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合集

父女合集第8部分阅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本章:父女合集第8部分阅读

    八岁的女孩子弯腰低头正在换卫生巾。一抬头见是吴姨就笑了笑,吴姨回了一笑。

    「是小珠儿哇!怎么还没干净?」

    「就是嘛,都这么多天了,还是有,真烦人!」

    「小珠儿说着从旁边拿起刚换下来的卫生巾给吴姨看。」

    「吴姨,你看,这次不知怎么搞的?量还特别多。」吴姨一看果然那条卫生

    巾上全是暗褐色的经血。

    「也差不多了,再有一两天也就干净了。说来奇怪,越是经期越是性欲旺盛

    呀!」

    「可不,这几天我恨不得把男人的鸡巴就种在我的阴道里。」

    「可我听说女人在经期的时候如果操屄会做下病的。」

    「也不一定,别太过分就行了。我就从来不在乎什么经期不经期的。」吴姨

    嘴里说着话,就蹲在便池上,哗哗地尿了起来。

    「真的没事吗?我好想操屄呀!」

    「想过瘾也不一定非得操屄,你站我跟前来。」小珠儿高兴地过来,她自然

    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果然她往吴姨面前一站,柔嫩的小屄正好冲着吴姨的嘴巴。吴姨的尿还没有

    尿完就张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小珠的两片粉噜噜的小阴唇,只这一下,小珠就受

    不了了,淫水混合着经血一道从阴道里流了出来。「再往前点儿,对,骑我脸上,

    唔,你流得果然很多呀!啧啧!」

    片刻间,吴姨的嘴巴和脸上就沾满了小珠的经血。这小丫头可能有生以来第

    一次有人舔吃她的经血,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使她激动得全身发抖。吴姨的舌

    头灵巧地在她的屄和屁眼儿间滑动,不时地将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一吸一卷就

    带出来一股经水。经血较之其他地方的血液更腥,而且同时伴着她的尿骚味更是

    刺激。

    吴姨舔着舔着自己也受不了了,一手把着小珠的屁股,一手伸到自己的胯下

    掏着自己的屄。刚撒完尿,阴道更湿了,插进屄里的手指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小珠此时已陷入迷茫的状态,双手拚命地揉搓着自己的乳房,身子几乎快要

    站不稳了。吴姨这时突然发现角落里有一只喷嘴式铁筒,她拿起来一看,原来是

    杀虫剂。

    她没有多想,随手把它在小珠的裙子上擦了擦,掉过头来,把喷筒的底朝上

    就插进小珠的阴道里。这可比鸡巴粗多了,才往里一插进去,小珠就大叫起来,

    低头一看吓了一跳,她想躲开,吴姨死死地抱着她的屁股,她根本无法挣脱,只

    好任由她插进,她只觉得那铁筒冰凉坚硬地一点一点地就进入了她的屄腔里。终

    于到底了,吴姨试试不能再往里进了,便开始抽动起来。

    这一下,所带来的巨大快感,令小珠兴奋莫名,终于更大声地呻吟起来。吴

    姨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点多钟。她有一子一女,儿子今年二十六岁,女

    儿也二十二岁了,丈夫是一家私营企业的工程师。她轻轻地走进家门,打开门厅

    的灯,听了听没有动静,大概是都睡觉了。她先到卫生间冲了个澡,然后回到自

    己的房间,透过窗外的月光她看见床上好象有两个人,走近一看,不觉笑了起来。

    月光下,两个赤条条的人体纠缠在一起,睡得正香。男的约摸五十多岁,女

    的二十多岁,正是她的丈夫和女儿。女儿的手还放在爸爸的胯下,而爸爸的大手

    也死死地捏着女儿的乳房,一看就知道两人在睡前一定经历了一场大战。这爷俩

    真是的!吴姨无可奈何地晃了晃头,唉,看来今天又得上儿子房里睡了。她轻轻

    带上门,向儿子的房间里走去。

    然而,当她走进儿子的房间里时,一个更让她意外的情况出现在她的眼前。

    在儿子的大床上,同样睡着两个人,一个自然是她的儿子,而另一个却是一

    个年纪已经差不多有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而这个老太太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母亲,

    她儿子的外婆。吴姨心道:刚才还在想为什么儿子能这么安心的自己睡,而没有

    和他老爸和妹妹一起玩,原来是我妈妈来了,有这个老骚婆在这儿,儿子自然就

    不去想她的小妹了。

    她凑上前仔细看了看,只见儿子四脚朝天的睡着,胯下的大鸡巴已经软绵绵

    的了,鸡巴毛还有些潮湿,看来他们刚刚玩完不长时间。再看妈妈,这个已经七

    十三岁的老婆子有一身显得有些粗糙的肥肉,因为她是侧着身子睡的,所以使她

    的肚子看上去一层一层的堆满了桔皮似的赘肉,两个大奶子非常的大,好象她在

    抱着两个大冬瓜在睡觉,奶头象大个的紫葡萄一般。

    再看她的脸,由于胖,所以她的脸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皱纹,不过却有许多

    的老年斑,实际上,她的手和胳膊上也有很多。一张嘴瘪瘪着,可能是把满嘴假

    牙取出来的缘故。一定是儿子又把妈妈的嘴当做屄操了,因为儿子常说外婆的嘴

    由于没有牙,操起来就跟又一个屄一样。见两个人睡得这么香,她也不忍心把他

    们吵醒,干脆就到女儿的房间里去睡了。

    吴姨是被胯下的一阵涨痛弄醒的,她睁开眼,就看到一根威武坚挺的大鸡巴,

    一跳一跳地在她的眼前晃动。不用再抬头,她就知道这是儿子的鸡巴。果然她看

    到儿子一张青春的笑脸直视着她。「早安!妈妈!」

    「早安!儿子!」既然儿子的鸡巴在眼前,那插在屄里的一定是丈夫的了。

    她抬头一望,脸上露出微笑,果然是丈夫正在努力地操着她。「早啊老婆!」

    「早!老公!你昨晚操女儿一定操得很晚,今天又这么早操我,太累了。你

    慢一点,不用太用力的。」

    「不用力操你,你怎么会醒呢?你的老屄又怎么会舒服呢?」一个娇嫩的女

    声在一旁响起来。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是那宝贝女儿。转头一看,果然是女儿。

    她同样是一丝不挂,坐在一张椅子上,两腿大开放在扶手上,一边看着爸爸

    和哥哥玩妈妈,一边自己在那儿手淫。吴姨抓着儿子的鸡巴套动着。

    「哎,昨天你外婆不是来了吗?她在哪儿?」说着把儿子的鸡巴放进嘴里啜

    着。

    「外婆在厨房烧饭呢!」女儿从椅子上站起走过来,抓起爸爸的手放在自己

    的胯下,示意爸爸抠自己的小屄,这边转过来摸着妈妈的乳房。

    「妈,昨天晚上,爸爸可有劲了,又把我操尿了。」

    「哼,瞧你那点出息,一挨操就尿尿。」哥哥在一旁笑道。

    「不用你管!人家骚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鸡巴一插进我的屄里,我就忍

    不住想撒尿。妈,你也有这个时候,是不是?我看见你尿过的。」

    「是呀!不过我没有你那么多的次数。只是偶而,不过我比你多了一样。」

    「多了一样?是什么?」

    「我有几次被那些客人操拉了,把我操的连拉带尿的。」

    「啊,对了对了,我也有这时候,不过怕那些男人不高兴,我就拚命忍着。

    只有一次他们操我屁眼儿,把我操的直放屁。有一个坏小子生气了,就把我

    按在地上,蹲在我的脸上,把屁眼儿对准我的嘴,往我的嘴里扑扑嘭嘭的放了好

    几个臭屁呢。「

    「听你说来,好象你并不讨厌这个。」

    「说不上讨厌不讨厌,我当时并没有觉得什么,酸不拉叽的也不是特别臭。

    不过我好象更骚了。那天我高氵朝了好几次呢。「

    「哼,等我有屁的时候,我一定放在你的嘴里。」哥哥在一旁说道。

    同时拚命地操了几下妈妈的嘴。吴姨呛了一下,急忙吐掉儿子的鸡巴,咳嗽

    了几下,对儿子道:「不用,好儿子如果你有屁就放在妈妈的嘴里吧。我经常吃

    你爸爸的屁呢!」

    「真的?爸爸?」

    「是,你妈妈老早就开始吃我的屁了,连你姥姥也吃过。」这时门外传来外

    婆的声音。

    「快点,操完了吧?吃饭了。」

    爸爸道:「操!我还没有射呢。」

    吴姨往上挺了挺屁股,笑道:「行了,老公,出去操我妈,射进她的老屄里

    吧。儿子、女儿,咱们出去吃饭吧。」一家人衣服也不穿,就这样光着屁股出来,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只见外婆只在肚皮上围了一条围裙,两个大奶子晃悠悠

    地在胸前荡着。

    「外婆!」儿子在外婆的脸上亲了一下。

    「乖儿,操你妈了吗?」

    「没有,是我爸爸操的,我妈妈吃我的鸡巴了。」

    「哦,乖儿,先吃饭,吃完饭外婆让你操。」爸爸走过来,扯下岳母的围裙。

    「我刚才操你女儿还没射呢。来,让我射在你的老屁眼儿里。」其他人都坐

    下开始吃饭,爸爸和外婆就在饭桌边干了起来。

    「啊……轻一点儿……啊……我的屁眼儿昨晚上让你的儿子都快操裂了…

    …啊啊……大鸡巴好大呀!啊啊啊……操死我了……我的大屁眼子儿啊……

    老屁眼儿……臭屁眼儿……骚屁眼儿呀……操呀……使劲操……操死我……我是

    老骚屄,是个千人骑、万人操的老母狗!「女儿一边吃饭一边用手撸着坐在旁边

    的哥哥的大鸡巴。

    「大哥,你看外婆的样子,手扶着桌子往那儿一趴,象不象一头大奶牛?」

    哥哥一看,只见老太婆倒l形的趴在桌子边上,两只大奶子真就象大奶牛的

    奶子似的,前后剧烈地晃动着,雪白的大屁股和屁股下支撑着的两条腿又粗又壮。

    他突发奇想,转头对妹妹耳语了几句,妹妹兴奋地笑了起来,放下筷子就站了起

    来。

    「你干什么?」妈妈问道。

    「妈妈,你看着就是了。」妹妹说着就走到正使劲儿操着外婆的爸爸的身后,

    她蹲了下来,这个角度正好能从爸爸叉开的两腿间看见外婆的外阴。

    她看见爸爸的鸡巴在外婆的屁眼儿里一出一进,每抽动一次都带动外婆的肛

    肉陷进翻出。

    「怎么样妹妹?快点儿呀!」

    「别急,大哥,就来了。」妹妹说着就伸手向外婆的外阴处摸去。

    老太婆的屄又肥又大地向外翻着,妹妹很轻易地就伸进了四根手指,外婆低

    着头口中呻吟着,从自己的两腿间向后看去,看见自己的外孙女儿蹲在后面,用

    手插着自己的阴道,一时间,肛门和阴道同时被充满了,她叫得更大声了。熟料

    事情还没完,外婆突然大叫了一声,大家一看,原来是妹妹的整只手都塞进了外

    婆的屄里面,已经到了掌根处,犹自向里插,一直插到小臂处才罢手。妈妈和大

    哥饭也不吃了,都走过来观看。

    妈妈突然说了一句:「女儿,试试能不能把两只手都塞进去?」

    妹妹果然把另一只手贴着手臂慢慢地往前滑,先进去的是中指和无名指,然

    后是食指和小指,往后是拇指。这时,爸爸在上面插在老太婆屁眼儿里的鸡巴感

    到越来越紧,只能在里面蠕动。妹妹的双手终于全伸去了。妈妈和大哥一声欢呼。

    老外婆也是长出了一口气,她感觉到好象整个骨盆都开了,很有点象当年生

    孩子似的那种感觉。

    「瞧哇,妈妈,我外婆的屄真他妈的大!不知道你的屄能不能插进去?」

    妈妈看着儿子的大手,往后退了一下,坐在椅子上,叉开双腿。「来,儿子,

    妈妈也试试,不过你要先轻一点儿,我不知道行不行。」说着自己用手扒开了骚

    屄。儿子兴奋地过来,蹲在妈妈的两腿间,妈妈的屄早就是湿的,所以他直接就

    把手指伸了进去,先伸进两个手指,慢慢地又伸进一指,然后四指,他开始抽动。

    妈妈大声地呻吟着:「儿子啊……多捅一会儿……妈妈的屄很舒服……啊儿

    子……喜欢不喜欢妈妈的大屄呀?你好好玩吧……妈妈的屄是你的,屁眼儿也是

    你的,整个人都是你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妈妈愿意一辈子做你的婊子……

    啊啊……屄痒呀……妈妈的大屄好痒呀……啊,儿子,再抠抠妈妈的屁眼儿

    ……

    对……啊,啊不行……儿子……不能把手全塞进妈妈的屁眼儿,塞妈妈屄吧

    ……

    啊……疼呀……啊好疼呀!啊妈妈的屄和屁眼儿让你撑裂了……啊不行了…

    …啊啊啊……大鸡巴儿子,妈妈受不了了……啊!「

    儿子的手整个塞进了妈妈的屁眼儿里,她的屁眼儿被整个撑开了,而屄腔里

    也几乎插进了儿子的整个手,儿子明显地感到两只手在妈妈的屄腔和屁眼儿里隔

    着一层肉壁,贴在一起。「妈,你早上没有上侧所,屁眼儿里全是屎,热乎乎的,

    粘乎乎的,挺好玩的。」

    「啊,根本没有时间上厕所嘛!眼睛没扒开就让你爸爸操上了……啊轻一点

    儿,再抠会把妈妈的屎抠出来的,好臭的。」

    小妹在一旁仍然掏着外婆的屄,这时插嘴道:「抠!大哥,使劲抠,把妈妈

    的屎抠出来才好玩呢。」

    老太婆也开口道:「对,大孙子,使劲抠她!刚才孙女抠进我的屄里面的时

    候,看把她高兴的,这回也让她尝尝这个滋味。」

    儿子果然在妈妈的屁眼儿里一伸一屈地,一点儿一点儿的把她屁眼儿里的屎

    挪到手心,这一来,妈妈痛得大呼小叫,脸上已经开始冒汗了,但巨大的快感也

    是越来越高。爸爸此时达到了高氵朝,终于忍不住在岳母的屁眼儿里射了出来。老

    太婆已经是满头大汗了,毕竟已经是七十多岁了,身子又胖,坚持到现在已经是

    不易了。

    然而,虽然女婿射了精,在孙女的手还在自己的屄里掏着,只好跪下,上半

    身伏在地上,整个一个大白屁股向上高举着。妹妹用手在外婆的屄里拖着转了一

    个半圈,变成了面对妈妈和哥哥的角度。老太婆的头正好在大孙子的屁股下,一

    张嘴就正好啜到他的鸡巴。于是她就扭着头把孙子的大鸡巴含进嘴里,吃了几下,

    这个姿势很不舒服,于是她就转了个身子,变成仰躺在地上,这一转弄得她的屄

    里一阵涨痛。

    这一来,大孙子的屁股就整个坐在了她的脸上。房间里突然飘起一阵粪便的

    恶臭味,原来儿子终于把妈妈的大便从她的屁眼儿里抠了出来。儿子的五根手指

    沾满了粘乎乎的黄褐色的粪便,手心处有一团,一捏一搓,臭味更大了。「啊,

    太棒了,大哥,你把妈的大便抠出来了!太好了!爸爸,你快看呀!我妈妈的屎

    呀!」

    「大惊小怪的,把你妈妈的屎抠出来算什么,你妈能吃我的屁,自然也吃过

    我的屎,儿子,你把你妈妈的大便给她吃。」

    「啊,真的?」儿子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女儿也是大吃一惊。

    却听妈妈笑道:「乖儿子,怎么傻了?你爸爸没说错,来吧!」说着,真的

    就张开了嘴巴。

    儿子却反而有些犹豫了,抓着大便的手不知怎么办。就在这时,他的手突然

    被人抓住了,猛地向下一沉手心就按在一个柔软的东西上面,他一怔,急忙低头,

    却原来是外婆抓住他沾满大便的手,放在没牙的嘴边,一张嘴就舔掉他手心的一

    块粪便,吧叽吧叽的吃了起来。这一下出其不意,儿子和女儿都呆住了,只有爸

    爸和妈妈笑了起来。

    「外婆你?」

    「怎么样?这回相信了吧?快点给你妈妈吃,一会你外婆就吃光了。」爸爸

    笑着说。

    「没事,我还有,老公过来帮我接一下,我再拉点儿。」爸爸果然过来,伸

    手在妈妈的屁眼儿下接着,妈妈脸都涨红了,小腹用力,直肠头从屁眼儿里先脱

    了出来,然后一条大便挤了出来,落在爸爸的手里。爸爸才要动,妈妈喘息着说

    还有,紧跟着又是一条,没等断掉,又一条也拉了出来,这一下,好象打开了闸

    门,她的屎越来越多,爸爸不得不用双手接着。

    紧接着,爸爸把捧满大便的双手送到妈妈的面前,妈妈眼眉都不眨一下,微

    一低头就张嘴吃了一大口还冒着热气的自己的粪便。这时候,躺在儿子下面的外

    婆早把外孙手上的大便舔干净,双手抱着外孙的屁股,张开一张瘪嘴伸舌头舔着

    外孙的屁眼儿。

    「儿子,你如果愿意,你可以把屎拉在你外婆的嘴里,你试试,非常刺激的。」

    爸爸一边喂着妈妈吃屎,一边对儿子说。

    儿子没等回答,女儿在一旁却叫了起来:「好呀!大哥,你拉吧,拉在外婆

    的嘴里,让我看看。」

    妈妈嘴里吃着大便,手中还撸着丈夫的鸡巴,听到女儿的叫声,转过头来道:

    「乖女儿,你也过来尝尝大便的滋味,你会喜欢的。」

    「你的屎太臭,我不要吃你的,我想要吃爸爸的。」

    「好啊!老公,你把屎抹在我的身上,我要和女儿一道吃你的屎。」

    「好!」爸爸答应着,象和稀泥似的将妈妈的大便抹在她的奶子上、肚子上

    和硕大的屁股上。

    儿子此时蹲在外婆的脸上,他已经把脸转到了外婆下身的方向,身子微微前

    倾,用手抠着外婆的阴道。而外婆双手交替着撸着外孙的鸡巴,一边舔着外孙的

    屁眼儿,一边断断续续地要求外孙在她的脸上拉屎。「啧啧,大鸡巴孙子,把你

    的大便拉给外婆吃吧,你早上还没有上厕所,一定有很多屎,以后外婆就是你的

    厕所,你无论是拉屎还是撒尿,都可以找外婆,来吧,大孙子,快点儿拉吧。」

    外孙子却突然站了起来,外婆一怔,一张老脸急得通红,举着双手,躺在地

    上向上看着外孙子。「啊,不,大孙子,你做什么?你不想在你的老外婆的脸上

    拉吗?快给我!」

    「张开嘴别动,我要撒尿!」老太婆这才明白,兴奋地张开了没牙的大嘴等

    着。儿子的大鸡巴跳动了一下,一股热流猛然冲了出来,第一下没有对次外婆的

    嘴,射在了她的奶子上,第二次才冲进了她的嘴里。不愧是年轻人,尿水又急又

    多,只一瞬间就灌满了外婆的嘴巴,老太婆急忙往下咽,咕嘟咕嘟地差一点呛住

    她。妈妈和妹妹也爬了过来,仰脸张开嘴巴接着儿子的尿水。

    「怎么样,女儿?你哥哥的尿很好喝吧?」

    「唔唔,是很好喝,怎么我以前没有发现喝尿也这么刺激呢?妈妈,都怪你

    没有早一点告诉我。不然,我早就可以体验这个了。」

    「嗨,女儿,妈妈也是最近才体验到的,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客人强迫我喝

    他的尿,我没试过当然不肯,可他硬是把我按在地上跪着,让我接喝他的尿,除

    了碱性较大,有点骚味以外,我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好,而且我发现喝尿居然能

    让我兴奋。我就回来在你爸爸身上先试了试,果然他也喜欢这样,于是我们就开

    始了这种新鲜的刺激。」

    儿子的尿已经尿完了,妈妈和妹妹,还有躺在地上的外婆的身上都淌满了尿

    水,地上也流了一大片尿渍。儿子也早就蹲在了外婆的脸上,「嘭嘭」地放了两

    个屁,外婆的一张瘪嘴马上凑到外孙子的屁眼儿上,用力吸了一大口气,还没等

    她回过味了,「扑」地随着一声轻微地屁声,儿子的屁眼儿被一大块黄乎乎地大

    便撑开了,晃晃悠悠地落在了外婆的嘴里,差不多有二十多厘米长,才断下来落

    在外婆的鼻梁上。

    这边,妈妈和女儿也双双跪在爸爸的脚下,而爸爸叉开腿用鸡巴在老婆和女

    儿的两个脸蛋间噌着,他也同样放了一个屁,却是一个嘟嘟地串屁,没等妈妈上

    去,女儿先凑上去堵住爸爸的屁眼儿,用力地吸了几口。「妈妈,你没说错,爸

    爸的屁确实很好吃。」

    「你不觉得臭吗?」

    「不,我喜欢这种臭味。」

    爸爸突然叫了一声:「老婆!」

    妈妈应了一声,急忙伸手到丈夫的屁股底下,手才一到,就觉得手心热乎乎

    的,原来丈夫已经拉了。不过和儿子比,他的屎不成条,而是拉稀。妈妈的手心

    就象打碎了一个鸡蛋,稀屎从她的指缝中流下来。妈妈伸舌头舔着流到肘弯的稀

    屎,而女儿却跪在爸爸的屁股后面,两手扒开爸爸的屁股沟,一张樱红的小嘴凑

    到爸爸的屁眼儿处,「扑哧」一声,爸爸的一股稀屎就射进了女儿的嘴巴里。房

    间里充满了粪便的恶臭味儿。

    小珠儿在吴姨走后,坐在马桶上歇息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换了一条新的卫生

    巾,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刚才的事情让她淫情难耐,恨不得现在就有个男人来

    操她,好解除她内心的骚痒。她有些困难地从二楼楼梯下来,不料却撞到了一个

    人的身上,她吃了一惊,刚要开口说对不起,一抬头竟然楞了一下,对方却大叫

    了起来:「小妹!」原来这人竟是小珠儿的哥哥胜扬。

    「啊,大哥,怎么是你?」

    「哈,我就说能碰上小妹嘛!」胜扬高兴地说。

    「哥,你又来玩了?就你一个人吗?」

    「是啊,不过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呢。来来,哥哥领你去看看去。」

    「不了,哥,我今天累了,想早点回家。一见你的朋友又得让他们操。」

    「哈,小妹,今天跟我来的可不是什么朋友,这个人啊,你可是从小就认识

    的。」

    「什么?我从小就认识的?是谁呀?」

    「走,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胜扬拉着小妹的手就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

    包房门前,胜扬站住了,小珠儿隐约听到房间里传出男女的调笑声。她听了一会

    儿,那男人的声音竟然听起来很熟悉,她转头看了一眼儿哥哥。胜扬嘻嘻一笑,

    一把推开门,随后在她的后背推了一下,小珠儿就冲了进去。昏暗的灯光下,两

    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跪在地上,在她们的面前坐着一个年约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子,

    下身的裤子已经褪到了脚踝处,一根粗大的、黑乎乎的大鸡巴被两个女人啜得湿

    漉漉地发着亮光。

    小珠儿怔了一下后,高兴地叫了起来:「爸爸!」

    小珠爸爸一抬头,也高兴地叫道:「啊,是珠儿呀!快来,你哥哥说能找到

    你,我还不信,哈,果然让这小子找到了。」

    小珠走到近前,才看出跪在地上的两个女人也是夜总会的小姐,她们是很熟

    悉的。听到小珠叫爸爸,惊奇地问道:「珠姐,这人真的是你爸爸?」

    「是呀!怎么样,我爸爸很棒吧?」

    其中一个小姐笑道:「珠姐,你说你爸爸什么很棒呀?」

    「小浪蹄子,当然是我爸爸的大鸡巴啊!」两个小姐笑了起来。

    「珠姐,刚才你爸爸和你哥哥同时操我们俩,真的很过瘾。尤其是你老爸,

    不愧是老当益壮,一根老鸡巴上下翻飞,一会操我屄、一会操我的屁眼儿,操得

    我两条腿都木了。」

    「就是呀,我没想到你老爸的岁数这么大了,射的精还那么多,你看,我俩

    刚刚才舔干净。」

    「怎么样,我老爸的精液好不好吃?」

    「唔,好吃极了!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老爸操你。」

    「嘻,行了,别在这儿发骚了,快点走吧,让我们单独呆一会儿。」

    「珠姐,让你哥哥再操我们一会儿吧?」

    「好好,真拿你们没有办法,大哥,你就辛苦再操她们一会吧!」胜扬笑着

    拉起两个女人,三个人坐在另外一只沙发上玩了起来。

    这一边,小珠儿一抬腿坐在爸爸的大腿上,一张小嘴就老实不客气地亲在老

    爸的嘴上,右手向下握住老爸犹自坚挺的大鸡巴。「老爸,你好坏,上这儿来玩

    却不找女儿,反而找她们两个小骚货。」

    珠儿爸哈哈大笑道:「傻女儿,老爸怎么没找你?可我和你哥哥找了你半天,

    谁也不知道你到那里去了。告诉老爸你刚才让什么人操了?」

    「没有嘛!人家这几天小屄来事儿了,憋得女儿都恨不得找根大驴鸡巴操!

    好老爸,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好好操操女儿!「

    「你的小屄干净了吗?」

    「还没有,不过,女儿就想让老爸带血操我,你看看,刚才这里的吴姨在卫

    生间里吃了女儿好多经血呢!」

    「呀,真的?来,让老爸也吃吃!」珠儿爸伏在女儿的胯下,果然见女儿的

    阴道里还在随着淫水往外淌着经血。他伸出舌头舔了起来,立刻经血涂满了嘴巴。

    小珠大叫起来:「啊……啊爸爸……你舔得女儿好舒服呀!啊,爸,有没有

    血?」

    「唔,有,好多呢!乖女儿往外使点劲儿挤,对,唔,出来了,太棒了,连

    血带骚水,太好喝了!」「珠儿爸又是舔又是吞,把女儿的经血和淫水吃了个一

    干二净。

    自己胯下的一根大鸡巴已经硬得又胀又痛,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儿子,只

    见他站在沙发前,一根大鸡巴上下翻飞,忽而插进下面那个女人的屄里,忽而又

    插进上面女人的屁眼儿里,操得不亦乐乎!珠儿爸爸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把女

    儿的屁股抬起来,大鸡巴对准她的鲜血淋淋的阴道,腰一用力,就听女儿大叫了

    一声,一根大鸡巴就整根插进了女儿的嫩屄里。

    「啊,爸爸,大鸡巴爸爸,你操的女儿好爽呀!女儿的小屄被你插透了、插

    烂了。啊,爸爸呀,使劲儿操我,女儿的小臭屄就是为爸爸长的,是让爸爸拿来

    操的,啊啊,爸爸,啊,你的大鸡巴真是太大了!」那一边的胜扬也是操得两个

    女人大呼小叫。

    终于,在一阵猛烈的操动之下,先是那两个女人达到了高氵朝,接着小珠也在

    爸爸的冲击下大泄特泄。胜扬把车停在自家楼前,转头看了看后座,不觉笑了起

    来。原来在后座上,妹妹一直歪着身子在吃着爸爸的大鸡巴,胯下的短裙早已翻

    到的腰上,没有内裤的白白的、圆润的大屁股整个暴露在外,爸爸的大手在妹妹

    的小屄上揉来揉去。「到家了,你这个小骚货,别叨着爸爸的鸡巴不放了。」

    「不嘛,人家还要吃哪!」

    「吃什么,快点上楼吧,到楼上再吃还不行?」

    「哼,就你着急,就知道你要上楼去操咱妈,是不是?」

    胜扬也不否认,笑笑道:「妈妈已经在家等了一天了,而且告诉你一个好消

    息,你猜咱家谁来了?」

    「是谁呀?」小珠一边起来整理衣服,一边问道。

    「你猜猜嘛!」

    「嗯,一定是奶奶和大姑妈。」

    「咦,你怎么一猜就中?不过,还差两个,其中一个是你最喜欢见到的。」

    「啊,不是姥姥和舅舅也来了吧?」

    「对啊,正是他们,你还不上去吗?」

    「当然要上去了。爸爸,快点嘛!」

    今年72岁的奶奶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是一个十分干净利落的、有

    着一个娇小玲珑身材的老太太,一头梳得整整齐齐的、雪白的短发抿在耳后,用

    两只头夹别着。尽管脸上已布满了皱纹,但却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上去非常

    精神。妈妈和大姑妈一起在厨房忙碌着。

    妈妈正好50岁,大姑妈54岁,两个人长得就象亲姐妹似的,都是丰满性

    感体型,有着差不多相同的大乳房和两片大屁股蛋子,就连长相都有些相像,难

    怪有人说,根本看不出两人是姑嫂关系,倒像是姐妹。小珠和爸爸、哥哥进来的

    时候,客厅里只有奶奶一个人,看见他们回来,高兴地站了起来,嘴里和孙子、

    孙女打着招呼,一个身子就象小姑娘似的扑到儿子的怀里。

    「儿子,你终于回来了,把妈妈都急死了。」看到这个已经70多岁的老太

    太在自己儿子的怀里,就象一个小女孩子似地在那儿扭姿作态,胜扬和小珠都不

    觉笑了起来。

    胜扬道:「奶奶,你怎么就看见爸爸,没有看见我们呀?」

    奶奶又转身扑到孙子的怀里,撒娇道:「看见了,怎么没有看见?奶奶最喜

    欢我的大鸡巴孙子了。」

    小珠撇嘴道:「哼,不见得吧?我看奶奶最喜欢你的大鸡巴儿子吧?」

    「这个小浪蹄子!奶奶也喜欢你,小坏蛋!」

    「咦?怎么没有看见我大舅呢?」

    「瞧瞧,就知道你最喜欢的是你大舅。呶」

    奶奶用嘴向卧室的门一指,道:「在屋里操你姥姥呢。」小珠一笑,便向卧

    室走去,胜扬则去了厨房。客厅里只剩下奶奶和爸爸。

    「儿子,快把鸡巴掏出来让妈妈吃一会儿!」奶奶把爸爸推坐在沙发上,自

    己则跪在地上,解开了儿子的裤子,刚刚让孙女吃得湿漉漉的大鸡巴又跳了出来,

    奶奶用手一撸,迫不及待地送进嘴里啜了起来。小珠走进卧室的时候,正好看见

    大舅骑在姥姥的身上拚命地操着。

    姥姥比奶奶小一岁,今年71岁了,这是一个白白胖胖的老太婆,和奶奶正

    好相反,是个高大丰满的老妇,光是那对奶子就象两只大冬瓜似的,晃晃悠悠的。

    磨盘似的大屁股又白又大,阴部光秃秃的,一根毛也没有,这使得她的大屄

    看起来还很嫩,尽管颜色有些发暗。

    大舅已经55岁了,身材壮硕,胯下一根大鸡巴又粗又长,青筋暴露,正在

    自己的亲生母亲的阴道里出出进进。

    「大舅!」小珠叫了一声,走上前一把就把大舅露在姥姥阴道外的两只卵蛋

    握住了。

    「啊,外甥女儿回来了!快点过来脱了,躺在你姥姥旁边让大舅摸摸你的小

    屄儿。」

    姥姥也暂时停止了淫叫,高兴地对外孙女道:「乖孙女,你回来的正好,快

    点帮帮姥姥,你大舅都快要把我操死了。啊……快,让你大舅先操你一会儿,姥

    姥的屄都要裂了。」小珠自然是当仁不让,三下五除二就脱掉了衣服,一转身就

    象狗似地趴在床上,正趴在姥姥的两腿间,她大舅不失时机地把鸡巴插进了外甥

    女的小嫩屄里,而小珠也正好把嘴对准姥姥的那张老屄。

    只见姥姥的大屄黑乎乎地向外翻着,如同鸡蛋般大小的屄洞不住地向外淌着

    混合着淫水和大舅早先射进去的精液。「乖孙女儿,快点舔舔姥姥的屄……啊,

    对,就这样,舒服多了,刚才让你大舅操的姥姥的屄都快要裂开了,啊,对了,

    还有姥姥的屁眼儿,啊,乖孙女儿,姥姥的屁眼儿是不是太大了?唉,本来我这

    个岁数就夹不住屎,每天让你大舅操的,动不动就拉裤子。」

    「唉,那有什么,你要是拉裤子就让我大舅舔吃了呗!我奶奶就是这样,她

    一拉裤子我爸爸就给她舔。上次我奶奶来我家,我妈妈一周没给她饭吃,就让她

    在卫生间里吃我和爸妈拉的屎,她吃得可香啦!」

    「你奶奶那个老骚屄我是知道的,一天没男人操都不行的。」

    大舅在一旁笑道:「好象你就能行似的,操!」珠儿和姥姥一齐笑了起来。

    (六)

    刘丽带着妈妈和姐姐来到周杰家里的时候,周杰的妈妈正在厨房里给儿子做

    饭。她浑身上下只套了一件围裙,从后面看除了脖子上和系在腰后的围裙带,还

    算是挂着一缕布丝。肥白的大屁股和日渐增粗的腰围,累累的全是赘肉。自从和

    儿子在酒楼敞开心扉,疯狂做爱之后,周杰的妈妈就已经完全成为儿子的性奴。

    每当儿子回家,她都要跪着迎接儿子的归来,而且要一丝不挂,同时口中要

    恭敬地说:「大鸡巴儿子,欠操的骚屄妈妈给亲儿子磕头。」说着就要在儿子的

    脚下磕上三个头,如果儿子高兴就会伸出手在她的头上拍一拍,每当这时,周杰

    的妈妈都会兴奋得淫水四溢,象条母狗似的在儿子的脚下晃了晃去。

    有时候,儿子的心情不好,就可能在她磕头时,伸出脚在她的肩膀上使劲一

    踹,把她踹到一边甚至有时候还会引来一顿毒打。周杰妈在门镜里看到是刘丽来

    了,本想要先穿上一件衣服再开门,想了一下,居然就这样光着身子打开了门,

    所以,刘丽和妈妈、姐姐一见之下,不由得楞了一下,随即就露出了微笑。刘丽

    妈更是高兴,早听女儿说周杰的妈妈非常淫荡,一见之下,果然如此,不由得当

    时就兴奋得裤裆里直流水。

    刘丽给她们介绍,刘丽妈上前拉住周杰妈的手,亲热地说:「好姐姐,小丽

    说的没错,大姐果然是我辈中人,小妹甘拜下风!」周杰妈一见面就对刘丽的妈

    妈很感兴趣,听儿子说她极度淫荡,早就想认识一下,这一次她跟儿子说,酒楼

    里要再找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儿子就推荐了她。周杰妈的意思是今天先看一

    看,一见之下,心下甚喜,暗道:「好,果然是个老骚货!」见她一头长发,满

    月脸,身材丰满,尤其是两个大奶子又大又鼓,等一会儿要看看她的里面什么样。

    两人一叙年纪,周杰妈还大着一岁,刘丽的妈妈今年54岁。转头看了一眼

    后面的刘丽的姐姐,也是一个风骚万种的娘们儿,三十多岁的年纪,乳房也很大,

    身材不错。四人在沙发上坐下,周杰妈妈因为只围了一个围裙,这一坐下,整个

    阴部就暴露在外,刘丽偷眼瞧了一下,心中暗道:「周杰的妈妈有一个这么好看

    的屄呢。」寒喧过后,周杰妈妈要求她们母女三人脱去衣服,让她看看。

    三个人就脱了,只一会儿功夫,三个人就已是一丝不挂,周杰妈也扯掉了身

    上的围裙,于是房间里就赤裸裸地现出四具雪白的肉体。两个老妇加上两个少妇。

    周杰妈一看这母女三人,只见刘丽的妈妈腹部肥厚,一个大屁股又圆又大,

    奇的是,她的小腹下一根毛也没有,竟然是个「白虎」。而刘丽姐俩却阴毛很多,

    而且外形也长的差不多,都是阴唇外翻,颜色发黑。周杰妈阅屄无数,知道这样

    的屄算是屄中的下品,但往往长这样屄的人又是淫荡无度。

    「听我儿子小杰说,大妹子又骚又荡,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就连你生的

    这两个女儿也是风骚万种,真是我见犹怜哪!」

    「那里,姐姐说笑了。我这个老姑娘说,你天天让儿子操的欲死欲仙的,一

    听我就受不了,只可惜我没有儿子,不然我一定也学姐姐这样,每天让自己的儿

    子操屄,多过瘾呀。」

    「那倒是,让自己的儿子操,真是天下最过瘾的事情了。不怕你笑话,我现

    在一天不挨儿子操,就骚得受不了,你说,象咱们这样的,是不是欠操?」

    「就是,我早就跟我女儿们说过,做女人就应当挨操,不但要挨操,还要被

    男人祸害、糟蹋、虐待才算是真正的女人。老天让我们女人长这么个臭屄,不就

    是让男人操的吗?」

    「就是就是!」周杰妈连连点头,道:「当年我妈妈对我说,女人长个屄,

    天生就是欠操的货。我还不能理解,直到儿子操了我之后,我才真正懂得这话的

    意思。我一想起从我屄里生出来的人,反过来要操进这个生他养他的屄里,我就

    兴奋得受不了。你没儿子无法理解,当我跪在地上嘴里叨着儿子的鸡巴,或者蹶

    着屁股让儿子把鸡巴『咕哧』一下插进我的大骚屄里的时候,那种乱伦的快感简

    直无法形容,真是舒服极了。」

    刘丽的妈妈一脸的羡慕,伸手掏着自己的胯下,叹道:「可惜,我当年被那

    么多男人操,居然没有怀上一个儿子。不瞒大姐说,我这两个女儿到现在我也不

    知道她们的爸爸是谁。」

    「真的?」

    周杰妈奇道:「那你老公……」

    「我老公当了一辈子王八,他娶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大肚子了,说实话我也不

    知道是谁操大的,因为我很少跟一个人操,总是被人轮奸。最多的一次是同时和

    20个男人和9个女人玩。」

    「还有女人?」

    「是呀!那年我随一个旅行团出去的,团里的所有男人和女人都参加了操我

    的晚会。不行了……我一说起这些往事就受不了,屄里太刺挠了……老姑娘,来

    给妈妈抠抠屄。」刘丽过来,蹲在妈妈的叉开的两腿间,连个润滑的过程都没有,

    「扑哧」一下就把差不多整个手都塞进妈妈的阴道里,疼得刘丽妈妈啊的一声大

    叫。

    「你瞧,没儿子就是不行,让她抠个屄都不行。」

    「不是呀,我觉得挺好的,能不能让你的大姑娘也抠抠我?」

    「愿意为你服务。」在一旁的刘丽大姐过来也蹲在周杰妈的两腿间,手法和

    妹子一样,也是一下子就插进她的阴道里,周杰妈也是大叫了一声。

    「大姐,我这两个姑娘天生就是受虐的病,你要是不舒服尽管收拾她们。不

    信你可以试一试。」

    「我听我儿子说过,尤其是你那老姑娘,听说一天不挨操,不挨揍就浑身不

    舒服。我试试。」说着,突然抬手狠狠抽了胯下刘丽的姐姐两个响亮的耳光。

    刘丽的姐姐的脸上立刻印上两个红红的掌印,这两下说打就打,快如闪电,

    刘丽的姐姐差点被打坐在地上,但她立刻抬起头,口中道:「谢谢周姨!」

    周杰妈淫笑道:「果然有意思!」

    笑声中突然咳嗽了一下,转头对正在一旁傻笑的刘丽道:「张开嘴!」刘丽

    一时反应不过来,听话地张开了嘴巴,就见周杰的妈妈一探头,「扑」的一下,

    一口浓痰就吐进了她的嘴里。刘丽只觉得口中滑腻腻的,竟「咕碌」一声吞了进

    去。周杰妈笑道:「太好了,明天你就跟我上酒店,做我的私人痰盂吧。」

    刘丽大喜,低头道:「谢谢周姨!」

    刘丽妈妈笑道:「大姐,她不但可以做你的私人痰盂,如果你喜欢还可以让

    她做你的尿盆、大便器呢。」

    「真的?太好了,不瞒你们娘仨说,我也喜欢粪便游戏。我儿子经常在我的

    嘴里撒尿,跟你们说,我现在每天都要吃一顿我儿子的大便,可惜儿子不肯吃我

    的,这下可好了,有小丽吃我的屎,喝我的尿,我真是太高兴了。」

    刘丽的姐姐在一旁道:「周姨,我也愿意吃你的屎,喝你的尿。」「好好,

    以后你们姐妹俩就轮流做我的马桶。」

    她转过头对刘丽妈妈道:「大妹子,你真是幸福,生了这么两个小骚货,真

    是太鸡巴让人羡慕了。」

    「你也是呀!有儿子操,还有儿子的粪尿吃喝。」两个老淫妇同时哈哈大笑

    起来。四个女人,两代淫妇就此成了分舍不开的淫妇荡娃。

    已是午后三点,刘丽已经乾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三个卧室,一个客厅,一

    个餐厅,还有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已被她打扫得乾乾净净,一尘不染。她的脖

    子上犹自系着那条狗链子,为了干活方便,她将链子缠在脖子上,汗水顺着她的

    后背向下淌,一直流到她的腚沟里,渗入她的阴道。她看了看墻上的挂钟,心想

    得做饭了,一会儿玉强的母亲周若兰就要回来了。想到这个老太婆一回来就会拚

    命地虐待她,刘丽不由得心神激荡。

    本来玉强一走,这个老太婆就想要立刻玩她,谁知就在这时来了一个电话,

    朋友约她去打麻将,老太婆躲不过去,只好吩咐刘丽把家里打扫乾净,如果打扫

    的好,她回来就会好好奖励她。她说她不会玩太久的,四点钟以前肯定回来。刘

    丽打开摆在餐厅里的冰箱准备做饭,冰箱里能用的菜不多,她取出几样,看见保

    鲜柜的下层倒着放着一个大可乐,她正感到口渴,便伸手拿了出来,却发现瓶子

    装的不是深色的可乐,而是微黄的啤酒样的液体。

    可能是凉茶吧,刘丽心想。她打开瓶盖放在嘴边就要喝,鼻子里突然闻到一

    种非常熟悉的味道,她心中一动,轻轻地喝了一小口,入口清凉,微微有些发涩,

    她不由得浑身有些发抖,果然没错,这瓶子里装的刘丽又惊又喜,她虽然喝过很

    多尿,但每次喝都是现尿出来的,象这样经过冰箱保鲜的还从来没有喝过,果然

    与刚尿出来的不同,清咧爽口。

    她来不及细想这尿水是玉强的还是他母亲的,张口就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想到她现在喝的是尿,刘丽的屄里开始发痒,她用手抠着,骚水不停地向外

    流出来。喝了一阵,她突然停住了,脑子里一片混乱,坏了,我喝了这么多,一

    会儿老太婆回来发现了就不得了啦。怎么办?刘丽急得有些团团转。一定下神来,

    她急忙跑进厨房,取出一只大碗,叉开两腿,弯腰把碗放在自己的尿道口下,小

    肚子用力向外排着小便。

    谁知越是着急越是尿不出来,屁倒放了两个,好不容易尿了,颜色却比瓶子

    里的黄得多,顾不得这么多,只好兑点水了。她这一泡尿倒是不少,尿了一大碗

    还没尿完,刘丽肚子用力,把尿又憋了回去,然后把碗端起来,嘴巴就着碗边咕

    嘟咕嘟喝了小半碗,这才又把碗放回到胯下,重又尿了起来。这一回尿得刚刚好。

    她放下碗,回到餐厅把尿瓶子拿回来,就着洗菜的水池子才要住里倒。

    突然想起一事,心说好险。瓶子里的尿是凉的,而她刚刚尿的,却是热的,

    倒进去一定是温的,这样如果老太婆回来就要喝的话,肯定会被发觉。刘丽看了

    看表,时间还来得及,她急忙端着尿碗回到餐厅,打开冰箱下面的冷冻柜,把里

    面的一块肉拿了出来,腾出地方,然后把尿碗放进去,她想先冷冻一下,等完全

    凉下来,再灌进尿瓶子里。

    好在老太婆直到她做完了饭,差不多快五点的时候才回来,一切都进行得天

    衣无缝周若兰今天打麻将,手风不顺,心情极劣,怒气冲冲地就回来了。刘丽看

    她的脸色,心里又兴奋又有些恐慌,兴奋的是,她心情不好,今晚的虐待一定不

    会轻了,恐慌的是不知道她将怎么样对付她。周若兰一进家门,看见刘丽先是怔

    了一下,她因为心情不好,差一点忘了家里还有这样一个人,一怔之下,才想起

    儿子今天出差了,这个女人是儿子找来供她发泄的对象。

    这样一来,她满腔的不愉快,一瞬间转为极度的施虐的快感,她要把怒气转

    嫁到这个女人的身上。她站在门口,冲着刘丽道:「操你妈的,站着干什么,还

    不过来给我脱鞋?」

    刘丽急忙过来,刚一跪下,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记耳光,她不敢叫出声来,

    口中道:「谢谢阿姨!」

    一句话刚出口,「啪啪」又挨了两记嘴巴,就听周若兰骂道:「操你妈的小

    骚屄,谁是你的阿姨?你他妈的是个畜牲,是条母狗,人才可以叫我阿姨,你是

    畜牲只能叫我主人。」

    刘丽连声道:「是是!主人,我错了,我是个畜牲,是个母狗!」

    她说着就要给她脱鞋,周若兰却一收脚,喝道:「转过去!对,把屁股蹶起

    来。」

    刘丽的屁股很大,又很白,腚沟很宽,这一蹶把个大屁眼儿就完全露了出来。

    她因为经常肛交,又喜欢扩张游戏,所以整个屁眼儿向外翻翻着。周若兰抬

    起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蹬在她的屁股上,在上面拧来拧去,高高的后跟在她的

    屁眼儿处摩来摩去。刘丽已经有些猜到她要干什么了,念头刚一动,果然,周若

    兰两手扶住门框,后鞋跟对准刘丽的屁眼儿狠狠地踹了进去。

    刘丽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身子向前一冲,差点趴在地上,整个二寸多长

    的鞋跟就塞进了她的屁眼儿里,这还不算,老太婆一足立定,一足一下一下地向

    前踹着,口中还骂道:「骚屄!我操你妈的,你是哑巴吗?」

    刘丽的汗已经下来了,满脸通红,听道老太婆的骂声,急忙答道:「是是,

    啊……谢谢主人踹我的屁眼儿……小骚屄的屁眼儿和臭屄可以让主人踹烂了…

    …啊啊……「周若兰踹了一会儿,就在她的屁股上把鞋脱了下来,鞋跟还是

    塞在刘丽的屁眼儿里。她想起早上儿子走之前让她把他的脚塞进自己屄里的情形,

    心念一动,弯腰脱掉另一只鞋,然后一伸手就把它捅进了刘丽的阴道里。

    「自己把着,我不让你拿出来就不许拿出来!」她说着光着脚走了进来,一

    进餐厅看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她点点头,道:「唔,还不错!」

    刘丽一手在前,一手在后,颇有些滑稽地跟在后面,听到周若兰的赞扬,急

    忙道:「谢谢主人夸奖!」

    周若兰一转身打开了冰箱的门,刘丽不错眼珠地看着她,果然她拿出来的是

    那瓶「可乐」,只见她把尿倒进桌子上的一只玻璃杯子里,先伸舌头舔了舔,这

    才仰头喝下去。她看见刘丽在看她,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刘丽晃了晃头,道:「不知道,主人!是饮料吗?」

    老太婆哈哈一笑,道:「当然是饮料。不过是自制的饮料。告诉你,这是我

    儿子的尿,特意留给我喝的,看你表现得不错,就赏你喝一点吧。」她倒了半杯,

    才要递给她,眼珠一转,拿过一只碗来,倒在里面,然后放在地上,对刘丽道:

    「你是狗,狗喝水都是这样的。」

    刘丽跪下来,说声:「谢谢主人!」就趴下来伸舌头舔起碗里的尿来。

    周若兰哈哈大笑,坐下来开始吃饭。偶尔把一块肉或是一口菜在嘴里嚼了几

    下,吐在地上让刘丽舔食掉。因为刘丽要前后把着屁眼儿里和阴道里的鞋,所以

    她只好一直趴在地板上吃。吃过晚饭,周若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刘丽收拾碗筷,

    这时老太婆已经叫把她屁眼里和阴道里的鞋拿出来了。她根本没有吃饱,所以在

    收拾的时候偷吃了几口,这时,老太婆在客厅里喊了起来。

    刘丽急忙出来,到了客厅,只见老太婆仰躺在沙发上,下身一丝不挂,上身

    只着一个肥大的胸罩,却也是半掩半遮,刘丽心道,她的奶子比我妈的还要大得

    多。再看她下面肚子就象一个大棉花堆,从肚脐处向两边延伸出一道深深的肉沟。

    最下面的棉花堆下,是一蓬乱糟糟的屄毛。由于她是屈膝劈叉地姿势仰躺着,

    所以整个大屁股就完全突出来,当然首当其冲的就是那肥大的紫黑中透着腥红的

    大骚屄了。

    「去,小骚屄!到卫生间拿一个盆过来,伺候我拉屎。」刘丽取来一个红色

    塑料盆。

    「接着,不要弄到地板上。唔……嗯……嘿……操你妈的……憋死老娘了。」

    老太婆连拉带尿,片刻间就拉了一小盆,刘丽不错眼珠地盯着她的屁眼儿和

    尿道。

    这老太婆不知是吃多了还是怎么的,拉的特别多不说,还净是又粗又长的屎

    橛子,臭味也特别大,粘乎乎的,和尿水混在一起更是乱七八糟的。刘丽竟然不

    觉其臭,反而性慾高涨,胯下的骚屄不知不觉地竟然在地板上流了一大滩淫水。

    老太婆突然放了一长串的臭屁,拍了拍肚子道:「真他妈的舒服!怎么样你

    这个贱屄,老太婆的大便好不好?」

    「好极了,主人!你的香便和香尿,小骚屄我太喜欢了。」

    「噢,是吗?那好,我知道你没有吃饱饭,你就在这儿,把我拉的屎都吃了

    吧。」

    「这……」刘丽虽然吃过大便,但都是小量的,而且多数是舔别人的屁眼儿

    吃的,可这一大盆,又是屎又是尿的,她有些犯难。

    老太婆看她的神色,知道她有些不肯,不禁大怒,抬手就是一掌,骂道:

    「操你妈妈的大臭屄,你嫌我的屎臭,是不是?你不肯吃,是不是?你他妈的,

    贱货,给你吃,你还挑肥拣瘦,是不是?」说一句是不是,就是一巴掌,连说了

    三句是不是,就打了她三记耳光。

    刘丽的脸上立刻布满了红红的手掌印,嘴角竟有一丝鲜血渗了出来。她被打

    得昏头转向,一连声地道:「不是不是,我吃,我喜欢吃。」边说,边抓起盆里

    的屎不住地往嘴里塞。

    老太婆犹自不依不饶地骂道:「操你妈的,真是贱货,不打你就不行。都给

    我吃掉,一点也不许剩,你妈的大臭屄、烂婊子,要是剩一点我就把你的骚屄撕

    开,看你以后还怎么让男人的大鸡巴操。你奶奶的大骚屄的。」刘丽呜咽着双手

    交替抓起粘乎乎的大便,往嘴里塞着。老太婆好象消化不太好,大便里还混杂着

    未消化完的食物。

    刘丽起初还有些困难,吃了一会儿之后再也不觉得脏了,居然开始慢慢地象

    吃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餐一般,一边吃还一边欣赏着手中的「食物」。她捞起一根

    最粗大的屎撅子,小心翼翼地在手中撸了两下,灯光下它是一种黄里透黑的颜色,

    由于泡上了尿水,它的表面变得粘乎乎的,手一放开就会带起一条条细丝。刘丽

    捌下来一小块,就象揪饺子记子似的在手中揉成一个小屎团,这才放在嘴里慢慢

    地嚼着。

    老太婆一直在用手抠着自己的大屄看着她吃,看到刘丽的姿态和神情,她暗

    道,儿子果然说的没错,这个女人确实够骚的。听儿子说,她家的女人个个都骚,

    不但骚,而且都是变态狂。她想,我自觉已经够骚的了,跟自己的儿子乱伦,喝

    儿子的尿,当然


如果您喜欢,请把《父女合集8》,方便以后阅读父女合集父女合集第8部分阅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父女合集父女合集第8部分阅读并对父女合集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