我?还说是我二姐?我不是魈哥哥他们家收养的吗?而且她还认识魈哥哥他们?为什么他们不告诉我?她怎么了?遇到什么事?

    心里越想越烦,看着过往的行人,我觉得好陌生!我谁也不认识……谁也不了解……

    人好累,又渴得要命。从早上十点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过。

    摸摸还搅得难受的肚子,眼泪有些控制不住……

    有几个行人好心问我,我却哽咽得说不出话。

    眼看太阳快要沉下去了,好像回家!

    可是手机在钱包里……

    心里一酸,眼泪直直的滚落下来…………

    眼睛湿湿的看不真切,我只能往回走。

    穿过那条碰到她的巷子,看见校门已经关了。

    这才想起原本是要去禾禾家做客的,第一次做客,自己竟然失约了……

    禾禾肯定会很生气的,下次一定要向她道歉。

    我踮着脚穿过马路,走到校门口的栏杆旁,靠着栏杆蹲下来,抱起腿,下巴支在膝盖上。

    就这么看着天黑下来,有些冷……

    这时,已经没什么车子的马路远处,闪过车灯的刺眼亮光。

    一辆法拉利的跑车急速的往这边飞来,我等着它开过,像所有其他的车子一样。

    但是它却在靠近我的路边紧急刹车,发出刺耳的摩擦。

    我抬起头,看见车门打开来,

    眼泪止不住的流出眼眶。

    “堇哥哥……”

    二十七帐

    我坐在厨房里,看着早已凉透的饭菜,偷偷往客厅瞄去。

    这到底是怎么了?

    小姐到现在还没回来。大少爷也闷声不响的坐在客厅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全都是吸了一半的烟头。

    唉……

    咦?少爷手机响了?

    “怎么样?”

    少爷脸色不好看啊!眉头皱的死紧,吸了口嘴上的烟,然后压进烟灰缸,用力的拧转。

    唉!可惜了那烟……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脸上的肌肉顿时舒展开来,

    “快点回来。”

    说完他就收线了,谁要回来了?

    “吴妈?”

    我突然从疑问中会过神,跑到客厅里,

    “什么事,大少爷?”我看着他起身,撩起挂在沙发上的西装。

    “你去煮点润胃的汤。”

    “噢,好。”

    他拿起黑色公文包,转身往二楼走去。

    刚准备放点细盐,就感觉窗户上射来汽车转弯的车灯亮光。

    我连忙跑出去开门,看见小少爷下了车,跑到副座旁,开了门抱出小姐。

    “二少爷?”

    他青着脸,直接越过我走了进去。小姐裹在他外套里,小手勾出他的脖子,脸侧靠在他肩头。小姐怎么了?哭得人都有些轻轻发抖。眼睛也是,肿得想核桃大。

    二少爷抱着小姐,也直接上了楼。

    我关上门,回厨房去煲汤。

    “乖,别哭了。”

    我被抱进房间,放在床上。堇哥哥双手捧着我的脸,拇指不时地轻刮我肿起的眼袋。

    然后在我额头上用力一吻,便开始帮我脱衣服。

    “别哭,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说。先洗澡好不好。”

    双手还勾在他身后,我轻轻的摇头。可他当是没看见,动手退了我的裙子。h

    他横抱起我,走进浴室,里面雾气腾腾。

    朦胧中我看见魈哥哥坐在大浴缸的边沿上,一手右手还放在水里。

    堇哥哥慢慢地把我放进水中,

    “嗯!”

    我提起小腿,脚丫碰到水好疼!

    “忍忍……”堇哥哥声音低沉的说。

    我趴在浴缸沿,身体开始转热,太久的哭泣让我开始打嗝。看着曲手靠在浴凳上的堇哥哥,还有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过的魈哥哥。!

    我瘪瘪嘴,想到憋了一肚子的疑问,终于忍不住了。

    “我要知道我失忆前的事。”

    等了半天,也没见他们回答,皱着脸直起身,我刚想再次发问,

    “湄湄,你失忆之前的事我们不是告诉过你了嘛…”

    “骗人!”我不信的瞥了一眼魈哥哥。

    “骗人?我们哪里骗你了?!骗了你什么了?!”堇哥哥有些发火的低吼。

    我愣愣的看着他生气的样子,也有些气了!瞪着他说,

    “我今天碰到我二姐了!”

    他眼中闪过的一丝墨黑,快的我都辨不清。

    堇哥哥好笑的拉扯嘴角,

    “呵呵…你哪来什么二姐?”说着,失笑的看着我。

    我听了,心里‘咕咚’一下,眼泪又唰唰的流下来。

    “你…呜……你还要骗我?!”

    二十八帐

    我生气地看着他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眼神开始专注起来,

    “湄湄,你又要惹我生气了?”

    心一颤,我有些害怕地看着他,他眼睛的颜色变的幽深,里面暗的像要把我吸进去般。

    我不想惹他生气,之前溺水后,他的惩罚,开始让我有些怕他……

    脑海里闪过那晚的情景,我有些后怕的停止了流泪。

    心中的不安和迷茫也瞬间被压制住了。i

    “心静了?好,那么现在听我说!”

    他直起身,眼睛直直的看着我。

    “你要知道,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窥视我们家,他们心计都很重,你说的那个二姐……”

    他慢慢的解释,可当我听到这里,开始害怕他将要讲的话,连忙转头想要向魈哥哥要安慰,“魈……”

    “湄湄,听堇说完,好吗?”我还没说出口,他就立即回绝我!

    我有些失望的重新看向堇哥哥,

    “你说的那个人,可能早有预谋的。”

    “不会的!堇哥哥。”我忍不住想要告诉他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不会了?”他好以整暇的看着我

    我皱着眉,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眼睛一亮,

    “她知道我叫湄湄。”

    “湄湄,很多骗子都是事先准备好的。”

    “可她…可她知道我住在你们家。”

    “唉…小笨蛋,她要是不知道你是我们家的人,你说,她会找上你吗?”

    他的表情充满对了那个人的质疑。他认为她是骗子?!

    可是……我有些找不到‘可是’的理由。

    听着他的话,我真的开始变得不确定,她到底是不是真的?

    “可是,会不会……呃,她真的是我二姐,也许她没有骗我呢?”

    我好想要听到他的肯定,好想好想!

    可他却看着我,只是…看着我,什么都不说!

    “呜……”

    眼泪又开始忍不住了……

    心里好不容易抓住的希望就这么消失了,快的我都抓不住……

    魈哥哥压下身,搂住我的肩膀,手掌在我后背轻拍,

    “好了好了,小花猫,别哭了。”

    说着,还在我脸上轻轻一滑,把我吃进嘴里的发丝勾出,

    “刚才不还好好的吗?现在怎么又要哭了?”

    手指抵在我睫毛下,想要堵住溢出的液体似的。&

    “呜……我没有亲人,我……咳咳…呜……”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嗯?”

    心中小心包裹着的伤感被撕开后,溢成满心满房的委屈。

    “同学都问我,为什么我妈妈都不理学校的家长会……呜……

    好痛!好讨厌,好讨厌别人这样问我……

    “乖,别哭了。下次我去参加你的家长会好不好?”

    我哭得捂住脸,拼命的摇头,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

    我难过得落泪,不管魈哥哥怎么劝,怎么哄……

    停不了……我控制不了……

    “算了,堇,我们还是把那件事告诉她吧。”

    魈哥哥突然转向他,好像有些为难的说。

    眼泪顿时减弱了阵势,我不解得看着他们。

    只见堇哥哥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看向我,算是…默许了。

    我愣愣的看着魈哥哥,他双手扶着我,微微低下头,眼睛晶亮的闪烁着

    “湄湄,其实,有件事我们的确没告诉你。”

    “什呃呵…什么事?”我岔气的打着嗝,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其实,你的确有个姐姐。”

    “真的!?”我惊讶的看着他,我真的有亲人?!

    “嗯!”他像是保证的点点头。

    我顿时激动的抓住他的手臂,跪起身,开心的问道,

    “那她人呢?!”

    “湄湄,现在你先把澡洗完好不好?”

    他皱起眉,看着我赤裸的身体,浴缸里的水早已转凉,渐渐没了热气。

    瞧我又开始皱眉,他连忙补了句,

    “我保证,待会儿你乖乖吃完晚饭,我马上告诉你。”

    “好不好?”他抵着我的额头,声音柔柔的问我。

    看了他一会儿,暂时忍住心里的激动,小嘴一抿,

    “嗯!”

    二十九帐

    “你们先出去好不好?”我躲进水里,央求的看着他们

    看着我充血的脸颊,魈哥哥失笑道,

    “那你快点,小心感冒。”

    说着,用手抚抚我的头发,转身去开浴室门。堇哥哥盯着我,我急得催他,

    “快点嘛~”我噘着嘴撒娇,

    他嘴角一弯,伸出手揽住我的勃颈,支过身来,在我额头轻轻一压。

    “我们等你吃晚饭。”

    等浴室里就我一个人,连忙爬起来,胡乱的洗个淋浴。然后急急忙忙把自己擦干,套上浴衣。p

    开门时,抬头一看,

    “嗬!你,你,吓人!”

    我怕怕的用手拍拍xiōng口,瞥了一眼斜倚在门边的堇哥哥。心里嘀咕着,一声不响呆在门外,害我吓一跳!

    “好了?”他松开靠门的手肘,低头看着我,

    “嗯。”i

    “走吧。”说着,一把搂住我,打横抱起。

    “啊!”我连忙圈住他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来。

    “我可以自己走啦。”

    他挑挑眉,往我的脚看去,

    “小鬼!”

    看着他脸上的微笑,我皱眉,

    “嗥~你笑我。”

    说着,我报复似的手握成拳,在他肩膀上一打,可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双手一松,

    “啊!”

    我赶紧搂住他,背上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要是掉下去,我的屁屁会痛死的!

    “抱好,呵呵……”

    我只好乖乖靠在他肩窝上,鼻头触着眼前的勃颈,感觉他低笑时的颤动。

    不知怎的,自己也偷偷笑起来,觉得自己好胆小。

    堇哥哥刚把我放在坐椅上,眼前就递来一只青瓷碗。

    “先喝点汤。”魈哥哥温柔的说道

    我乖乖接过碗,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立刻小口小口的喝起来,好好喝……

    “想吃什么?”魈哥哥拿着象牙筷,下巴比比满桌的菜食。

    我往桌上一瞄,黑椒牛排,菜根排骨,清鲜明虾,银鱼羹,香菇青菜……

    “我要吃青菜。”

    魈哥哥有些纳闷的看我一眼,平时里吃起肉来像咬泡泡糖似的,今天怎么转性了?

    “青菜?”

    “嗯。”我点点头,继续喝汤。

    他好笑的帮我夹了点青菜放在小碟子里。心想,今天真是难得的乖。要在平时,他想在我盘子里放棵菜,我都要磨磨蹭蹭半天才去碰。

    “好了,吃饭了。”

    怕我等会儿又喝到吃不下饭,堇哥哥把我手上的小碗拿开,递来一碗白饭。

    我开始认真的闭嘴吃饭,大概是饿太久了,看到肉类的东西有些腻,突然怀念青菜的味道。

    嗯……好吃……

    就着青菜,不一会儿饭碗里已经快见底了,

    “要不要再吃点?”堇哥哥朝我弯身过来,

    “不了,好饱……”

    我摸摸软软的肚子,摸不到突突的呀!怎么就不想吃了,难道今天真是饿‘坏’了。

    堇哥哥看看我揉肚肚的手,轻声问到,

    “今天白天零食吃多了吗?晚饭吃那么少。”

    我看着他目光从下方抬起来看我,

    “嗯……嗯。”

    我突然想起被拿走的包包,想起她…当时问我钱包在哪儿的样子…

    “堇哥哥,我想回房了。”不想再去猜测,我回过神来,

    “魈,你带她上去。”

    堇哥哥看向他,知道他已经吃好晚饭了。

    魈哥哥抱起我,转身我二楼走去。

    我越过魈哥哥的肩膀看他,他正低着头,往嘴里送了一口牛肉。

    等到见他们已经上了二楼,我起身往厨房走去,

    看着在里面呆坐着的老妈子,我朝着她说到,

    “吴妈。”

    “什么事,二少爷?”

    “等会儿炖点燕窝,我要当夜宵。”

    …………

    三十帐

    回到我的房间,他刚把我放在床上,我就抬起头,望着他,

    “魈哥哥,你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了?”说着,我又重新靠回他的xiōng口,挨个舒服的姿势。

    “湄湄,我先说好,我现在要说的这个人,不一定就是你今天碰到的那个。”

    “嗯……”我在他xiōng口闷哼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孤儿院吗?”

    他的下巴支在我头顶,双手从我背后圈住我。

    我点点头,我当然记得那个孤儿院。我还去过那里的,只不过已经变成居民区了。

    想起那天早上真的好开心,以为能找到些线索。但是到了那里,看见原本的住址上,竟然是六十几层的高级住宅套房。当时感觉就像是一盆冰水冲下来,冻得我都僵住了。看着开车送我来的魈哥哥,我忍不住伤心的转身扑进他怀里哭……

    “其实,在我和父亲去那里领养你时,我听院长说过,你和你姐姐是一起被送进去的。”

    我转身看他,

    “那你有没有看到她?”

    “没有。”他摇头。

    “院长说,你姐姐已经先你一步,被别人认领走了。”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我姐姐是被谁领走的?”

    虽然很想听魈哥哥讲,但我又仍不住想问,

    “这他倒是没提起。”

    “院长只是说,你姐姐比你大两岁,要不是她被领养走了,那天被选中的很可能会是她。

    魈哥哥笑着看我,我有些不解,期待他快说下去。

    “他说你姐姐很漂亮,所以在你之前就被选走了。”

    自己在心里默默的勾勒出姐姐的样子,想象着她漂亮的样子……

    “魈哥哥,那我姐姐后来有没有回去过?”

    “大概是没有了,你失忆前,我和你一起回去过几次。当时你也是这么问。但每次回来都是没什么好心情。”说着,他搂紧我,想要给我些安慰似的。

    我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连忙转身抓住他的手臂,

    “魈哥哥,院长有没有说,为什么我们会被送进去?”

    他静静的看着我,我屏住呼吸,

    “有。”

    “是什么?”我激动地提高声音。

    “车祸。”

    我顿时心里一凉……

    “湄湄,院长说你们是在父母发生意外后被送过去的。”

    “好了,不哭,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了,好不好?”

    看着我的眼圈又开始转红,他连忙安抚道。

    我起身搂住他,感觉着他的气息,希望自己可以平静一些……

    过了好久,我才从他肩窝里闷闷得问,

    “魈哥哥,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会选我?”这个问题,好久之前,我就想问他了。

    “呵呵……你知道吗,我第一眼看到你,是你从外面的院子跑进来,哭着嚷着要姐姐的。”

    我的脑海里回想不起任何的场景,只能是稍稍的想象了。

    “你抱住院长的腿,说要姐姐。院长见我们在场,只好隐忍着让阿姨把你抱走。当时,呵…你还坏心得伸腿踢了院长一脚。

    “我…我有那么不乖吗?”有些不敢置信,小时候的我竟是如此。

    “别怀疑,我当时就是看着你大哭着被抱走的。”他抬手揉乱我的发。

    “那声音真是……我当时就确定要领养你,这么皮的一个小孩!回去后,家里有的闹了!”他戏谑的说道。

    “你好怪哦,竟然喜欢不乖的小孩。”我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他,

    “再不乖也是你……”他曲起两指,夹住我微翘的鼻头,往两边轻扯。

    我拉开他的手,皱皱鼻子。

    “困不困?”他的手在我的勃颈处轻轻的揉压,

    “嗯……”

    他把被子拉开,把我抱进去,盖好被子。

    “闭上眼睛。”

    我乖乖照做,累了一天,现在真的好困。

    “魈哥哥,你说今天我碰到的人会不会是我姐姐……”

    他的唇轻轻贴在我耳边,声音呢喃的说,

    “乖,快睡……”

    ………………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也,性也25》,方便以后阅读乱也,性也25-3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也,性也25-30并对乱也,性也2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