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也,性也

15-19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斯也 本章:15-19

    十五帐

    魈哥哥那通电话开得我都没心思看电视节目了,下午时向吴妈妈学做蛋糕,虽然开始时都壮烈牺牲了,但是我想在试试。

    “禾禾,这个星期天来我家好不好,我做蛋糕给你吃哦。”要是这个星期天能成功,顺便让禾禾带个回去,呵呵……

    “做蛋糕?你确定没问题?”禾禾听了,有点难以之心的看着我

    “当然,我昨天让吴妈妈教我的!”为了加强说服力,我‘很自信的’看着她

    “那好,说定了,这个星期天。”

    “ 嗯那下个星期天我可不可以去你家啊?”我真的真的好想看看禾禾的房间是怎么样的,是不是和我的一样……乱,没人打扫得时候。我都提议好几次了,但每次禾禾都不同意。

    不好意思地看看我,禾禾又一次拒绝,

    “下星期我要去看牙医,以后吧,以后我什么时候有空了,再叫你哦。”

    “这样啊……那好吧,禾禾,你有蛀牙?”我好奇的问道,禾禾有蛀牙,平时都是我吃甜食比较多唉。

    “嗯是去检查啦,定期保护比较好,我看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

    “不,不用了。堇哥哥也有定期带我去看牙医的,你忘了哦,我每过三个月都会到逸那里去做健康检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一般不都是半年或是一年作一次的吗?我也跟堇哥哥提过,是不是检查的太频繁了?他只是说,

    “孤儿院的阿姨说,你小时候经常生病,小病大病不断的,现在不好好注意怎么得了?”

    “真的这么想去我家?”静了一会儿,禾禾突然从前面转过头来问我。

    我吓了一吓,但还是很期待的用力点头,

    “嗯!我好像看看你家哦~~不知道你的房间是怎么布置的。”看着我双手合起,作祷告状的样子,她“噗”的一笑。

    “好吧,我保证,不久你就可以知道了。”她笑着转过身去。

    等到下午上完课,我半推半就的想迟点回家。

    “湄湄,我要回家了。”禾禾半提着书包,看着我说。

    “噢。”我很“认真”的继续做作业,头一抬,表示听到了。走吧,没关系,我要再等一会儿。

    “你家司机来了呐,已经在外面等好久了。”她扭头望向窗外,看见张伯往这边张望。

    “啊,哦,那……那我也回家了。”

    算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回家!!肚子好饿哦,好想回去吃酸奶。我把书、本子收进书包。然后和她一起走出教室,等到快上车前,

    “拜拜,禾禾,明天见!”

    我摇摇手,关上车门,等车开出校门的时候,翻过身往后看,看见禾禾在接电话。呵呵,早点回家吧,禾禾。

    “喂,少爷,我是苏禾。”

    我瞥了一眼开远的房车,这才打电话给二少爷。

    “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冷硬的声音

    “嗯,小姐今天又提议要去我家,她好像真的很想去”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刚说了一半就被他打断了,

    “知道了,我会安排给你另一个住处,下次湄湄又提起的话,就带她去那里。房子安排好了我会通知你。”

    “是,我知道了。”

    我刚说完,对方已经切断通话……

    十六帐

    我回到家,把书包拿到房间,然后去浴室洗澡。洗完澡下楼时,看见魈哥哥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他黝黑的头发微湿,大概是也是回来时刚洗完澡。看着他静静的看着文件,周围好安静。高挑的鼻梁搁他那无边的眼镜,沐浴在西下的夕阳中,看起来好温柔,好儒雅。我愣在楼梯上,怔怔的看着他的侧脸,英俊的眉,略薄的嘴唇,全神贯注的眼神,他的皮肤和堇哥哥的正好相反,显得白皙细腻。啊……好一个奶油“小”生哦!

    渐渐的,我看见他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眼睛望我这里一瞥,然后继续看他的文件。

    “湄湄,如果你还想继续欣赏,我不介意你可以更近距离。”

    我从呆愣中缓过神来,听明白他的意思后,尴尬的假装轻咳几声,然后跑下楼到厨房去拿水喝。

    “帮我泡杯咖啡。”

    从客厅传来一股温润的嗓音。我慢条细礼的碾碎咖啡豆,等泡好咖啡拿给他的时候,他已经把文件收好了。眼睛也被放在矮几上,人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

    “魈哥哥,喏,你的咖啡。”

    我轻声地说道,希望他没听见,看他之前一动不动,我觉得他快睡着了。

    “放着吧,过来坐。”

    他右手拍拍沙发,示意我过去。等我刚坐下,他就右臂一揽,把我带进他的怀里。我靠在他肩侧,感觉到他不时地用嘴唇轻吻我的额头,用下巴磨蹭我耳边的细发。

    我无聊的开始玩转他白色上衣的纽扣,

    “魈哥哥,你很累对不对?”我有些不舍,毕竟他和堇哥哥各自立有公司,还有Cāo持养父留给他们的事业,他们只不过比我大了没几岁,却要承担别人的生计压力。

    没等他回答,我推推他xiōng侧,

    “魈哥哥,去房间睡啦,这里睡着会感冒的,你头发还没干呢。”

    我刚想拉开他圈在我勃颈的手臂,他便出声阻止,

    “别动,湄湄。”

    没办法,只好陪他坐在沙发上。过了一段时间,我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我耳边吹气,&

    “要吃饭了,宝贝……快点醒过来。”

    今天难得魈哥哥和堇哥哥能一起陪我吃饭,平时他们不是出差就是参加社交活动。我静静的切着熟透的牛排,先前睡了一会儿,现在还有些迷糊。耳边传来他们的聊天声。

    “魈,这个星期六把公职搁一搁,我们三个出海去,怎么样?”

    堇哥哥喝了口红酒,提议说,

    “没问题。”魈轻松的说道

    “湄湄,这个星期六陪我们,知道吗?”

    随后,堇朝着我这边说到,

    “噢,好,那到时候我可不可以再去游泳?”

    “到时候再说。”

    一听到我的提议,堇有些不耐。

    魈哥哥眉尖一挑,有些差异的看着我,但也没再说什么……

    我在心里暗自嘀咕,回想起上次出海差点被“淹死”,还真有些后怕。

    前年夏天,我们也是出海去钓鱼,我闲来无事,撒娇的要下海去游泳。拗不过我,于是堇哥哥带我下游艇,魈哥哥留在艇上继续钓鱼。

    虽然刚开始我保证过下了水一定乖乖的在小范围玩,可是一下海,感觉自己沉浸在不边的海水中,兴奋不已。

    “湄湄,我们到前面去。”堇哥哥想要拉我过去。

    “要干嘛啊?”

    我拍水玩,这里蛮好的呀,去前面干嘛?!那里魈哥哥在钓鱼耶。要是吵了他的鱼,我会被他骂得啦!

    “我要潜水,需要眼镜。”

    “那你过去嘛,反正马上就过来的。”

    “那你乖乖在这里,不要游开去。”他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噢……”我敷衍的乖乖点头。

    然后堇哥哥进向船头游去,他向魈哥哥示意要潜水眼镜。

    我本来就很想把身上的救生衣脱掉,哪有人穿者救生衣,还套个救生圈游泳的,根本就游不动!只能在水上漂啊漂的。

    我在略靠船身的地方,看着堇哥哥渐渐游远,连忙想把救生衣解下来,反正堇哥哥会在我身边,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解开救生衣,要脱掉它,唯一的办法就是人往下沉,等到两手都脱空后,再钻进救生圈。等我好不容易沉下水,看见两个手臂终于解放了,把救生衣从救生圈里拉出来,可没想到救生圈就这样漂了开去。我双手使劲往两边一划,人出了水面,却勾不到任何一个依赖物。

    我顿感到恐惧,我不会游泳!

    “堇哥哥!堇哥哥……”

    我急促的唤他,希望他快点过来。*

    像所有的落水者一样,我拼命的拍水,挣扎,可就是觉得人在下沉!

    海水不断地朝我涌来……

    “快来!堇哥哥!快……咳咳……堇哥哥!”

    我开始哭喊,不远处传来咆哮声

    在海水快要没我的头时,突然感觉有人托起我,我死命的圈住对方,吓得痛哭起来。

    “堇哥哥……呜呜……堇……”

    对方却一句安慰也没有,用抓出瘀青的力道,把我拖回艇上。

    等我感觉脚下有触感了,腿软的弯下身。可是头皮传来尖锐的痛感。

    “啊……”

    堇哥哥用力抓住我的头发拉向他,咬牙切齿,眼眸的黑色深不可测……

    “你想死是不是?!”

    然后把我扔给魈哥哥,转身离开去开游艇返回……

    十七帐

    “啊……不要……”

    我还是逃不过今夜,晚饭过后,我小心翼翼的在房里看书。看见时钟快到11点了,没什么动静,刚一颗悬着的心有些放下了。

    钻进被窝睡了一会儿,就感觉不对劲。有人在剥我的衣服!!

    我吓得着开眼,看见自己身上除了小裤裤,什么都没了……

    xiōng前还有一颗头颅,正津津有味的舔食我的左rǔ。

    “魈哥哥?!”我感觉某点传来的得颤栗。

    “堇,湄湄醒了。”

    他回头向后看了一眼,然后一手勾住我的右腿,向外掰开。

    我这才意识到身下还有人!只感觉左腿也被人撑在腿窝处提起。

    “啊!不要!”

    “噗呲”我听见裤裤被撕开的声音。

    有根手指沿着小缝来回的抚触,在划过肉蒂时,还不停的绕着它打圈。

    我开始扭动臀部,想要避开手指的玩弄,可是双腿被牢牢的定住。xiōng口的灼热已让我呼吸急促,下体还隐忍着阵阵的酥麻。

    “啊!”

    手指钻进去了!开始规律的戳次……

    “啊……唔……”

    魈哥哥提起声,吻去我忍不住地娇吟。

    他放开我的右腿,右手来回的抚摸我平坦的腹部,然后伸向黑丛。

    感觉到内壁的湿意,手指开始加速,

    下体不时地传来‘滋滋’声。

    “唔!”

    我睁大眼睛,紧皱着眉,感觉到肉芽遭到弹击,电击似的酥麻泛滥开来,还隐隐带着些微疼痛……

    “魈,快高氵朝了。”

    堇哥哥快速的顶弄我的密处,感觉到它开始阵阵的收缩,笑着看向又回来肆虐双rǔ的人。

    听到他的话,魈哥哥停止弹击,而是用力的压磨开始肿大的花蒂。

    “不要……不要了……我……”

    我挺起身,僵直着背脊,感觉下腹一阵灼热,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呀啊……”

    甬道流出热密的aì液,yīn唇间的肌肉开始规律的伸缩…

    当我还沉浸在高氵朝后的余韵中,感觉有人将我搂进怀里,双掌越过我的腋下,开始揉挤胀大rǔ房,不时地用拇指和食指挤捏变硬的rǔ头。

    “啊啊……,不要了,嗯……”

    我无力的覆上大掌,想要阻止它们的欺负。可是大掌一个挣脱,把我的双手按压在rǔ房上,抓着我的手揉弄rǔ房。后颈处是一席温热的濡湿舔吻……

    “宝贝,我要进去了。”

    前方的xiōng膛靠近我,在我耳边吹气。

    身体被捆住,有人分大我的双腿,一手抬体我的下臀,一手捂住粗长,抵住略开的xiāo穴,窄腰一挺,大半没了进去。

    “啊……”

    被撑大感觉让我觉得不舒服,甬道紧紧地箍住入侵的硬物,想要挤退它……

    身后的家伙沿着我的脊背向上回吻,吸吮到耳根处,一手离开我的rǔ房,握住我的下巴向右偏转,硬是要我抬头和他湿吻。

    “该死的紧!”

    前方传来低咒,双手扣住我腰间,开始奋力的冲刺,

    “啊……,不要!不……啊……用……不嗯用力……”

    快速的摩擦让甬道灼烧起来,内壁开始分泌出润滑的粘液,我收紧小腹,感觉到身外的硬物不停的撞入腹间,好用力……好烫……

    身后的人一手扣住我的左肩,一手顺着我臀部的柔美曲线下滑,来到后面的小洞。食指顺着褶皱划圈,有时用指覆在隐秘的洞口轻刮……

    我腰间一酸,提起臀躲避这种麻人的爱抚,却顺势让前方刺入的更深!

    “嗯……不要这样,不要……啊……”我有些受不了了,娇喊着想阻止。

    “湄湄,别忍着。”感觉到我的害怕,身后传来yīn魅的声音。

    在粗大近百次的顶入后,我受不了那种搓弄,下腹一紧,再一次达到高氵朝。

    “嗯……”我享受着高氵朝瞬间的窒息快感

    突然,身后被人一推,扑进前方的怀中,我眯着眼一看,原来是魈哥哥。

    “魈哥哥……”

    口中顿时侵入一条热舌,卷戏我的小舌。

    “唔……”

    臀部被拉向后方,人软软的半跪在床上,红肿的肉唇被长指剥开,冲血的xiāo穴才次被长物堵入,带着白色浊液和透明粘湿的配合下,还是有力的摩擦。!

    “……嗯,”我皱眉,感觉到腿间滑下湿湿的东西,那是……

    “啊……慢点……慢啊……”

    看着我受不了的仰起头,魈哥哥舔吻白皙的颈部,暧昧的说道:

    “湄湄,现在不准备一下,待会儿你会受不了的……”

    十八帐

    而后,他们又轮流做了一次。

    经过这么多次高氵朝,我已经全身乏力的瘫在床上,心跳还难以恢复正常。

    双腿略微张开,因为被他们过分的拉开太长时间,腿窝和大腿都传来肌肉的酸涩感。下体一阵的灼热和粘腻。

    人已经困的不行,但身体的不适感又让我难以入睡,只能微眯着眼无焦距的向上看去,脸颊上也烫得吓人。

    他们各自躺在我身边,我感觉得到他们不退的炙热眼神。

    堇哥哥用食指刮我的脸颊,在我左耳边叹道,

    “好一个娇人儿……”

    “堇,差不多了,开始吧……”

    右耳传来魈哥哥低沉的说话声,我身体一颤,知道今夜,怕是……

    堇哥哥跪起身,把我的双腿搁在他大腿两侧。我的肩膀被扶起,懒懒的靠在魈哥哥的xiōng口。

    堇哥哥开始用手指,浅浅的在我的甬道里进出,他不停的在内壁上触抚,在发现那个暗藏的敏感点好,开始不断的摩擦它。

    “啊…………”

    在我的身体极度敏锐时,他竟然专注的袭击那一点,我顿时感觉全身被无数次的电击。

    我想要伸手推开他,但是魈哥哥和我的双手十指相握,我无力的是能默默承受。

    “啊……”

    全身又开始紧绷起来,那种被抛起的感觉让我紧皱双眉……

    “呀……”

    长指竟然停留在里面,连续不断的刮磨那个小肉点!!

    那股几近尿意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不要……,堇哥哥,呜呜……不要……呜……”

    堇哥哥一个侧身,坐在我腿侧,将我的左腿向外压下,开始用力的刺激那一点……

    我羞愧难过的开始低泣,不能再碰了,再碰就要……就要……要…………

    “呀啊!……”

    感觉到一潮热液急速滑向出口……

    一注液体从我的下体喷射而出,形成一条高抛的弧线……

    我的全身已经到了最高刺激的喷潮期,一段液柱射完后,有连续不断的小射了几次,等到最后已是接近尿尿一样的小喷了……

    全身达到了极端的高氵朝,整个人开始不停的抽搐,大张的双腿也开始连续的抽搐起来……

    “啊……”我用力的握紧他的大掌,真的……快要不行了……

    看着我的喷潮,他们兴奋的欣赏着……

    “太漂亮了!”魈哥哥看着我瘫软的身体,在我耳边感叹!

    而我,已经堕入无尽的黑暗……

    作者的话:

    有很多人会好奇,这到底什么啊?

    嘿嘿,其实女生的高氵朝有分两种。

    一种是yīn蒂高氵朝;还有一种是yīn道高氵朝。

    yīn蒂高氵朝,就是指通过刺激yīn蒂来产生快感。w

    yīn道高氵朝,则更是激烈!

    在女生的yīn道内,大概靠近yīn道口的不远,接近尿道那一侧,有一个致命的敏感点!

    人称:G点。

    不断的摩擦G点,可以让女生达到欲仙欲死的高氵朝快感!

    当达到G点高氵朝时,从女生的尿道会喷射出类似于shè精一样的液注

    当达到G点高氵朝时,从女生的尿道会喷射出类似于shè精一样的液注。

    但这,不是尿液。

    据临床分析,这种液体的成分和尿液的成分大不相同。

    所以,这是女生的shè精……

    A君卷起本子,朝我打来:“你写就写呗~~上什么生理课啊!”

    B君在一旁嗑瓜子:“系嘛系嘛^^快写下去,噗…让情节发展阿,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抱头逃窜,快啦快啦……

    十九帐

    “嗯…………”

    我眯起眼睛,除了角落的一盏立地台灯微亮着,房间里仍是一片幽暗。

    不知道几点了?

    我翻开被子一角,匍匐的爬到床沿,看见柜面上的小钟表明,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呵……”g

    我松开手肘的支撑,让整个人落入厚实的被中,现在去上学也没用了,再过两个多小时都要放学了……

    我闭上眼睛,准备继续补眠。昨天晚上的激烈,还我到显现还觉得肚子有些胀胀的,好不舒服……嗯……再睡一会儿……

    我趴在床里看电视节目,突然看见堇哥哥和魈哥哥从门外开门进来。z

    魈哥哥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一个暗蓝色的小圆盒,我猜想,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堇哥哥先走近我,拉着我的手臂,把我从床里拖起来。

    “啊!好痛!”

    我皱着脸喊道。

    起身时,无意识的用膝盖顶住床边,却扯动了大腿间的不适,那里磨得有些疼……

    “堇哥哥,你干吗?!?”

    看着他开始解开我睡衣的纽扣,我慌张的问道。

    “不要!我还好酸!”

    他们要干嘛?!我昨天傍晚的时候才有些力气下床,今天都没去上课!

    难道他们还想要?!那我必须请一个星期的假了啦!!不—要——

    “不要!”

    我奋力的想要拉回被他脱到腰间的上衣,

    我肩一缩,堇哥哥在瞪我!

    “宝贝,别动,待会儿要帮你涂药膏,不然你明天都上不了学。”

    魈哥哥好笑的看着我和堇哥哥两个人奋战,总算好心的提醒。

    原来不是那个啊……脸微微一红,想着……

    难道自己也变,色了?!不可以!

    但如果不是,怎么一看到他们靠近,就会往那个想?!

    啊呀,好烦!我没变色,没有,没有……

    “我自己涂好了,魈哥哥。”

    “你确定?!”

    堇哥哥有点嘲笑的看着我。

    好吧,我,我是不会涂啦。

    尤其是那种地方,我……

    看着我犹豫的不回答,堇哥哥也不等我,

    手一扯,直接拉掉我的上衣,顺带着,把xiōng衣也扯断了!

    我双手遮住xiōng前,惊喊

    “不要!”

    他们看着我的样子,堇哥哥失笑地说

    “又不是没涂过!”

    “可是,上次那个药膏不是这个样子的呀。上次那个长长的,像护手霜一样的!”

    我理直气壮的说道。

    “这个魈从德国带来的,听说还不错,今天试一下。”

    双手把我推倒,扣住我裤腰的边缘,往下拉,还不忘扯走内裤。

    我瘪瘪嘴,魈哥哥倒是真得很有“心”

    我又没要他带这个东东回来!

    “还痛不痛?”

    拉开我的双腿,看见略微分开的私唇还泛着些红,仍是肿肿得

    腿间也不满深浅不一的青痕。

    唉……当时,情欲一来,只想着抓住她的大腿,然后用力的欺负她!

    现在……

    “嗯……”

    我不好意思地轻哼。

    堇哥哥拉开我的左腿,人坐在床边。

    魈哥哥拧开盖子,用食指挖取一坨半固体的东东,手指想我的下体伸入。

    “啊!”

    我双手抵在xiōng口,感觉到私处热热的地方,被人轻按过以后,传来一些凉意……

    “嗯……”

    手指带着凉凉的“果冻”伸进去了!

    好奇怪!

    “那,那里不要了!”

    看见堇哥哥也沾了一指顺着肉缝往下移去……

    “乖……”

    他驳回我的抗议!

    因为他的手指正在顺着褶皱绕圈!

    我痒的收缩后臀的肌肉,菊口变得紧绷,把堇哥哥的手指夹在里面了。

    “呀……”

    我轻颤着,堇哥哥好讨厌。

    竟然就这样被我夹着,然后只活动食指指头的那一小节,骚那里的痒!

    “快点啦……”

    我有点生气了!

    说什么涂药,明明就是想要!

    “好了好了,不闹你了。”

    堇哥哥说着,抽出手指,划过我后臀,害得我人又一抖!

    后来,大概是看见我躺着,又开始打哈欠,才放弃逗弄……

    细细的在我全身涂好药膏,我被安安分分的送进被窝……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也,性也15》,方便以后阅读乱也,性也15-1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也,性也15-19并对乱也,性也1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