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也,性也

10-1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斯也 本章:10-14

    十帐

    两人喝着从新正买的奶茶,悠闲的在步行街上漫步。

    “禾禾,很好喝吧?”湄湄笑眼弯成月牙状,谄媚的说道

    “嗯,是不错。”用力的吸一口珍珠,禾禾看向她。凉凉的说道

    “这可是我第一次不后悔听你的话哦~~”

    湄湄听了,小脸一红,知道她又在暗暗的损她了,讨厌啦~~

    “呵呵,算了啦,我都道过歉了耶,呵呵。”

    “再让我损一次,我就原谅你。”像似安抚小狗狗一样,拍拍湄湄的头,“谁叫你出的好主意,说什么中长跑两个人一起跑会比较不累,结果嘞,跑的更累。”

    “呵呵,是班长告诉我的嘛,他说女生一起跑步,可以不觉得气喘。我怎么知道跑道那么滑,还要你陪我去医务室。不过,还好你在哦,不然我一定摔得更惨耶。禾禾你真好!”说完,还真像狗狗似的用脸蹭蹭她的手臂。

    “你呀,跑的跟乌龟有的拼,还要跟我说话,不摔到晕过去算不错了。”嘴上虽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倒是开玩笑。

    “对不起嘛,禾禾,我们去里面看看吧?”

    禾禾转头一看,原来是逛到一家饰品店,看着里面的装修还算上档次,于是拉起湄湄得手,走了进去。

    买什么好呢?嗯看看耳丁,对了还有发带。

    “小姐,我想看看这里的耳丁和发带。”

    年轻的店员领着湄湄转到二楼,禾禾尾随其后。

    挑了一会儿,湄湄看中了一条黑丝绒的发带和三叶草花般的耳丁。

    “禾禾,你有没有喜欢的?”看见好友正仔细的盯着一条项链,上面挂着一个张开翅膀的天使,天使跪着跟开小腿,双手微微遮住脸颊,像似害羞,又像似哭泣。

    “要送给逸吗?”湄湄不解的问,

    送逸天使?他是男的耶。要送也应该是逸送她才对嘛!

    目光从项链转向她,藏住心里的苦涩,拉扯嘴角,

    “不,送你"

    “我?!”细指惊讶的指向自己,“噢。”

    “不喜欢?”

    “嗯,不知道,总觉得看见她就啊呀,我也不知道。”

    “小姐,我要这条项链。”

    不爽,写了一会儿,脑袋里老是冒出 “我”

    算了,还是以第一人称写吧

    两个人逛到下午快四点了,才准备回家,原本我想要再去禾禾家看看,顺便扫荡一下她的音乐专辑。 但是她坚持要送我回家,没办法,只好跟着她,谁叫我们两个一起的时候,禾禾是司令,我是小兵。

    把下午买的东西放在沙发上,我急急忙忙跑到厨房,看看上次吃的慕丝蛋糕还有没有,好饿,逛街真是消耗体力。

    “吴妈妈,堇哥哥回来了吗?”看看墙上的钟还没指到五点,我开口问吴妈妈,她是家里的掌勺的。自己吃的蛋糕大多也是吴妈妈做的,厨艺高超哦。

    吴妈妈边切着高丽菜,便说:

    “ 二少爷回来了,在书房呢,小姐要不要帮二少爷端茶上去?”

    “好啊。”我帮自己泡了杯热巧克力,顺手托着托盘,上楼。

    “啊呀,好麻烦~~”

    自己泡的热可可太多,重的我一手托盘一手敲门有点吃力。用脚踢踢门。

    “堇哥哥,你帮我开门好不好?”

    说完没多久,门开了,堇哥哥懒散的靠在门边,看我拿着托盘,眉头一皱。

    然后一手拿过我手上的东西,一手拉住我,走进书房。

    坐在沙发里,我们各自喝着东西,我无聊的翻翻杂志。堇哥哥正在看他的文件,我不想吵他。

    “啊!”

    等他把东西合上,便一手把我拉入怀里。幸好热巧克力和的差不多了,不然我的衣服不知道画上什么图案。

    “堇哥哥!”

    我有些气气的,每次都这样,他们两个老是一声不响的拉我过去,也不管我有没有在做其他的事或是拿着什么东西。要是哪次我正好拿着瑞士军刀,我都怕划了他们的脖子嘞。

    “逛街累不累?”

    说着,轻触我的唇,然后在我耳边碎吻。

    “嗯~~堇哥哥,痒啦。”他紧搂着我,我有些气喘的用双手按在他的xiōng口。

    “我买了东西给你哦,你快放开我,我把东西拿上来。”我明显感觉到他越来越用力,每次他吻完颈边,哪里就痛痛的。

    “不急。”

    说完,嘴巴就用力的压上我的。

    十一帐

    “唔……堇,唔……”

    我被抱的快断气了,堇哥哥力气好大,怎么都推不开他,而他更是把我压在xiōng口,只感觉双rǔ被紧紧地挤压在手中,好疼!

    “唔呵……呵,堇哥哥~呵……”

    我娇柔的喊他,大概是看我快要不能停止呼吸了,他突然松开口,额头低着我的,我拼命似的大口大口的喘气。

    “呵呵……看来你还不行,呵……”

    边说,边扭开我的校服的纽扣。由于校服是衬衫样式的,纽扣有一排多,他不耐烦了,只解了上面的几个,然后一个用力,纽扣又绷掉两颗

    “不要,堇哥哥,这是校服,你……”

    等我缓过气,衣服早已被扯破了。

    我一手颤颤的推他,一手想要拉好衣服看看到底掉了几个纽扣,讨厌,幸好明天是星期天,不然我怎么去上学。

    他一手环住我的腰,另一只手拉开我挡住他视线的手,顺便解开我前扣式的xiōng罩,直接含住一只rǔ房,用力的用舌头舔推rǔ头。

    “呀……不要,不要……”

    我立刻感觉到rǔ头传来的颤立,想要避开他的虎口,可身后的大掌死命的把我压向他。

    “啊……不,啊……”

    听见我的拒绝,他开始用牙齿咬磨我的rǔ晕,我一下子被电到般,微颤起来。

    “堇哥哥,不要这样,好麻,不行,啊……”

    牙齿拉扯起rǔ头,一个用力,我皱眉喊痛,他这才安抚似的舔xiōngrǔ的顶端。_

    “堇……啊,堇哥哥,快要吃饭了,不要。”

    我突然想到快开晚饭了,要是吴妈妈在书房门外听到什么声音,那我还有脸见人吗?!

    “啊!”

    他用力在rǔ头上吸了两口,抬起头,微笑的看着我

    “我没打算现在要你”说着,提起身,在我耳边邪恶的吹着气“晚上才上大餐,嗯?”

    听到他暧昧的话,我一下子血冲上来,红的脸的要冒热气了。

    他在我唇角一亲,瞟瞟我的校服,好看的眉皱了皱

    “去换件衣服,乖。”

    我随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去,衣服放浪的被扯得大开,xiōng衣也只是搁在rǔ房上方,rǔ晕上还泛着点点亮光。色!我的脸快红得发紫了,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双手扯紧衣服,跑到书房门后,偷偷的向外张望,看见没人,这才迅速的逃离他。身后却传来他开怀的大笑声。

    吃完晚饭,拿着沙发上的战利品,回到卧室去洗澡。洗完澡,挑了一件卡通的kitty睡衣穿上,拿着袋子跑到堇哥哥的房间。发现里面没人,床上倒是放着他的睡衣。

    “堇哥哥,你在洗澡吗?”

    我听见浴室有冲水声,朝里面喊道。

    “想进来吗?”

    “唔,不用里,你慢慢洗,我洗过了。”我心里嘀咕:色狼!!

    “我好了,把床上的睡衣给我。”

    “噢,好。”

    我乖乖的把睡衣递进去。他开了一条门缝,不知道是不是雾气的缘故,我觉得他的眼睛特别的晶亮。他满含笑意的看着我。

    “等我。”

    十二帐

    我羞得不敢看他,转身跑到床上窝着,随手翻看今天下午买的东西。浴室门一开,晋哥哥穿着黑色的真丝睡衣,手里还拿了块毛巾,走到面前,把毛巾扔给我。

    “帮我擦头发。”

    说完便头靠在我大腿上,舒舒服服的看着我。我皱皱鼻,乖乖的接过毛巾。哼!只知道奴役我,最好把你的头发都拔光,生那么又黑又密干什么?!算了,把头发弄干后看看那些发带能不能绑。应该会蛮好看的吧。过了一会儿,看见头发干的差不多了,

    “堇哥哥,你起来啦,我帮你买了发带哦,快点嘛~~我要看看扎起来行不行?”看他仍一动不动的躺着,我半拉半扯得把他揣起来。

    “坐好啦,啊呀,你这样我怎么绑,不要这样!”他头侧靠在我的肩窝,双手从我腋下 穿过环住我。可人老是不安分!

    “好了,你头转过去啦,还不错哦,嘿嘿,可惜你看不到!”

    我看看绑了以后,堇哥哥略齐肩头发梳起来,好有型,很酷哦。他翻下床,走进更衣室,出来时便说:

    “ 还行吧!”嗯,我差点忘了,更衣室有专门从360度角看衣着的镜子,听说还是和prada在纽约soho区的那面镜子是一样的。

    “堇哥哥,你好自恋!”我糗他,谁不知道就他的房里有这面镜子。我和魈哥哥都没有的。

    看出我的想法,他微微一笑, 站在更衣室前说道:

    “你要是也想要,我帮你订一个就是,魈是懒得打理,都让下人伺候惯了。”

    “哼!”

    我鼻子里出气,突然,他像是见到欠他两千万的人一样,整个人定住,脸色刹黑,薄唇紧紧抿着,眼睛yīn鹜的看我一下,又一瞬间恢复正常。我被他看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怎么了?”我不安的问道

    “那东西哪来的?”声音低沉的可以

    我顺着他的目光往右下方看去,原来是禾禾送我的那条项链。嗯,遭了,我忘了她在给我项链时说,项链最好不要被哥哥们看到。那时我还不明白的问她为什么,她不肯答我。只是这么告诉我。

    “嗯,今天下午买的呀~~”我不解他们为什么都这么关注这条项链,它很普通啊!

    “呵呵,你眼光有问题哦,下次买条更好的。”说着,撩起项链,像是扔垃圾一样把它甩在地毯上。然后长臂一搂,把我箍在怀里热吻。

    “你?!唔……”不要,舌头不要卷的那么用力,我的舌头要麻了啦,好晕!

    我紧闭着双眼,承受着他突来的袭击,完全没注意到他不屑的睨了一眼那条静静躺着的项链,眼睛盯着看了一会儿那个天使。然后目光转向我,眉头一皱,用力的扯开我的睡衣,看见弹跳暴露的白嫩突出,嘴巴一张,奋力的含住一个,像是要吃到它似的。

    “嗯,会痛……”受不了他的用力,我皱起眉头,低头看像在我xiōng口肆虐的坏蛋。

    可是我的不满并没有被接受,只感觉身下一凉,卡通睡裤被拉下膝盖,堇哥哥的长指顺着凹陷的小缝来回的挤推,不一会儿,我便感觉到身体里有些热液流出。他的手指也感觉到小裤裤的潮湿,抵在某点,用力的戳刺。

    “ 啊!”我扭动腰肢,想要逃避他的顶弄“堇哥哥,不要这样,啊!”

    回应我的,是他的手包住我整个下体,拇指按压在露出头来得yīn蒂上。我顿时感觉从腰部到大腿的酸麻,有些跪不住,人顺势倒向他,只感觉他的手不停的磨压着肉芽,还不忘往神秘的穴口顶刺。

    “不要,”我开始全身发热,腿间潮湿和酥麻让我感觉全身无力,隔着布料的摩擦刺激我的下体,双腿一并,想要去掉那潮热浪,反却把他的手更挤向自己。忍不住地靠在他肩头喘息,小手握成拳,背脊僵挺着。

    “呀~~”

    一个咬牙,我瞬间达到高氵朝,一股粘液喷出甬道。

    十三帐

    “逸,动手吧。”我坐在躺椅上,看着堇站在床边,逸手里拿着针管。我在心里暗暗欣喜,这也许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天之一了。老东西马上就要归西,其实我还不想他那么早走,但既然魈有点不耐烦。算了,也无所谓,呵呵……

    老东西的事不用**心,倒是今天没看到她,那个小家伙。今天是星期天,小家伙又不知道野到哪里去了,静不住啊……

    “魈,湄湄今天去哪了?”我看着魈仍是一张笑死人不偿命的脸。他就不能换个表情吗?真是!

    “大概和同学出去逛街了,吴妈说早上去她房间的时候,人就不在。”魈微笑的看着针孔刺入老东西的皮肤,然后抬头看像我。

    “打个电话给她?”我还来不及回答,逸已经直起身,

    “大少爷,再过五分钟,我们就可以离开了。”逸毕恭毕敬的说道

    “嗯不过留马脚吧?”

    “不会,老爷昏睡到明天,然后形成自然死的症状,我用的是微型针孔,明天就看不见痕迹了。”

    “好,我知道了,逸,你先回去吧。”

    “是,少爷”已开始整理他的用具,他迈开几步正准备离开,他的目光在看见盥洗室的门后,一下子瞪大眼睛,惊恐的看上我和魈

    “少爷,小姐小姐”

    我连忙直起身,魈和我转身冲进洗浴室,竟然看到……

    她腿分叉的跪在地上,小小的手背压在唇上,眼里掌心溢满泪水,眼神充满不解,伤心,愤怒。

    “你都看到了。”我知道我并不是在询问她。

    她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流泪,像是永远也流不干似的。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清楚地看见她的眼神充满的怨恨。

    “我要走,我总要一天要离开你们……”失去理智,她开始咆哮起来y

    “湄湄,别说我们不要听的话!”这时候,魈好像也被激怒了,从不失去笑容的脸开始yīn沉

    “乖,湄湄你先出去,堇哥哥待会儿再跟你解释。”我尽量压制怒气,如果魈开始生气,我必须办好白脸。

    “你还想骗我?呵呵……哈哈……,你们还要骗我?”我看见她右手撑着盥洗台站起来,发现她的眼不时飘向盥洗台上的剃须刀,连忙一个眼神警告魈。

    我张口要阻止她,

    “湄湄!”

    果然,她伸手想去拿,魈一个刀手劈在她后颈,她顺势倒在魈怀里。

    吓得张开眼睛,我感觉额上布满汗珠。怎么会梦见那个场面?

    我急忙往身边看去,发现她正娇憨的睡着,小手微微收拢,粉嫩的像刚出生的婴儿。我顿时觉得好笑,怕什么?嗬嗬……3

    “小家伙……”

    我嘲笑自己的小心翼翼,俯下身开始亲吻她,乖乖睡吧,我的小朋友

    十四帐

    “嗯……”

    我翻个身,看见身边已经没有热度,想起堇哥哥大概去他的公司了。

    好酸哦~~堇哥哥这个坏蛋,就知道就知道让我做奇奇怪怪的动作,每次都扯得我的手臂好痛。

    我把被窝里的手臂伸出来一看,两条胳膊上都是抓痕!

    天呐! 他是老鹰吗?手这么用力!!

    不管了,还是好困,反正今天是星期天,再眯一会会儿,被窝好舒服……

    睡到近10点,我懒懒的起床,裹起毯子“挪到”浴室,舒舒服服的洗晨浴。

    下楼前挑一件白色小可爱和薄纱的粉色蓬蓬裙。

    “吴妈妈,有没有吃的啊?我好饿~”

    我抚抚干瘪下去的肚肚,里面正高昂的唱着不成韵律的歌。

    “呵呵,小姐起床啦。”

    吴妈打开冰箱拿出鲜奶,

    “吃点土司怎么样,我快要准备午饭了,吃多了午饭会吃不下的。”

    说着把草莓酱,巧克力酱,花生酱,金枪鱼末都拿了出来。还开始开火准备煎蛋。

    我看了连忙说,

    “吴妈妈,不用了,不用了,我吃点土司和牛奶就可以了,不用煎蛋啦~”

    “噢,好,那小姐慢慢吃啊。”吴妈顺手关火

    我拿着土司的盘子和草莓酱走到客厅旁的茶室,打开液晶电视,准备看《环游世界》。刚咬了口吐丝,身边就响起电话声。

    “吴妈妈,我来接好了。”

    我看还是我接的方便,吴妈妈从厨房跑出来都要一会儿。

    “噢,好,麻烦小姐了。”厨房里传来应声

    “喂?你好。”我就这杯子喝口牛奶,把土司带下去。

    “是我,湄湄。”夏日微风般的声音传进耳里。

    “魈哥哥!你什么时候还来呀?你都没给我打电话!”

    原来是魈哥哥,看人家还这么想他,他连个打电话的时间都不拨给我!

    “这不是打来了。湄湄,我明天回来,想要什么礼物?”

    听着我的玩笑似的抱怨,他向来有办法对付。

    “嗯……德国什么东东比较好啊?”我认真的想想

    “想吃白香肠吗?这里有正宗的德式香肠,要不要?”

    好吧,算你了解我哦,知道我比较挑嘴。

    “好啊,我还要德国的巧克力!”我还不忘吩咐道

    “知道了,小馋猫, 明天下课后不准乱跑,直接回家,知道吗?”

    霸道的个性算是露出来了!

    “噢,知道啦,魈哥哥,你那里几点啊?”我准备开始越洋聊天

    “下午,快下班了,你在干吗?”

    “嗯,吃早饭,我刚起床。”我有点不好思的说道

    “堇是不是让你累了?”好象猜出什么,他开始打趣地说

    “嗯……没,没啦……”

    天呐,我可不敢说出口,我怎么忘了之前的教训!每次他们出差回来,那个晚上我一定不能好好睡觉!除非是来那个了。

    “魈哥哥,你要是很忙的话,可以晚点回来哦,我嗯我还要想想要什么东东。”不要回来啦,不要。

    “机票已经订好了,你要是在今天还想不到,以后我再帮你订好了。好了,早饭慢慢吃。”

    望着已经忙音的电话,我现在才开始担心,明天怎么办呐……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也,性也10》,方便以后阅读乱也,性也10-1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也,性也10-14并对乱也,性也10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